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初试谭刀

刀把是用上好的麻线缠成的乱纹,谭三手握刀把的一瞬间就感觉比横刀顺手,刀把前有护手后面比前面略粗而且还有点向下弯曲,这样的设计就使得大力劈砍的时候,不至于刀具飞出。

略微拔出一点,就见刀具本身一出鞘的瞬间,就见一丝亮光慢慢变大,等整个的刀都呈现在眼前之时,谭三不由赞叹一声“好刀!”这把刀大约三尺长短,前窄后宽而微微上翘,不是横刀的前后一致宽窄。

刀的厚度也比横刀略微厚了那么一点,刀尖成圆弧状,这也适合骑马劈砍,刀身上一道深深的血*槽也让看到的人不寒而栗,这把刀比横刀要重不少,但拿在手里的感觉却是非常好。

谭三站在旁边一个无人的地方,刷刷的将刀舞动了起来,只见刀光犹如一潭秋水,随着谭三舞动的越来越快,刀光就像是产生了变异一般,竟然将谭三包围了起来,而且似乎刀光所过之处将空间都劈了开来。

谭三一刀劈在旁边的一根立着的木桩上,只听得木桩“咔”的一声从中间断裂开来,断口处竟然是齐整得很,不见一点毛边。谭三将刀顺手插入刀鞘,竟也是顺手至极。

谭三走回来道:“好刀呀,你们怎么看?”

梁玉道:“我们好多人都试过这把刀,有的人觉得有点重不太灵巧!”

高平道:“灵巧的是玩具,我看这把刀就很好,非常适合劈砍,而且不会像横刀一样劈在盔甲上还会震颤!”

谭三又看向宋朝道:“这把刀费用如何,坐起来是否费时费力呢?”

宋朝道:“这把刀打制起来是有点费工,但要是大批量的制作,可能会好点,我们现在有二十六名工匠,全力打制的话,四天能出十把的样子,就是初期的粗锻太费时间了!”

“这个事情不可能一撮而就,现在不知有多少这种刀,可以安排一些人使用,才能带来第一手的反馈,只是咱们用着好没有啥用呀!”谭三看着手里的这把刀,又看看眼前的几人。

宋朝道:“现在有将近五十多把,你们看着怎么安排吧,我们也想知道实战会如何!”

梁玉道:“三哥,你天天在外跑,我们也很是担心你,我们都是想着给你建个亲卫对,你看如何?”

谭三想想道:“现在是用人之际,我带着几十个人跑来跑去太招人注意,现在就我一个人反而是轻松自在,你们说呢?”

高平说道:“三哥,你可是咱们的主心骨,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们可怎么办!”

梁玉也是在一边附和道:“这是大家一起商量的,你看着办吧!”

谭三不由笑了起来道:“还拿大伙压我,这样吧!就组建个五十人的队伍,配上这些新打制的刀,就让我们来试用吧!对了,这刀可有名字?”

“没有起呢,就等着你回来看看再说!不如就叫谭刀如何?”梁玉在一边说道。

“嗯,谭刀,这名字不错,听着好像有点意思!”谭三拍拍手里的这把刀,笑着道:“这把刀就归我用了!”

“三哥,咱们是不是也起个好听的名字呀,就像谭刀一样的名字!”高平在一旁说道。

谭三也早就有这样的打算,可是再一想这是李奇的军队,还是等这小子长大自己定吧,随口说道:“咱们这些人都是想重现大唐盛世,至于叫什么名字?我看不用急在一时!”

梁玉却不这么认同,争辩道:“三哥,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咱们现在也不是原来的百十个人的时候了,没有个明确的目标与名字,恐怕不能服众也不能使大家心往一处使呀!”

高平也是说道:“正是此话,三哥!”

