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5章 凯旋

方正低头道:“果是手段玄奥,妙法通神,这一去有十五六丈,莫说是高处,就是掠远,也未闻得有如此能耐者。山外青山楼外楼,一天还有一天高,古籍实不欺我。”

何志武道:“和尚肯认输了么?”

原来是不在屋檐下,哪里肯低头,不到死时不服老,不到输尽难认输。方正道:“还差些儿,刚才说老僧还晓遮阴蔽日,会些许袖里乾坤手段,不演尽了,如何能得施主请柬上华山?”

何志武道:“你莫不是要比掌力?若要弄这般巧念,只是以短击长,自取其辱。”

他就立掌成刀,密密麻附着一层真元,紧紧凑缠上紫府魂灵,顿时掌心生出紫金二色,夺目辉煌,刺眼铮澄,恍如摘下星辰,好似裁了月光。

他咄一声“去!”把掌心光刀尽情挥去,只看它飞旋腾转,圆椭椭盘成一团切断莲花法桩,又滴溜溜折返回来,未损一丝一毫。

看那法桩,切口平滑如镜,纹木生断抛光,只望人与桩的距离,少说有十七八丈远,他的真元能发能收,虽然还粗糙,总算迈出了关键一步。

方正由衷道:“少林虽有大悲掌,使出来只如儿戏,老僧既做不到随心收发掌力,也不能将内力收束成薄薄刀锋。论外相,相差仿佛,看精细,却大相径庭。”

他也握拳,凝聚一股内力于手心,走三阳淮脉,整条臂膀充血气,隐隐大了一圈,而后摊开掌,呈指山。

他那五根指头,干瘦一似枯竹朽松,弯曲宛如鹰爪鸡钺,布满内力,敛收罡霸,突突地闪耀青芒。

待得润泽松竹,捋直爪钺,这五根手指,碧沉沉拢靠形柱,巍峨峨贴合成山,单手就是一座雄伟险峰。

尔后平推手掌,动作且柔且缓,声势又沉又静,只看一道手印脱飞,初离体时,银盘大小,过了半途,有石磨圆滚,轻轻碾去。

这内力掌印,杂云掺雾,疾风带雨,只那云是卷云、雾是薄雾、风是微风、雨是细雨,绵绵泊泊,声浪不显。

及到了桩台根子下,掌印已有门板宽广,徒然印上木桩,平地爆出轰隆一声惊雷,把一座莲花台炸得木屑纷飞,连根拔除。

只看地上,捣碎了瓦瓮,锤烂了布头,剁糜了精肉,烧烬了林木。不光是桩子,就连地面也凹陷三尺,播土飞扬。

方正的大悲掌,劲道十足,威烈稍过,一旦使出,就连本人也无法自控,要将目标摧毁殆尽为止。是以掌力雄厚有余,回寰变化少缺,终究差了一线。

他收回掌,吐息静气,方道:“老僧自知在招式变化上不及施主,更不敢较量内功修为。只是有个儿障眼法,颇获心得,不敢夸独步武林,亦当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想请施主过目,帮衬裁量裁量。”

何志武一意要他心服口服,只道:“有甚法门,只管施展,纵使不会,我也临场模仿模仿,比你差上一分,立刻拱手认低。”

方正便徐徐将手引向法会人众,问:“施主看这水陆法会中,约有多少人数?”

何志武道:“没有一千,也值八百。”

方正又指日头,问:“现今是晴天不是阴天,是白天不是黑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带眼出门的,应当不会看错?”

何志武道:“看得分明,作不得假。”

方正转问众人:“是白天是黑天?”

答道:“天光大亮,是白天。”

再问:“离黄昏还有多少时辰?”

又答:“水陆法会卯时一刻晨鸡未啼时开场,好汉入场半个时辰,敲敲打打半个时辰,唱唱念念半个时辰,摆布列阵半个时辰,又消灾解厄、开讲卷经二个时辰。现在当是未时一刻,离酉时一刻红轮西坠,日落月升,还差整二个时辰,尚且早哩。”

方正便道:“老僧现在弄个关窍,摘下满天星,巧夺红日光,只教须臾间黑白颠倒,顷刻内日夜轮转。就把这场地变得黑沉似水,暗无边际,你们且不要惊慌走动。”

