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捡了个“猴子”

姜凛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完全钳制在自己掌心,眼中升起一抹魅惑,“哦,是吗,那我倒是要看看,会有怎样的桃花会来招惹我呢。”

这撩人的姿势搞的何小茉浑身一点点燥热起来,脸也烧的通红,赶紧慌忙逃开,躲进屋里去了。

缀锦楼的生意越来越好,一半的功劳要归于那个灵异空间发挥的巨大作用,何小茉每半个月都要到城外屠宰场去一次,然后采购回一批生肉,储存在空间里保鲜。

这日她刚在空间里收拾完东西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被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道击中,趴倒在了地上,膝盖撞上坚硬的石块,疼的龇牙咧嘴惨叫起来,“谁啊!痛死我了!”

抬头一看,面前蹲着的,居然是一个浑身长满褐色毛发的……猴子?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左右,不过这猴子的脸看上去,居然还有几分人相,尤其是一双墨黑色的大眼睛,正在惊恐又慌张的瞪着自己。

“搞什么啊,你是谁啊,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何小茉一边揉着酸疼的膝盖站起身来,一边皱着眉头看着这只猴人,心里盘算着,它该不会是还没退化完全的远古人类吧。

怎么会跑到自己的灵异空间里来呢,难道它也是不小心重生来的?

猴人浑身发着抖,看上去比她还要紧张,嘴里闷声哼着,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

何小茉见它可怜,便蹲下身来,想要摸摸它的头,但手指还没碰到它一根毛发呢,就被它突然袭来的爪子划伤了手臂,一道血痕顿时爬上了白皙的皮肤。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又不是坏人,你用得着这么凶吗?”何小茉已经无语到了极点,莫名其妙被推倒撞到膝盖,又莫名其妙被划伤手臂,这只猴子的脾气也太差了吧,简直就是凶残!

“算了,我不管你了,既然你不让我碰,那我就走了。”说着,何小茉故意迈开大步,准备离开,那只猴人忽然扑上前来,死死的拽着她的衣摆,眼神充满祈求,盯着被她密封起来的生肉。

何小茉突然了解了什么,这东西怕不是饿了吧?

“你是不是想吃东西?”她指了指摆在那里的生肉,小心翼翼的问道,这猴人居然能听懂自己说的话,上蹿下跳的激动起来,何小茉看它浑身瘦的皮包骨,估计也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时有些怜悯,便取了些生肉。

“但是这肉都是生的,就这么吃了,会不会得病啊,要不要我回去煮一煮再给你吃。”何小茉低声问道,不过这猴人好像完全不计较这肉是生的还是熟的,跳起来一把夺了过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看它吃东西的样子,着实是可爱,何小茉又忍不住去摸了摸它的脑袋,这次这个小家伙没有攻击自己,反倒是乖顺的抬起头,把毛茸茸的脸往自己手背上蹭了蹭。

“你会讲话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呜呜……”小家伙没有回应,看来是只能听懂人话,但是不会讲人话了。

“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啊?”

“呜呜啊呜……”又是一连串自己听也听不懂的语言,何小茉已经彻底放弃了跟它的交流,将它抱了起来,“那我要把你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你扔在这里吧,这样也太危险了,而且你没有东西吃,会不会饿死啊……”

小家伙像是感应到了何小茉对自己的关心,亲昵的用毛茸茸的头蹭了蹭她的脸颊,像是在祈求何小茉能够收留它。

何小茉有些犹豫起来,收留它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该怎么和姜凛还有刘叔他们解释呢,总不能说自己半路捡回来一个野人吧,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思来想去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能先抱着它,离开了空间,回了家。

院子里头,正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听上去还很耳熟呢。

何小茉走进一看,居然是那天晚上在珍宝阁遇见的那个女子,她正坐在院中和姜凛还有刘叔聊天,聊的很是投契。

“呦,这院子里好热闹啊。”何小茉一脸不悦的走了进去,看着那女子,斜着眼睛问道,“这位不是那日在珍宝阁买首饰的夏姑娘吗,今日到我家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刘叔堆着满脸的笑意上前解释道,“小茉回来了,我正要给你介绍呢,这位夏凝霜姑娘,正是我给姜凛请来的医师,这些日子,就暂且住在咱们家吧。”

