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慈恩院中

二十纪九十年代,高丽特别行政区,辉汉市。

作为一个曾经大国附属,历经独立,沦陷,分裂,转投等周折最终被纳入曾经宗主国的这片土地,现如今的状况着实有些混乱。

不过,即便混乱,此地因地理环境的因素也还是成为了全球有数的经济中心之一。

而如太阳黑子一般,繁华的辉汉市郊,仍然存在着一大片老旧的建筑。

这些建筑虽然老旧,但若是深入其中,却能令人感受到比身处市中心还要热闹的氛围。

虽然政府早想着手对这片老旧建筑进行改造,但可惜的是,作为特别行政区,这里的政治环境是财阀政治,资本经济。

这片现如今的老旧建筑,曾是二十多年前为辉汉市创造最大GDP的产业园区。

虽然现如今这片老旧建筑已经成为辉汉市城市形象的拖累,但奈何,身处其中的外来人口太多,大部分都是些挣扎在温饱线的底层民众。

若是强行拆迁,难免闹出更大的麻烦。

更何况,曾亲手缔造这片辉煌地带的人即便在如今的辉汉中心区仍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就是死赖在这片老掉牙的建筑群里不出来。

甚至,他还在其中建造了整个特别行政区最大的一座图书馆,整个辉汉市最大的一座孤儿院。

这片老旧建筑虽然在视觉形象上很给辉汉市跌份,但是在心理上早不知为辉汉市拉了多少好感。

如此一来,只要那位大佬不愿意,就是特别行政长官,也绝不敢下令强拆。

……

“老头,咱们讲道理,这几年我为咱们恩慈院做了那么多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你呢,你每个月给我的酬劳不增反减是几个意思?”

一间颇为宽敞的办公室内,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一脸不爽地仰卧在沙发上,他朝斜前方不满道:“我不管,你要是不把工资再给我逐月增长回去,老子我撂挑子不干了!”

“臭小子,坐好了再跟我说话!”

坐在办公桌上,同样不满看向小屁孩的老院长有些咬牙切齿。要不是腿脚不便追不上这小子,他早将这小屁孩脱了裤子再吊起来打一顿了。

可惜的是,他这一吼,没吓到小屁孩,倒是将身旁本就一脸惶恐不安的少女吓得更加惊慌了起来。

“孩子,别怕,爷爷不是在说你,你看看这臭小子,没个正行,要不你也去像他一样躺过去试试看那样舒不舒服?”

老院长柔声安抚着一旁的少女,本想用手抚摸下少女的秀发让她安心,却不曾想,手刚抬起来,那少女就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哈哈,老头呀,就算你现如今金盆洗手,但是煞气早就深入骨髓了。这位小姐姐本就有些失魂,怎么敢让你那杀气腾腾的大手碰呢?”

见状,小屁孩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翻起来,蹦跳着走到少女面前,一脸纯真笑容地开口道:“小姐姐,我叫洛水,你叫什么名字?”

“……”

少女见小屁孩朝她走来,本想后退,恍然间对上他的眸子,心中的惊慌失措却不由得消散了几分。

小屁孩虽然言语很不讨人喜欢,但那双眸子却是如星河般璀璨迷人。深看去,还隐隐能体会到一种超然洒脱,不羁于世故的感觉。

这种神采,本该出现在大彻大悟的高僧大德眼中,却不知这孩子怎么也能给人这种感觉。

两人这么对视一会,少女心中惶恐不安竟然逐渐平复了。

“……小姐姐,别站在这老头身边,他不是个好人,咱们离他远点。”

观察到少女逐渐对自己放下了心中戒备,小屁孩温柔地拉起少女往外走,边走边说道:“跟我来,我带你出去玩。”

咣当一声,办公室的门关了。在此之前,小屁孩转身对老院长做了个鬼脸。

“这小子,真是比我还精。”

老院长一脸嫌弃地看小屁孩将少女带走,心中却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虽然这小屁孩在慈恩院中年纪不是最大的,但却是妥妥的孩子王。把这个刚来到这里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变故的少女交给他,老院长觉得差不多到晚上,这少女就会愿意开口说话了。

少女一路被小屁孩拉着下了楼,

出了楼道走廊后,少女见小屁孩脚下仍然不停,要拉她往大门去,心中的恐惧再度复起,少女面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可小屁孩人不大,力气却不小。这一路行来,少女根本无力反抗。

“怎么了?”

感受到少女的异样,小屁孩并没有置之不理。反而停下了脚步,转身拉着少女问道:“小姐姐不喜欢我这样拉着你?”

“……”

少女闻言,下意识摇摇头,但就是不肯说话。

“……你撞伤了吗?”

