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同命相连,一个毛病!

为什么卫双会来青州府剿匪?周琼很明显这里面是话中有话!

杨定摇摇头,问道:“为什么?”

周琼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无旁人,说道:“杨兄弟可知道小卫大人的祖父是谁?”

啊?祖父?杨定有些迷茫的看着周琼,摇了摇头,说道:“还请周大哥指教!”

周琼道:“小卫大人的祖父便是当年破掉了安丘城,平定了白莲佛母唐赛儿的叛乱,并且镇守了山东十几年,又平定了倭寇的上一任山东都指挥使,都督佥事卫青卫大人!”

什么!竟然是他!杨定恍然大悟,怪不得当日在卸石棚寨白莲圣女一听卫双姓卫便紧追不舍,原来卫青当年是灭掉佛母唐赛儿叛乱的主要人物之一。

“杨老弟,俺周琼生的晚,没有赶上好时候,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卫颖卫大人的老部下,这次小卫大人前来剿匪,便是在下天大的机缘,杨老弟,你可要好好地抓住这个机会啊!”

就在两人谈到兴头上时,忽听身后一阵大笑,杨定和周琼吓了一身冷汗,杨定回头看去,等看清身后之人的样貌时,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公孙兄折而复返,难道就是为了躲在身后吓唬在下吗?”

公孙奕笑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这里说悄悄话,一看就是没安什么好心。”

杨定道:“公孙公子有功夫还是回家多温温书,省着今年的乡试不中让姑妈打屁股!”

公孙奕指着杨定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人,还是嘴上不肯吃亏!”

杨定转身对周琼道:“周大哥,我与公孙公子有几句话要说,周大哥今日不用管我了,我晚一些自己找个客栈去住!”

周琼虽然有些意外会在这里见到公孙奕,但却并未多问,只是与杨定说了句告别的话便走了。

“杨兄,是不是该像在下解释一下了?”公孙奕看着杨定,似笑非笑的说道。

杨定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那一晚青州府有一个杨定,乐安县还有一个杨定。”

公孙奕见到杨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啧啧一声道:“你这小子,办事太不谨慎,这两个身份早晚要露馅!”

杨定道:“公孙兄不是已经替在下想好对策了吗,在下何必烦心!”

公孙奕笑道:“你这人,倒是爽快,那我问你,那报纸上的文章是不是你写的?”

杨定道:“我说的故事,别人替笔!”

公孙奕点了点头,又问道:“中秋节的那一晚,那首《木兰花令》又是什么意思?”

杨定不自觉的将声音放的很小,说道:“那位小朱公子,便是白莲圣女!”

“啊!”公孙奕大惊,问道:“那么说一个时辰指的便是---”

杨定点点头,说道:“一个时辰,便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公孙奕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杨定,说道:“看来那只小花猫还是没有捉住你这只大老鼠啊!”

杨定苦笑道:“侥幸而已,下一次怕没有这么幸运了!”

公孙奕突然说道:“杨兄,你没有答应拜投在我表兄门下是正确的,可惜这一点不是谁都能看的明白!”

杨定哈哈一笑,说道:“还是公孙兄懂我!”

公孙奕问道:“杨兄,今年的科举考试,你是否会参加?”

杨定摇头道:“不参加!”

“哦?为何?”

杨定道:“因为在下也有难言之隐,而在下的难隐之言与公孙兄有些差不多!”

公孙奕忍不住看了看杨定的右手,问道:“难道杨兄也---?”

杨定摇摇头,忽然拿起桌上的一支毛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公孙奕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犹如初学写字的孩童写的大字,忍不住哈哈一笑,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下竟然还有像杨兄这样的人,在下还真是从未见过!”

杨定也摇头失笑道:“公孙兄,在下的秘密已经全都被你知道了,那公孙兄的难言之隐是不是也应该对在下说一说了?”

公孙奕不答,同样拿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写了起来,公孙奕写的乃是杨定前几日所做的《木兰花令》,当公孙奕写完上半阙的时候,字体飘逸铿锵有力。

可是当公孙奕写到下半阙的时候,笔上的力道骤减,尤其是当公孙奕写完最后一句比翼连枝当日愿的愿字时,字体也已经歪歪扭扭的不成了样子,若只是看最后一个字,还真以为这个“愿”字是杨定所写呢。

杨定惊讶的看着公孙奕,公孙奕的右手在微微的颤抖,震颤?原来公孙奕的右手竟然发生了震颤!

