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chapter050 招人惦记。

宋玖换好外套回到教室里,沈嘉珩很自觉地起开给她让了位置。

刚才就觉得这衣服很是熟悉,想拦住问问,结果宋玖将衣服一扯,直接走了,连个眼神都没留给他。

这外套穿在宋玖身上偏宽大,衬得她骨架单薄,瘦瘦小小的一个。

沈嘉珩存着坏心思,轻轻一捏,将她的衣服下摆拉了过来,指尖勾着,状似无意地看到反面刺绣暗纹上的logo,“哎呀,这是什么?”

这下子就更是确定了这是毕楚的外套。

那家伙不是一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么。

他记得以前去毕楚家玩的时候,洗个澡出来没衣服穿,就随手扯了套毕楚的衣服穿,结果回头他就冷着脸把那套衣服送给了沈嘉珩,还特别不留情面地说:“我不留别人用过的东西,送你了,不用客气。”

宋玖慌乱地拍掉他的手,重新挪回自己的位置,坐得端端正正。

“啪”的一声,脆生生又清晰的声响,回荡在空气中。

沈嘉珩顿了顿,手背上慢慢浮现出一道红痕迹。

“厉害啊。”他揉着手背,暗哂了声。

宋玖没理他,端坐着看手里的英语笔记,还时不时咬一下笔冒,记忆知识点。

沈嘉珩摸了摸鼻梁,被勾起好奇心:“你偷来的?”

“…………”宋玖没回答。

“不说话就等同于默认了。”

“我没有。”

沈嘉珩“哦”了声,沉默了会儿,脑洞越开越离谱,尾音上扬,惊叹道:“不是吧,你好歹是个姑娘啊你能不能矜持一点稳重一点!光天化日之下你……你居然扒了我兄弟毕楚的衣服!”

“…………?”宋玖手中的笔一松,骨碌碌地滚落在桌子上。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我没有……是是、是……”宋玖气得话都捋不顺了,支楞八叉的羞愤全涌了出来,脸颊泛红。

“是是、是……”沈嘉珩故意学着她说话,慢悠悠舔唇,“是什么?”

“是你个大头鬼!”

宋玖打死也不会说这是毕楚自己把外套扔在她头上的,以后恐怕会变成行走的话题活靶子,天天被沈嘉珩这货攻击。

沈嘉珩极其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唇角抽了抽:“…………”

跟他坐久了,小同桌骂人的功夫见长啊。

***

一整个晚自习宋玖都不怎么敢下座位,生怕被其他人给认出来,下晚自习之后也是捱到最后一个才走。第二天她还特地把外套重新洗了下,宿舍阳台上采光好,风也大,也许也是因为衣服料子的原因,不到半天功夫衣服就干了。

下午课间宋玖去收衣服的时候,还可以闻到上面有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她弯了弯唇,将衣服装进不透明的袋子里,然后噔噔噔往教学楼高三五班的教室走。

是下午第二节课的课间,外面空气中浮着一层几乎要沁入骨头的冷意,相比之下,比较封闭的教室里就要温暖得多,看着里面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一些同学,就可以感受到里面温度适宜,暖意融融了。

走廊这里恰好是在风口上,又一阵冷风灌过来,配合着树枝哗哗的响动,激得宋玖跺了跺脚尖,下巴往领口里面缩了缩。

她来回走动,探着脑袋也没瞧见毕楚在哪儿,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座位在哪里,而且这个时候教室里人影疏落,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在。

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宋玖疑惑转身。

男生额上还冒着点汗,手臂里收紧个紫色的篮球,他歪了下头,轻笑:“同学,你几班的,看着面生。”

男生高高瘦瘦,看着她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点痞笑。可是宋玖明明都不认识他。

没回答问题,她反而问:“你是五班的吗?”

“嗯。”他应了声,略蹭鼻尖,“你来找人吧?”

