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八月份底,天气还很热。

房间太小,空气闷,偶尔吹一点凉风,都能让伏案写着卷子的童桐伸着脖子探出窗外,追着风。

凉风转瞬而逝,童桐又赶忙把头挪了回来,要不然该热了。

他的视线从窗外大树上的绿叶子转回桌面上的写了一半的卷子。

揉了一把眼睛,吸了一口气,又低头继续去写。

“桐桐!”裴云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啊。”童桐被吓了一跳,笔尖在卷子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哎哟……”裴云推开了他的房间门,皱眉单手挽着自己的头发,“宝贝儿你热不热,怎么不开空调。”

“时刻以战士的体魄准备着。”童桐一脸严肃。

“别这样,吓唬谁呢。”裴云弯腰在他脸上掐了一把,“空调钱妈妈还是交的起的。”

“你要去琴行了吗。”童桐站了起来,转移话题。

“多加了个学生,晚上回来的迟,菜做好已经放在冰箱里了,自己热,不准吃冷的。”裴云说着踮脚,伸出手抓了两把他的头发,“这高的,宝贝儿你不能长了。”

“再长砍腿。”童桐笑着弯腰让她摸。

“爸爸的饭盒我放桌子上了,等会儿收拾收拾送过去,身上还有钱吗?”

“有。”童桐想了想问,“我能开我爸的车去吗?”

“开你个头,等着后天开学吧。”裴云没等他回答,又把他推回了桌子前,“自己的药揣兜里,别忘了。”

“没事儿,我又不跑,喘不起来。”童桐说完绕过她,跑进了客厅。

“等会儿犯病了难受死你。”裴云懒得管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叮嘱,“你赶紧吃饭,吃完了给爸爸送。”

童桐把头埋进冰箱里,叼了包奶出来,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大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

童桐被震的一抖,低声骂了一句。接着睁大了眼睛看着门框边飘起的白灰。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响个不停的手机,叹了口气。

发着呆喝完了一包奶,他看了看时间,快12点了。饭也没吃,提着他爸的保温饭盒就出门了。

穿过窄窄的楼梯巷,童桐站在几栋筒子楼中艰难辨认了半天,才左转往前继续走。

这里他跟他妈刚搬来不久,路都没认全。

他没住过这种地方,都走错好几次了。

到了大路上,尽管有公交车站牌拦着太阳,童桐也热出了一身汗。

要按以前,他能烦躁的左右手互搏跟自己打起来。

但现在不行了,他一点脾气都没了。他想象着自己是个温柔的小天使,开口么么哒,闭口亲爱哒。

公交车一来,他连忙上了车。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几个位子。

他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好。

抱好了怀里的饭盒,童桐低头看了眼手机上就刚刚一会儿连着发过来的好几条消息。

“你都几十多天不回消息了,今天晚上我生日你总该出来露个面儿吧?”

“你玩失踪啊,开学小心我们不带你玩!”

“桐哥求求你回个消息吧!电话也不接,你丫是死了嘛!”

“小童你搬家了?我去了你家,你躲谁也不能躲我吧?”

发消息的人有同学也有朋友。

最后一条消息是庄谦发过来的。这是他发小。

童桐看到这里表情才有些变化,捏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有些发白。

他艰难的在聊天框打了两个字,过了一会儿又给删了。直接关了手机,塞进了兜里,靠着椅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缓慢的吐了出来。

;他闭上了眼,觉得命运真是个奇妙的小东西。

他在一个多月前还是个少爷,出门车接车送,身上全是钞票味。

用他朋友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移动的人型ATM机。

没人能想到,几天的时间而已。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连环反应,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医院的电话拉开了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序幕。

他头顶上的那片天变了。

他躲着他那些朋友,不光只是这些明晃晃的落差。

更多只是他没时间,也没心情。

但是后天就要开学了。

摇摇晃晃开着的公交车,在站牌慢慢停了下来。

陆陆续续又上来几个人,童桐正烦着开学怎么跟他那些朋友见面。

也没注意到他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直到一股浓重的烟味和混在一起的药味让他皱眉偏头看了过去。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男生,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头发很短,一层发茬子几乎是贴着头皮。

男生也转过了头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眼角的伤看起来有些吓人。

两人对视不到半分钟。

童桐没说话。咳了几声,偏过了头,他闻不了烟味。

他有哮喘,先天性的。不是太严重,但呼吸道敏感,闻不了很多刺激性味道,尤其烟味。

他尽量往窗边靠着,窗户又不能打开,车里开着冷气。

童桐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压着声音又咳了好几声,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他只好低头扯着T恤的领口,捂住了鼻子。

男生看了他一眼。

“干嘛?”童桐问。

“不干嘛。”男生说话声音很低,听着还是哑的。

“别盯着我。”童桐说。

男生没动。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童桐拧着眉,他不明白这人什么意思。但他按照自己的认知,把这种大眼瞪小眼,理解成一种信号。

