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相识

“将离,快走!”

“师姐……”将离早已顾不上被树枝和石头划破的伤口,内心的痛楚已经缓缓地蔓延到全身,看着叶黎馨战斗地背影,将离咬着牙跑开了。

“将离,如果是你……师父的愿望定能实现……”

两行泪悄然流下,在剑刃反射的月光的照耀下闪动着。

手起刀落,砍翻了两三个锦衣卫之后,无奈寡不敌众,不一会儿就招架不住了。

“嗬!”叶黎馨虚晃一剑,随即一个后空翻脱离包围圈,向远处跑去。

“别让她跑了!”陆罡气急败坏地大喊。

锦衣卫们随即在她背后穷追不舍。

“嘎啊……嘎啊……”乌鸦在枯树的枝头无头无脑地叫着,惹人心烦。可细细听也能从这聒噪的声音中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离近了就会发现这并不是潺潺的溪流——而是一处险恶的山涧瀑布。

“哗啦……”叶黎馨刹住脚,同时踢下了两三碎石,许久才传来“噗通”的落水声。

再转身,万宵已经提剑立在她的背后了,而他的背后更是又一队队的锦衣卫。

“请束手就擒吧,小姑娘。”万宵微笑着,缓缓抬起了手中的三尺长剑,剑刃直指叶黎馨。

叶黎馨没有吭声,只是目光坚定地提出鞘中的碧泉剑——此剑由战国时期一卫国人打造,后用长江源头一凛冽之泉的泉水淬炼成型,故起名曰“碧泉”——剑刃点地,幽蓝的剑身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周围一片凄凉之派。

风悄悄吹起叶黎馨的裙摆,同时也拂起了万宵飞鱼服的水袖。

两方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突然,叶黎馨转了一下剑身,一道光瞬间晃了一下万宵的眼睛。万宵下意识闭上了眼,就在此时,叶黎馨一记移形换步提剑刺向万宵。

“当”的一声,一把乌黑的剑刃与碧泉撞在了一起。

“啊呀呀,吓我一跳。要是普通人,可能就要一命呜呼了,可……”万宵眯着眼,嘴角微微上扬,“我也不是一般的人呢……”

正在两人僵持之时,突然一道虚影闪到了叶黎馨的身边,随即掏出一把匕首,刺中了叶黎馨的腰部。

“啊啦啦,这不是碧泉吗?果然是把好剑,竟然没被万宵的黑蟒一剑斩断,好剑好剑!”陆罡的声音缓缓传到叶黎馨的耳边,随即一口鲜血从叶黎馨的口中喷出。

叶黎馨手腕一转,剑刃砍向陆罡,后者一个空翻向后退去,但胳膊还是被划破了。

“嘶……”陆罡吃痛地砸了咂嘴,“下手吧,给她个痛快。”

“看来,此剑定要与我一同上路了。”叶黎馨转身向崖边退去,“此处与落仙涧倒是有几分相似,倒是给了我一个好归处!”

“将离,师父的意志就交给你了!要带着这份意志好好活下去!”

随即纵身跃下山崖......

“这是嘛啊??”一个操着山东口音的白衣男子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们这种水酒也敢摆上台面?”

“客人莫要胡说,我们迎宾楼可是整个皇都最大的饭楼了。”店小二不屑地对那人说道,随后又对身后的几个壮汉说:“这人怕不是没银子买单。好一个有眼无珠的乡野痞夫,敢在我这迎宾楼吃饭不给钱,来啊,给我拖下去痛打一番!”

“你怎么能打人呢!!”白衣男子举起拳头,三下五除二撂倒了面前的几个大汉,随后一拳打在了店小二的脸上。随即两行鼻血嘀嗒嘀嗒地掉到了地上。

“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时,店主从屋内走了出来,“这是当今九千岁名下的酒楼,你有几个脑袋敢在这闹事?”