这群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隔三差五就有徘徊在走廊口蹲人的,看见毕楚和几个男生并肩走过时,擦肩而过的时候似有若无又格外小心地掠过去一眼,都会害羞地低下头。当然也有一些是目标明确主动去教室窗口外晃悠。

这种情况见得多了。

不过偏偏那位好皮囊是个性情冷淡的,就像是那佛经里的优昙花,孤傲清冷,薄情寡淡。

宋玖点头,“我是来找……”

一句话还没说完,被他玩笑似的打断:“我们班头牌?”

语调轻慢,更多的是戏谑与调侃。

宋玖眼睛微微睁大了些,嘴唇一张一合,不可置信般:“头……牌。”

楚美人不愧是楚美人,又是花魁又是头牌的。

“你不知道啊?”男生瞧她那愣怔模样,嗤笑一声,散漫走近几步。

紫色篮球被他放空在地上拍了拍,又弹跳回手中,换了个位置,利落地收在另一边臂弯。他低着头,突然笑了下,下一刻,凑近她耳边来,轻声:“就是毕楚。”

猝不及防,宋玖还没反应过来往后退几步,走廊另一边——

“宋玖!”

很熟悉的声音,不过略有几分不善,像是烈日中的清酒,带着十足清晰的冷意。

她下意识回头看。

少年一手揣在兜里,站姿随意,身形颀长清瘦,从走廊过道里吹起的风将他衣服吹得收紧,勾勒出线条流畅的宽肩窄腰。楼道的台阶之上,还有路忱、周妄和其他的几个男生。

“毕楚?”宋玖心情都变得好了很多,感觉走廊里的风一点都不冷了,她回过头,朝身旁的男生礼貌性的笑笑,“谢谢,我要找的人找到了。”

却没看见那边他眼皮冷淡,微微眯起的眼睛里又暗又沉,拧着眉,睥睨又冷漠的眼神一瞬不落地盯在她这边。

五班这节课是上自习,学生们自己做作业,不过五班班主任向来很随性,管得松,学生们基本上是处于放养状态,有一部分学生跑出去玩也没管。

小老头慈眉善目,日常手里捧着杯清茶,细捻一串佛珠,风里来雨里去。按照他的说法是,不要压抑不要抹杀了孩子们的天性,学习要劳逸结合,轻松自得的状态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他来管理这么一群天性放纵不羁爱自由的风云人物,在高三年级班里可以说称得上是刺头扎堆的模范级别班集体,似乎也格外合适。

这会儿毕楚和几个男生从外面回来。

一上楼道台阶就看见教室外的走廊站着的这两人。

周妄瞪大眼:“那不是小……宋玖吗?怎么在我们班门口?”

“还真是。”路忱看过去一眼,“估计又是来找阿楚哥的。”

不过他立马又补了句:“我操,这什么情况,季向那小子围着人家小姑娘干什么呢!”

季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成绩好,平时就不屑与他们这帮男生为伍,骨子里清高得很。

此时他抱着紫色篮球淡淡瞥过去一眼,毕楚目不斜视,脸上是一贯的平静沉稳,波澜不惊,似乎完全没有因为他而影响到情绪。

他收回眼,轻哼一声,从宋玖旁边走过的时候还不忘冲她打个响指,说一声:“没事,我先走了。”

“嗯。”宋玖点头,还说了声再见。

“过来。”

少年嗓音淡淡,带着蛊惑的温柔意味,骨节分明的手指朝她微微一弯。

宋玖怔了瞬,心跳莫名漏了一拍,好像他说的话对于她总带有某种特殊的魔力,她看着那双狭长墨黑的眼睛,就那么轻易中了招,不受控制一样,很是听话的乖乖走过去。

“我来找你的,刚好你就来了。”宋玖伸出手将袋子送到他面前,“我洗干净了,你的衣服。”

这话一出,周围人皆变了点神色,带了点猜测与八卦的心思,相互看了眼。

楚哥的衣服怎么会在这女生手里,还……还洗干净了!