盯着少女那纯净无暇的面庞看了一会,小屁孩慧眼如炬地看到少女额头上一块还未完全消去的肿胀。

“啊……”

被小屁孩这么一提醒,少女好似想起了什么。往额头一摸,疼痛感瞬间侵占了整片意识。

少女痛苦地蹲下身子,惊慌失措地将身体蜷缩一团作完全防御状。

“……没事的,所有的一切不愉快现如今都不存在了。”

小屁孩上前一步,温柔地用双臂将比他还高些,但现在如同一只受惊小鹿般蜷缩着的可人儿拥在怀中。

小屁孩用他那略带童稚却充满磁性的声音宽慰少女道:“人生来赤条条,走也赤条条。这中间,虽然得到很多,失去很多,但终究,只是镜花水月而已。只有自己,永远属于自己。所以,不要怕,你还有自己。只要自己在,一切就都存在。”

不知是小屁孩的话带着无与伦比的魔力,还是小屁孩这个人,天生就是个暖男,给人以心安。

少女被这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小屁孩拥着,仿佛身处在父母的怀抱,那个让天下孩童都安心的港湾一般。

“我叫洛水,小姐姐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看着怀中少女缓缓抬起头看向与自己对视,小屁孩一如往常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我只记得,小时候妈妈喊我阿珂,其他的,想不起来了。”

心中恐惧逐渐褪去,少女贪昧的呼吸着洛水为她带来的安全气息,终于说出了数天来的第一句话。

小屁孩仿似找到同类一般,开心地道:“阿珂,好名字!正好,我也没有姓。这里的孩子大多是有名无姓的,看来,这是天意。”

小屁孩虽这般说,但其实,当年尚在襁褓之中便被人扔在慈恩院大门外雪地之中的小屁孩身上,是带着一张字条的。

上面,只写了‘东方洛水’四个字。

“……哥哥,哥哥,院长爷爷这次没打你吧?”

恰在此时,一男一女两个比洛水看上去还小些的孩童从远处跑过来。

当先的那小女孩生得玲珑剔透,粉雕玉琢如同精灵般惹人怜爱。还未到近前,便对着洛水一阵关切。

“切,那事我早叫你忘了,你怎么还时常挂在嘴边?”

洛水闻言,当即翻了个白眼。

想起上次那老头子躲在门后毫不留情的一拐杖,洛水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但无奈,他没法和这位衣食父母真的闹掰。

不然的话,怎么也得折腾地他只剩半条命才够本。

“楚儿,我再说最后一次,那一次,是那老头偷袭我,不是我被他打。”

“可是,那一拐杖打得哥哥屁股肿了好几天,哥哥以后还是别惹院长爷爷生气了。”

见哥哥一脸的严肃,小可爱有些委屈。

“好了,我的楚儿这么关心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可没生气。”

空出只手抚了抚小可爱的柔顺秀发,洛水先知先觉地宽慰着面前的小精灵。

“哥,院里又来了一个家人吗?”

一旁,见两人说完话的面瘫小男孩看向蹲在地上被楚浪拥在怀里的少女眼神淡漠。

“嗯,我觉得,我好像又找到一个同类。”

洛水闻言,将少女拉起道:“小姐姐,老这么蹲着会缺氧的,你本来就不舒服,还是赶紧起来吧。”

面瘫小男孩见洛水对少女的态度如此,又问道:“那哥你要让她要住到枫叶居吗?”

“不行,枫叶居就三个床位!”

听到面瘫男孩的问话,本来还一副好奇宝宝样的小可人儿当即不干了:“哥哥你不是说枫叶居只有我们三个住吗?”

“就是我愿意,那老头恐怕也不会再让我从院里拐人了。”

洛水不置可否,指挥道:“这个以后再说,既然你们也出来了,那就一起出去玩去。”

“可是,青鱼老师是让我们来叫你回去的。”

面瘫小男孩有些迟疑道:“打你屁股这事就是她撺掇院长干的,哥你要是再翘她的课……”

“哼,那个小娘皮,我早晚要收拾她。”

洛水一脸不屑地道:“我们俩可是天才儿童,上内地大学的少年班都绰绰有余,就她那三脚猫的教学有什么意思,她撺掇院长阴我是事出有因,翘她的课她根本不能奈我何。走!”

于是乎,一行四人便这么向大门走去。

“洛水,凉城,楚儿,你们三个……不对,怎么多了一个?这不是今天才来的小姑娘吗?臭小子,人家才刚来你就想带坏人家吗?乖乖回去,小心你出去了我一个电话让那家来院中好几次的善人把你抢回家去,省得祸害院里的孩子。”

看门的大爷深知平常手段镇不住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屁孩,当即半真半假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是真想将这个无法无天的主扔到一户人家好好管教管教,但心里,终究还是在乎这个总能让他心怀大开的小屁孩的。

活了一辈子,他也就见到这么一个拍马屁能把人拍的虚荣心如此暴涨的妖孽了。

“金大爷,带这个小姐姐出去玩可是院长老头求我的,你要是不放我出去,我也无所谓。正好我还不稀得为那老头办事呢。”

洛水一副正合我意地模样松开拉着少女的手,双手抱胸,表情十分惬意。

瞧瞧,叫一个门卫尊称,对整个院里权力最大的院长却是没大没小,金大门卫怎么可能不受用?