“公孙兄可是紧张?”杨定皱了皱眉,问道。

“笔乃手之长,我三岁便会提笔,怎会紧张!”

“那公孙兄的右手可曾受过伤?”杨定又问道。

“不曾!”公孙奕道。

“那公孙兄可是觉得最近身体笨拙、行动迟缓、走路或者跑步姿势有些不对?”杨定再一次的问道。

公孙奕诧异的看着杨定,好奇的说道:“不曾,一切都正常,杨兄何故这么问?”

杨定道:“因为紧张或者受伤乃至某种特殊的疾病都可导致手部震颤,而公孙兄即不紧张,又未受过伤,身体更是强健,那只剩下一种解释了!”

“你是说中毒?不可能!”公孙奕接口道。

这一次倒是轮到杨定有些意外了,看来这位公孙奕公孙兄心里明白的很呢。

“为什么不可能?”杨定问道。

“因为前年我曾经遇到过具有‘神方妙术’之称的养正增老人,养正增老人为我把过脉,施过针,但均无起色,养正增老人曾经明确对我说我的手绝非中毒,后又给我开过几记方子,可是均无效果。”公孙奕道。

养正增老人?杨定虽然不知道这位养正增老人是谁,但想必也是当今的国手,如果一位医学专家说公孙奕不是中毒,那八成就不是中毒了,如果公孙奕不是中毒的话,那会是什么?

不是精神问题,手未受伤,未生病,未中毒,难道公孙奕的手抖纯属个人爱好不成吗?

“杨兄不必一脸忧愁,养正增老人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他能找出我的病症所在,必定会来青州找我,只不过一晃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始终未能等到养正增老人,看来我这病症至今还是无解的!”公孙奕心中豁达的说道。

杨定忽然摇头道:“或许公孙兄的手抖本就不是病呢?只有不是病,这才能解释的通养正增老人找不到病症,所以养正增老人治不了的,别人不一定治不了!”

对啊,如果手抖不是病呢?也唯有不是病,才能解释的通为何会连当今的大国手都束手无策!

公孙奕精神一震,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希望,问道:“别人?杨兄说的别人是谁?”

杨定笑道:“公孙兄莫急,此事我需要先确定一下,我可不想糊里糊涂的给公孙兄推荐什么人,万一到时候又是病不对症,岂不是再一次的浪费了公孙兄的希望?”

“杨兄今晚住在何处?不如暂且去在下家里住上几日,如何?”公孙奕邀请道。

杨定摇头道:“今日天色已晚就不叨扰了!”

“成,杨兄打算住在哪家客栈?明日我去找杨兄!”

杨定道:“我看城南的那间临江客栈就不错。”

杨定和公孙奕下了海岱楼就此别过,临江客栈距离海岱楼本就不远,这也是杨定之前就考察好的。

来到临江客栈,杨定开了一间上房,进到屋中杨定才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周琼那里,杨定苦笑一声,他今日混的还真是惨,今日虽说是他被周琼从乐安县请到青州府的,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像是被孙知县扫地出门的一样。

该!活该!谁让他整日里惦记着人家闺女,还拉着人家闺女一起开书社印报纸,结果现在可好,书社还没开起来,掌柜的不见了,大股东也不见了,就连他这个董事长,都被县长赶出了根据地。

现在杨定最想见的,应该就是萧惟音了,他今日从乐安县走的早,也不方便给萧惟音留个字条,不过杨定觉得以萧惟音的本事要找他不成问题,杨定在屋里等了萧惟音一个时辰,最后困得实在是不行了,便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挂在门窗外最显眼的位置,倒头便睡觉了。

就在杨定睡的最舒服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背后被人用硬物连捅了几下,这几下虽然不重,却正好打在他的穴位上,杨定痛的一睁眼,睡意瞬间全无。

屋中很黑,只有月光顺着窗外照射了进来,窗户本是关着的,不知何时现在已经被人打开了。

在床边皎洁的月光下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而刚才将自己捅醒的硬物,正是这女子手中拿着的长剑。

