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意外2

王杰后脊梁上的汗毛都在瞬间炸起来了,一伸手摸到开关开了灯,才发现是老妈坐在沙发上。她心惊肉跳地喘了口气,顺着心口说:“妈,你要吓死我啊。”

老妈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回来早了,困了就睡了一觉,听见你开门才醒的。哟,你这么大的人了,我还能吓死你呀。”起身往厨房去了。

王杰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嘟一气全喝了,刚放下杯子,就听见老妈在厨房门口斜探出来,问她:“今晚想吃什么呀?妈妈给你做。”

今天下午聚会的那些东西吃得没滋没味的,偏偏胃疼还老是不好,王杰基本上没吃什么东西,就刚去的时候自己买的那一点麻辣烫,还没吃完,早都饿了,连忙向老妈汇报了菜单。

老妈做了一大桌王杰喜欢吃的菜,王杰看这个也想吃,看那个也想吃,正不言不语地按照自己排的顺序夹菜的时候,老妈说了一句话,把她刚吃到嘴里的菜都差点惊出来:“你跟萧叶,你们两个商量过结婚的事情没有?”

王杰把菜在嘴里使劲嚼了两下,又使劲咽下去,然后眼睛盯着老妈的脸看了半天,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眼睛无奈地一翻:“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和他只是在谈恋爱,关结婚什么事儿啊?”

老妈一脸不乐意地说:“噢,你的意思就是,你还想和萧叶分手,再去找一个啊。”

王杰连忙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可还没说完,就被老妈打断了:“那你是什么意思?小洁啊,妈妈跟你说啊,你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你不明白,但妈妈是过来人了,妈妈看得出来,萧叶是很照顾你的,找一个愿意照顾你迁就你的男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如果你不和萧叶在一起了,你以为自己还能再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吗?”

王杰手里的筷子已经放下了,上身整个靠在椅子上,听老妈说完,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第二天,王杰一天都待在家里,从早上听到中午,从中午听到下午,位置从沙发转移到餐桌,又从餐桌转移到沙发,老妈一直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王杰手掌着下巴,撑着乏困的眼皮,看着老妈在她面前来回拖着地板,还在不停地唠叨。王杰把眼睛朝天花板上翻了翻,觉得干涩的眼睛好受多了。

茶几上的手机“滴答”响了一声,王杰立刻把眼睛翻下来,伸手拿过手机,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消息之后,站起来就想往门口冲,又立刻对还在拖着地唠叨的老妈说:“妈,妈,我出去一趟,有事儿。”

老妈直起来捶了捶腰:“就你忙,我是闲人。”

“什么!?”

坐在湖心咖啡厅刚喝了一口口感适宜的咖啡,王杰就迫不及待地把它还了回去,准确地说,她是喷了出去,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瞬间瞪得更大了:“你也被逼着结婚了?我没听错吧,萧……叶叔,他们看着,也不像啊。”

在咖啡厅好多个人的目光注视下,坐在王杰对面的萧叶略有些狼狈地躲开了王杰的那一喷,但是肩膀上却还是被喷到了一点儿,他拿纸巾擦干净衣服上面的咖啡,脸色凝重地说:“所以,我是来和你商量的。”

巧合,一定是巧合,但……王杰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个有预谋的巧合。两个人在咖啡厅坐了一个多小时,前前后后想了不计其数的办法,无一幸免地都是刚提出来就被否决了。到最后,王杰破罐子破摔地说:“大不了咱俩就这么凑合呗,等以后谁先有喜欢的人了,到时候再商量对策,今天……今天就先回去吃饭吧,你急也急不出来个办法啊。”

王杰站起来,刚转了一下身,她对面的萧叶忽然说:“你说得对。”王杰疑惑地“嗯”了一声,萧叶缓缓抬起头看着她:“一切,等以后再说。”

