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各怀心思

周贵妃说到底是不甘心的,所以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司徒涵身上。

自己在宫里待了几十年,便就只剩下了司徒涵一个儿子。她也算幸运的,宫里多少妃嫔自入宫起,就未能有幸见过皇上一面。

瞧着面前已经长成翩翩少年郎的司徒涵,周贵妃感到十分欣慰。

可这般优秀的人却是唯独入不了皇上的眼睛,周贵妃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司徒湛从中作祟。没有司徒湛,太子宝座必定是司徒涵的。

自然,司徒湛成了周贵妃与司徒涵的眼中钉。

“娘娘!四皇子!”

周贵妃与司徒涵正在闲聊,忽然一个宫女赶来,瞧她神色匆匆,一张脸憋得通红,应当是出了什么大事。

周贵妃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她最是不喜欢有人在自己面前一惊一乍不懂规矩,芝兰在她身边待了十几年,未必还不清楚?

司徒涵神情严肃,芝兰尚未开口,他就察觉出不对劲来。

“怎么了?”司徒涵立即询问芝兰。

芝兰是周贵妃的贴身宫女,亦是周贵妃在宫中最为信任的人。平日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同外面对接,周贵妃便直接交由芝兰负责。

她自然不仅仅是因为对芝兰信任,倘若自己背地里干的事情被皇上知晓,她周贵妃自当死路一条。有芝兰当挡箭牌,就算不幸让皇上发现,周贵妃也有替自己挡刀子的人。

芝兰担心自己小命不保,做事更加卖力。两个人都算为了各自利益,这些年来也未有出现过什么差错。

“回四皇子的话,那……那派去太子和太子妃身边的人……死了。”芝兰说出这句话时腿都在发抖。

周贵妃的脾气芝兰是清楚的,要是周贵妃生气,她今日命都要丢到大半。

想到这里,芝兰更是害怕,双腿瘫软跪到了地上。

“你说什么?!”周贵妃勃然大怒,一双眸子狠狠瞪着芝兰。“你怎么做事的?明明前两日你还同我说一切顺利,现在告诉我郁安死了?”

周贵妃站起身,居高临下看向芝兰。

原本想着总算能够接近他们二人,周贵妃想要寻个法子笼络住舒媱,再借舒媱之手神不知鬼不觉毁了司徒湛,没想到中途又出了差错。

周贵妃心情一下子从天上跌入到了谷底。

“母妃,息怒。”司徒涵拉住周贵妃想要打芝兰的手。“这儿可是御花园,父皇经过必定看得见您在做什么,到时候您怎么解释?”

司徒涵比周贵妃冷静许多,仔细向周贵妃说清楚利弊之后,周贵妃随即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手。

“算你运气好。”周贵妃冷哼。

按照她的脾气,今日芝兰搞砸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周贵妃怎会轻易放过。可司徒涵在中间劝服,周贵妃思来想去的确是这个道理。

她重重叹了口气,随即又坐回到石凳上。

“这下子该怎么办?想来他死的莫名其妙,估计也是司徒湛动的手。”周贵妃又是叹了口气。“被司徒湛发现,之后再做事更要麻烦一些。”

周贵妃心头烦闷至极。

好端端的一个局,原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竟被司徒湛看破,一番见招拆招,反而弄得周贵妃心慌。

司徒湛能够混到太子地位,总归是有些能力的。之所以周贵妃只能阴着来也是如此。

“被识破自是必然。”司徒涵不紧不慢,将桌上棋子一粒一粒放回到棋拖里。

一旁宫女看见后连忙上前,司徒涵轻轻挥了挥手,便让她们先行退下了。

转眼间亭子里只剩下周贵妃、司徒涵和芝兰三人。芝兰此时缩在一边,哪里敢说一句话。刚刚要不是司徒涵帮她说话,她现下恐怕早就丢了半条命。

一想到这里,芝兰更是后怕。

“母妃切莫心慌,我们与司徒湛作对又不是一日两日,他这般精明,恐怕早就知道。之所以郁安到现在才死,他这是在吊着我们呢。”司徒涵虽然说话语气平淡,可细细却能听得出他咬牙切齿,心中很是不满。

听到司徒涵的话,周贵妃大吃一惊。

“你是说,司徒湛早就发现了?”周贵妃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望向司徒涵。

“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了。”司徒涵双眸微虚,眼里闪过一道狠绝。他要再不快些解决了司徒湛,就等着司徒湛反过来对付他了。

这条路既然走了一截,就要走到尽头为止。

“你可有什么打算?”周贵妃现在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主意。她就是再精明,到底也还只是个妇人。尤其擅长后宫女人间的尔虞我诈,对于朝中权势,周贵妃略懂一二,也只是皮毛。

现在司徒涵年纪也合适,周贵妃许多事情都交由了司徒涵自己处理。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司徒涵起身,对着周贵妃微微鞠躬。“之后的事情恐怕要比我们想象中棘手不少,到时候还要母妃协助,儿臣先行在这里谢过母妃了。”

