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八月份底,天气还很热。

房间太小,空气闷,偶尔吹一点凉风,都能让伏案写着卷子的童桐伸着脖子探出窗外,追着风。

凉风转瞬而逝,童桐又赶忙把头挪了回来,要不然该热了。

他的视线从窗外大树上的绿叶子转回桌面上的写了一半的卷子。

揉了一把眼睛,吸了一口气,又低头继续去写。

“桐桐!”裴云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啊。”童桐被吓了一跳,笔尖在卷子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哎哟……”裴云推开了他的房间门,皱眉单手挽着自己的头发,“宝贝儿你热不热,怎么不开空调。”

“时刻以战士的体魄准备着。”童桐一脸严肃。

“别这样,吓唬谁呢。”裴云弯腰在他脸上掐了一把,“空调钱妈妈还是交的起的。”

“你要去琴行了吗。”童桐站了起来,转移话题。

“多加了个学生,晚上回来的迟,菜做好已经放在冰箱里了,自己热,不准吃冷的。”裴云说着踮脚,伸出手抓了两把他的头发,“这高的,宝贝儿你不能长了。”

“再长砍腿。”童桐笑着弯腰让她摸。

“爸爸的饭盒我放桌子上了,等会儿收拾收拾送过去,身上还有钱吗?”

“有。”童桐想了想问,“我能开我爸的车去吗?”

“开你个头,等着后天开学吧。”裴云没等他回答,又把他推回了桌子前,“自己的药揣兜里,别忘了。”

“没事儿,我又不跑,喘不起来。”童桐说完绕过她,跑进了客厅。

“等会儿犯病了难受死你。”裴云懒得管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叮嘱,“你赶紧吃饭,吃完了给爸爸送。”

童桐把头埋进冰箱里,叼了包奶出来,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大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

童桐被震的一抖,低声骂了一句。接着睁大了眼睛看着门框边飘起的白灰。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响个不停的手机,叹了口气。

发着呆喝完了一包奶,他看了看时间,快12点了。饭也没吃,提着他爸的保温饭盒就出门了。

穿过窄窄的楼梯巷,童桐站在几栋筒子楼中艰难辨认了半天,才左转往前继续走。

这里他跟他妈刚搬来不久,路都没认全。

他没住过这种地方,都走错好几次了。

到了大路上,尽管有公交车站牌拦着太阳,童桐也热出了一身汗。

要按以前,他能烦躁的左右手互搏跟自己打起来。

但现在不行了,他一点脾气都没了。他想象着自己是个温柔的小天使,开口么么哒,闭口亲爱哒。

公交车一来,他连忙上了车。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几个位子。

他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好。

抱好了怀里的饭盒,童桐低头看了眼手机上就刚刚一会儿连着发过来的好几条消息。

“你都几十多天不回消息了,今天晚上我生日你总该出来露个面儿吧?”

“你玩失踪啊,开学小心我们不带你玩!”

“桐哥求求你回个消息吧!电话也不接,你丫是死了嘛!”

“小童你搬家了?我去了你家,你躲谁也不能躲我吧?”

发消息的人有同学也有朋友。

最后一条消息是庄谦发过来的。这是他发小。

童桐看到这里表情才有些变化,捏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有些发白。

他艰难的在聊天框打了两个字,过了一会儿又给删了。直接关了手机,塞进了兜里,靠着椅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缓慢的吐了出来。

;他闭上了眼,觉得命运真是个奇妙的小东西。

他在一个多月前还是个少爷,出门车接车送,身上全是钞票味。

用他朋友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移动的人型ATM机。

没人能想到,几天的时间而已。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连环反应,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医院的电话拉开了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序幕。

他头顶上的那片天变了。

他躲着他那些朋友,不光只是这些明晃晃的落差。

更多只是他没时间,也没心情。

但是后天就要开学了。

摇摇晃晃开着的公交车,在站牌慢慢停了下来。

陆陆续续又上来几个人,童桐正烦着开学怎么跟他那些朋友见面。

也没注意到他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直到一股浓重的烟味和混在一起的药味让他皱眉偏头看了过去。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男生,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头发很短,一层发茬子几乎是贴着头皮。

男生也转过了头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眼角的伤看起来有些吓人。

两人对视不到半分钟。

童桐没说话。咳了几声,偏过了头,他闻不了烟味。

他有哮喘,先天性的。不是太严重,但呼吸道敏感,闻不了很多刺激性味道,尤其烟味。

他尽量往窗边靠着,窗户又不能打开,车里开着冷气。

童桐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压着声音又咳了好几声,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他只好低头扯着T恤的领口,捂住了鼻子。

