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5章 补习,礼物

“哦,我小舅听说我要找地方自习,就跟我说他店里有空房间,让我们以后到这来自习。”

众人:“!!!”

沈亦辰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几人异口同声道:“没有。”

膳居然是沈亦辰小舅舅的店!

此刻他们看着沈亦辰,只觉得他耀眼得很。

原来这就是钞能力啊!

几人也不是八卦的人,做好后都拿出了各自的作业,奋笔疾书。

苏梓萌也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地方是沈亦辰找的,只要安静,哪里都行。

沈亦辰看着一旁认真书写的女孩,突然觉得,周末似乎也不是很难熬了。

望着她的眸光有些黯然,老头子前几天来了电话,说的无非是那几件事,让他回帝都。

但是他不想,自从母亲亡故,那个家也没有能让他期待的了,而宁城,却有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

阳光透过昏黄的琉璃窗,洒落在六人身上,静谧而美好。

……

9月28日,苏梓萌16岁的生日。

沈亦辰没有直接把礼物给她,怕她不接受,给她的是一张超市储物柜的条形码。

晚上下晚自习的时候,苏梓萌心情很是忐忑的去了学校的超市。

手里的条形码被扫描,一面墙壁的柜子弹出来一个。

是个精致的手提袋,粉色的,里面装了个礼盒,整体拎起来还怪重的。

苏梓萌将手里的袋子放到自行车的车篓里,里面除了这个手提袋,还有一些别的礼物盒子,都是周末一起自习的朋友送的。

要么是文具,要么是发卡,中规中矩的礼物。

苏梓萌也没想过沈亦辰会送她礼物,她有些好奇,沈亦辰那样的人会送女生什么生日礼物。

为了早点看到礼物,一路上她很卖力的瞪着自行车,都没跟柳卿卿说几句话。

一回到家,家里黑漆漆的,半点光亮都没有。

苏梓萌换好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知道,一会儿妈妈就会端着她的生日蛋糕出来,让她吹蜡烛许愿。

即使她下完晚自习很晚了,爸妈也会等她回家吹蜡烛。

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听着暗处窸窸窣窣,又刻意压制的声响,心里似乎有股暖流包裹着她略显疲惫的心。

暗夜被昏黄的烛光照亮,苏父苏母从墙角缓缓推出来一个插着数字蜡烛的大蛋糕。

悠悠的生日祝福歌在客厅响起——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

苏梓萌朝父母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萌萌,快过来!”

苏母将生日帽戴在她的头上,示意她要许愿了。

双手合十,眼眸紧闭。

苏梓萌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同往年一模一样的愿望——

希望,下一年,我的家人朋友们,每一天都能开心快乐,远离一切不美好的事情。

……

“咦?”

居然是一个解压娃娃么?

粉色的礼盒里,静静地躺着一只模样小小的拟人红萝卜娃娃,很是可爱。

伸手捏着,还有沙沙的手感。

苏梓萌嘴角微勾,这个礼物,她很喜欢。

这是收到的所有礼物中,她最喜欢的一个了。

奶糖很甜:谢谢你,礼物我很喜欢!ヾ(^?^)?

过了一会儿。

Max:你喜欢就好。

Max:【表情包】

图片上显示的是一个简笔画人物,双颊坨红,双手作害羞状。

这是一次不太符合沈亦辰“形象”的发言。

苏梓萌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心脏砰砰直跳,捏着手机的手微微出汗。

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她的胸口,道不明的未知感,让她有些心慌。

仰头大口地闷了一杯牛奶,她才压下心里头的躁动。

奶糖很甜:呐,明天见!

奶糖很甜:晚安!

Max:晚安。

苏梓萌正要上床睡觉,余光瞥到书桌上的那只解压娃娃,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将它放到了自己的床头柜上。

“晚安。”

……

石火光阴,白驹过隙。

宁城一中的高三学子们,经过了一整年的魔鬼训练,终于,迎来了决战。

高考。

华国的高考,有个不成文的传统,那就是——

每逢高考,必定会下大雨。

今年,也不例外。

“准考证带了吗?”

“带了。”

“身份证呢?”

“也带了。”

苏梓萌一脸无奈地看着比她还要紧张的苏母,嘟着嘴道:“妈,东西我昨天晚上就整理好了。”

“明明是我考试,怎么像是你要去高考一样。”

苏母整理旗袍的手一顿,抬头嗔了她一眼。

“妈就你一个女儿,不紧张你,紧张谁?”

