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苏宛“流产”

上官禹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满脑子都在想那个奸夫是谁。

直到苏宛又一声痛呼,大喊“我可怜的孩子”才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太后脸色大变,刚救回一个孙子,另一个孙子又没了,心里把这幕后黑手骂了千万遍,气得晕了过去。

慈宁宫大乱,皇后年纪轻,每日除了躲在宫里扎小人,什么都不会干,呆在原地手足无措,只会嚷着让太医来看看太后。

苏宛见那个小太医过来要帮她把脉,忙冲上官禹使眼色,他顿时明白过来,大步走过去,推开太医抱着苏宛就往外面冲。

太医被上官禹一顿猛如虎的操作整懵了,李文忙追上去喊:“皇上,回来啊!”

王太医见此也顾不上自个儿年纪老迈,跑不动路,让人安顿好太后,赶紧也追了上去。

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若是璟贵人当真怀了龙胎,此时不应该赶快诊治尽力保住龙胎吗?怎么皇上还抱着璟贵人跑了呢?

天知道上官禹现在是个什么大起大落的心情,他抱着苏宛飞奔,咬牙切齿地说:“苏宛你最好给朕说清楚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哪来的!”

苏宛难得有磋磨狗皇帝的机会,躺在他怀里,忍笑道:“皇上,咱们先回去,回去后臣妾再跟您解释。”

上官禹真想把这女人给扔出去,一天到晚尽作幺蛾子,可是想到苏宛方才流的血把裙子都给染红了,心里又担心得不得了,他想到苏宛可能得了什么绝症,说话的声线都在颤抖,“苏宛,你别死啊,朕把自己的点心都分给你,还把钱都还你,还有冷宫的人朕都放出来赌坊也让你继续开着,你别死啊。”

因为上官禹跑起来带动的风太大,苏宛没听清后面半句,只听到他说要把点心都给她吃,顿时觉得哭笑不得,她看起来那么像珠贵人,只喜欢吃吗?

“皇上,我没事。”

上官禹只想赶快回到清音阁,也没有听她说什么。

等他到了清音阁,把苏宛小心翼翼地放回床上,紧张地问:“要不要叫太医啊?”

想到她好像不愿意让太医来看,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还是你真怀孕,给朕戴绿帽子了?”

苏宛下腹开始疼痛,可听到上官禹的话,忍不住笑出声,“皇上,臣妾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只是,月事来了。”

“嘎?”

王太医匆匆赶到,气喘吁吁,感觉快要一口气上不来,给上官禹行礼的时候腿一软,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地,上官禹摆摆手,“还没过年呢,朕没赏钱给你,不用行此大礼,快给璟贵人瞧瞧。”

王太医欲哭无泪,要不是希望自己能活到今年过年,他至于如此不要命地跟过来嘛,若是龙胎有任何好歹,他几个脑袋都不够赔的。

可是等他给苏宛把了五次脉后,依然没感受到龙胎的迹象,莫不是这位皇子太顽皮,在躲着他?

上官禹刚安定下来的心此时又悬了起来,苏宛不会真得绝症了吧?

苏宛见王太医懊恼地要把他那为数不多的头发给揪完,好心告知:“本主只是来月事了。”

王太医:“……”你早说啊,我还废那劲干嘛。

想到自己这么大把年纪,跨越半个宫跑到这里给苏宛看女子月事,他心里怄得死,幽怨地小眼神飘到上官禹身上,疯狂暗示要给他涨俸禄。

上官禹也窝着一肚子火,训道:“一个月事你也诊这么久,你想急死朕?庸医!”

王太医被骂得吹胡子瞪眼,反复在心里告诫自己,那是皇帝,九五至尊,不能骂回去,不然会被他株连九族的!

苏宛看了看王太医那可怜见的老人家,想着他也算被她连累,忙转移话题,“太医,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

王太医一头雾水,“您是来月事,没有孩子啊。”

苏宛冲上官禹眨眨眼,他心领神会,虽然不解,但还是吩咐道:“璟贵人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王太医内心大骇,这两小祖宗想做什么呀?

