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惊!你居然是这样的嫦娥

白小玉带着自己的行李去了桂花树旁的屋子里安置,白小玉收拾好了之后走到桂花树下研究起来。

“这棵桂花树好美啊!好香啊,不知道做成桂花糕好不好吃啊!”

“这棵桂花树可是有几千年了,自然是美的,只是如果吃的话?就不一定了……”白小玉抬头一看,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站在离桂花树不远处。

白小玉好奇的问道:“请问这么香的桂花为什么不能做吃的?”

那女子双手恰腰向白小玉走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小玉。

“你就是新来的,负责捣药的吧?”白小玉愣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那女子向白小玉伸出手说:“你好,我是织女。”白小玉轻轻的握住织女的手“白小玉。”

织女趴在白小玉耳朵边说:“你知道吗?这棵桂花树之所以生长的这么好,是因为它的养料是一些年轻的少女的尸体哟!”

听了这话白小玉心里一阵莫名的翻江倒海。织女一副很平淡的样子站在一旁看着白小玉。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晚上去嫦娥的房间看看她的脸是不是像老太婆一样”。织女说完转身离开了。

听完织女的话,白小玉感觉背后突然间凉飕飕的。“我怎么感觉是在听鬼故事呢?不过……这个织女为什么知道这些事,还说的面不改色的就想是平常事一样。”

白小玉正在琢磨着这件事时,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白小玉吓的猛一哆嗦。

“喂,小兔子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我啊!”听见这个声音白小玉就生气,净颜绕到白小玉面前,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你要干嘛!我告诉你啊,别烦我。”

“小兔子,在烦什么啊?要不然你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啊!”白小玉皱了皱眉说:“天蓬元帅,你离我远点行吗?我本来是不烦的,一见到了你,我就烦了!”

“小兔子你这样说我的心好痛啊~”白小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净颜的胸口前的衣服吼道:“你不是个高冷的神仙吗?怎么会这么厚颜无耻呢,而且我们也不是很熟,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呢?”

净颜两只手揽上了白小玉的腰上,缓缓的贴近她的脸“小兔子乖乖,我看上你了!”话语间吐出来的热气喷在白小玉的脸上让她感觉痒痒的。

白小玉一把将净颜推开,扭头跑了。净颜站在原地看着那逃蹿的人儿忍不住笑了笑。

夜里,白小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还在想着白天时织女说的话。白小玉慢慢的坐起来披上衣服向嫦娥的屋子走去。

白小玉蹲在嫦娥的窗户下面看见屋子里隐隐的透出来一点光,白小玉将窗户纸捅破,顺着窗户望去,嫦娥坐在一个大铜镜前对着镜子梳妆。

白小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正想离开的时候她看到铜镜里嫦娥用力的撕扯着自己的脸皮,之后一张类似脸皮一样的东西被扯了下来。

镜子里嫦娥的模样,与白天的花容月貌简直相差天地。

她的脸皱得像枯树皮一样,嘴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角旁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看上去格外吓人。

白小玉吓得咽了一下口水想转身离开,突然间被人拉住了手,拽着离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青春三部娶青春三部娶九剑仙人|短篇从萌新到大神,一场游戏,一段爱情。 我知道未来或许命中注定我们会分离,可是我愿意去尝试,尝试着走进你的未来。 你知道吗?在校园的某一角,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守护着你。
  • 罗德彼得和狗罗德彼得和狗组长小二三|短篇这是一个穿越时代,穿越地域的故事。两个穿着白袍子的希腊人在不同的时空,只为了遇见彼此。
  • 渺小青涩渺小青涩持愿锦鲤|短篇苏燃,一个有发奋识的青少年!希冀于理想成为现实,为此高中三年想努力奋斗……
  • 沈氏见闻录沈氏见闻录沈矜晗|短篇我叫沈矜晗。我生活在一个和你们不同的世界,让我把那个世界里的故事讲给你听,可好?
  • 外婆的丧事外婆的丧事二族|短篇外婆走了,是上吊死的。她的那些儿女、侄子侄女们,外孙外孙女们,都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奔丧了。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灵魂之舞灵魂之舞阿来|短篇《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灵魂之舞》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阿来的短篇小说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灵魂之舞》收录了:鱼、月光里的银匠、永远的嘎洛、野人、灵魂之舞、格拉长大、银环蛇、红狐、槐花、阿古顿巴、老房子、声音、界限、清晨的海螺声、赞拉土司传奇、沃日土司传奇、末世土司、怀想一个古人、露营在星光下、从乡村到城市、看望一棵榆树、落不定的尘埃等文章。
  • 劫尽慌年的独白劫尽慌年的独白无敌方便面|短篇伤感没有期限,留恋却恍如隔恋,谁把谁真的当真。--------------------------------------华丽丽的分割线
  • 如果木木有爱情如果木木有爱情君莫忧V1|短篇如果木木有爱情会是什么呢?小说里的人物,有自己的命运么?
  • 回不去的高七班回不去的高七班独异于人|短篇多年来,我行走在赤水河畔、游走于云岭大地,甚至偶尔溜出云贵高原,只为谋生计、长见识、结人缘,卑微的生命里留下太多五味杂陈的回忆。多年来,我以梦为马,心存侥幸,试图重回那块心中的香格里拉、那个叫镇雄县民族中学高七班的地方。然沧海桑田、容颜渐老,残酷的事实不得不令我扼腕叹息:那个曾留下我青涩的爱与梦想的高七班,已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去了。在伤感年华易逝的同时,一些或清晰或模糊的蒙太奇片段,渐渐出现在我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