谭三阴着脸往外就走,梁玉和高平跟宋朝打了声招呼,紧走几步撵上了谭三,三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一路走回了梁玉和高平商量军情的屋子,

关上门,梁玉开口道:“三哥,这可不是我和高平的主意,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了不少的事,大家伙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高平也道:“三哥,前一段时间,三嫂和夫子让人传话说是小皇子成精了,想给他找个老师,我和梁大哥就出去分头寻找,可是遍寻不着,好容易找了一个在同州隐居的张同和,可人家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确实没啥可说的,最后人家情愿在家种地也不愿前来!还有......”

“别说了,先说说小皇子成精是怎么回事?”谭三听到他们说小皇子李奇成精了,心中不禁一惊,李奇可是他们所有人前进的动力,可不能出一点点事情呀!这可是大唐李氏唯一的骨血了。

梁玉道:“三哥别急,是这么回事......”

原来小皇子李奇现在已经九个月了,人家小孩九个月还在吃奶,咿呀学语呢!可这小子已经可以出口成脏了,有一点不随他的张口就是骂人,而且说话奇怪至极,很多话就连李夫子都听不明白。

前几天三嫂还派牛二过来询问三哥回来没有,说是如果你回来务必先去看看这个小皇子再说!

谭三奇怪道:“出口成脏?说话莫名其妙?这难道是大唐祖宗显灵了,给我们送来一个神子?”

梁玉和高平相互对视一眼,不禁是面面相觑,都是心中一惊,梁玉道:“难,难道真的如三哥所言,这是大唐李氏先祖不忍看大唐就此灭绝而特意降下的神子?”

梁玉和高平原来还以为这个小皇子生就一个混世魔王呢?生下来就是一个混不吝,就是个天生的纨绔子弟!

可想在听谭三的解释,仿佛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要不然怎么会说一些连李夫子都听不懂的话呢,一定是这样的。

谭三有详细询问了关于小皇子李奇的一些事情,也是不禁有点吃惊,没见过九个月的孩子就能走路的,不止这些呢!还会写一些奇怪的文字,时不常的还会哼哼一些好听的曲子!而且夫子竟然没有听到过。

谭三有点坐不住了,就想立刻回到杨树庄去,梁玉却是拉着他不让走,理由就是卫队不组建好那都不能去,这让谭三颇有点气恼,可又是无计可施!

这都是自己兄弟对自己的一片心意,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兄弟们寒了心呀!就只能是将现在还在青云寨的老伙计们组织起来商量一下怎么组建这个队伍。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晚饭时间,原来出外行动的人员都是逐步的回来了,有的是带着队伍在山林里进行山地攻防训练,有的是带着一些新人进行日常的守城训练,还有的人是出外收集各种的流浪和逃难的人员,可真是应了那句话,最终还是人,没有人口什么也干不成。

就见人员陆续返回,院子里还有山上各处开辟的可以居住人的地方迅速的就热闹了起来,这让在远处观察谭三势力的谢青更是吃惊了!好家伙,这得有多少人呀,怕没有个几万人吧!

俗话说人过一百,形形色色!人过一万,漫山遍野!这话一点都不错,一万人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气势,可想而知古代动不动就是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的战争场面有多么宏大吧!

梁玉介绍说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人员都在山上开垦良田,开辟山洞,晚上是不回来的!

谭三奇怪道:“开辟良田?这大山之上,也可以种粮食吗,有水源吗?”

梁玉解释道:“宋老带着几个老人不辞辛苦,对这座大山进行了将近一个月的勘探,在距离这里大约五里的山上发现了一处山泉,可把大伙高兴坏了!