司徒涵的话说出来,便是让周贵妃无路可退。可即便他不说,周贵妃也会站在司徒涵这边。毕竟司徒涵是她上位的唯一希望,已经这把年纪还不忘与皇后争出输赢,可见周贵妃椅野心多大性子又有多执拗。

“你用不着这么客气,我是你的母妃,我不帮你帮谁?”周贵妃轻笑,语气是难得的和蔼。

发生了这档子事情,司徒涵和周贵妃都无心闲聊下去,两人招呼几句,吩咐对方都要谨慎一些,紧接着司徒涵便与周贵妃告别离开。

周贵妃回去寝宫,她正在气头上,与芝兰擦肩而过时都不斜看一眼。

芝兰倒吸一口冷气,周贵妃从她身旁经过时,她几乎害怕到窒息过去。

“四皇子。”

周贵妃走后,司徒涵随即紧跟着走出亭子。

听到芝兰喊声,司徒涵愣了愣,停下脚步回头打量芝兰。

“方才谢过四皇子。”芝兰低头道谢,语气十分温柔。她平日里因着常年伺候在周贵妃左右,性子也跟着周贵妃一样,养得嚣张跋扈,一双眼睛仿佛都要看在天上。

唯独面对司徒涵的事情,芝兰像是二八少女遇到如意郎君,娇羞模样一览无余。

“这件事情本来就与你无关。”司徒涵语气松缓,丝毫没有皇子架子。“太子我都难得搞定,何况你一介女子,母妃对你要求太高了。”

“不过你也别同她计较,她身边信任的人唯独几个,你算是宫中她数一数二亲近的,自然对你要求多,落到你身上的担子也重了许多。”司徒涵竟开始体谅起芝兰的心酸来。

芝兰鼻尖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说起司徒涵和芝兰,两个人年纪相仿,芝兰还要大些,不过也算青梅竹马。芝兰喜欢司徒涵,就是不知司徒涵怎样想的。

他们两个一个贵为皇子,一个是宫女罢了。芝兰知晓他们之间身份悬殊,所以一直将这件事情闷着不说。

可是最近……

“好了,别哭了。”司徒涵伸手,十分自然替芝兰擦拭眼角泪珠。

芝兰浑身一颤。

从前芝兰未有察觉,这些日子司徒涵对她愈加温柔,引得芝兰春心荡漾。

也不知自己这算不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芝兰苦笑。

“好好照顾我母妃,别让她对你不信任了。”司徒涵将手搭在芝兰肩膀上,像是在宽慰芝兰一样。

芝兰刚刚还很是泄气,听到司徒涵如此温柔耐心的宽慰自己,她一下子没了感觉,甚至很是开心。

“这个奴婢知道。”芝兰重重点头。生怕司徒涵不相信自己。

“母妃身边就你一个人,我还要靠你知晓母妃近况,好关心她。”司徒涵笑了笑。“说来你也是我的恩人,要不然依照母妃这脾气,我空有孝心都不知如何施展。”

“四皇子言重了,奴婢乃是您和周贵妃身边的人,为了你们两个好,奴婢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好好。”司徒涵语气颇为宠溺,哪有一点不耐烦的感觉。“那我先走了,你好生调节心情,自个儿去哄哄我母妃。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跟了她那么久,未必就因为这件事情将你怎么样了?想想就不可能是吧。”

有了司徒涵安慰,芝兰顿时又生起信心。

不知何时下了一场大雨。

舒媱迷迷糊糊醒来时,雨已经停下,外面地上还是湿漉漉的,人走在路上,还能溅的起水花来。

她有些冷,下意识将身上衣裳拢了拢。

琉璃和铃铛不在,舒媱也不想给她们添麻烦。她一个人起身,想要出去看看。

舒媱就记得自己听到郁安去世的消息,还未来得及多看郁安两眼,自己便没了知觉。

再后面……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门被舒媱打开,一阵凉爽的风扑面而来,舒媱立即清醒过来。

因着才下了一场大雨,院子里空气清新,连带着舒媱看眼前花草树木都要干净不少。

“这儿是些上好药材,我和爹爹的一点心意。怎么说现在这个样子也有我们的缘故,这些拿给舒姑娘调养身子应当足够。”白怜心将手中的油纸包递给了司徒湛。

“谢谢。”司徒湛也不推脱,一边道谢一边接过。“这些天也给你们添麻烦了。”

