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没讨到便宜的宫羽茜

“有三皇子在我就放心了,屋子里除了丁妈和我的助手以外,就请都出去吧。”秦开见三皇子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就出言清场了。“秦师傅我是嫣儿的大姐,就让我留下来可以吗?如果有什么意外,就拿我的命来换妹妹的命把。”宫羽晴眼见着众人都在往外走,心思一转眼泪汪汪的看着秦开出声乞求道。“大小姐对公主的关心甚是难得,这样吧,目前暂时还用不到以命换命,如果这次失败了,倒是可以考虑,你又是公主的姐姐倒是最好的人选。”秦开见她说的真诚,也就不客气的说道。他是会看相识人的,又岂会看不出她的用心。

“好了~!晴儿~咱们出去等吧,秦师傅本领了得,定会救醒嫣儿的。”太子看着悲切切的宫羽晴不免心生怜爱,出声温柔的劝道。

“丁妈~!公主平时可有随身佩戴之物,或者是珍惜收藏的也行。”见众人都退了出去,秦开对着丁妈问道。“公主没有什么随身的物件,不过公主最近得了一对玉佩很是喜欢,老是拿在手里把玩,不知道行不行?”丁妈斟酌着说道。“你拿来看看,如果是她真心喜欢的,就会管用。”“嗯~!就是这个。”丁妈走到宫羽嫣的床前,在她的枕头里一阵摸索,转回身手里就多了一对精致的玉佩。

“好~好~有了这个公主就有救了。”秦开看到了这对玉佩,心中激动不已,他知道这东西是幽忧的,这也就证明了宫羽嫣是见过自己的母亲了,秦开也知道,今日的宫羽嫣不再是昨日的那个了,她回来了,两者合一了,想当初为了保护她不得已将她分离成了两个个体,把另一个个体送入到了另一个未知的时空里,这个秘密只有自己和幽忧知道,至于她为什么提前回归了,秦开也不用再去计较了。

“丁妈你守在屋内,无论发生什么,或者看到什么,你一定要守口如瓶,你能做到吗?”“我~~能做到。”丁妈听到秦开的话,略一犹豫还是答应了。

“好,我信你,墨白你过来协助我给公主疏通血脉,先把公主扶起来。”随着秦开的吩咐,丁妈和墨白把宫羽嫣扶着坐了起来,秦开盘腿坐在了宫羽嫣的身后,双掌贴上了她的背心,不一会宫羽嫣周身就被白色的雾气笼罩了。

“墨白~~把那对玉佩放于公主的掌心,割破公主的中指取两滴血滴在玉佩上。”墨白一一照做。只见血液滴在玉佩上就马上被吸收了,随后蓝光一闪马上又回复了原样,秦开知道这是玉佩认了主人了,只见他一边运用着内力,一边念念有词。

就见精光一闪,宫羽嫣和秦开都不见了踪影,墨白和丁妈面面相聚不知如何是好,不过好在秦开先前有所交代,二人才平静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消失的床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吵闹声“你们让开,让宫羽嫣给我出来,她既然把我的娘亲送到了静慈庵,干嘛还派人取了她的性命,呜呜~~宫羽嫣你也太狠毒了,你给我滚出来。”宫羽茜在院外高声的哭闹着,本来她在宫里听说了自己母亲的事儿,今早就迫不及待的赶去了静慈庵,可是她刚到庵里就听到了,母亲被盗贼砍杀了的消息,连头颅都被砍掉了,死状凄惨无比。当时庵里已经报官了。

可宫羽茜一心就认为是宫羽嫣派人干的,所以她一处理完庵里的事儿就跑来找宫羽嫣了。

“你不能进去,公主一直昏迷不醒,三皇子带了人在给公主医治,现在太子和三皇子都在院中等候,你这样大呼小叫要是惊了公主和太子的平安,你就是死上十次也是不够赔的。”何平看着眼前这个刁蛮的二小姐,厉声的劝阻着。隐五和隐六站在一边也是不善的看着宫羽茜。

“你给我让开,太子哥哥在就更好了,正好让太子哥哥评评理,呜呜~~太子哥哥你可要给茜儿做主啊!太子哥哥。”宫羽茜一点也没把何平的劝阻当回事,依然在那里大声的哭叫着。宫羽茜今天一是被母亲的死给冲昏了头脑,二是因为兰妃知道她要去庵里看望自己那个不争气的三姐姐,就派了自己贴身侍候的李嬷嬷亲自跟随,宫羽茜知道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样,有李嬷嬷在他们也是不会过分难为自己的。

“你再不离开,就别怪属下不客气了。”何平见她还在大喊大叫,气得就要动手。“这位小哥,莫动手,请看在她刚死了娘亲的份儿上就绕过她吧!听闻太子也在此,你既然不让她进去,可否能劳烦小哥进去通禀一声,就说兰妃身边的李嬷嬷有要事求见。”李嬷嬷见宫羽茜要吃亏,立马上前客气的与何平说道。

