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火起寨墙

滚木擂石顺着云梯一颗颗砸下,狼牙拍仍在半空中横行,每根撞杆都寄托着希望,破空的羽箭伴随的是鲜血与士气。

随着一张张满脸狞笑的面孔从云梯之中露出,场面亦如之前。瞭望塔与箭楼已被彻底舍弃,寨墙上唯有鲜血与刀刃的碰撞。铁马军也再一次陷入了死战之地。

李成志双手紧握长刀,在次领着袍泽杀入人群, 欲以血肉战群敌。只见他手中狭直的刀身在奔跑中,向着身前敌人的胸口处猛刺一击,敌人虽已回过神来,但为时已晚。伴随着刀尖破甲,他右脚高抬一踢,击于敌之腹部。敌人被踢退时,那刀尖伴随着鲜血拔出。

在其身后的吴名见状高高跃起,盾牌底部的盾尖赫然砸开敌人头颅,一时间那中刀之人脑浆溢起,血肉模糊。

丁苗在两人身后不甘示弱,他快步越过两人,拔刀冲向一位刚刚爬上寨墙之人,“吴名,盾!”

“来了!”吴名一手抓起盾牌一角,他微微弯腰,盾牌在距离地面一尺出高速且平稳的旋转,在临近丁苗时,丁苗向着内侧跃步一躲,随后紧跟于盾后,那人刚侧身躲闪盾击,那盾后丁苗,一瞬之间,手中细刀斜身一劈,斩开敌人脖间血脉。

“他娘的你们慢些,老子腰还没好全呢!”说着,李成志再次提刀飞奔,在狭窄的道路上相逢,勇者胜!

长刀顺着他的手旋转而出,不知怎的,这招屡试不爽斩。刀指之人早在先前便发现了李成志的行踪,见其刀已脱手,急忙俯身躲避。李成志见事情败露,大喝一声:“陶煜!”

刹那间,在他身后飞出一支羽箭,还有一位精瘦男子。箭出之后,男子在次从箭囊中取出一箭,随后弓如满月,箭无虚发。他侧身一射,此箭与先前一箭,正中敌人两侧肩膀。那人疼得手指一松,手中佩刀滑落于地。

李成志见状铲地而滑出,临近时他快速捡起佩刀,就地一扫,斩开敌人脚踝。随后两人也不在搭理,此人手脚尽废,只得跪地哀嚎蜷缩。

“嘿嘿,你这家伙刚刚是不是射偏了?我可是看出来了,你刚刚那一箭明明是想射喉咙的。”李成志拍了拍屁股,笑着对陶煜说道。陶煜也不回应他,继续搭弦点射。

“你这家伙。”他走到前方女真墙旁,抽出陷入其中的长刀,对着身前大吼一声:“铁马军主将李成志在此,想要升官发财的,速速前来取吾之首级!”

“弓队张丰在此,鼠辈速来!”

“刀队丁苗在此,取尔等性命!”

“爷爷吴名在此,送尔等上路!”

............

寨外高台之上,老将军高成看着这一幕,嘴角泛起赞赏的笑容,他频频点头,对着身旁旗官道:“去,告诉墙上之人,他们若是愿意入我猛虎军,我高成必以礼待之,入骑兵,升营头,金钱美人,锦衣玉食,我一样都不会少给。”

那旗官小六子急忙抱拳领命,上次他与二飞因为胆小没敢靠前,见事态不妙便爬梯而逃,也算是走运,捡回了一条命。

他走到寨墙下,对着上方扯嗓大呼道:“墙面上的听着,我家高将军说了,凡是降者,我猛虎军必以礼相待,娘们霍霍大把大把的。”

一位正在张丰身旁拼杀的士卒,大笑道:“张丰!这你亲戚啊,话咋比你还多!”

“他娘的,我也是说,话忒多了。”张丰拉弦一箭,旗官见状吓的直接后仰倒地,而那箭正好射其裆下。

“再给老子吵吵,你看老子腌不腌了你。还有那高成老儿,你让他来我铁马军,我给他当爹都成。”

张丰这一顿叫嚣,引起了身旁诸多敌人的注意。此人话语如此之多,难不成先前高呼自己是主将之人,不过是一个诱饵?

一位满脸横肉,手持长杆大斧(钺)的肥硕男子,拿斧尖指着张丰道:“弟兄们快上,这人才是那毛娃娃主将,先前那个肯定是骗子。”

张丰看了那人一眼,大笑道:“哈哈,他娘的没想到猛虎军居然有如此能人,哪怕是卧龙诸葛在世,也不及在下啊?敢问兄台,可有意愿到我铁马军帐下发展?”