“又是魏忠贤那个挨千刀的,大爷我到这来就是要把这个千人骂,万人唾的东西杀了,还大明朝一个青天!”白衣男子一记飞踢,把那店主登时踹到在地。

“小哥,小哥。快随我来!”正当白衣男子准备把这酒楼砸个稀巴烂时,一个身穿青衣的书生从被踢倒了的大圆桌后挪了出来,拍拍白衣男子的肩膀,不料被对方一个单手过肩摔摔倒在地。

“你又是谁?”白衣男子看对方并没有相害之意,便蹲下来不解地问道?

“此处不安全,赶快随我出去!”那书生正了正腰,一步挨一步地拉着他从后门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伙佩刀的锦衣卫便冲进了酒楼……

“呼……好险好险,可好歹是赶上了。”书生缓了一口气,看着白衣男子怔怔的表情,又开口了,“小生姓姜,名崆,表字松鹤。家住在西边的落霞村。”

“我名叫王奎刚,家住山东。刚才先生叫我赶快出来,随后便有锦衣卫入内,何也?”王奎刚作了个揖对姜松鹤说。

“哈哈哈,小生虽到此无几日,但这魏忠贤总览大权,刚才你的那一顿拳脚必定惊动了那些投机倒把,想借此上位的小人,故叫你赶快出来!”姜松鹤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看着乱作一团的锦衣卫说到。

“多谢先生相救!小子差点就搭了性命!”

“莫谢莫谢,小生刚才听闻王大哥欲匡扶这大明王朝,斩杀魏忠贤,实在大快人心,正与小生意投!”

“敢问先生来此所为何事?”王奎刚环顾四周,故意压低声音对姜松鹤说。

“实不相瞒,小生祖上乃兴周八百年的姜太公——姜子牙,父姜韫书乃万历年间的两广总督。后加入绿林党陷入党争,被奸人所害,散尽家财才得一性命,带着我娘和我来到落霞村作一郎中,才勉强过日。后父亲病逝,在他临走前告诉我他生前就过一个名叫将离的男孩,如今随师父岳锡乾来这皇都投奔王侍郎,叫我来寻他,一助他一臂之力。”

“将离……我并未听说此人,但先生即是为了诛杀魏狗来此,又是在下的救命恩人,我定追随您!”说罢,王奎刚就地一跪。

“啊呀呀,王大哥快快请起,您这是折煞小生啊,能得到王大哥的鼎力相助,小生已是感恩戴德了,怎敢言追随二字啊!”说着,拂起了跪在地上的王奎刚。

两人相跟着来到了王府,可面前的一派萧条,以及周围百姓的避而远之,让两人琢磨不透。

“大娘,这……”

“嘘……低声些,这是绿林党王侍郎的宅子,昨日突降天火,将次宅一烧而尽了,后来锦衣大人还来此收尸……”那老妇人拉住姜松鹤,小声对他说道。

“哼,这就算能瞒得过百姓,可瞒不了我!”王奎刚对姜松鹤说,“这定是魏忠贤干的好事,锦衣卫口头上说是收尸,实际上这活八成是他们放的!”

“嘘……王大哥低声些,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也许有魏忠贤的手下也不一定……”

“啊啦啦,有客人来此,在下有失远迎。”没等姜松鹤说完,一个身着飞鱼服的男人笑着从王府破败不堪的门楼内走出来,“在下听闻二位刚才的对话,怕不是对九千岁有一些小小的意见……”

这声音,这笑容,以及男人腰上别着的木牌——锦衣卫指挥使……此人正是陆罡!

“跑!!!”

姜松鹤大喊一声,随后与王奎刚撒腿变向城边跑去。

“小小贱民安敢闹事!”陆罡提剑追来。

三人两前一后地穿过京城繁华的闹市——这里大多是达官贵人,市井众多,人们大多穿着华丽——随后又经过了所谓的“贫民窟”最终来到了城墙下。

“王大哥,快越墙!”两人施展轻功,一飞而上城墙。

“二位留步……”谁知这万宵整矗立在城楼上,双手合十地等着他们。

“拿下!”