“什么?住在咱们家?”何小茉心中一怔,隐隐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这女子,单看她的眼神,就不是什么和善之辈,淡淡一笑道,“咱们家虽然是个二进二出的小宅院,但人口已经够多了,应该容纳不了多余的人吧……”

夏凝霜看出何小茉对她颇有敌意,倒也不恼,直起身子站了起来,盈盈一笑道,“不妨事,如果姜夫人觉得不妥,那我便去租一家客栈住下,也是可以的。”

“这怎么能行,你来之前我可是特地跟你师父保证过的,要好好招待你,怎么能让你去住客栈呢。”刘叔一个大男人,完全不懂小女儿家的心思,仍旧热情无比的说道,“小茉,夏姑娘再怎么说也是来给姜凛治病的,怎么能让人家住客栈呢。”

“治病……难道这些日子姜凛吃了我的果子,没有好转吗!”何小茉冷冷质问道。

“姜夫人不必着急,刚才刘叔已经把那果子拿来给我看了,我也已经替姜公子诊过脉了,发现他体内仍有一部分顽固的毒素没有清楚,需要好好调理。”夏凝霜说话温温和和,不急不慢,反较之下,何小茉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性急了。

此时,姜凛走到她身边,淡淡的道,“小茉,刘叔说的有道理,就先让夏小姐住下吧。”

“行行行……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何小茉觉得心中有些委屈,但当着外人的面又不好发作。

正在此时,一向敏锐的刘叔突然察觉到院中有异样,大喊一声,飞身跳到屋顶上去,紧接着,好像在与什么人交战起来,砖瓦噼里啪啦的掉落了下来。

何小茉四处一看,那个小家伙却不见了踪影!

刚才只顾着眼前的夏小姐了,怎么把它给忘了。紧张之余,只见空中两道人影掠过,刘叔和那个小家伙正在半空中激战,难分伯仲,刘叔的身手何小茉早就见识过了,但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也这么厉害,居然能抗住刘叔的次次进攻,甚至有几次,差点让刘叔落了下风。

“好身手!”夏凝霜望着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禁感叹道。

就连一向镇定沉稳的姜凛眼神里也露出惊诧,“此人的身法奇绝,实属我平生未见,刚才他居然连连躲过刘叔的破云掌……”

“有这么厉害吗……”何小茉嘀咕着,不过就是一个不知来历的野孩子罢了,再厉害还能天下无敌不成。

来不及想,空中交战的两个人已经落了地,刘叔猛的朝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躯,满脸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着,眼神充满杀气。

而那个小家伙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蹦跳着躲到了何小茉的身后,又恢复了乖顺和胆怯的模样。

“小茉,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从哪里捡回来的。”刘叔上前问道。

“他……他是我半路捡回来的,我看他可怜,就给了他一点吃的,没想到他居然跟着我回来了。”何小茉蹲下神,摸着他的下巴。

刘叔厉声吼道,“连底细都不清楚,你就把他带了回来,万一有危险呢!赶紧把他丢出去!”

何小茉不解,反问道,“不过就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孩子,说不定是从小被父母丢弃,才长成这样的,能有什么危险嘛,要是把他丢出去,万一他饿死怎么办。”

“冻死饿死也不干我们的事!”刘叔两步冲上前,提溜起他的脖子就往外走,小家伙被吓的惨叫连连,两条腿胡乱的蹬着。

何小茉追上去,从刘叔手里抢过他,护在怀里,丝毫不退步,“不行!我要养他,大不了我每天自己弄东西给他吃就是了!”