舒媱刚要踏出院子,就看见司徒湛和白怜心站在不远处说话。

她停在原地,心中难免难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杀手穿越之绝世轻狂三小姐杀手穿越之绝世轻狂三小姐黑色蝙蝠|古言二十一世纪暗夜里的杀手,光明中的圣医,纯洁中的杀戮,地狱中的修罗,月溪,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却让人望而生畏。一场意外,时空穿梭,她月溪,哦不,陌璃睆要让害她的人血债血还!圣器了不起?上古神器白送要不要?六级神兽屌炸天?MD上古圣兽轰死你!他,冷酷无情,不进女色,桀骜不驯还孤独寂寞。两人相爱,却遭误会:“凤墨烨,对不起,这场爱情游戏,我玩不起,所以,我退出,祝你和陌婷婷幸福…”身世终于解开,误会消除,两人再次携手共进!
  • 嫡女重生:独宠世子妃嫡女重生:独宠世子妃醉蝶飞舞|古言高冷女BOSS,本就是渣人圣斗士!一朝穿越,宅门血斗,要斩尽杀绝?好!正愁无聊,宅斗如商斗,掀起血雨腥风,这才是她的风格!夺我命?棺材砸门,握杀人刀,割你肉,喝你血,逼你狂奔上黄泉路!夺我财?抢回商权,逆袭收购,收你铺,不给银,管教你光腚穷绝望!我有钱,我怕谁!诱拐高智商、低情商,又有钱的皇商为妃这种事,难度实在高。百变腹黑一品世子爷摇身变成大尾巴狼,连骗带哄,主动献色、献财、费尽九牛二虎,终把简素素夹到碗里来。
  • 哑女毒后哑女毒后夕夕羊|古言一场大火让纪家三房原本聪明伶俐的纪俞成为运州城纪家最不起眼的哑女,时光荏苒,昔日哑女转身一变成为毒医圣手。 只想为长兄之死查明真相,谁知遇到龙家病秧子。 好吧,我不能趁你病要你命,于是过荒漠、斗苗寨、进京都……谁知某男越来越过分,是可忍孰不可忍? 某男诱惑“给个皇后当当?” 纪俞“不,我要当太后!” …………
  • 来自天空的你:毒舌王妃要爬墙来自天空的你:毒舌王妃要爬墙纤沫雨|古言他来自M70星球,在地球已经生活了399年364天,在生活1天就可以回到原本的星球了。可是,天杀的爆米花,一颗爆米花好死不死卡在了喉咙里,于是他在回星球的这一天,意外到达了古代的地球……好吧,他成了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嫁人了。这冷面王爷是她丈夫,这暖男BOY是她小叔子,还有花美男皇上要她上龙床,貌似她捡了宝!等等,王爷有“断袖之癖”,她要爬墙,小叔子,花美男,我来了!
  • 太子殿下您媳妇又闯祸了太子殿下您媳妇又闯祸了小丑FT|古言北大才女林甜熙从小便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谁知一不小心穿越了,嫁给了又帅又多金还一脸爱慕自己的太子爷。身后的皇子紧追不舍,还有纠缠不清的前任。林甜熙呵呵一笑,老娘只想搞钱,能别什么事都带上我吗?女主光环太强大也是挺烦心的呀! 某太子满脸谄媚:“夕夕,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我能办到,什么都行。” 某皇子:“怎么了?别担心,我一直都在。” 霸道前任:“别闹,安静的呆在我身边就好。” 本文轻松有趣,剧情不拖拉,一对一宠文,欢迎入坑。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拐角处的爱恋|古言曾经的我以为他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直到死,我才明白他从不爱我。他爱的另有其人,他娶我只是为了得到我的一切。幸得我重生一回,这一次我定要那人血债血偿。可是身后那个腹黑高冷王爷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他拥我入怀,我才明白我重生,只为遇见他。我只好轻叹一声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可我不悔。
  • 凤芷天下凤芷天下筱r涵|古言她本是相府嫡女,确因母亲被害去世过着跟奴婢一样的生活… 一朝重生,她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奴婢,性情大变,活回了相府嫡女,风光无尽。本以为就这样活下去的时候又按重生前的剧本接到了皇帝赐婚……
  • 汉仪晨汉仪晨汉仪晨|古言“杀戮本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本以为我一生都将以‘杀人工具’的身份存活下去,直到我遇见了你……是你让我如同死水般的心境开始有了变化,不知从何时起,我可以为了你而放弃一切,国仇家恨抵不过你的一句'放下',可是王爷,你可知你的一句‘放下'要让我付出多大的代价,但我想无论代价有多大,我想我都会向你奔去,只是不知这代价我是否能够承受得起,不知这代价是否是我的骨,我的血,我的命……”
  • 晴辰流胤晴辰流胤蕴帅|古言她从重生就附有了“主角光环”技能,对此亦晴深感无奈,天知道为什么每次出去都能碰到世界各地的王孙贵胄,皇天作证,我真的没有招惹他们啊!!喂喂,牛顿,别以为你被苹果砸到我就怕你哦!诶诶,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莎士比亚居然晚生了一百多年,还嚷嚷着要和她一较高下?咦?这个可爱的瓷娃娃就是贝多芬?一定要把他的耳疾治好,绝不能让这个天才的后半生在失声的痛苦中度过!可是……这几位大神难道是被她女主光环的翅膀扇过来的?还有那神秘的玄幻迷天大陆……天哪,她到底穿越到了有多混乱的清朝了?女主有颖悟绝伦的智商,闭月羞花的外貌,超级外挂的系统,还有....比鱼还愚的情商,当情商为负的亦晴和冰块面瘫的四四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