一种用眼神骂人傻逼骂完立马要开打了的信号。

童桐正瞪着眼,鼻子突然一阵酸痒。

妈的。完蛋。

一个喷嚏打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尽量朝旁

边偏过了头。

但他还是看见了男生瞬间黑了的脸色。

太嚣张了,这个挑衅太有水平了。

童桐揉了一把已经有些发红的鼻尖,小心的把他爸的保温饭盒拿到了一边。

男生却把头转了过去。

童桐稍微松了一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下一个站牌,想着等会儿车停了就站在走道上去。

“是你的鼻子有问题还是我……”男生又开口,还没说完。

“你。”童桐不假思索。

男生皱了一下眉,眼神变了。

公交车停了,童桐想要站起来,离这个烟鬼远一点。

他不能犯病,他今天没带药。

他也不想打架,因为看着打不赢。

更何况在公交车上打起来,太丢人了。他要把自己的打架地点坚定不移的保持在学校主席台上。

男生突然站了起来。

童桐吓了一跳,知道这是要开打了。连忙护着饭盒往车窗那边贴了贴。

两人离得太近了,他不好发挥。

估计打着打着该亲上去了。

就在他悄悄撸了撸袖子的时候。

男生离开了座位,手在后脑勺摸了一把,冲着一个刚上车的老太太稍微弯了一点腰,说,“奶奶您坐。”

童桐:“……”

童桐自己尴尬了一会儿,还是按照原计划提着饭盒走了出来,离着男生一米左右的身后站着。

视线正好对着前面正和老太太交流着的男生。

“哎哟,心肝你这是被谁打成这样了?”老太太很关心男生身上的伤,“疼不疼啊。”

“不疼。”男生简单回答。

“能不疼吗!哎哟小可怜。”老太太上下摸着男生的胳膊心疼的不行,“腿没事儿吧,被打成这样了还给奶奶让座,真是个好孩子啊。”

“可不是。”男生接的非常快。

童桐:“…………”

寸头男生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让座位的人,更不像是个好脾气的。

但偏偏被老太太抓着心肝儿宝宝小可怜的说教了半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战斗力太强,还是这人就只是看着像是个藏刀的。

白长那么高个子了。连把刀都藏不了。

早知道他就不忍了,他当时应该直接把这个垃圾小心肝儿一脚踹下车。

童桐偏头看了一下眼车窗外。

医院到了。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童桐把头又转了回来。

老太太正在自己提着的布袋里掏出了个大苹果。

前面男生接过,道了声谢谢。

竟然还笑了……牙齿还挺白……

看上去一点都不抗拒老太太在她身上动手动脚。

后车门开了,童桐翻着白眼下了车。

他提着饭盒熟门熟路的上了医院电梯,到了住院部,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

包括两位床上躺着的共有四五个人。听见动静都看了过来。

“爸。”童桐喊了一声,直径走到靠外的病床边,把保温盒放在了床头边,又麻利的把小桌子架在了病床上。接着摆好了饭,把汤勺递在了他爸手上。

“申哥你这儿子真好啊,又高又孝顺,还帅。”

“是啊,小桐比我们家浩然不知道懂事了多少。”

“浩然跟你桐哥学学。”

另外一张病床边陪着病人的家属笑着打趣着。

“犬子不才。”童京申躺在病床上抱了个拳,“过誉过誉。”

“怎么样。”童桐看了看他爸的脸色。

他爸是这个暑假查出的病,肾衰竭,已经拖了好一阵儿了。但因为公司的事,一直没在医院正式治疗。

“活着。”童京申一拍大腿,“快,还热乎着呢,你赶紧摸一下。”

“……”

童桐推了推菜盘子:“吃饭吧。”

“哎哟,认识了这么久,就没看见小桐一次性说过超十个字的。”隔壁床边站着的女人感慨,“太酷了,申哥这肯定不是你儿子,你嘴这么欠。”

童桐听完这个评价,愣了愣,接着拧着眉开始思索。

他记得他自己挺啰嗦的,没事的时候能跟他爸在家贫一天。

但最近他确实不怎么说话。

“他嘴比我还欠,就是一般人见不着。”童京申笑着拍了拍他的手,“坐着,战士。”

童桐抽了把椅子坐下来了。

“小桐后天就开学了吧?”女人笑着端了个果盘过来,“高二了吧?”