那人闻言朗生一笑,随后正气道:“胡扯,莫要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挑拨我与虎帅的关系。”

“嗯嗯,好好好,好个虎将,可留姓名?”

“哈哈,猛虎军步兵营二营头,高一功!”

说着,高一功双手紧握斧身,大喝一声:“鼠辈拿命来!”,一斧猛劈而至,张丰大步后退,随后紧跟着一声呐喊:“吴名,我李成志要被砍死了,你还不速速救驾?”

高一功一斧未果,急忙提斧欲在劈,见他自信的表情,似是一斧有千斤之力。

吴名手提一把缴获而来的大砍刀,见眼前之人手中兵器尚可,不由大笑道:“好好好,好斧子。”

说完他飞奔向前,大刀向上一提,由刀背与敌之斧刃碰撞。两人兵器皆被弹开后,吴名以劈还劈,当高一功反应过来时,刀刃已至头顶。他急忙双手举杆招架,但吴名毕竟以力见长,那刀刃缓缓下压,很快便架其肩上。

但高一功能做上营头,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吴名大喝一声:“死!”他的臂膀在次发力,身子随着发力猛地向下一压。眼看就要破开血肉。

高一功怒骂道:“小贼莫要猖狂,兄弟们速速前来助我!”

“张丰在此,谁敢上前!”张飞踏步后撤,右手从箭囊中连取两箭,两箭连珠,一气呵成。那箭锋所指皆为要害,那些正准备上前支援高一功的敌人,眼见身旁已有二人倒地,不由微微犹豫。

高一功见事不妙,咬牙一吼,使出通身气力,他双手向上猛地发力,趁着吴名反压的瞬间,直接丢弃大斧,身子后仰翻滚:“快,快来拦住此人。”

吴名一刀狠狠的劈入墙内,眼看高一功要跑,正准备提刀追杀。其身后张丰大叫道:“傻大个,快来救我,他娘的我被人闹眼子了,一个个现在都追着我砍!”

“来也!”吴名一把捡起高一功丢弃的大斧,嘴角微笑道:“这斧子送二毛不错,不过现在得先给我使使。”

他左持刀,右持斧,双手大开大合,入敌群如入无人之境,遇敌便是一劈盖脑。刃所至,万敌开。在其身旁的敌人很快就发现了此人勇猛,都想着避开吴名。升官发财,也得有命不是?而且这人也不值钱,所以寨墙上,呈现出了一种特殊的状况。吴名追着敌人砍,敌人追着张丰砍。

就在两边斗的你死我活时,寨门处雄起一段有节奏的闷雷声。那撞车已经开始撞击翁墙处寨门,巨木与外敷铁皮的寨门碰撞时,发出咚咚咚的声响。那道已被猛虎军凿的破难不堪的翁墙,很快便被撞车撞开。而那些推车力士,也没打算就此停歇,他们继续喊着号子,准备一鼓作气撞开主门。就在盾车刚入门不久,翁墙上传出一阵笑言:“铁马军张二毛,等候多时了!”

从翁墙之上飞出数坛桐油,那些坛子被斧队推下,落于撞车之上,或落其车旁。二毛手上拿着火把,对着城下大笑道:“去死吧,直娘贼。”

撞车上燃起大火,那撞车毕竟做工检漏,而且从一开始高成就没寄托太大希望。只是可怜了那些推车的力士,只能陪着这辆登场不久的撞车,一起葬身于火海之中。

与此同时,原本在寨内等候的兵士们,开始拿桐油浇灌干柴草把,他们扛着已被浇灌上桐油的火引物走向寨墙。

远处高成见状微微皱眉,只见他大手一挥,掀起身后斗篷:“鸣金,收兵。”

旗官刚传令而下,寨墙之上便燃起大火。而原本守在寨内的将士,开始收割那些慌乱之中,掉落寨内的敌军。而区分敌我的法子,就是那手臂上的白布。虽已被鲜血染的点点鲜红,但并未牺牲他真正的意义。

李成志刚冲出火海,便转身看着寨墙上慢慢燃起的大火:“不是就你猛虎军会用火,今天我也让你试试被火烧杀的滋味。”

寨墙已破烂不堪,就是守也守不了多久。索性一把火烧了得了,反正他猛虎军也没撞车,让他慢慢闹腾吧,爷爷们可得赶紧扯呼了!