这众人都是混迹江湖,见过场面的英杰,断不会作下里巴人,大惊小怪举动。就是心里惊讶,面上也能镇定。因此众口应承,该坐还坐,倚者照倚,定定眼等待方正弄施手段。

老僧人约准三章法,禅坐泥蒲团,就地盘腿宽袍,起手捏诀念咒,只听他念念有词,神神叨叨一通。近者不明所言,远观看个热闹,一时风吹沙扬,寂寂无声。

法会场地,四面立着旗杆,左右宽有百丈,前后长近二百,有得这般广大,才能容纳上千人。

他诵念过后,团团把手转九圈,臂外袖袍,随转随松,愈甩愈长,竟如无中生有,凭空长出一堆布料。

随之把手向天擎,振臂呼山响,把那袖口朝上放去。内力催动,只是绿芽钻松土,新竹雨后长,把僧衣密集堆在会场上空,罩在众人头顶。

而后老僧喝一声“着!”袖口回头望月,衣袍喷张血盆,一条条赤练纵去卷住旗杆,一道道僧袖横来遮蔽目光。

霎时间,就把场地裹成一团蝉蛹,长袖作茧,挡住风吹,遮蔽日晒,阻隔雪落。场中众人,果然置身黑夜,伸手不见五指,张目不辨西东。

一点黑暗,贯通奇经八脉者皆能看穿,何志武就在方正身旁,把他手段看得一清二楚。看他遮掩了日光,撞昏了众目,方道:“我本以为老和尚爱打诳语,原来你还是个实诚人,果然只是个障眼法,我当真是什么袖里乾坤。”

方正道:“袖里乾坤是假,僧衣有异是真。这一件衣裳,不是粗麻撮合,不是蚕虫吐丝,更不是羽绒粘连,乃是用天狼蛛网浸透三春水,敲入橡木汁,融炼地岩火,历时三年三月制成。”

他捏住一角僧衣,轻轻拉扯,扯出二尺长,不见崩裂,未有损毁,又道:“它有诸多好处,夏时穿在身上透心凉,冬时单披一件周身暖。浸水不湿,火烧不摺,刀砍不破,剑刺不穿,着我衣裳,百毒难近,万法易辟,这乃少林三宝之一,如意法衣。”

何志武道:“你有如意法衣,我却只得青衫磊落,好看固好看,只是不中用,想来是无法卖弄手段耶?”

方正点头道:“正是此理,法衣独这一件,武林别无二人,除非施主从天上寻得,否则怎能做到遮天蔽日,降沉白昼?”

何志武笑道:“我又何必遮住日头,这场内止有千八百人,我一人一双招子戳瞎他,别说是黑天昏地,就令他永陷黑暗也行。”

方正道:“讲好是遮个天黑,用功在天方能算数,着力在人却是无用。”

何志武笑面不改,只说:“和尚端的好算计,朗朗乾坤,要把它遮羞谈何容易?所幸我是个方外之人,坦荡正道不走,专修旁门左道,丁点乖张技巧,还难不倒我!”

且看方正收了长袖,复还光明,那众人脚踏实地,重见天日,俱感惊奇。

何志武即刻揉捏眉心,指力点通紫府,真元撬开泥丸,精神力量成丝成线,横经竖纬交织为一张网罗,扩散开去,笼罩住整个会场。

这沙场众人,便如同网内鱼儿,瓮中之鳖,任由丝丝缕缕虚空精神束缚住,被何志武一人精神所影响。也是该他砧板肥肉,由人宰割,泥巴团儿,揉捏随意。

精神的力量即虚无且模糊,虚无是他不可描述,人只知生来有意识,却不知它从何来,死后又去哪方?模糊是他囫囵不清,说它不存在,又实实在在有感知,讲它存身窍,却不见涌出一丝力量。

自有人以来,精神灵魂学说历经朝代更替,山河颠覆,从未断绝,因此又诞生许多宗派,诸般理法。

宗教将意识情绪感触等一切空虚物归纳总结为魂魄,并借此忽悠奴隶教徒,信教者,要么偏见,要么见识浅薄。

越有学识的人,越难信空大的教义、偏激的教规,心中自有一套理论与信仰,不为三言两语动摇。

说精神没力量时,它不能提拿东西,也不能代步赶路,一个念头已到天边,人却还在原地。

说精神有力时,上至皇亲贵胄,下至平头百姓,皆受死亡恐惧加身,皆被悲欢喜乐左右,往往作出些身不由己的事。

何志武把这一道意念加诸千人,直接影响到众人心灵,使他们耳听为虚,眼见未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幻灭不定。

你望他向巽地上吹一口气,招来一阵狂风,好风!飞沙走石,播土扬沙,飞沙走石起烟尘,播土扬沙聚惨雾,天风阵阵过山川,地气沉沉归海域。

这风卷来,天色暗了三分,像个阴天。他又向坤天上吐一口气,呼来一片云,好云!铅铅碳抹,黝黝墨染,铅铅碳抹收彩霞,黝黝墨染遮红阳,问君哪得黑如鸦,直道锅底扣天穹。

这云席卷,天光又暗三分,像个雨天。他再向艮山度一口气,唤来漫天雷,好雷!霹雳连环,震响天地,霹雳连环催心寒,震响天地骇破胆,宵小闻之失血色,英雄莫敢不避让?

