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颜家村

回到颜家村后,颜景安常想还不如一直在乡下做个村夫。娶妻生子,男耕女织,远离这世间的纷扰。

注视着眼前一株娇嫩的茯苓,颜景安短叹了一声。

“苓儿,明日再来看你。”

稍作停留,便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好一阵才看到村里的炊烟。

“家里的饭应该熟了吧。”颜景安摸摸肚子,“要是阿母还在的话。”

走到村口,几个孩子从身边跑过,一路唱着歌儿,快活得很。

“千秋万世,长乐未央……”

领头的大孩子转过身,冲颜景安笑道:

“喂,阿伯,你会唱这首《太平歌》吗?”

颜景安驻足。

眼前的烟火象让他眼眶湿润,喃喃自语:

“可总归是太平了。”

“相传四灵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黄帝与蚩尤的那场大战。蚩尤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率九黎部大败我华夏,黄帝只能求助于天神东皇太一和九天玄女,太一命四灵下界以金木水火之神力辅佐黄帝,终在涿鹿击败蚩尤,使得九州平定,四海归一。”

“那之后四灵去了哪里呢?”几个孩子向老者问到。

“传说白虎去了不周山,朱雀在衡山,玄武在北海,青龙啊,就在咱们村后山上呢。”老者捏着自己的白胡须,抿嘴笑了笑。

“祖父骗人,祖父骗人……”

“几个臭娃子,谁骗人哩,传说青龙在震泽,而震泽呀,就在咱们吴县。”

“咱们去后山找青龙吧。”朗儿站了起来,剩下的两个小娃也跟着兴奋,“找青龙去咯,找青龙去咯!”孩子们转眼就疯跑了出去。

“早点回家,太阳要下山嘞!”老者向门外喊道。

“你看你这三个弟弟,十一二岁了,还疯疯癫癫,不成体统。明日送到冯先生那读书去。”老者对旁边正在织布的少女说道。

“朗儿和庆儿这对胞兄弟机灵聪慧,读书应该无碍,小贺愚钝,就怕先生也不收他。”

苓儿抿着朱唇:“我多织些白布罢了,明天当作给先生的见面礼。”

王苓儿年芳十六,父亲王遂十年前被征兵至今未归,母亲生下小贺难产去世,祖父王始常年依靠拐杖,行动不便。

如今家里五口人只靠苓儿织布维持生计,好在乡里乡亲平日里也帮衬些,日子还过得下去。

前些天,家里陆续来了几个媒人要给苓儿说媒,对方是大地主孙家的公子,直夸她这般俊俏模样,与那孙公子天造地设,郎才女貌。可苓儿没有应允,说放心不下祖父和弟弟们。

“这些年可苦了我们苓儿诶。”王始坐在火炉旁,看着满脸疲倦的苓儿,无奈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那颜家小儿有些时日没来了罢,家里的柴都快不够了。”老者语气一转,打趣说:“是不是看上了哪家女子,没空来咯。”

苓儿在织布机上的手稍停一下,又忙活起来,“谁稀罕他来呢,明儿我自己上山砍柴去。”

说罢,窗外就传进来一声清脆的少年声音。

“刚刚谁说要自己去砍柴的,那我把这些柴抱走了啊!”

“阿兄!”

苓儿脸上立刻如春风拂过一般,赶忙小跑了出去,门外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俊朗少年。

“这丫头。”祖父捋着胡须笑。

“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人影都见不到。”苓儿微嗔。

“苓儿是不是想我了。”颜景安冲苓儿嘿嘿一笑,卸完肩上的柴,整齐码在院子里。

“鬼才想你哩,我是看我家没柴烧了。”苓儿装作不高兴,轻踹了颜景安一脚,然后顺手拍了拍颜景安背上木柴留下的灰尘,两人打闹进了屋子。

颜景安十年来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和苓儿父亲一道被征兵。当年吴王刘濞反叛朝廷,征吴国境内男丁下至十四岁,上至六十岁全部入伍,最终兵败,两人至今生死未卜。颜家母子靠家里二亩薄田,和王家互相扶持。

“我阿母做的饼,让我给带来。”颜景安将一个包袱小心轻放到桌上。

“回头替我谢谢颜母。”祖父给颜景安倒了碗水,“喏,颜家小儿,近日都在做些甚么?”

“大父,我都十七了,还叫我小儿。”颜景安忿忿不平,“最近我去给官府抄卷宗,十日才许回来一次。 ”

“你书都不读了罢,抄哪门子卷宗。”苓儿插了一句。

“书随时都能读,这回每日有三十钱呢,中午还有稻米饭吃。”颜景安说完拍挺了挺肚子,“看我都吃胖了。”

“瞧你那点出息,话说你这个人怎么也想赚钱了?”苓儿莞尔一笑,“噢我知道了,我记得你说过一直想要把佩剑。”

“我大汉男儿,怎能没有佩剑,不过这回我另有他用”。

“什么呀,说来听听。”苓儿凑了过来。

“还不是要请媒……”颜景安意识到什么,脸蛋一红,突然捂住嘴巴。

“请什么……!?”