“那好吧!你们在此等候,切不可在大声喧哗了。”何平一听是兰妃的人,也不好在继续发作,何况人家要见的是太子,自己也没有替太子拒绝的权利。

“怎么回事?外面为何那么喧哗?”太子轩辕铭宇一见走进来的何平立马问道。“回太子,兰妃身边的李嬷嬷说有要事要见太子,一起来的还有二小姐。”“哦~~她来做什么?”太子一听宫羽茜也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嗨~!看来是二妹要找太子了,你不妨去看看吧。”宫羽晴一听便听出了端倪。

“属下刚才听二小姐哭喊着说,是她的娘亲死了,还说都是公主搞的鬼。”何平如实的回禀着。“胡说~!三妹妹这几天都病着,怎么会去害人,再说当初她母亲教唆司徒梓脩做下那样的事儿,死一百次都不为过,要不是三妹仁慈哪里还能活着,既然当初绕过了她,三妹又怎么会多此一举,太子你可不要冤了三妹啊。”宫羽晴听了何平的话立即为宫羽嫣申辩着。她虽然嫉妒宫羽嫣,但她更知道宫羽茜的野心,相比已经对太子死心的宫羽嫣,宫羽茜的威胁更大一些,她知道太子对宫羽嫣的维护之情,所以她善解人意的顺着太子的心意,极力的对付着这个宫羽茜。

“晴儿~!放心,我断不会让人冤枉了嫣儿的。~我去看看。”轩辕铭宇感激的抓住了宫羽晴的手拍了拍,转身跟着何平向大门口走去。

“老身参见太子!”“茜儿~见过太子哥哥!”“都免礼吧。”轩辕铭宇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了几个向自己行礼的人,为首的就是兰妃身边的李嬷嬷和宫羽茜,后边还跟着两个婢女和一个太监。

“李嬷嬷~!是你要见本太子吗?”“是~!兰妃娘娘吩咐老身陪二小姐前去静慈庵看望她的母亲,谁知昨晚二小姐的母亲就被盗贼杀死了。二小姐吵着要回相府,老身也只好相陪,哪知太子你也在这里,老身今早正好也得了兰妃的吩咐说晚上要在溪云殿宴请皇上和皇后还有太子你,所以老身不得已才要见太子禀明此事。”李嬷嬷不愧是宫里的老人了,一套说词下来竟毫无漏洞。

“好~!本太子知道了,劳烦李嬷嬷告诉兰妃娘娘,如果没什么意外,本太子会前去的。”“是~!”李嬷嬷听了太子的答复,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她此举正好给宫羽茜让出了空间。

“太子哥哥~!你可要为茜儿主持公道啊!呜呜~~!”一见轩辕铭宇和李嬷嬷说完话转身要走,宫羽茜立马上前悲切的哭诉着,这模样也是很惹人怜爱的,宫羽茜虽然比不上宫羽晴美,但是也逊色不了多少,宫羽晴是柔美型的,而宫羽茜却是俏丽冷冽型的,可是现在任凭她有多美也根本入不了轩辕铭宇的眼。

“你这般模样,是有多大的委屈?”轩辕铭宇不得不停下转身厌恶的看着她,他本不想理宫羽茜,可是他知道宫羽嫣在治疗怕吵闹。“太子哥哥,我母亲她是被宫羽嫣害死的,太子哥哥你要为我做主啊!”宫羽茜走到轩辕铭宇面前,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她好似完全感觉不到轩辕铭宇对她的讨厌。

“二小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嫣儿做的,再说嫣儿如果想要了你母亲的命也不屑用这种手段,就凭你母亲所做的事儿,当时嫣儿就可以把她杖毙,你最好是管好你自己的嘴巴,如果嫣儿醒来旧事重提,估计你也是脱不了关系的,你最好还是不要让你的娘亲白死,辜负了她对你的维护之情。还有你以后最好是称呼我太子,我可不习惯乱认妹妹。”轩辕铭宇郑重地警告着她,也更加与她生疏的拉开了距离。轩辕铭宇当然明白三夫人会老实的去静慈庵出家,应该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所以他才会对她说出了这番话,也希望她以后会有所收敛。

“太子你~~!”“你们尽快离去吧,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吵闹之声。”轩辕铭宇没等宫羽茜把话说完,丢下一句话转身向里走去。“太子~!你为何要偏向那个贱人,呜呜~~~”“何平~!再有人吵闹无论是谁,一律丢出相府。”轩辕铭宇见宫羽茜还要吵闹,临进门之前又大声的交代了何平一番。“是~!属下遵命!!”何平得令回答的更是响亮。他早已对这个女人忍无可忍了。

