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补习,礼物

“哦,我小舅听说我要找地方自习,就跟我说他店里有空房间,让我们以后到这来自习。”

众人:“!!!”

沈亦辰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几人异口同声道:“没有。”

膳居然是沈亦辰小舅舅的店!

此刻他们看着沈亦辰,只觉得他耀眼得很。

原来这就是钞能力啊!

几人也不是八卦的人,做好后都拿出了各自的作业,奋笔疾书。

苏梓萌也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地方是沈亦辰找的,只要安静,哪里都行。

沈亦辰看着一旁认真书写的女孩,突然觉得,周末似乎也不是很难熬了。

望着她的眸光有些黯然,老头子前几天来了电话,说的无非是那几件事,让他回帝都。

但是他不想,自从母亲亡故,那个家也没有能让他期待的了,而宁城,却有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

阳光透过昏黄的琉璃窗,洒落在六人身上,静谧而美好。

……

9月28日,苏梓萌16岁的生日。

沈亦辰没有直接把礼物给她,怕她不接受,给她的是一张超市储物柜的条形码。

晚上下晚自习的时候,苏梓萌心情很是忐忑的去了学校的超市。

手里的条形码被扫描,一面墙壁的柜子弹出来一个。

是个精致的手提袋,粉色的,里面装了个礼盒,整体拎起来还怪重的。

苏梓萌将手里的袋子放到自行车的车篓里,里面除了这个手提袋,还有一些别的礼物盒子,都是周末一起自习的朋友送的。

要么是文具,要么是发卡,中规中矩的礼物。

苏梓萌也没想过沈亦辰会送她礼物,她有些好奇,沈亦辰那样的人会送女生什么生日礼物。

为了早点看到礼物,一路上她很卖力的瞪着自行车,都没跟柳卿卿说几句话。

一回到家,家里黑漆漆的,半点光亮都没有。

苏梓萌换好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知道,一会儿妈妈就会端着她的生日蛋糕出来,让她吹蜡烛许愿。

即使她下完晚自习很晚了,爸妈也会等她回家吹蜡烛。

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听着暗处窸窸窣窣,又刻意压制的声响,心里似乎有股暖流包裹着她略显疲惫的心。

暗夜被昏黄的烛光照亮,苏父苏母从墙角缓缓推出来一个插着数字蜡烛的大蛋糕。

悠悠的生日祝福歌在客厅响起——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

苏梓萌朝父母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萌萌,快过来!”

苏母将生日帽戴在她的头上,示意她要许愿了。

双手合十,眼眸紧闭。

苏梓萌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同往年一模一样的愿望——

希望,下一年,我的家人朋友们,每一天都能开心快乐,远离一切不美好的事情。

……

“咦?”

居然是一个解压娃娃么?

粉色的礼盒里,静静地躺着一只模样小小的拟人红萝卜娃娃,很是可爱。

伸手捏着,还有沙沙的手感。

苏梓萌嘴角微勾,这个礼物,她很喜欢。

这是收到的所有礼物中,她最喜欢的一个了。

奶糖很甜:谢谢你,礼物我很喜欢!ヾ(^?^)?

过了一会儿。

Max:你喜欢就好。

Max:【表情包】

图片上显示的是一个简笔画人物,双颊坨红,双手作害羞状。

这是一次不太符合沈亦辰“形象”的发言。

苏梓萌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心脏砰砰直跳,捏着手机的手微微出汗。

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她的胸口,道不明的未知感,让她有些心慌。

仰头大口地闷了一杯牛奶,她才压下心里头的躁动。

奶糖很甜:呐,明天见!

奶糖很甜:晚安!

Max:晚安。

苏梓萌正要上床睡觉,余光瞥到书桌上的那只解压娃娃,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将它放到了自己的床头柜上。

“晚安。”

……

石火光阴,白驹过隙。

宁城一中的高三学子们,经过了一整年的魔鬼训练,终于,迎来了决战。

高考。

华国的高考,有个不成文的传统,那就是——

每逢高考,必定会下大雨。

今年,也不例外。

“准考证带了吗?”

“带了。”

“身份证呢?”

“也带了。”

苏梓萌一脸无奈地看着比她还要紧张的苏母,嘟着嘴道:“妈,东西我昨天晚上就整理好了。”

“明明是我考试,怎么像是你要去高考一样。”

苏母整理旗袍的手一顿,抬头嗔了她一眼。

“妈就你一个女儿,不紧张你,紧张谁?”

“行,行,行!”