二人争的难舍难分,那位夏小姐突然上前,淡淡的道,“姜夫人,刘叔所言有理,我知道苗疆有一种蛊术,若下在刚出生的婴孩身上,他们则会浑身长满毛发,暴劣成性,我看你怀里这个小孩子,很有可能就是中了这种蛊术,以防后患,还是不要收留在身边了。”

何小茉瞪着她,冷冷的怼了回去,“夏姑娘,这是我们家的事,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不需要你来插手!”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保护这个孩子,不管他是被人下了蛊,还是中了什么秘术,他都是一个身世堪怜的小孩子罢了,让自己狠心把他丢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了,我同意小茉说的,把这个孩子留下吧。”姜凛缓缓走上前,脸色显得有些凝重,想必也是做过一番深思熟虑了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帝风华:妖孽千岁爱上朕女帝风华:妖孽千岁爱上朕浅好|古言看一代女帝,如何装萌撒泼风度万千仪表翩翩地携着身边之人,踏遍四海八荒,赏尽千万风景,成就一代妖孽!子许从占星师一朝莫名重生为紫月王朝太子,本该尊贵无比,享受万千美男的伺候……却不料遇见了颜值和变态程度成正比的九千岁大人……自相遇初起,变态狠辣的九千岁大人就让太子殿下敬而远之,却不料,这个变态居然瞧上了她!“这天下我不要,这王朝我放弃,子许,我只要你。”九千岁大人含情脉脉,妖孽指数暴涨。奈何奈何,尊贵的太子殿下即使心脏像小鹿在乱撞,也硬着头皮道:“虽然你长相很妖孽,但是墨锦欢,你要明白,本太子不会娶一个太监的。”九千岁笑的咬牙切齿:“难道不是嫁吗?”“……”有区别吗?小殿下默默地想。
  • 锦赋锦赋陆嗷呜|古言打21世纪穿越而来的君红妆打死自己也不敢相信这种狗血故事居然有一天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莫宁奇妙穿越到了什么“归灵”国,每个人的体内都有灵力,然而灵力除了修炼武功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作用——维持自己的成人姿态!?狗血的是,她身体的灵力格外的充沛,被一个男孩子捡回了“寒月”组织,顺手就培养成了第一杀手?开什么玩笑,她要退出这个组织,然而退组任务失败,身中剧毒灵力全失的她,苟且残喘逃出了包围圈,却发现,自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幼童的模样!更可怕的是,在灵力全归那日,也将是她的死期!天命难违,而她偏要逆了这个天!
  • 重来一世风满华重来一世风满华不前不进|古言先有前世因,后结今世果。 苳梅前世欠人一命,纠缠一生还了个清楚。 原以为再有生生世世也断不会扯上瓜葛,谁料命运的轮盘重回起点,那人却纠缠不清。 前一世的山与河,这一世的情与歌。 是谁将她拉回不愿重温的旧梦。
  • 冷面王爷的邪魅宠妃冷面王爷的邪魅宠妃乐徵羽|古言——如果当年,没有那一场邂逅,是不是就不会遇见他,不会遇见那个可能会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人。但是倘若没有碰到他,是不是我只会过的那么平凡,按部就班的生活? ——当年的那一场偶遇。是巧合,还是缘分?带给我的是惊喜,还是既定的命运?天下和她,孰轻孰重?在离别的那一刻,才已知晓,却为时晚矣。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爱,不知所依,而至死不渝。 犹如空气在周围,不知不觉地缓缓流动,等到注意时,才发现这种感觉已经割舍不去,是诚实面对自己的心,还是违背?那一道道的枷锁,被禁锢的到底是心还是人的权欲?