宋老就在那个地方修建了一处水坝,将泉水全部困在了水坝里,并且修建了水道,让山上的水可以顺着水道而下,这一下就解决了大伙的喝水问题,宋老可真的是居功至伟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大秦飞虎大秦飞虎可乐龙旗|历史对只身入秦变法的法家至尊卫鞅,表示由衷的敬意。从卫鞅变法开始到卫鞅五马分尸,换一个角度诠释这段历史。不是穿越,也不搞笑,努力让你感觉到一些热血沸腾之后的快感。如果我做到了,请你留下足迹。
  • 取拾取拾瀚林子墨|历史一家普通而充满温度的咖啡店,一个年轻又不失风趣的老板。一篇篇陈年往事,随着咖啡的香气在这城市中蔓延开来。
  • 重生三国之风流帝王重生三国之风流帝王汉江永丰|历史被恶梦缠绕的他竟然恶梦成真了,恶梦醒来,他成了一个被土匪绑架的深山土豪的傻公子,生死未卜。如何逃离匪巢,如何在这混乱的三国时代生存下去,成为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道深坎。漫漫征途,他练就了绝世武功,招募天下英豪,介于三国之争,征服各路诸候,剿灭周边蛮夷,一统大汉江山,建立万世帝国。惊险、震憾、刺激、另类、情爱。
  • 大明使者大明使者凌峰骑者|历史我,即使武功未必第一却能利用武功天下第一;我,未必才智天下第一却能运用才智天下第一的;我,未必就是皇上却能在京都之下为所欲为;我,只是大明最辉煌的使者,只是过客。——凌振明
  • 赵云争霸传赵云争霸传格色|历史常山有龙名赵云,艺高胆大品行佳。玉脸长身姿颜壮,白马银甲涯角枪。单枪匹马破敌阵,纵横沙场扫万军。一吼:“常山赵子龙在此!”名将枭雄皆惊慌。赵文意外穿越到一个变异的三国里,附身于赵云的身上,展开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征战传奇……
  • 唱着征服回古代唱着征服回古代战国大法官|历史李天恩一个属于现代社会的军人回到了一个类似于战国时代的社会,满心的豪情壮志。阴谋诡计,皇家交易,刺杀这所有的一切都接踵而来,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重生得到的并不是呼风唤雨,而是步步危机......吞并,征服,反抗,奴役,背叛,联合这所有的一切都为了活下去。这个互相倾扎的社会,就像一个处处充满了毒蛇猛兽的世界,猎人与猎物的角色随时都会发生改变,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适应这个社会的同时,不断地进化。
  • 西风饮马记西风饮马记沂樘|历史明清易代,回到过去,那个疯狂的年代,那个令人捶胸顿足的年代,那个令人惋惜的时代。是的,历史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重写。用今人的目光看过去的故事,历史从来就不是冷冰冰的丹青而是人性的写实。无论是咆哮者“非亡国之君”崇祯,还是悲叹着“大丈夫岂能陷于缇骑”的孙传庭,亦或是面南而伤“愧对先帝”的郑成功…他们都是历史上的今人,今人的历史。在国家日益强盛的今天,回顾那段关系着中华民族命运的历史,是让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继续齐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最高指示!
  • 南竹林外有书斋南竹林外有书斋码字吃火锅|历史我扮演过很多角色,大明的末代太子,帝国最后的余晖,遗老遗少心中的中兴基石,南京城里那位的眼中之钉,可只有我知道,我只是,朱慈烺
  • 假如这不是唐朝假如这不是唐朝陈骁黎|历史彻底颠覆以往所有历史书的模式、口吻、角度,提供给我们充满无限遐想的历史画面,打开了历史的另一个世界——原来历史背后隐藏着这样的重重玄机。对历史进行大胆的重构,假设当时的繁荣一直延续,中国历史将会被改写成哪一般模样。
  • 江山道江山道sw2133|历史琼国十皇子梅仁省自幼天赋异禀,能文善武,年少轻狂不羁却心地善良,有帝王之才却无心皇权争斗,一心只想跟随着他的三哥梅轩宏。然而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差点毁了兄弟两人,使他们沦为“废皇子”! 想要与恶狼缠斗,只有变得更为狠毒!三年后,梅仁省步步为营,巧设连环计,在朝堂上扶持梅轩宏一点一点挽回颓势。而此时又正逢乱世,诸国纷争,列强环伺,内斗的同时还须抵御外敌…… 江山道,一条孤寂凄冷的登顶之路。正是一帝功成万骨枯,大江东去,尽是流不尽的泪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