“嗯。”童桐接过盘,“谢谢姨。”

“小桐成绩怎么样?”女人又问。

“还行吧,反正他们班第二名以及往下,都老看他不爽。”童京申严肃道,“从进校就撵着他屁股后头跑,连根腿毛都没摸着他的。”

病房里的人都是一愣,接着一通笑,然后对着童桐就是一通夸。

“切,吹牛。”站在角落里的小胖子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说话呢。”女人轻轻的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胳膊上,“哥哥在明德高中念书呢,这种私立高中可不是谁都能上的,你马上就要念高中了,应该向哥哥学习。”

小胖子翻了个白眼,“妈,我要上厕所。”

胖子他妈还没说话。

“桐桐你带弟弟去下一吧。”童京申说完悄悄的冲他眨了一下眼睛,“弟弟来的少。”

童桐接收到老爸的信号,脸上难得挂了个笑

点了点头,转头朝门外走了过去。

他不喜欢这个小胖子。

小胖子爱嘚瑟,喜欢吹牛,长得还丑。

“哎,桐哥,你成绩真那么好啊?”小胖子挤着眼睛,撇着嘴巴阴阳怪气,“靠什么这么好啊。”

“靠吹牛。”童桐说。

“……”

小胖子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童桐舒服了。他爱他爸。

“我今天才听说你家以前挺有钱的?”小胖子突然说。

童桐身体一僵,没动了。

小胖子正好趁这个时间兴高采烈的凑了过来,伸出了自己的脚,“那你肯定认识我脚上的鞋吧,怎么样,我妈新给我买的,快一万呢。”

童桐看了一眼他脚上的鞋,“假的。”

“什么?”

“你球鞋是假的。”童桐特地加重了假的那两个字。

“…………”

小胖子沉默了一会,爆发了:“这是这个月aj出的新款,你又没穿过!你怎么知道!”

“别激动。”童桐安抚,“买都买了。”

“不是假的!”小胖子喊。

“哦。”童桐点点头。

小胖子气得转身就走。

“哎。”童桐喊,“不上厕所啦?”

小胖子蹭蹭的跑的还挺快,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

童桐耸了耸肩,自己一个人朝厕所走了过去。

不上就不上,他上。

医院厕所挺干净,除了消毒水,没什么其他的味道。

童桐心情立马上了个台阶,低头掬了一把冰凉的水扑在脸上。

长出了一口气,把手放在水下面冲着。

“这里还行。”

身后的厕所门里突然传出来的声音,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我爸还不知道我跑了吧?”

应该是在打电话,童桐关了水准备出去。

“公交车碰见一个大眼睛,喷了我一脸口水。”

“还瞪我,看他眼睛大没说什么。”

“什么姑娘,是个男的,不过长得倒挺像个姑娘的。”

童桐暂停住了,甩干净了手上的水,表情平静。

转头。回身。

一脚踹在了厕所门上。

作者有话要说:哦哟爷爷们我开文了哟……又能听到你们喊孙子了哟……我一定不断更哟……重新见面有点兴奋哟……这次是沙雕校园哟……尽管是沙雕校园也希望你们支持哟……明天见哟……

里的同情,或是可怜。他更怕的是帮助。

“你怎么了?”周游看他喘了那么半天,也察觉出不对劲了,“你没事吧?”

童桐像是这才想起他,拧着眉看他,表情不耐烦。

但是因为鼻尖发红,连眼睛也是微红色的,让这个仰着头向上看的表情变了意味。

周游看着他,总感觉自己欺负人了。伸手从自己裤兜里摸了老半天,递出张皱皱巴巴的纸巾帕:“你擦擦鼻子?”

童桐一把打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周游却一把拉住了他手腕,把人给拽了回来。

童桐脑子本来就因为缺氧已经有些懵了,这会儿撞在他胸前,脑子被弹的一震。

瞪着眼睛好一会儿,反应过来,“还打?”

“不是,你知道骨折科往哪儿走吗?”周游摸了摸鼻子,低头看他,“我进来溜达半天都没找到。”

童桐拧眉打量了他一眼,随即目光停在了他一直就没怎么动过的左手上。

“不是你打的,本来就不好使了。”周游倒是毫不在意的,“不知道断了没有,我得去拍个片儿。你那胳膊打我,我都怕你把自己给打折了。”

童桐松了一口气,又听到他说自己力气小,咬了咬牙:“下楼,左拐,直走。”

“谢了。”周游笑着转身,干脆利落往楼梯口去了。

童桐眯眼想着刚刚男生那一口牙,觉得白的扎眼。

“游弟!听兄弟一句劝!”山航劝说的声音源源不绝,从电话那头过来,“甭这样,离家出走咱也不能走这么远吧?那小

城市清汤寡水的,蒜不辣貂不暖的,跑那儿去干嘛呀!回来吧!”

& nbsp;周游要被他给烦死了,无比后悔那年为什么要和山航同时出生。

他要是比山航早出生一分钟,都要淌着血路挪过去掐死这玩意儿。

“给你爸一个机会行不行?”山航苦口婆心。

“可以啊。”周游漫不经心的往楼下走,“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当我儿子,他愿意我就回去。”

“哥你到底怎么了。”山航声音拔高了,“你要是被你爸抓回来会被打死的,你自己的老子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吗?”