男生看了他一眼。

“干嘛?”童桐问。

“不干嘛。”男生说话声音很低,听着还是哑的。

“别盯着我。”童桐说。

男生没动。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童桐拧着眉,他不明白这人什么意思。但他按照自己的认知,把这种大眼瞪小眼,理解成一种信号。

一种用眼神骂人傻逼骂完立马要开打了的信号。

童桐正瞪着眼,鼻子突然一阵酸痒。

妈的。完蛋。

一个喷嚏打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尽量朝旁

边偏过了头。

但他还是看见了男生瞬间黑了的脸色。

太嚣张了,这个挑衅太有水平了。

童桐揉了一把已经有些发红的鼻尖,小心的把他爸的保温饭盒拿到了一边。

男生却把头转了过去。

童桐稍微松了一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下一个站牌,想着等会儿车停了就站在走道上去。

“是你的鼻子有问题还是我……”男生又开口,还没说完。

“你。”童桐不假思索。

男生皱了一下眉,眼神变了。

公交车停了,童桐想要站起来,离这个烟鬼远一点。

他不能犯病,他今天没带药。

他也不想打架,因为看着打不赢。

更何况在公交车上打起来,太丢人了。他要把自己的打架地点坚定不移的保持在学校主席台上。

男生突然站了起来。

童桐吓了一跳,知道这是要开打了。连忙护着饭盒往车窗那边贴了贴。

两人离得太近了,他不好发挥。

估计打着打着该亲上去了。

就在他悄悄撸了撸袖子的时候。

男生离开了座位,手在后脑勺摸了一把,冲着一个刚上车的老太太稍微弯了一点腰,说,“奶奶您坐。”

童桐:“……”

童桐自己尴尬了一会儿,还是按照原计划提着饭盒走了出来,离着男生一米左右的身后站着。

视线正好对着前面正和老太太交流着的男生。

“哎哟,心肝你这是被谁打成这样了?”老太太很关心男生身上的伤,“疼不疼啊。”

“不疼。”男生简单回答。

“能不疼吗!哎哟小可怜。”老太太上下摸着男生的胳膊心疼的不行,“腿没事儿吧,被打成这样了还给奶奶让座,真是个好孩子啊。”

“可不是。”男生接的非常快。

童桐:“…………”

寸头男生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让座位的人,更不像是个好脾气的。

但偏偏被老太太抓着心肝儿宝宝小可怜的说教了半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战斗力太强,还是这人就只是看着像是个藏刀的。

白长那么高个子了。连把刀都藏不了。

早知道他就不忍了,他当时应该直接把这个垃圾小心肝儿一脚踹下车。

童桐偏头看了一下眼车窗外。

医院到了。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童桐把头又转了回来。

老太太正在自己提着的布袋里掏出了个大苹果。

前面男生接过,道了声谢谢。

竟然还笑了……牙齿还挺白……

看上去一点都不抗拒老太太在她身上动手动脚。

后车门开了,童桐翻着白眼下了车。

他提着饭盒熟门熟路的上了医院电梯,到了住院部,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

包括两位床上躺着的共有四五个人。听见动静都看了过来。

“爸。”童桐喊了一声,直径走到靠外的病床边,把保温盒放在了床头边,又麻利的把小桌子架在了病床上。接着摆好了饭,把汤勺递在了他爸手上。

“申哥你这儿子真好啊,又高又孝顺,还帅。”

“是啊,小桐比我们家浩然不知道懂事了多少。”

“浩然跟你桐哥学学。”

另外一张病床边陪着病人的家属笑着打趣着。

“犬子不才。”童京申躺在病床上抱了个拳,“过誉过誉。”

“怎么样。”童桐看了看他爸的脸色。

他爸是这个暑假查出的病,肾衰竭,已经拖了好一阵儿了。但因为公司的事,一直没在医院正式治疗。

“活着。”童京申一拍大腿,“快,还热乎着呢,你赶紧摸一下。”

“……”

童桐推了推菜盘子:“吃饭吧。”

“哎哟,认识了这么久,就没看见小桐一次性说过超十个字的。”隔壁床边站着的女人感慨,“太酷了,申哥这肯定不是你儿子,你嘴这么欠。”

童桐听完这个评价,愣了愣,接着拧着眉开始思索。

他记得他自己挺啰嗦的,没事的时候能跟他爸在家贫一天。

但最近他确实不怎么说话。

“他嘴比我还欠,就是一般人见不着。”童京申笑着拍了拍他的手,“坐着,战士。”

童桐抽了把椅子坐下来了。

“小桐后天就开学了吧?”女人笑着端了个果盘过来,“高二了吧?”