李成志站在原地欣赏着这场大火,不由心感喜意。只是不知这场火,到底烧死了多少敌人?片刻后,大眼与驴蛋从后方走来,大眼在李成志耳边轻声道:“大哥,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不能带走的,咱们一把火烧了就行。”

驴蛋含笑道:“是啊大哥都准备妥当了,剩下的你就交给我吧,你赶紧带着兄弟们去歇息歇息。”

“好,那你记得把剩余的干草柴火都给他点燃了,不然我怕寨墙上的火坚持不了多久。”

“放心吧大哥,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李成志也不与他多言,都是如此相熟之人,那么客套做甚?自己也累的够呛,赶紧转移完赶紧扯呼才是硬道理。随着李成志的离开,场面上仅剩五十余人留守,说白了就是一把火的事情,也没必要如此在意。

“动手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不是佞臣啊我不是佞臣啊千里风云|历史读者群:701475864 何瑾想不通,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思将大明搞得国富民强,四海升平,怎么就成了佞臣? 难道是因为搞事情的过程中,做生意挣了不少钱?亦或者是个人魅力太大,跟皇帝的关系很铁? 不就是边改革,边享受了下生活嘛……那些个家伙们,一定是嫉妒,红果果的嫉妒,才会诽谤我的!
  • 大秦黑科技大秦黑科技雨落霜降雾|历史来到大秦,欲助秦军横扫世界 当我们的连弩做到十秒十发,十万连弩手可当百万大军! 当我们重骑兵和重步兵形成钢铁洪流碾压过去时一切都将是大秦的荣光! 由于我是新手写得不好请原谅!
  • 大明蒸汽时代大明蒸汽时代向他致敬|历史穿越成为宣宗长子朱祁镇的故事 不喜欢浮夸的文风,于是自己写本小说看,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
  • 我是秦始皇快打钱我是秦始皇快打钱懦弱的靓仔|历史千古一帝秦始皇,在第五次巡游的途中病倒,不久便不幸身亡,在葬往始皇陵的途中,身体突然消失,穿越到了三国时代,此皇帝是如何在这混乱的时代里,逐步一统天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鬼挡杀鬼
  • 明朝革命明朝革命我想随便写|历史一位从后世回到明朝的男人,掀起了明朝各个方面的政治风暴
  • 科技大帝科技大帝吃了节操|历史封展华带着各种科技知识到了1891年,从此一个科技大帝开始崛起了。他是科学家里面唯一当了开国大帝的,也是全世界的开国大帝里面科技成就最高的。在科学界,他都懒得去领诺贝尔奖了,因为他的诺贝尔奖牌都论斤来算。在政治界,他用科技知识武装起来了强大的军队,替他推翻腐朽的满清,打败了各国侵略者,开疆拓土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强国。所以,他是科学家里面的大帝,大帝里面的科学家。所以,他后世被称之为科技大帝。
  • 云烟之下云烟之下哲轩台|历史那年风雨如烟过,我说我红尘看破,你笑我稚气未脱。 (作品原名《武安白起》)
  • 三国之徐庶新传三国之徐庶新传雨打芭蕉破晓|历史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英雄梦,而每一个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有一个欣赏或尊敬的历史人物。在东汉末年,有一个堪比诸葛亮的谋士,他就是徐庶、徐元直。但徐庶的命运却意外地坎坷,他就像一颗彗星般闪亮登场,短暂的在历史舞台上亮相后,就迅速黯然退场,让人深感遗憾。本书就是想给大家弥补一下历史遗憾,让徐庶通过走不同的路,展现出一个不同的三国。
  • 七星乱世传奇七星乱世传奇一起打地鼠|历史文稀松,武平常。看无耻小子如何在这乱世中生存!
  • 恕门恕门乐土的尘|历史经书《民数记》载:上古有逃城,是接纳逃亡者悔过的地方,就是庇护城。并寄居的外邦人,也都可以享受这恩典。逃到这里的人,已经走到世界的尽头。他们等待的也许是下一个轮回。中土有座城,传说是逃城之一虽然人们都没能证明那遗迹就是逃城,只留下了无数的传说在云里、在风中。迷失的人寻找逃城却找回了自己;守护的人持守遗迹却得到了救赎。旁观的人擦肩而过也在苦涩中品到一丝甘甜、灰霾中一缕阳光。能证明那是逃城的,是心境,是上苍,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