“太子~!你不能~~”“二小姐~!咱们还是先回宫吧,回去禀报了兰妃再做定夺吧。”李嬷嬷看着还要喊叫的宫羽茜立马上前拉住了她。“走吧~!回去兰妃会为你做主的。”见宫羽茜还舍不得走,李嬷嬷又无奈的开口劝道。“好吧!呜呜~~”宫羽茜擦了擦眼泪,委屈的像个孩子。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围着那个瘫子转,先有四皇子,现有三皇子,就连太子也去维护她了,她很不平衡,自己哪一点也不比她差,凭什么所有人都向着她,她越想越伤心哭着和李嬷嬷离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孽王爷的无良俏妻妖孽王爷的无良俏妻麻辣宝贝|古言娘子,我可是很干净的,要不你来验货。”说着赫连夜就要解下身上的腰带。安依白却没有一点羞涩之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啊好啊!”安依白在赌,堵他不会在这脱衣服。赫连夜果真把解了一半的腰带又重新系好,“要不,娘子,你这么想看,我们回家去脱吧…”
  • 风语之乱世迷离风语之乱世迷离狸樱|古言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一副倾城美貌,却遭遇国破家亡的不幸,自己被俘虏,亲人被绝杀,百姓苦不堪言,她,决定生还是死??
  • 兰亭玉兰亭玉墨陌殇|古言“公主,你……没事吧?”“什么!公主?小姑娘,你脑子有病吧?姑奶奶我什么时候成公主了?有病得治啊,你先别在我面前晃悠,快嗑药去!”沈傲筠终于穿越了,最讨厌那群人跟在后面叽叽喳喳吵得要死,自己竟然幻想穿越!可穿越这种事,想想也就得了,为毛我真的穿!越!了!成了公主似乎也不过哦,不过谁能告诉我那个已经死了的娘亲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遇!见!鬼!了!仪容?仪表?坐姿?举止?闪边去,麻烦得要死,我能不能退货?不是说七天包退换吗?我要到工商局举报你!
  • 嫡妃的三亩田园嫡妃的三亩田园宅三年|古言爹死娘没种,仰人鼻息吃白食,日子真心不好过。沈香徕仰天长叹:穿越这门技术实在不好掌握,回头得多练练!眼下么!还是得抓紧给这俩窝囊娘当家作主,带着便宜弟弟奔小康。前有山,后有江,脑子里有现代农业新技术,荒难洼地全是宝,千里江岸稻飘香。(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游戏风云:决战宫城游戏风云:决战宫城如梦江心|古言游戏,玩家身份扑朔迷离,宫斗,红墙绿瓦之中生死决战,智慧与智慧巅峰PK,战斗倒最后一刻未必就是赢家,提前离场未必是输家
  • 蜀绣扇上画蜀绣扇上画江山永幕|古言你懂,我的艰辛吗?我要来找你……前世未完的缘分。承启,千缘已然散尽,重新开始,我们的新故事。我抛弃了许多,为你。我来找你……今生的你……等我……一定要等我……前世风华今朝续。
  • 泪染崖泪染崖忧歌|古言姐妹?亲人?她对她的态度甚至不如一个陌生人,她视她为姐姐,她却从不把她当做妹妹。可是,陌生背后,总有温情存在。在妹妹为她做了太多太多、甚至为了她跳崖后,她终于悔恨在心。只是,她该怎么挽回……
  • 落千霁落千霁伽尤小裳|古言姻缘散尽,世事浮沉。且看尘封往事,介怀的,不介怀的,还不是一样要介怀?世子,无论作为刺客还是作为你的书童,我终究会杀了你。取下你的首级,亲自呈给圣上。因为——这是我的信条,我的……道。这只是一个表面温柔内心腹黑的世子和一个表面萌萌哒内心腹黑的刺客的单纯爱情故事。腹黑遇上腹黑,谋略对上谋略,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本文1V1,HE,微虐(木有虐就不好看了!)。且为架空小说,其中任何人事纯属编造,均与历史无关。
  • 浮生与卿欢浮生与卿欢老房的花|古言你曾说,不顾山水相隔,不顾世人阻拦,你都要护我一世安稳,你我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可笑却偏偏是你,亲手将我推入万丈深渊。 我终于决定不要你了,可却迎来你的穷追猛打,想要我回心转意,哪有这么容易?! 献上片段: “即是陌路人,便撒开我袖子,滚离我茯苓教。” “夫人说的这是什么话?为夫听不懂。” “撒手!” “我不!” “圣香!把他给我丢下山去!” “夫人,我会努力再回来的!” 想回来?做梦! “淮安,再加人手守山!” “夫人在看什么书?” “你怎么又上来了?!” “我想你了。”
  • 去古代拐个吃货老公去古代拐个吃货老公咸蛋黄小鹿|古言我天才厨娘到古代岂不是要到人生巅峰,已经准备好怼天怼地,美男环绕。咦?剧本没拿对呀。老公帅没错,怎么有点傻,公婆家有钱有势,可是说好的宫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