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沈木西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鲜艳的大红色。

起先,她的意识还很混沌,后来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身上十分沉重。特别是头上,好像放了一个几百斤的铁块。

面前的红色,不过只是一块盖头。

沈木西一把扯下。

“嘶——”

就在她扯下红盖头的那一刻,手腕上传来尖锐的刺痛感。仔细看去,原来是之前沾上红痕的那只手。

疼痛经久不消。

……

沈木西此刻不得不观察起自己的处境,目前。这里是一个狭小的空间,甚至还摇摇晃晃的,外面吵吵闹闹,锣鼓声鸣,热闹的叫人觉得诡异。

只因为周围安静的仿佛只有震天的锣鼓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明明之前还在卫姝淮的家里,下一秒人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宋云林怎么样了。

没来得及多想。

沈木西感觉到外面的锣鼓声不知不觉间变得低沉,很快,就归于不见……

“???”

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木西将手贴在胸口处,试图让怦怦直跳的心脏安静下来,目光紧紧锁住面前的红色门帘。

从刚才她就觉得这像个轿子。

身边的小窗口,明明窗帘不断被风吹动,她却不能看到外面的丝毫光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怎么说呢,那声音就好像是拼凑出来的一般,明明每个字眼都是一样的音调,却说不出来的各种怪异。

声音说:

“请新娘下轿!”

“……”

下轿?她成了新娘?

这样奇怪的地方,下了轿说不定还会遇见什么不好的东西。

沈木西没动弹,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恐惧。

外面的人等了一会。

在这沉默的时间里,沈木西大脑被胡乱的想法占满。出去吗?出去了会遇见什么都是未知数。不出去吗?要是外面的人进来怎么办?或者,把外面的人惹怒了,要杀人灭口?

划得来吗?

值得吗?

两命换一命……

或者直接搭上三条命……

……

沈木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大概猜测是在密闭空间里待久了,精神会变得疲惫。

……

“请新娘下轿!”

外面的声音锲而不舍。

出去吗?

沈木西依旧不动,坚定的视线变得有些涣散。

就在沈木西快坚持不住的那一刻:

门帘一边出现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抓住门帘一边。其中,在手指上,还带着一支镶着玉的护甲。过分奢侈的装饰昭示这个人的地位尊贵。

“不……不能掀开!”

沈木西后知后觉,这时才发现身体又不受控制,全身仿佛被冻结了一般。

“呵——”

耳边响起一个轻柔的笑声。

“嗡——”

在看到外面那个人时,沈木西大脑曾一度死机,目光呆愣。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身上穿的衣服透露出一种古朴,与沈木西所接触到的服饰格格不入,却又带着一脉相承的熟悉。

男人眉眼如画,五官精致。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狭长的眼睛。狭长到看人都好像蕴含着深深的讥讽,只是触碰到沈木西,那双眼睛瞬间盛满小心翼翼的温柔。高挺的鼻子,粉嫩的嘴唇看起来好像是一朵花瓣。

“我终于找到你了……”

男人上前,一把抱住沈木西,嘴角噙笑。

“你是谁啊……”

沈木西眼睛里全是迷茫,大脑一片空白。

“娘子,我是你的夫君,你一定要记住我叫郦珏,一会,我们就可以成婚了。”

郦珏抓住沈木西的手,碰在一起的手冰冰凉凉,温度极低。

“夫君吗?”

沈木西垂下眼帘,心中隐约有一个声音在叫嚣:

一切都不是真的!

郦珏浅笑,眼底酝酿着不知名的黑暗情愫。

这是他,到死都心心念念的人啊。

历经沧海桑田,是他的终究会回来。

周围的场景飞快褪去,像是电影快进一样,沈木西看着周围场景的变化,心里觉得奇怪,又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抚平那抹疑惑。

“我们,现在要干嘛?”

郦珏温柔的笑着,“我们啊,当然是要去洞房了。”

“……洞房?”

……

喜床上,是同色系的大红色。

沈木西躺在床上,鲜红的颜色衬得她皮肤雪白,仿佛在发光一样。唯一让人觉得不足的,就是本该喜笑颜开的脸上,一片冷静。漆黑的瞳孔没有丝毫生气。

郦珏宛如感觉不到一样。

伸出手一寸一寸的抚摸过沈木西脸颊,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还有藏在眼眸深处,挥之不去的深切执念。

这是他追逐了很久的,终于要到手的人啊。

“我们不喝交杯酒吗?”