“萧姑娘,怎么会是你!咦,你又从哪里弄了把剑?”杨定起身揉了揉双眼,似乎已经习惯了萧惟音的神出鬼没。

萧惟音也未答话,而是一甩手将一张纸条扔在了杨定床上,杨定捡起纸条看了看,这张纸条正是自己临睡时写好挂在窗外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心中的女帝陛下我心中的女帝陛下为你爱红衣|历史李想从未想过,自己也能赶上穿越大军的潮流,成为女帝身边的一名厨师,但这个厨师总是有不务正业,一会当军师,一会当陪玩。等等,我不当皇后……真香
  • 修真世界之召唤修真世界之召唤老衲不信主|历史李洪一觉醒来,发现已身处异世,这是个玄幻世界,有妖魔有鬼怪,亦有人情世故。 还好,他有一个能召唤群雄的系统。 本文轻松幽默,不虐主,不种马,欢迎入坑。
  • 乱臣国贼乱臣国贼泛舟烟雨|历史八国覆灭,庙堂江湖各竖旗帜。无名屠狗辈,想着那京城的官途,悬着刀,孤身出西山。白胡子老头功在千秋,提着脑袋二入仕途,只求功名录上再添一笔。江湖有侠士,身背银枪,势要杀尽那天下国贼。江湖已多风雨,山河倾塌在即。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悠哉多年悠哉多年坟头有人|历史随心所想,随心所写,一本架空历史的小文,希望能给给自己圆梦,一定会坚持下去
  • 大秦黑科技大秦黑科技雨落霜降雾|历史来到大秦,欲助秦军横扫世界 当我们的连弩做到十秒十发,十万连弩手可当百万大军! 当我们重骑兵和重步兵形成钢铁洪流碾压过去时一切都将是大秦的荣光! 由于我是新手写得不好请原谅!
  • 重生之海上霸主重生之海上霸主注海|历史小职员刘致远遭遇车祸,重生为明嘉靖年间一文弱书生。他本想着就此过上风花雪月的幸福生活,可天不遂人愿,万恶的倭寇入侵,毁灭了他美好生活的梦想。走投无路之下,他被迫下海。众小弟:我们是海盗,快乐的海盗,专打海盗的海盗。东洋倭寇:俺们也是走投无路,才过海打劫的。尊敬的刘老大,放俺们一条活路走吧。刘:他娘的,我最恨你们这帮狗日的。你们再敢出海,我就把你们轰下海去喂王八。嘉靖皇帝:朕是个不想干活的懒人,以后你跑船,朕当皇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好?刘:什么?你还想闭关锁国?再不开放海禁,信不信我打到北京,把你们老朱家赶回凤阳老家种地去。西方海盗:俺们欧罗巴穷啊,尊敬的刘老大,收俺们当小弟吧。以后您吃肉,给俺们一点汤喝就行。刘:你们这帮混蛋,没素质没人品,想当我的小弟?门儿都没有。你们从哪来就滚回哪去,以后绝不允许你们踏入大海半步。因为:大海是我的领土,我是海上霸主。
  • 回到1912被追杀回到1912被追杀北界吉岳|历史隔着重重迷雾,去经历不被记取的悲鸣与欢歌,仇与情,怨与恩…… 追寻一个身份,一个真相,一个梦想…… 用信念的萤火之光去穿透迷雾,驱散黑暗,绽放光明。 这是拯救的传说,也是自救的寓言。
  • 惠姓春秋惠姓春秋惠金义|历史400年前,西班牙人门多萨写完《中华帝国史》,发出“中国社会是世界一个奇迹”的感叹,感叹“统一始终是中国的主导”。黑格尔比较各国历史后说:“只有黄河、长江流过的那个中华帝国是世界上唯一持久的国家。”中外历史学家共同思考,在中国以外的世界里,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封建的大帝国,但它们分裂后,再没有统一过,而中国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合合分分,“合”,始终是主旋律,这是为什么?答案是纷呈的,其中中国宗族的族规思想与国家维系的思想体系大体协调一致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姓氏产生最早的民族,其起源可上溯到远古母系氏族社会,经过漫长的发展,蕴藏的文化博大精深,有糟粕,更多的是精华。
  • 大明候大明候大漠烟雨楼|历史穿越回到明朝,为了理想努力读书,为了读书努力实现理想,改变自己,改变家族,改变大明,就从我穿越开始吧
  • 最帅莫过于将军最帅莫过于将军把柄|历史朝阳建,南蛮扰,西海谋,远洋军。他,岳文峰,无才无德,如何当得大将军?(ps:本文轻松,看清是架空。作者稳定更,不拖拖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