王太医离开后,上官禹拍案而起,指着苏宛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苏宛见他真是被气着了,忙下床给他倒水,谄媚道:“皇上快消消气,请听臣妾一言。”

上官禹看她难得真心实意的殷勤,这才稍敛了怒气,“你最好是能想出一个说服朕的借口,否则朕就诛你九族!”

“好好好,皇上您别生气呀,这是个好机会啊。”

上官禹冷脸反问:“气死朕的好机会?”

苏宛表面笑嘻嘻,内心却是妈卖批,她还真想气死他。

“皇上真会说笑,您想想,今个儿闹了这么一出,还不是太后和邱贵嫔整出来的事,她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把脏水往臣妾身上泼,也不查清楚,这么蹩脚的陷害手法都相信,臣妾气不过,虽然最后洗清了冤屈,可因为一天都心惊胆战,身子又弱,孩子就没了,那不就间接等于是太后害臣妾小产嘛。”

上官禹斜睨,“你想说什么?”

“太后那般疼爱大皇子,那自然是十分爱惜皇上的子嗣,这么一来她不就对臣妾,更对皇上心有愧疚,您要她做什么,她还不做什么呀!”

闻言,上官禹还真想把苏宛脖子上的东西掰下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太后只是寂寞身边无人陪她,才那般疼爱承瑞,又因为邱贵嫔是她举荐的人,都会向着她。你孩子算什么,她怎么可能因为你小产就对你我愧疚?你还是做梦想想比较现实。”

苏宛不解,她也想把狗皇帝的脑袋掰下来看看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她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太后是真心实意疼爱大皇子,对狗皇帝这个动不动就喜欢顶嘴的熊孩子眼里的关切和恨铁不成钢不能做假,为什么狗皇帝愣是觉得他母亲心有不轨呢?

不过侍秋跟她说过狗皇帝和太后之间的往事,她不难理解,不是都说帝王之家没有真情嘛,加上他本就不在太后身边长大,太后也不管他,还有和高家那错综复杂的关系,他会不喜欢他亲生母亲倒也正常。

她只好换一种说法,“可不管怎么样此事都是太后理亏,便是做做样子,她也没有那个底气跟您叫板,您趁机提几个要求并不难。”

上官禹陷入沉思,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突然苏宛那边脸色变得极差,本来蹲在他跟前跟他说话,腿支撑不住,摔到地上,捂着肚子直冒冷汗。