手机屏幕伴随着“滴答”的响声亮起,是老妈发过来催她回家吃饭的消息。王杰以为萧叶是同意她改天再谈的建议了,伸手一扯椅子上的包,就往外走,刚从萧叶身边擦过去,萧叶在她视线后方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凑合,这是最好的办法,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王杰一愣,回头看他,手机在手里嗡嗡地振动着,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老妈打过来的。振动一声比一声大,王杰一甩手里的包转过身:“凑合就凑合吧,反正跟谁凑合都是凑合,你觉得行就行。”伸手点了手机屏幕,接通了电话,边向外走边说:“喂,妈……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关于结婚这件事,王杰猜对了一半——萧叶的确是被逼的,但不是萧寒和叶泉逼他的,而是,温先生。

“女人的青春你耗不起,要么你就快刀斩乱麻,要么你就尽快把她让出去。萧叶,我跟你说,千万不要和一个女人拼时间,你拖得越久,将来结婚后,她一有不顺心的事,错就全都是你的。”

萧寒和叶泉坐在一边,视若无睹地安心打游戏,萧寒走了几步,看了看叶泉的手机屏幕,指了指他选的人物角色:“你是不是走错了?”叶泉挡开他的手,继续进攻:“我都玩儿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走错,你能不能好好配合一下——掩护掩护,哎呀上啊。”

温先生恨铁不成钢地“啧”了一声,看向了不帮忙还捣乱的萧寒和叶泉,又转向了无聊坐着的萧叶,苦口婆心地说:“就拿你程阿姨来说吧,一不顺心,就怪我当年拖了她太久,浪费了她的青春……”

叶泉头也不抬地说:“她是因为产前综合征,但是——哎老萧老萧,后面有人追上来了……可能加深了。”

温先生又“啧”了一声,尽管没有那飘逸的胡须,也瞪着眼睛又看向萧寒和叶泉。

面对这三个人丝毫不配合的态度,温先生又引经据典地给萧叶灌输了一堆他认为绝对正确到人类巅峰的思想,期间还接了个电话,家里那位打来的。刚一接通,隔着手机,温先生都能感受到有飞沫溅到了他的脸上,脸不由地离手机远了一点,指了指手机,用嘴型对着萧叶无声地说:“看到了没?”

在这栋别墅里磨蹭了将近两个小时,温先生终于得到了令他十分满意的答案,对着头疼的萧叶欣慰地点头之余,又瞥了一眼还在热火朝天地打着游戏的萧寒和叶泉,第N次朝他们啧道:“合着你们是真不管了是吧?”

叶泉单手操作着游戏界面,忘乎所以地一打左手:“请。”

萧寒一边操作着游戏,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你能不能不要干扰他——斜上方三点钟方向,小心狙击手。”

温先生对他们两个这种的态度佩服得五体投地,边转身边瞪大了眼睛说:“看看,看看看看,真是你爸。”

萧叶忍了一个下午的笑,终于忍不住了,手里拿着的那本杂志随着他笑的动作上下颤抖。

临近晚饭的时候,温太太又给温先生打了电话,声音听着挺激烈,就是外人听不清楚都说了什么。温先生挂断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准备起身回家了,又问萧叶:“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订婚啊?啧啧,麻烦着呢,你好好谋划谋划吧。”

萧叶在他问的时候就说了句“还没有”,但不知道是声音太小,还是萧寒和叶泉打游戏的声音太大,叶泉还说了一句“我真怕小叶再让你带两天带坏了”,他大概没听见萧叶说的话,又“啧”的一声,把话说完之后,就一副历经沧桑的模样离开了。

王杰这两天很忙,非常忙,因为前天下午,萧叶向她求婚了,当时正好是下午下班的时候,他当着那些下班回家的员工的面儿,有一个算一个,把一捧粉色的玫瑰花交到了王杰的手上。王杰总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和她曾经看到的不太一样,但是想又想不出来,直到萧叶说今天要和她去挑订婚戒指,她终于想起来缺了点什么了。