倒是周妄和路忱反应比较淡定,自从那天一大早无意间撞见宋玖睡眼惺忪地从他家里出来,这样的晴天霹雳大风大浪都见过,这点小事算什么?

毕楚轻咳了声,一个眼神示意:“你们不回教室?”

路忱和周妄立刻明白,拍了拍旁边几个男生的肩膀:“走了。”

几个人很快走开,都消失在走廊另一头。

此刻就只剩下宋玖和毕楚两个人。

女孩细白的指尖还勾着袋子的细绳,他眯着眼看了几秒,动作伸展间衣袖向上拉,露出一小片莹白细腻的手腕肌肤,好像只要稍微用点力,轻轻一捏,就能在上面留下一道红印子。

毕楚低眸觑着,睫毛上像是落了细细碎碎的光。

他手一伸,随意把袋子勾过来,垂在身侧。

“等一下。”他叫住作势要转身的女孩,舌尖轻轻滑过牙缝,“就这些?”

“嗯。”宋玖补充,“衣服我洗过了。”

“你那天怎么回事?”

“我……”宋玖也不好去麻烦他,扬起笑,“我没事,就是开拉扣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可乐罐。”

“那还淋到了脸上?”

“……我摔了一跤。”宋玖觉得她现在真厉害,鬼话随口就来,还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感觉到头顶上忽然横出来一只手,力道很轻地在她头发上揉了揉,有好闻的雪后松林的味道。

“疼吗?”

带着磁性的嗓音格外温柔,像是一道酥麻的电流从背脊骨游走到大脑中枢,宋玖下意识回答:“还好,不疼。”

“以后我来开。”

“啊?”没等宋玖反应过来,他捏着女孩的肩膀往后一按,手搭在她身侧的扶杆上,眼尾微微下勾,欺身靠近,沉溺一般的凑近她颈边轻嗅,再靠近一点,湿热的触感就要细密地落在女孩雪白的皮肤上。然而他仿佛很有理智地把握着分寸,不急不缓,带有几分蛊惑,这个距离显得格外暧昧。

宋玖微低着头,下意识地抬手轻扯住他臂弯,耳垂泛红。

他嗓音有点哑,像是从胸腔里流溢出来,“还挺招人惦记的。”