“你这孩子……”

苏梓萌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为了这场考试,苏母可谓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首先,就是自己的穿着。从来不穿旗袍的苏母,为了女儿的考试能“旗开得胜”,别别扭扭地穿着旗袍,坚持要全程陪考。

就连苏梓萌考试两天的穿衣颜色,都被苏母强制规定了。

第一天要穿红色的衣服,寓意“开门红”。第二天则要穿黄色的衣服,寓意“走向辉煌”。

苏梓萌自然是不信这些的,大大小小的模拟考已经让她对考试生不起很大的紧张感了,即使是高考。

因为是很重要的考试,所以地方武装拨了一批军人在现场维持交通秩序。

这几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场万众瞩目的考试上,各行各界,都在给予高考学子们便利。

“妈,我去考试了。”

“诶!做题细心点!”

“知道了!”

余光瞥到就要进宁城一中校门的沈亦辰,她迅速的朝苏母挥手道别。

男生撑着一把黑伞,如墨的黑发似乎要与之融为一体。

三年过去了,他又长高了许多,也变得越发帅气了。

苏梓萌径直走过去,一米六的身高只能到沈亦辰胳肢窝的位置。

“沈亦辰。”

男生回头,宛若深潭的黑眸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嗯。”

“嘿!你也在第四十六考场吗?”

沈亦辰没有回答,而是垂眸打量着苏梓萌的着装。

大红色的宽大T恤,图案是一只开心的米老鼠,加上本就肉嘟嘟的幼态脸,整个人显得就更小了。

苏梓萌脸上飘红,迅速地用考试袋挡住那只米老鼠。

“开门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观己事铭回忆观己事铭回忆WRK.残梦|短篇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起初是为了倾诉,调节心态,诉尽悲苦。 没有格式,没有方向,没有文才,没有……,只是为了抒发情绪,以文字倾诉,顺心而写。 我们都有过曾经,如今成了回忆。 但你回头看这些回忆时,你有何感想? 无限回忆,无限情感; 无限悲痛,无限成长; 无限感悟,无限轮回。
  • 北方明珠公交物语北方明珠公交物语月楼梦影|短篇通过一个个短篇的故事,展现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角色与北方明珠A市公交线路的邂逅与深厚的感情,也从不同的视角来讲述A市的公交历史。这是一部由新老电车、新老双巴、旧式铰接车等公交车辆与售票员和老医生的执着、祖孙的双巴情结等情感共同构成的奇妙物语。
  • 请叫我中二病请叫我中二病孤独言|短篇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站在班上那个惹眼又惹人厌的中二病面前,为什么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还有,他这个有些寂寥的笑容是怎么回事?世界上唯一一个异能者,偏阴暗系的固执少女,这是一个孤独者和孤独者相拥取暖的故事。本书又名为《只有我曾拥抱过的孤独》。
  • 异度思念异度思念迷羊|短篇塔作为一个写书人,流浪在各个地方,追逐着‘故事’人与人之间,所产生的各种事情,就是一幕幕‘故事’你所知道的,你所体会的,别人所知道的,别人所体会的,不也是‘故事’的各种元素吗?荒唐的,诡异的,淡而无味的,塔都希望能用苍白的语言来书写下来来,我对各种‘故事’都来者不拒这是由一个个短篇故事所组成的‘故事’
  • 秋野集秋野集最后的低喃|短篇暮时有雾,晨时有雾,云遮雾绕,晴空自散!
  • 老师,我有问题老师,我有问题随风烟波|短篇还记的学生时代吗?充满了欢乐,搞笑,整蛊……来看看我学校的那些事……
  • 长途列车长途列车千释御魂|短篇开往人生的长途列车上,我的人生轨迹时刻发生着变化,哪里才是我最后停下来的站点,最终的地点应该还是土里吧。
  • 病娇要上天病娇要上天明眸若水|短篇若水新文《最熟悉的最陌生的》已经上线啦,小可爱们记得收藏关注。 本书又叫《白莲朵朵开》,《打死你这个病娇》。 她,中医嫡传,名不副实。 他,惊才绝艳,只是有病。 狡黠遇见腹黑,本就是请君入瓮的游戏。 小白兔遇见危险了,其实还是会咬人的。 胜券在握后却心生柔软,谁做了谁的盘中餐…… 这里是直白的简介: 当学艺一般般的中医世家传人遇见了脾气古怪,性情更是捉摸不定的古国王子,相看两厌弃是必须的配置。 这是关于一个中医世家嫡系传人花朵朵,身负家族使命去神秘的凤凰古国给那里的白莲王子看病过程里所发生的故事。 本书架空历史,对于里面出现的地名国名无须考究。
  • 这些年,我曾写过的歌词这些年,我曾写过的歌词东风魄|短篇每个人都会想写些东西,而我也不例外,人,总留一点回忆!收录一些自己所写的歌词,文笔虽然不是很深,至少是自己表达的情感,如今记录,以后也是一份回忆吧!
  • 夜梦逐鬼夜梦逐鬼南山九叔|短篇灵魂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人有灵魂,鬼有鬼魂,夜梦逐鬼,幻梦求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