“没……没什么。”颜景安岔开话,“刚刚在路上看见朗儿他们往后山跑,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大父给他们讲青龙白虎的故事,他们听完就说要去后山找青龙。”苓儿白了他一眼。

“呵呵,反正我当年是没找到。”颜景安戏谑,“大父尽会骗小孩。”

苓儿扑哧笑了:“小时候大父还说阿兄出生那天,本来是天寒地冻,一夜之间冰雪消融,所有的树啊,草啊都发了芽。结果就是为了哄阿兄下田帮忙插稻秧。”

“我可没骗人,不信去问颜母,问村里人,问冯先生。”

“大父,我出生那天是立春。”颜景安也笑了,“话说他们三个不小了,整天打打闹闹也不是个事儿。”

“这不刚刚还跟大父讲,明天把他们领到冯先生那去。”苓儿说道。

“也好,也好。”颜景安看到苓儿脸颊上的汗珠,下意识帮她轻擦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娘还在等我。”

“那你回去罢。”苓儿眼神黯淡了一刹,又忙活起来。

“苓儿,你跟我出来一下。”颜景安拉起苓儿手腕走出门去。

“怎么啦?”

“冯先生心善不收学费,可见面礼还是要备的,我这有一百钱,明天去给先生打一斗酒,买些上好的肉,剩下的给朗儿他们置点笔墨。”颜景安说着把手伸进怀里掏了些钱币。

“明日我走了,十日后再来看你!”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阿母,你又想阿翁了。”颜景安推开柴门,瞧见母亲手持着针线,微微哼唱着。

“眼瞅着都十年了,你阿翁生死不明,于我母子不管不顾,想他作甚。”颜母缝完最后一针,用牙咬断,“喏,过来试试。”

颜景安走到母亲身前,穿上母亲新制的厚衣,倍感熨帖。

“现在秋风吹得冷,在外要注意保暖。”

“知道了阿母。”

“前两天冯先生托人送了些书来,嘱咐你不要忘了读书。”颜母絮叨着,“冯先生还说让你早日回去,读书是正事,大丈夫理应修身齐家治国平……”

“知道了阿母……”颜景安回应道,又掏出些钱币,“这些时日儿不在,给阿母留些钱补贴家用。”

“阿母一人在家,也没甚么地方用钱,还是留给你娶亲吧。”颜母笑道。

“那阿母先替我保管着。”

颜景安回了屋,看了看冯先生送来的书,转眼天色黑了下来。

“阿兄,颜姑!”听见苓儿大老远在外面喊。

“怎么了苓儿?”

母子二人打开门,看见苓儿急匆匆跑过来,喘着粗气。

“朗……朗儿他们这……会还没回来,怕是……怕是出事了”。

“别急,这三小子肯定是贪玩,我现在去后山找找。”颜景安赶忙披上母亲做的新衣,去院里点了个火把。

“我跟你一起。”苓儿说道。

“你还是回去陪大父,别让他着急,我怕到了后山伸手不见五指的,连你一起丢掉。”颜景安伸手拂了拂苓儿的头发,“放心吧,等我找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说完就推开院门走了。

“好啦别担心,我陪你回去,顺便呀,陪颜姑絮叨絮叨。”颜母顺手给苓儿加了一件单衣,挽着苓儿出了门。

“苓儿,我问你,你跟景安从小青梅竹马,你觉得他怎样?”

“我……我觉得阿兄为人很好。”苓儿脸上立马泛了红晕,“平日里多有他照顾,解决了我家好多难事。”

“哎呀苓儿啊,我不是问这个。”颜母嗤笑,“你看你俩也老大不小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呢也没个爹娘照顾,就让景安以后照顾你怎样?”

“我……”苓儿害羞得抬不起头来,心里泛起一阵阵波澜,“阿兄在外面见了世面,也不知瞧不瞧得起我这没爹没娘的乡下女子哩。”

“量这臭小子也没这个胆,这么说你是愿意的咯,那这事儿就成了,我们景安去抄卷宗就是为了娶你嘞。”颜母笑得合不拢嘴。

“颜姑……”苓儿更加害羞,娇滴滴的就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心里憧憬着自己出嫁是个什么模样。

“也不知苓儿叫我阿母是什么感觉?”颜母逗苓儿:“苓儿现在喊我一声阿母听听,看顺不顺耳。”

苓儿的耳根红的发烫,慢吞吞地在颜母耳旁道了一声阿母。

“哎,顺耳,真顺耳啊……”

到了王家,颜母把刚刚和苓儿的谈话和祖父说了,祖父摸着胡须,笑而不语,时不时点点头。

“不好了!”

“大父……苓儿!”