沈木西突然打断。

郦珏饶有兴趣的看了眼桌子上的酒,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勾起愉悦的笑:“确实,我们该喝交杯酒。”

沈木西躺在床上,对一切都不感兴趣。

好像刚才提出的要求,只是一个顺口而已。

郦珏趁着倒酒的时刻,不知不觉往其中一个酒杯中倒了些东西。

随后,高兴的走到床榻边:

“娘子,交杯酒来了。”

沈木西刚想从床榻上起来,直接被郦珏制止住。

“娘子肯定很累了,就让为夫帮娘子喝吧。”

沈木西以为郦珏要喝这酒,但也确实郦珏喝了一口酒,没曾想:

嘴唇上贴上一片柔软,冰凉的气息趁势侵入其中。随后,沈木西就感觉嘴里被郦珏的舌入侵,口腔里的每一寸空气都被抢夺。郦珏嘴里的酒趁机进入沈木西嘴里,狭小的空间瞬间被充满。一些多余的酒,混杂着涎水流了出来。

蜡烛还在不断的燃烧着,发出劈啪作响声。

沈木西意识昏沉间,手腕上的刺痛感将她昏沉的意识重新唤回。带着沈木西真正的意识!

“唔——”

恢复过来后,沈木西第一件事就是推开身上压着的人。

郦珏也没打算继续下去,擦了擦嘴角,兴趣盎然,毫不在意好事被打断,“没关系的,这次吃不到,还有下次不是吗?”

本该在床榻上的人突然不见。

郦珏想着看到的最后一幕,被困住的沈木西手腕上闪过一道红光,瞬间她就清醒,最后整个人也随之不见。

郦珏手里握着一根红线,眉眼清隽:“这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省得我煞费苦心的到处去找。”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被上锁的手被上锁的手黄东焌|短篇以戏剧的方式,用五个故事《妈妈的遥控器》《猫的孩子》《茉莉的最后一天》《孔雀迷思》《必须多动》来讲述着母亲与孩子之间的爱变成枷锁后,这把枷锁的沉重。
  • 四季,总会代表着什么四季,总会代表着什么冰琳晴雅|短篇四季,五彩缤纷,流光溢彩,每一个季节都有如一个新的开始,崭新的起点,漫长的道路……
  • 像彩虹一样的时代像彩虹一样的时代卓毅|短篇我有混沌但又清晰的思维,我明白时代的生活方式和混乱的思想,我听到过时代嘈杂的声音,祈求一片安宁的写作和理解时代的净土,和一些同类思想的朋友,我希望我的表达方式可以带给这个时代一些文学的魅力,
  • 白沫将至白沫将至戒安歌|短篇有些情绪只发生在我们最透明的学生时代,那时头顶的蓝天永远是一张寂寞的脸,青涩环抱着校园,太阳撒下耀眼的光芒,将这一行平凡的男生女生染成传奇
  • 远山有灯远山有灯霨殊|短篇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 凭栏望月凭栏望月陈自川|短篇这是一部满溢故乡情的诗集。字里行间缠绕了太多对巴蜀大地的深情厚意。天府之域,巴山蜀水,都是诗人永恒的美丽羁绊。绻绻情思,绵密如飘飞于巴山的细雨,尽情挥洒,无处不在。在旅途,那异乡的天地,如镜照影,浮现的都是家乡的山水,叫人片刻难以忘怀——“巴山夜雨,淋湿了思念”。这是一部唱给神州神圣大地激情澎湃的情歌集,也是一部流浪的情歌集。中华风物,皇天后土,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随游历的足迹在诗人笔下生花。“
  • 救赎的星辰救赎的星辰凌晨墨轩|短篇他红着眼,抱着她:“我错了,你...别不要我,没了你我真的不行.” 她是他生命中最亮的星辰,是他迟来的救赎
  • 列车行列车行人剑笔伐|短篇自以为为了国家,研制能够使军队强化的病毒,从而帮助国家打败s国,而后利用整列车人的生命作为试验品,最终突然发觉,原来自己并不是国家的功臣,而是一个彻底的刽子手,悔恨交加最后选择跳入火海,自杀谢罪。
  • 瞳孔中的暗杀者瞳孔中的暗杀者何智铖|短篇由一个偶然案件引出一场惊心动魄的暗杀行动,揭露背后的惊天阴谋
  • 梦如奇遇梦如奇遇路遇小妖|短篇生活、学习工作中的点滴,情感上的触动,智慧上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