山航急出了一脑门儿汗,直到一个小时前,他接到周游的电话都以为周游在跟他开玩笑。

这会儿回过神来,想起周游的脾气。知道这是来真的。

“哥,别赌气。真的,就算要走,咱们也不能走那么远。你爸走之前特地留了人在家里看着你,你不声不响的走了,他回来之后,你想过怎么办——”

“你是以为他真想拦我?”周游拧着眉打断了了他,挺直的脊背像是百折不弯的钢,“十个人,打断了我一条胳膊,我才跑出来。”

“哥你……”山航惊讶,说的艰难,“你胳膊——”

“让十个人拦着我,你知道他的意思。”周游打断他。

随即停顿了半晌,蓦地嗤笑出声:“他知道我能跑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伍过刘连伍过刘连海棠月|短篇个人短篇诗词集,还请各位诗哥诗姐前来指教!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羡鱼不吃鱼羡鱼不吃鱼鱼不甜|短篇安之,一个爱打游戏的十八线言情小扑街加声控。新手局秀操作捡到一只音色优越的傻队友,从此陷入“开局必死”定律。为了强行挽尊,强词夺理外加狂撩队友。 故事的开始, 安之:“我要去到你心里。” 林羡鱼:“那可能有点远哦!” 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男人拿下。谁知,兴致冲冲地扛着大刀出门准备干一票,结果从天而降一张大网反而成了别人的猎物。伪柴犬反扑小傻猫。 故事的最后,他说:“和你在一起就是一件浪漫的事。”
  • 青春回忆笔记青春回忆笔记悲切自知|短篇这是一篇跨世纪的个人经历感悟,作者的处女作。笔锋青涩,记载我的年华二十载。
  • 你是我年少的微光你是我年少的微光米西猫|短篇她从小默默无闻,天真至极,遭人厌弃。她从小没有父亲,她的母亲将她视为自己的占有物,对她要求严格,远远超过她的能力所及。高中的时候,她遇见了自己的相反数黎明。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的人,他高高在上,她低如尘埃。喜欢上他,她不费吹灰之力。因为这份自以为是的喜欢,她背负上同学口中贱人的骂名,她遭人暗算,她被他厌恶,她被母亲强行押送到美国。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之后,经历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万众瞩目的她回国。她用了十年时间将他忘却,却因为一纸病例让所有努力分崩离析。十年里她无数次累到昏厥的夜晚,最后终于得到了报应。她得了绝症。她不顾一切地回国,拼劲全身力气寻找他的下落。是重拾年少那份执着还是报复,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 灵河湾灵河湾何老五|短篇灵河湾是想如实反应和记录四代农民为改变生存和生活状态,不断地去尝试各种能发家致富的想法和点子,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有的早早地去了天堂。人们渴望幸福、渴望爱情,与自然灾害、与困难、与疾病斗争,怀揣着各种希望、憧憬、无奈、伴着喜悦、欢笑和泪水交织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以及沿淮自古以来风土人情的变迁和几代农民中、少男少女、青年男女的情感历程,她们在情感旋涡中挣扎,有的修来百年幸福的场景;有的在情海中淹没,有的深陷情海不能自拔,有的在情海中自由、欢快地遨游。用我的眼睛看这个盛世的出现,记录盛世发展过程中人们的喜怒哀乐。
  • 瞬息万变,寥寥回忆瞬息万变,寥寥回忆倚于深宵|短篇当夜幕降临时,当你孤身一人,在你沉睡的梦境中,你梦到了什么? 那来自以前的回忆,仿佛熟悉的某个人,熟悉的场景,你可知道你是谁?
  • 青春你好流年再见青春你好流年再见大西瓜爱吃肉|短篇当童真褪去,迎面而来的青春以其前所未有的美丽和幻想诱惑着我们深入其中,而流年却以迅雷之势夺去我们最珍惜最美好的时光。当年轻的嬉笑怒骂叛逆张扬随风散落的时候,我们只能静静的安慰自己:青春你好,流年再见。文中描述的杨希成等人从刚入大学的激情澎湃到毕业进入残酷的社会挣扎。经历的不只是有向来憧憬的自由和爱情,更有更珍贵的友情和成长。四年最美的时光我们一生勿忘。谨以此献给我的大学时光里遇到的你们,这是我们的故事,也是所有经历过青春的人的故事。勿忘心安。
  • 新诗词三百首新诗词三百首石平|短篇新寓意为创新、改变,作者以自身经历,现实生活,人生百态所写诗词!本文情感丰富,富有寓意。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发现诗词中意与景对你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