“嗯。”童桐接过盘,“谢谢姨。”

“小桐成绩怎么样?”女人又问。

“还行吧,反正他们班第二名以及往下,都老看他不爽。”童京申严肃道,“从进校就撵着他屁股后头跑,连根腿毛都没摸着他的。”

病房里的人都是一愣,接着一通笑,然后对着童桐就是一通夸。

“切,吹牛。”站在角落里的小胖子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说话呢。”女人轻轻的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胳膊上,“哥哥在明德高中念书呢,这种私立高中可不是谁都能上的,你马上就要念高中了,应该向哥哥学习。”

小胖子翻了个白眼,“妈,我要上厕所。”

胖子他妈还没说话。

“桐桐你带弟弟去下一吧。”童京申说完悄悄的冲他眨了一下眼睛,“弟弟来的少。”

童桐接收到老爸的信号,脸上难得挂了个笑

点了点头,转头朝门外走了过去。

他不喜欢这个小胖子。

小胖子爱嘚瑟,喜欢吹牛,长得还丑。

“哎,桐哥,你成绩真那么好啊?”小胖子挤着眼睛,撇着嘴巴阴阳怪气,“靠什么这么好啊。”

“靠吹牛。”童桐说。

“……”

小胖子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童桐舒服了。他爱他爸。

“我今天才听说你家以前挺有钱的?”小胖子突然说。

童桐身体一僵,没动了。

小胖子正好趁这个时间兴高采烈的凑了过来,伸出了自己的脚,“那你肯定认识我脚上的鞋吧,怎么样,我妈新给我买的,快一万呢。”

童桐看了一眼他脚上的鞋,“假的。”

“什么?”

“你球鞋是假的。”童桐特地加重了假的那两个字。

“…………”

小胖子沉默了一会,爆发了:“这是这个月aj出的新款,你又没穿过!你怎么知道!”

“别激动。”童桐安抚,“买都买了。”

“不是假的!”小胖子喊。

“哦。”童桐点点头。

小胖子气得转身就走。

“哎。”童桐喊,“不上厕所啦?”

小胖子蹭蹭的跑的还挺快,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

童桐耸了耸肩,自己一个人朝厕所走了过去。

不上就不上,他上。

医院厕所挺干净,除了消毒水,没什么其他的味道。

童桐心情立马上了个台阶,低头掬了一把冰凉的水扑在脸上。

长出了一口气,把手放在水下面冲着。

“这里还行。”

身后的厕所门里突然传出来的声音,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我爸还不知道我跑了吧?”

应该是在打电话,童桐关了水准备出去。

“公交车碰见一个大眼睛,喷了我一脸口水。”

“还瞪我,看他眼睛大没说什么。”

“什么姑娘,是个男的,不过长得倒挺像个姑娘的。”

童桐暂停住了,甩干净了手上的水,表情平静。

转头。回身。

一脚踹在了厕所门上。

作者有话要说:哦哟爷爷们我开文了哟……又能听到你们喊孙子了哟……我一定不断更哟……重新见面有点兴奋哟……这次是沙雕校园哟……尽管是沙雕校园也希望你们支持哟……明天见哟……

里的同情,或是可怜。他更怕的是帮助。

“你怎么了?”周游看他喘了那么半天,也察觉出不对劲了,“你没事吧?”

童桐像是这才想起他,拧着眉看他,表情不耐烦。

但是因为鼻尖发红,连眼睛也是微红色的,让这个仰着头向上看的表情变了意味。

周游看着他,总感觉自己欺负人了。伸手从自己裤兜里摸了老半天,递出张皱皱巴巴的纸巾帕:“你擦擦鼻子?”

童桐一把打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周游却一把拉住了他手腕,把人给拽了回来。

童桐脑子本来就因为缺氧已经有些懵了,这会儿撞在他胸前,脑子被弹的一震。

瞪着眼睛好一会儿,反应过来,“还打?”

“不是,你知道骨折科往哪儿走吗?”周游摸了摸鼻子,低头看他,“我进来溜达半天都没找到。”

童桐拧眉打量了他一眼,随即目光停在了他一直就没怎么动过的左手上。

“不是你打的,本来就不好使了。”周游倒是毫不在意的,“不知道断了没有,我得去拍个片儿。你那胳膊打我,我都怕你把自己给打折了。”

童桐松了一口气,又听到他说自己力气小,咬了咬牙:“下楼,左拐,直走。”

“谢了。”周游笑着转身,干脆利落往楼梯口去了。

童桐眯眼想着刚刚男生那一口牙,觉得白的扎眼。

“游弟!听兄弟一句劝!”山航劝说的声音源源不绝,从电话那头过来,“甭这样,离家出走咱也不能走这么远吧?那小

城市清汤寡水的,蒜不辣貂不暖的,跑那儿去干嘛呀!回来吧!”