他招来风时,众人只觉切肤凉,拢臂缩身,他呼来云时,群雄但感透骨冷,报团取暖。

待他唤来神雷,劈落夕阳血,换上一天星,装点阴中月。那一干人等,心惊胆跳,瑟瑟发抖,有脚难行半步,生怕雷劈无方,有口难吐半字,惊着取死有道。

何志武这下问道:“天够黑么?”

众人皆控背俯身,惭惶道:“黑透了,黑透了。”

何志武就把念头收了,还返朗朗乾坤,重置红日中天,不再遭风吹,不再被云遮,不再惊雷落,转眼又是一个好天时。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东瀛浪客复仇使东瀛浪客复仇使吃一条小鲤鱼|武侠穷途末路腹背受敌,被逼入绝境的易子符怀里抱着一婴儿,前方是悬崖,在易子符跳入悬崖之前留下这样一句话:“倘若上天有眼,二十五年之后我襁褓中的婴儿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那眼神喝退追来的众人随即纵身一跃,坠入悬崖。
  • 康定传奇康定传奇崆峒老人|武侠白玉堂,他现在的心情是悠闲自在。他已退隐江湖多年了,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就要重出江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成为故事中的主角。
  • 禽兽凶猛禽兽凶猛尽墨红尘|武侠我纵身一跃,跌落江湖。江湖何止险恶,简直丧心病狂。武林比武?惩奸除恶?侠骨柔情?那都是戏子的事。 江湖只有一件事:活下来、活的久。
  • 阡陌剑歌阡陌剑歌寂河|武侠风雨飘摇的江湖,岌岌可危的武林,背后隐藏的是无限的杀机,一段段阴谋,一出出血战,是为了延续传奇,还是为了一己私利。一个善良的少年,背负着无法解除的命运,如何面对自己父亲一手创造的骗局、面对自己最喜欢的人与自己的擦肩而过,又如何面对自己的家国消失在战火之中……
  • 兵王都市逍遥传兵王都市逍遥传虾米爱上鱼|武侠兵王回归都市,美女?手到擒来,钱?我不缺啊。看玉树临风的枫鸣如何逍遥都市。
  • 风云再起风云再起异梦|武侠江湖在纷争之中逐渐形成了黑龙帮,岳阳第一楼,与狮子山庄鼎足而立之势,自五年前洞庭湖一战后,三大势力逐渐退守一方,再无纷争,然而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江湖,实则早已经波涛汹涌,风云再起……
  • 修罗血纹剑修罗血纹剑胸五点墨|武侠一生江湖飘,一身江湖伤。何谓江湖,有利益纷争的地方就叫江湖,江湖充满了血腥、杀虐、仇恨和情义。江湖是一个大染缸,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只要是江湖人就要遵守江湖的生存法则。江湖不在任何势力或个人的管辖之下,自成一方‘世界’,虚无缥缈又真实存在。神秘的玄武界八大神器之首,主杀伐之利器为何流落他乡异界?家族被灭的少年流浪江湖,惨遭欺凌,他将如何在这样的世界里一步步走向巅峰,成就先天武学,剑破长空?一个先天武者满街走的世界里他将何去何从?在另一界步步危机中逐步提升,能否重现修罗辉煌?
  • 江湖之剑侠传奇江湖之剑侠传奇南锅烤鱼|武侠江湖纠葛,恩怨情仇,总有些人,有些事,让人心生感怀。 这是个关于江湖,关于剑的故事。
  • 扶摇以歌扶摇以歌坠落的星子|武侠当朝世子,因风流纨绔被迫送出西楚,游列诸国,修得指玄境界,回到西楚,阅尽无数,有天下第一的顾鸳鸯,有一辈子的好兄弟,有江湖这一辈无敌的谪仙,有人屠战神上官阅卿,无敌真剑仙顾河洛,有那痴迷于情的菩萨,有一心复国的洛北朔,还有龙凤之人赵非夜。 看江山如画,看多少豪杰大风流。
  • 龙影霸天龙影霸天秋风舞叶|武侠他,一个孤儿;他,一个令反派闻风丧胆的退役特种兵;他是华夏这片圣土的守护神!神秘少年炎释涵接到任务后来到以为富家千金身边当起了保镖,这是令炎释涵最为头疼的一个雇主!他必须面对大小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得忍受各种恶作剧!在面对大小姐无理取闹的同时,炎释涵还要挡住来自各层次的敌人……然而,一个大阴谋正在炎释涵身边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