“行,行,行!”

“你这孩子……”

苏梓萌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为了这场考试,苏母可谓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首先,就是自己的穿着。从来不穿旗袍的苏母,为了女儿的考试能“旗开得胜”,别别扭扭地穿着旗袍,坚持要全程陪考。

就连苏梓萌考试两天的穿衣颜色,都被苏母强制规定了。

第一天要穿红色的衣服,寓意“开门红”。第二天则要穿黄色的衣服,寓意“走向辉煌”。

苏梓萌自然是不信这些的,大大小小的模拟考已经让她对考试生不起很大的紧张感了,即使是高考。

因为是很重要的考试,所以地方武装拨了一批军人在现场维持交通秩序。

这几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场万众瞩目的考试上,各行各界,都在给予高考学子们便利。

“妈,我去考试了。”

“诶!做题细心点!”

“知道了!”

余光瞥到就要进宁城一中校门的沈亦辰,她迅速的朝苏母挥手道别。

男生撑着一把黑伞,如墨的黑发似乎要与之融为一体。

三年过去了,他又长高了许多,也变得越发帅气了。

苏梓萌径直走过去,一米六的身高只能到沈亦辰胳肢窝的位置。

“沈亦辰。”

男生回头,宛若深潭的黑眸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嗯。”

“嘿!你也在第四十六考场吗?”

沈亦辰没有回答,而是垂眸打量着苏梓萌的着装。

大红色的宽大T恤,图案是一只开心的米老鼠,加上本就肉嘟嘟的幼态脸,整个人显得就更小了。

苏梓萌脸上飘红,迅速地用考试袋挡住那只米老鼠。

“开门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梦越未然刚好遇见你梦越未然刚好遇见你若辰溪.|短篇对的人总在对的时间相遇一场车祸,某女醒来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却不知“危险”在悄悄来临……
  • 王蒙奇绝短篇:尴尬风流王蒙奇绝短篇:尴尬风流王蒙|短篇作者天马行空,恣肆不拘,打破了有头有尾的长篇小说形式,线形外壳碎裂,变成无数片断,变成大珠小珠落玉盘。这种运思独出的所在,并非是模仿生活的无序流动,真正的目的是借此表达“老王”之“心”。他的心,是非线性的,是一个巨大的空洞,是延展的、卷曲的、循环的、拧巴的,反正不是向着一个目标一个终极前进的。作者更深的用意是光复百多年来随着西学东渐,已经遭到断裂的中国传统的小说精神以及中国人对自我和世界的传统想象方式。重在表明中国人之“心”,并为死灭。王蒙对于“天问”,对于终极,对于意义和价值的看法,其勇气和深邃,将再一次震撼文坛。
  • 彩虹时空记彩虹时空记落锦鲤|短篇从前有座彩虹山,团结友爱似桃源,落莲生和雅本是彩虹山的裔民,直到那一天,时光弄人,些许不同的命运让两条本该相交的线趋于平行,两人是否还能相遇,位面的穿越到底会遇到什么......
  • 若爱为生若爱为生红糖配大枣|短篇人与人的相知相识只是一念一瞬之间。那一年,杏花微雨,不是古时旧马,正是生逢民国乱世,她小他多岁,却因那一眼间,便对那个貌美更甚女子的男人人装下了满眼的情意。作为伶人,台上风华绝代,台下却是万般苦楚与无奈,再爱又如何,终究抵不过那难渡的现实。
  • 单亲妈妈请看过来单亲妈妈请看过来言喵喵语焉|短篇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短篇现实向故事—— 妈妈:“是个男的就可以!” 我:“恩好的,妈妈,您开心就好。”
  • 在世界繁华尽头在世界繁华尽头面具梦醒|短篇百味人生,人生百味,在路尽头有着什么……
  • 桃柠桃柠南小珂|短篇禽兽之事,你我从未知晓。昨夜的小雨,带着禽兽的故事席卷而来。我想,不应继续躲避了。
  • 西二巷的五十公里西二巷的五十公里左大明|短篇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周。时间颠沛,情怀磨成卡带。
  • 谁的温柔岁月可欺谁的温柔岁月可欺木子魈|短篇一个萝莉杀手被一群“可爱的旧人”调教(折磨)成可攻可受的乖娃娃的治愈系经历。
  • 多情的梦境多情的梦境芊笔芯|短篇每一次的梦都那么长,如糖果般酸甜,似青柠檬的涩,似梦幻的甜,海的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