是颜景安的声音,好像受到惊吓,还带着哭腔。不一会门被用力撞开,颜景安瘫倒在地上,脸吓得惨白,捧在手里的衣服也顺势摊开。

“啊……”颜母看后立马晕倒了过去,苓儿吓得手直捂着眼。

王始紧锁着眉头,目光死寂。杵着拐杖蹒跚过来,死死盯着滚落在地上的两个头颅……

“该来的还是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关山晓月映隶归关山晓月映隶归球球成精|历史关山月,月观山。 小隶出仕挂云帆, 乞巧弄发为君盘。 山观月,月关山。 凰裳枪骑惊百战, 紫衣谋事愁肠穿。 基层公务员关晓隶在一日站岗时意外穿越到大周帝国,在这个男女反串的世界,看一代小隶如何打破帝国禁锢,携眷而归
  • 汉臣汉臣光棍琉璃|历史牧羊驱马虽戍服,白发丹心尽汉臣。 新书《扶宋从皇帝住我家开始》已连载,有兴趣可移步一观
  • 史记·本纪(国学今读大书院)史记·本纪(国学今读大书院)于童蒙编译|历史《史记》是我国著名史学家司马迁所著的史学巨著,列“二十四史”之首,记载了从传经中的黄帝开始一直到汉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年)三千年左右的历史,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本书在尊崇原著体例,忠实于原著的同时,也对原著中的篇目进行了适当地删减,力图将最具代表性的篇章呈现在读者面前,以突出对当时社会乃至后世影响深远的重要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使读者不仅能够了解史实,提高自身文化修养,更能从中学到做人处事的无穷智慧和高深谋略。
  • 汉时明月之夜未央汉时明月之夜未央月明碧琉璃|历史生男勿喜,生女勿悲,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大破龙城,奇袭高阙,二出定襄,卫青七战七捷。 以弱冠之龄,立不世之功,封狼居胥,霍去病一战封神。 嘉夫德若斯,母仪天下,帝国双璧,耀世生辉。 巍巍大汉,四海臣服,一代雄主,文治武功。 只可惜,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且看歌舞升平的背后,命运之手又会掀起怎样的波澜...
  • 汉旗不落汉旗不落任国成|历史刘琦:张师傅,后母不容于我,快救命啊! 刘备:张淼小儿,老是挖我墙角,我必不与你罢休! 曹操:孤欲举大兵八十万南下荆襄,刘表父子、刘备皆不足为虑,唯有张三江,是孤之大敌。 献帝:能从曹贼手中救孤者,唯有张淼。 建安五年,穿越者张淼为了救全村族人,带着几百根蜡烛来到了襄阳,从此开始了在汉末纵横捭阖的牛笔生涯......
  • 少狼将征南北少狼将征南北A婧枫|历史汝灭我妻,吾诛尔族! 汝灭我族,吾灭尔国! 嗷嗷白狼,喋血四方!
  • 大唐逍遥地主爷大唐逍遥地主爷黄金菜|历史魂回贞观之大唐地主爷花式种田 忆昔大唐贞观世,凌烟阁内二十四。 英雄壮志白发生,功名利禄后人评。 历史恢宏,仍有些许遗憾, 书笔刻画,再现盛世雄风。 五姓七望?秋后的蚂蚱! 找我麻烦?我有西北大汉,奴仆三千! 李钰的梦想~做个最富有的地主大老爷 加入穿越大军的李钰对于土财主的身份不是很满意,也有幻想过自己要是皇子皇孙岂不是更加好玩… 或许是诸天大神听到了祈祷,又或者是命中注定,随着身世之谜,逐渐解开神秘的面纱,还真就是皇帝失散民间的大皇子…… …既如此那就来吧,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灭突厥,平吐蕃,定青海,开发岭南,三下大西洋…… 花式种田,有热血豪迈马革裹尸,还有平淡无奇的家长里短,三妻四妾东西两厢。三教九流上下尊卑。细节中体现封建王朝的时代文化,与复杂背景。各种大小人物都能爆发出独特的亮点,一样的大唐不一样的故事,值得阅读体验…
  • 幽王日记幽王日记帝北极|历史长生可会长乐?信史可否尽信?九鼎究竟流失于何处?传国玉玺到底落于谁手?几千年来,那些被世俗褒贬不一却被历史铭记的先人们,有多少人依然活在这个世界?如果你想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他们又做过什么?所有的解答,尽在这本纵横千年国史的《幽王日记》。
  • 木丁探案集木丁探案集迟孔奕|历史木丁,笔名,报社刑事采编部的记者,经历过一些离奇案件,将其汇集成书,以飨读者。
  • 草鞋上的三国草鞋上的三国君将麟M|历史三国争霸,始于足下。 穿越三国成了刘备,还没来得及作弊改善生活,就发现自己错过了桃园三结义! 难道只能靠卖草鞋发家致富了吗? 好不容易重新结拜,却只能给张飞这莽汉当三弟,有燕人翼德这么样一个老大,团灭指日可待啊! 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意外,可就算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我们也要坚强面对啊! 就这么决定了,用草鞋逆袭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