  • 王爷真腹黑王爷真腹黑恋梦纤|古言,她。因姐姐而死,穿越成姐姐的姐姐,而他,政摄王,他,只把她,当作她的替代品,某女道“呵,我,只是他的替代品对不对,我告诉你,凌槿炎,我,不会当她的替代品,而我也不是,你休想!“只留下政摄王独自一人站在那,发呆,凌槿炎找了她两年,终于找到了。她是否愿意回去,?既然你爱,那就勇敢去追求,你不爱,也不必每天装的很爱她,这份虚假的爱,她不可能接受的起,收起你那虚假的面具,爱她就好好珍惜她!不然,后悔你来的及么?
  • 妖女成长史妖女成长史孟神奇|古言世人皆传,她是狐妖转世,是妖妃。龙生九子,三人为她倾倒,一个是当朝太子,一个是权倾天下的六王,还有一个为她夫君。她将那年轻的王迷的神魂颠倒,为了她,王两次血洗府邸,屠将军府满门,最后为了她,直逼那凌霄宝殿的皇位。新皇登基,立妖妃为后,世人请愿,群臣上谏,皆要处她死刑。他抽出腰间佩剑,寒光刺眼,在那皇宫城楼上,当着世人的面挥剑斩断红菱:“皇后在,朕护社稷繁华;若皇后死,朕便亲手毁了这天下!”
  • 霸道山主的娇娇媳妇霸道山主的娇娇媳妇寻寻春意|古言「爱你在山头难开」霸道糙汉直男土匪头子陈彪VS国朝娇娇公主甜又甜 不过是一时兴起彪哥‘劫婚’,劫了这国朝公主的大婚,林娇娇恼羞成怒,自己身为公主,连个婚都不能好好成,还被土匪头子劫走,奇耻大辱!对此,彪哥:“既然劫了你的婚,那就把我赔给你咯。” 林娇娇:???谁稀罕啊喂!也太不要脸了吧! 从此,两人过上了幸福的山头生活。
  • 三生三世不分离三生三世不分离羽幽落|古言第一世,她是普通的少女,而他则是大家族的少主。介于他家人的关系,他没有娶她,而是娶了另一位大家族的小公主。他们明明相爱,却只能错过。第二世,她是豪门千金,而他则是一位空有文凭的穷秀才,她被家人强迫成亲,而他在成亲那晚喝了几大缸酒,一醉方休。这一世,他们的爱终也无果。第三世,她是夏蕴国众人眼中空有美貌的废材公主,却无人知晓,她就是夏蕴国的医仙、最强大的女军师。他是西铭国的二皇子,战无不胜的鬼将军。当这一世,她遇上他,能否圆三生三世之梦?
  • 少侠她每天都在被追杀少侠她每天都在被追杀子荨Y|古言〖没心没肺肆意妄为超飒女主×双商超高常识匮乏富二代男主〗 开局乱葬岗,附送大逃杀,装备全靠捡,输出全靠浪。江荼觉得自己这穿得真的非常不够意思,没有原主记忆和传说中女主该有的特异功能就算了,居然还没钱没权被人四处追杀。 无奈之下,江荼只能捡回原来的铁饭碗。 接接悬赏盗盗墓,埋埋杀手数数钱。 却不料刚提起铁锹,竟意外救下个被人调戏的可怜兮兮(人傻钱多)的绝色美娇娘?/美少年?觉得美好生活似乎已经近在咫尺的江某人放下铁锹,捏紧自家傻愣愣小钱袋子的小白手,露出了宠溺/猥琐的笑容。 直到某天把小钱袋子拐进窝。 小钱袋子撩了撩长发,一手一把地契,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娘子多给我一次,这些都给娘子~” “……” 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
  • 小蛮穿越千年来爱你小蛮穿越千年来爱你依子mm|古言半梦半醒中,我看见自己躺在一个花梨木的雕花架子床上面,一层层薄纱蚊帐透着微弱的灯光,这里怎么没有电灯,房间里面的博古架坐落在角落,摆放着素色的花瓶,还放了一些书籍,我想我是在做梦吧!用力打自己一个嘴巴,好疼,这不是做梦。 屋外的人大概听到了响声,她们走进来了,一个圆脸的婢女,雪白的皮肤,小小的红唇,画了一个宫样眉,梳了一个高高的发髻,手里拿着一个带有古典花纹图案的纯铜脸盆,对我说:“小蛮,你醒了吧!我来帮你梳洗。”小蛮,好熟悉的名字,似乎在哪本书上读过,小蛮是白居易的夫人,腰特别细,杨柳小蛮腰,樱桃小嘴一点点,也是白居易说的。 “姑娘,现在很流行宫样眉吗?” “小蛮,画眉毛讲究的是细与淡,青黛点眉眉细长,天宝末年时世妆。这是我们公子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