“什……么?”宋玖有些茫然地抬头,没太听清。

对上那双圆润黑白分明的眼睛,特别是她还迷茫又欲说还休地瞅着,勾起身体里四肢百骸藏的欲念。

毕楚喉结利落滚动,不动声色拉开一点距离,牙齿微磨:“他跟你说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会在哪呢你会在哪呢怪口袋|青春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丢了一个人,也总是在怀念和悔恨中继续生活着。如果现在的自己能够回到过去告知那青涩的未察明的爱会怎么样呢?是感动还是啼笑皆非?
  • 恶魔殿下的万能女王恶魔殿下的万能女王洛笙璃|青春她,本应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却误打误撞遇见了他?!他与她,剪不断,理好乱。她与英国伯爵大人的儿子有婚约,却不曾想到,英国伯爵的儿子正是他!!!两人同时提出解除婚约,却又在见面的时候,同时改变主意。一个是伯爵少爷,一个是英国皇室公主。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人心烦不已,让我们一起来揭晓谜底吧~
  • 北地佳人行北地佳人行Pongar|青春父亲曾是前朝大将,遭人迫害后隐姓埋名,临终前将伸冤和抚养幼弟的重任交与她。她努力寻求生计,却再三受到权贵欺辱,幼弟亦因此惨遭不幸。万念俱灰,她决定进宫伸冤,讨回公道。几经周折,她成为皇帝身边的公文女官。在宫中邂逅对她一见钟情的侍卫曹钰,怎料谣言纷起,曹钰终是舍弃了她。曹钰的婚礼上,她恍然打开心结,注意到一直在默默守护自己的皇帝。都道情到浓时情转薄,见过后宫的失宠嫔妃,她会不会重蹈她们的覆辙?
  • 重生复仇千金等你来撩重生复仇千金等你来撩沐子殇雪|青春经历了未婚夫与闺蜜的双重背叛,还被他们用一场大火让我和家人全部葬身于火海。我发誓,若有来世,我必让你们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重生于七年前,渣男女们,等着吧!不过旁边这位高冷男,你不是高冷校草吗!干嘛一直缠着我?
  • 旭日不落明月旭日不落明月别念经|青春那年,简明月失去母亲,满怀悲痛的跟着父亲离开故乡。 几年后归来,当初的小男孩已长成翩翩少年。 再相遇,本以为他们之间只会是普通朋友,却在日渐的相处下,彼此生根…… 那场青春岁月,所幸有你。
  • 师傅请上船师傅请上船沐之烟|青春他是一个地痞小恶霸,却为了黏住她,重回校园。她烦不胜烦,“滚!”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坏坏的笑:“你是我媳妇,为夫要滚也是滚到你身边啊。”
  • 平安(全二册)平安(全二册)人海中|青春公主平安自小身体孱弱,因此得宠,十三岁时得到罪臣之子季风作为命侍,对他一见倾心,但不久宫中突生变故,平安的皇兄逼宫弑父,又将她远嫁异邦,平安在远嫁途中遭遇异邦叛军突袭,千钧一发之际得江湖人士救出,但季风却因拼死救她而丧生。盟主文德受季风嘱托收留平安,并收其为关门弟子,三年后平安踏入江湖,巧遇邪教右使莫离,莫离与季风面目一致,平安认定其是三年前的故人失忆,故此一心跟随,不离左右,莫离对平安身世来历有疑,欲将她带回总教,但遇到文德与教中异己的阻挠抢夺,在他渐渐对平安有了异乎寻常的感觉之后,平安突然发现,原来他确非当年故人。
  • 恶魔宠过头:小甜心,别想跑恶魔宠过头:小甜心,别想跑梦入星愿|青春【高甜独宠】十五岁前,她倒追了他一路,可十七岁那年,他竟要拥有她的全部! “贺宇宸,你混蛋!我打死都不要嫁给你!我要取消婚约!” 赵星允从小到大都以为,她喜欢上的是一个高冷聪明又帅气的大好男儿…… 殊不知,她惹上的竟是一个腹黑兽性的恶魔撒旦! 贺宇宸邪魅一笑,“想取消婚约?你觉得煮熟的饭还能变回生米吗?既然你把我吃干抹净,就必须对我负责到底!” “你不要脸!原来,你一直以来的禁欲不近女色什么的都是狗屁!” “以前,可是你说要当我小老婆的……现在,我只是在履行诺言!” (1v1,开篇慢热甜宠,后面惊喜越多,好戏在后头~~)
  • 暮夜袭来暮夜袭来安易泽|青春暮夜降临,在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在华兴学院流传着传说,在旧教室的顶楼的旧房间有着一位天使和一位恶魔。他们可以实现人的愿望,如果你看到了天使,他会直接问你你的愿望。如果你见到了恶魔。你就必须回答他三个问题如果都答对了,你会从此不能说话。但恶魔会实现你的愿望。如果是假话你将会七窍流血而死。这是自古以来的传言,没人知道是真是假!直到那一天。那个平凡的人改变了命运。
  • 花落之季遇见你花落之季遇见你黛骀|青春从出生起就拥有最精致名贵的玩具,穿着价位惊人的名牌衣服的紫落,突然有一天遭受父亲破产的消息,再加上母亲去世,紫落一下子从云端跌落谷底。更可怕的是学校那令人窒息的眼光从四面八方投来,如果是平常人,早已承受不住。好在,紫落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放弃生活。凭着她过8及的吉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开始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