“那你们俩可以出去,楚儿凉城,今天放假,外面人多,你们俩岁数没他们两个大,快回去。要知道,有好几个人家都想把你们俩带回家当亲生儿女养呢。万一在外面被他们碰上了,把你俩抢回家去,你们仨可就见不到了。”

“爷爷,楚儿才比哥哥小两岁……”

楚儿本来想反驳几句,可是当小脑袋瓜反应过来后,纵然她很想和哥哥出去玩,但想想之前有几个来院里捐赠东西的叔叔阿姨看她的眼神。

她抿了抿樱桃小嘴,最终选择了放弃争辩。

出去玩虽然好,但永远跟哥哥待在一起才是她最大的愿望。

“金大爷,我只比哥小一岁,而且没人喜欢我,也不会有人想收养我,我出去,没关系的。”

面瘫小男孩显然跟洛水一样是个奇葩,金大门卫的话唬住了楚儿,却根本唬不住他。

“怎么没人喜欢?”

金大门卫一脸稀罕地说:“哎一古,我就巴不得有一个神童孙子。我家那孙子整天哭啊闹啊的,不止没你懂事省心,学了大半年,连两位数加减乘除都学不会。连你一半的一半都及不上呀……”

“行了行了,金大爷,你最近是不是想要退休了?”

打断了金大门卫喋喋不休的感叹,洛水戳穿道:“我看出来你是在拖时间了,你还是快点开门,我们早去早回。不然,等天黑了我们再出去,半夜回来。你就算短时间内不想退休,院长老头也得把你打发了。到时候,你的退休金都得被砍一刀。”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老婆是仙君我的老婆是仙君迷途的幻想乡|都市一觉醒来多了个仙君老婆也就算了,但是那么多的修士徒孙是什么情况?我老婆的辈分到底有多大啊! 看着身边一个个仙风道骨,却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修士,叶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老婆留给自己的糖豆不多了,绝不能便宜了这些老不羞的,必须得想办法让他们也出点血……
  • 重生是又一次相似的轮回重生是又一次相似的轮回平生两不怨|都市只要我还是我,曾经的结果也会是现在的结果更是将来的结果,生活就是重复。这是一个讲重生回到校园的故事,说的是就算重来一次,或许过程不一样,但结果依然相似。
  • 重生群芳谱重生群芳谱顺兴|都市由于特殊原因,本书更名为《重生之乱花渐欲迷人眼》重新发布,谢谢大家的支持!
  • 神警探花神警探花王大爷|都市白叱一个徘徊在天才与二货之间奇葩少年,十五岁时便以县城第三的高考成绩考入H市医科大学,但却在一片质疑和反对声中选择了妇产科学……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对他充满了期望,谁知毕业前夕飞来横祸,误食天晶碎片从此变成个异能怪人,昏睡七日差点连毕业典礼都没能参与,毕业后白叱来到社会成了一名医生,但不久后他又不得不放弃从小的理想加入了一支特殊的警队,他们叫‘探花警队’一支专门捉妖抓鬼的异灵第三类警队,本故事从十二章后开始已三至五章一个小故事的方式呈现,主体幽默逗趣若你喜欢严谨故事那还请另寻它处,若你喜欢请收藏推荐老王感激不尽……
  • 我老婆最无敌我老婆最无敌三火弟弟|都市准备考研的杨灏,突然不想努力了。 “老婆,我不想努力了。” “嗯,那我养你。” 简介无力,是男人就进来看看……
  • 仙侠张孟真仙侠张孟真过季的风|都市一场仙缘,让张孟真获得了太一宗掌教信物,从一个普通学生一跃成为了一个修真门派的掌门。他许下宏愿要把宗门发扬光大,让太一宗恢复昔日的荣耀。从此仗剑走天涯做,成为一代仙侠。
  • 警官南一的故事警官南一的故事老五四|都市一次出行,一具尸体,消失的卧底探员,一封神秘的恐吓信,令人致死的神秘毒药······南一只是一个平凡的想要当警察的孩子,但他的命运自从他和同学在山上游玩时的那一刻就已经永久的发生了变化,他被刻上了烙印,注定要与犯罪作斗争
  • 最后都不是因为爱最后都不是因为爱乾茗|都市别说安慰的话,喝了这杯酒我就回家。在爱情中总是有人喜欢说:让时间说真话。可是时间会说话吗?最后也只是我们被淹没在人潮之中,顺便忘记了时间,所以时间说话了。
  • 超级力工超级力工愚公慕雪|都市大千世界,道法万千,何为最强? 惟力可逆天改命,惟力可破尽万法,惟力可纵横天地! 一千年前,他眼睁睁看着心上人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 一千年后,他再世为人,却因头脑受损,而只能以力谋生。 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十二道足以毁天灭地的神通,又习得力量道法诀。 从此他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 神级保镖神级保镖孤酒老人|都市美女,你眉眼含春,今晚将有桃花劫!咱们找个安静地宾馆化解这场劫难吧……小道士下山,保护极品校花,业余时间替少妇看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