& nbsp;周游要被他给烦死了,无比后悔那年为什么要和山航同时出生。

他要是比山航早出生一分钟,都要淌着血路挪过去掐死这玩意儿。

“给你爸一个机会行不行?”山航苦口婆心。

“可以啊。”周游漫不经心的往楼下走,“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当我儿子,他愿意我就回去。”

“哥你到底怎么了。”山航声音拔高了,“你要是被你爸抓回来会被打死的,你自己的老子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吗?”

山航急出了一脑门儿汗,直到一个小时前,他接到周游的电话都以为周游在跟他开玩笑。

这会儿回过神来,想起周游的脾气。知道这是来真的。

“哥,别赌气。真的,就算要走,咱们也不能走那么远。你爸走之前特地留了人在家里看着你,你不声不响的走了,他回来之后,你想过怎么办——”

“你是以为他真想拦我?”周游拧着眉打断了了他,挺直的脊背像是百折不弯的钢,“十个人,打断了我一条胳膊,我才跑出来。”

“哥你……”山航惊讶,说的艰难,“你胳膊——”

“让十个人拦着我,你知道他的意思。”周游打断他。

随即停顿了半晌,蓦地嗤笑出声:“他知道我能跑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满目星辰恰似你满目星辰恰似你四月守白|短篇安乔对褚纪轩的爱,就像每一朵等待凋零的花。 她将一生都托付给他,他却暗藏杀机。昔日所有的浓情蜜意全成了一场戏,她便成了众人眼中天大的笑话。她因爱生恨,去越恨越爱,成为她心中永远的痛…… [强烈推荐新文《爱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 顾雨回风花欲落顾雨回风花欲落阿房宫灯|短篇我答应了一个小姑娘,要替她完成心愿,把她的故事一一转述给诸位。然后,我心里轻松,她也就可以去轮回转世了。作为交换,我可以继续生活在她的身体里面……
  • 村巷漫话村巷漫话舒言缓语|短篇古老的乡村,淳朴的乡亲,浓郁的乡情,这片热气腾腾的大地,开满百花,郁香四溢!淡淡的生活着的女人们,是这片热气腾腾的大地上酿造人生大味的神奇能手!
  • 这个媳妇好难带这个媳妇好难带阿叶姑娘|短篇“少爷,不好啦!初善小姐把您池塘的锦鲤给吃了!” “哦?没关系。”君沐临温润一笑,“把她给我换上人鱼装丢进池塘,吃了多少,就当几天的鱼。” …… “少爷,又不好啦!初善小姐把您的项目合同给撕了!” “是吗,不必惊慌。”君沐临泰然自若,“给她准备十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月之内做不完,就赶出家门。” …… “少爷,又又不好啦!初善小姐把您的房子给烧了!” “呵,淘气。”君沐临无奈叹息,“那就把她扔到工地上搬砖扛水泥,好好体验生活的来之不易。” 夜初善:该死的君沐临竟然那样对她,信不信她把家闹得鸡飞狗跳! 君沐临:啧啧,看起来这小丫头野性难改。既如此,那就不要怪他放大招了。 “来人!把她给我带过来,我亲自教导!” 一个敢作,一个敢治。欢喜冤家,爆笑过招。 (作者有些沙雕,不按套路出牌。)
  • 历险八昼夜历险八昼夜五行之字|短篇原文讲述本人在出差途中被好友阿豪骗进传销,被困于这个曾广为众媒体评叛的不法组织八个昼夜的真实故事,文章真实详尽地记录了本人受骗原由,经过及最后脱险的整个过程,真实反映了传销内部的生活,传销份子骗人伎俩,以及作者本人八天里复杂的心理变化过程
  • 神言无声神言无声翔佑|短篇十一条路线的较大型GalGame剧本。。
  • 愿你的梦想终究会到达愿你的梦想终究会到达C莫离|短篇这个时代最大的善意,就是给了我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
  • 回忆嵌在时光里回忆嵌在时光里森染035|短篇自卑细腻少女×表面阳光少年 他是天使,把她从地狱中救赎 她是光亮,照亮他最后的时光 “林佳,原谅我最后都没能对你说一句我喜欢你。” “蒋非,即使你不在,我这一生依旧属于你。”
  • 王尤之王尤之宋剑挺|短篇王尤之从小怕蛇,但有次被蛇咬后,从此就开始恨蛇了。他后来因蛇娶妻,与蛇为友,这些变化是怎样发生的呢。
  • 亲哥基友快吻我亲哥基友快吻我怡生无忧|短篇初次见面,唐暮暮正在教闺蜜谈恋爱,却被他浅吻了一下。再次见面,他竟是校草亲哥的好友。她哥纵容好友强吻亲妹,果然是亲哥哥。走廊边。她壁咚他,“你脚踏两条船,选我还是我哥。”“这就是答案。”“唔……”旁边她哥和她闺蜜相拥,“你看着你妹被强吻真的好吗?”“那她看着你被我强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