上官禹还以为她在演戏,踹了她一脚,嘲讽道:“笨蛋,你摔的是屁股,你应该捂着屁股,捂肚子干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简遇简遇云水凡心|古言书生晨摇玉,将军夜引弓。“在下云慕尘,字静思,将军何事之有?”“哧。”她一笑而过。“在下柳慕言,字瑾睿。”佳人远行,暮雨潇潇。“静思……再为我长笛一曲……好吗?”
  • 嘉靖帝业嘉靖帝业是一尘呀|古言本人是架空文,讲述了嘉靖帝的一生,后宫的勾心斗角,前朝的风云变幻,才子佳人,齐聚京城,也有江湖儿女,侠骨柔肠,一切都是未知。
  • 梦璃之旅梦璃之旅萌萌哒然酱|古言她是tremere族的亲王,却因为妹妹而穿越不同的时代。她邂逅了鬼之副长土方岁三,始皇帝嬴政……等待她的,又将是什么?
  • 十月烟雨十月烟雨柳门小小五|古言酷爱考古探险的张芊,一次在沙漠深处的考古探险活动中遇到风沙暴,被黄沙埋没导致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朝代,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嫁给了当朝六皇子,后又卷入种种算计。历经种种人情冷暖的张芊,最终含恨而终。
  • 女主别来招惹我女主别来招惹我槭木|古言谁知道在家好好写着书稿,刚好写完大结局就连人带笔一起穿越进刚写好的书里!Excuseme?为什么我要写一部穿越剧!为什么我要降落在女主身边!为什么我家这么穷....况且....我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吧....长得丑没关系,我想的美就好,从今天开始到女主逆袭,我要拼了老命去讨好她!而且该离她远就离她有多远!女主!说好的,别来招惹我!我想活着回家啊!
  • 邪王独宠:逍遥王妃哪里逃邪王独宠:逍遥王妃哪里逃静沐|古言迷迷糊糊,踏上征途,艰难险阻,不悔一生。异世的重生,感情的纠结。糊里糊涂,若即若离。生于死的考验,真与假的纠纷。坚定不移地信任,只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所谓---逐鹿一生,究竟是输还是赢?异世天命,终点又会在何方?
  • 溺宠狂妃:这个丫头不好收溺宠狂妃:这个丫头不好收酷玖伊|古言【穿越架空】一觉醒来她竟然变成了一具即将下葬的尸体,被世人当做妖怪,身体被大家无情的火烧,烈火飞天...可幸被师傅救起,却不料失忆了。几年后她才清楚,自己一直用的名字,居然是死人的名字,自己一直拥有的亲情,居然是别人该拥有的,自己一直拥有的爱情,居然是...因为这具自己的容貌。偶然的跌倒,前世今生的记忆全都一幕幕重现,这才认识到谁才是真正的自己。自己拥有绝世的武功,倾城的容貌,谁说自己不能做强者?一步步登上高位的她,遇见了宠她入骨的他。“你若弃我而去,我便让谁都得不到你。”他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望着身体慢慢透明的夜芷萱。【超级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 土匪一家亲土匪一家亲六翠花|古言大家对于最近招安的土匪已经无力吐槽了,他家,有状元,有将军,有文臣,有武将,要啥有啥的,而许家老三,又是许家的一个奇人。许家多年未出女子,个个都将女孩儿当宝贝,偏偏就一直没有,好不容易老三是个女子吧,她双亲偏偏就给藏起来,画风清奇,怕自己姑娘被宠坏了,这下好这样的丰功伟绩让天下人脸颊微疼打脸啊,谁说女子不如男,你看许家老三,就差上天了。
  • 佞臣悉心娇宠的霸王花佞臣悉心娇宠的霸王花毓蔓|古言(本文1v1,一切你喜欢的都有哦。作者蛇精病精分,沙雕欢乐评论交流更你将收获十倍开心)她本就非寻常世家贵女,依着家中长辈的话说她就该一辈子被疼着宠着娇养着,这是她的父兄和夙家军用鲜血为她铸就的底气。 她却从未想过,她自小就爱的地方终有一天成了她的噩梦的囚笼,而她的天她的夫君,这大秦的君王,他从未爱过她吧,从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吧。 夙家所有的人,被冠以谋反罪名屠杀而她是这场大戏唯一还未下台的演员,城墙上、城外埋伏的禁军无一不诉说着,留她不过是希望她见证另一场屠杀或者她还是个有用之人。 她平静的看着远方,耳边还有她的夫君的细语:“小九,帮朕杀了他,朕的皇后还会是你,朕免你死罪。”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她活了这十八年来第一次抛弃那努力维持的端庄形象笑的癫狂:“我的陛下啊,你觉得我夙重阳还会继续犯傻吗?” ………………………………………………………………………… 夙重阳,你还我我的宝儿,你还我! 夜冥渊,下辈子我还要你许我盛世娇宠!
  • 白阑太后白阑太后养老院院长|古言众人皆知,白阑国太后掌管朝政,皇上?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可尽管如此,却无人敢侵犯白阑国。因为他们知道,白阑国太后…… “啧,不过是个替身而已怎么就把自己当回事了呢?”她捏住面前男子的下巴,轻嘲道“这句话,本宫语句奉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