锦衣卫一拥而上,可……不一会儿就被两人撂倒,万宵却一直都在后面观战直至两人逃跑也没有出手……

“呼,终于逃出来了!”王奎刚呼了一口气对自己身旁的姜松鹤说。

“这……恐怕有点不对劲,刚才那人的功底不在你我之下,而且那难以捉摸的表情也暗藏杀机,但他却没有出手……可能,这两人并不是绿林党或者魏忠贤其中一派的,而是别的……”

“先生你看!!”

“啊……这!”姜松鹤顺着王奎刚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男孩趴倒在地。

“喂喂,小兄弟,醒醒啊!”姜松鹤把水袋轻轻地送到那男孩嘴边,水瞬间润湿了他干裂的嘴唇。

男孩慢慢醒了:“多谢二位救命之恩……咳咳……将离难以为报……”

“将……将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在路上:心向宁静在路上:心向宁静旧识雁|短篇患上抑郁症,退学,回归乡村,寻找最真实的自己,寻找内心执着的答案,思想在路上,心向远方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半碗月光|短篇许柠姗因为一件极其妖娆的古风刺绣百褶裙走红网络。 “小姐姐,腿好白。” “小姐姐,身段袅娜。” “小姐姐,自带勾人属性。” 许柠姗关闭直播,继续拾起桌上的绣品。 下一秒,吃瓜群众却从直播屏里看到一双男人的手来。 男人十指修长如葱白,把许柠姗抵在客厅里一处镂空的背景墙上。 “把绣品给我!” 男人的声音沉稳如低音炮, 某女吐字清晰地说道:“休想!” 然后隔着屏幕,吃瓜群众就听到: “乖,再躲我就要壁咚你了……” 古风刺绣小姐姐vs人工智能家族继承人
  • 逆转仙剑三逆转仙剑三我是小疯子|短篇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里突然传来一声怒吼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给我好的生活连看个电视剧也跟我过不去(疯子只是觉得仙剑三的故事太悲剧了想逆改一下不喜勿喷偶嘻嘻嘻)
  • 生活,不只有诗与远方生活,不只有诗与远方天水小辛|短篇生活在脚下,而梦想在远方。诗源自生活,却来自梦想。于是,诗与远方都是生活的衍生。我借助梦想写诗,用诗滋补生活。
  • 成长那些年成长那些年是壳壳呀|短篇我突然觉得我年纪轻轻,竟然开始回忆我的小前半生。竟然还觉得还有挺多值得回忆的事……
  • 赵小姐的朱漆匣子赵小姐的朱漆匣子榆棫|短篇关于动乱年代的家国取舍,一部民国风的短小说
  • 瀚海行瀚海行隔壁有酒|短篇地泽万物,造就山河之势。诸般正道,仙路谁与争锋?_______
  • 玉缘诀玉缘诀盛世鬼|短篇玉殷是南辰唯一的公主,从小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机缘巧合,她遇到了高奕,从此,她的生命里闯进了一个愿意守护她一生的人。玉殷迫于公主的身份,不得不为了百姓,前去北周联姻。在命运的转角,她遇到了白辰,这个千般万般对她好的人,她是动过心,可这怎抵得过她与高奕十二年的情意。遥递书信,情意绵绵,她与高奕的爱从未断过,他为她除去障碍,为她稳固地位,只求她在异国他乡能够安心度日,虽隔千山万水,他却依旧守护着她。而白辰忍受伤痛不曾怕过,丢了皇位不曾怕过,甚至打入天牢,命悬一线也未曾怕过,他怕的,不过是到头,来她依旧不爱他。
  • 殷红传殷红传湫叶凄羽|短篇我从小就喜欢红色,因此父亲给我取名叫红儿,殷yan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