看着满专柜里在灯光下亮晶晶的钻戒,王杰已经审美疲劳了,看哪个都像是一样的,大小都快分不出来了。她看得头都晕了,一位女店员又给她拿过来一款,说萧叶让拿给她试试的。她手都快试废了,崩溃地“啊”了一声,翻着眼睛,朝休息区走过去了:“萧叶,你看吧,什么样都行,你让我先歇一会儿。”

萧叶那边的一个男店员指着名单上的一款戒指,介绍说:“这是定制款的戒指,全球限量,今年一共只出十款,仅由我们旗下的专卖店专人制作。如果您需要的话,请先填好这张表单,以方便我们为您制作,噢,请您在最后面留下您或者那位小姐的联系方式。”

订婚仪式的时间,萧叶订在了后天,挑完订婚戒指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王杰,打算趁订婚仪式之前的两天好好休整休整。但是,她发现,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后面要操心的事情还有很多。虽然,大多不用她再亲临现场去试,但看萧叶发过来的那些照片,看得她眼睛都快瞎了。

结婚,远比她表面上看到的和想象中的要麻烦得多,何况,这还只是订婚,而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错爱的诱惑错爱的诱惑羿水寒|现言她没想到会在毕业这一年失去父母,更加没想到身边的人都会离自己而去。她在这种环境之下只能出去工作,却没想到会遇到一生之中最爱自己的男人,他给了自己最温暖的关心和鼓励。只是到最后才发现,只是一场骗局……
  •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林玥敏|现言虐恋情文:这是一场蓄意已久的谋杀,谁让你当初得罪了人,现在不过是报应罢了.... 这是一场旷世情深的爱恋,我从天外追到你心里,你却不让我走进:抱歉,我的心累了,经不起折腾了.... 人人都说你冷酷无情,却不知在你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永远不会醒过来的人....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我有!!” “我承认我是很残忍,但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时间回不到过去,这里可以。 你去征服世界,我来征服你。 让我走进你心里,每晚十点和你说晚安。
  • 今夕与未来今夕与未来虞浔杦|现言(反网络暴力)【《彼时云间,半生海蓝》系列二-极夜】 ——彼此扶持走过年少时的籍籍无名,她却没能和他一起度过繁华盛世…… 时憬唯又被黑上热搜,计算着,大概是这个月的第三次。 “乖别哭了,我们先去散散心好不好?”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低音传来,对上他清澈的眼眸,她却再一次望而生怯。 她在眼眶中夺出的泪,却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干涸。在心里默念过无数遍的坚强,面对现实又无能为力。 胆小幼稚、自私虚伪是时憬唯给她自己的title。 而自信坚强、无人能敌是楼殷乔对她的印象。 奈何老婆胆小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让老公上呗! 楼殷乔点赞了时憬唯微博 黑粉:? 楼殷乔关注了他们cp超话 黑粉:?? 【楼殷乔V: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她,还请各自安好。顺带安利下蠢憨憨@时憬唯V,她是最飒的!入股不亏!!】 黑粉:……??? 等某时姓女士飞黄腾达,找上他家门讨说法时:“楼殷乔,为什么你当初……” 还没等她说完,楼殷乔扬起嘴角用手指轻点她的唇,“嘘!谁也不准欺负我的小笨蛋。” 随即他将她拥进怀中,“答应我,黎明到来之前不必再逞强。” “寡言”全能ACEBattle“心机”黑料舞担。 同系列文-所愿《拂过星河皆彼岸》
  • 总裁总裁,放过我总裁总裁,放过我凝suger|现言某女在买好东西回来居然看到当时帮她和她的“荣奕哥哥”拉红线的“好闺蜜”居然在和她的“荣奕哥哥”滚床单!?一气之下她离“家”出走,但是居然还失了自己那美好的初次?!之后又被某男强行带回去做情人?!但是在某男的初恋情人回来后,他毅然抛下她,和他的初恋情人复合,但是当某女走去是他才发现,他爱的是她
  • EXO之守护天使EXO之守护天使夜魅舞|现言恶魔爱上天使.那叫对立.天使爱上恶魔.那叫哭泣。天使爱上人类。那叫分离。人类爱上天使。又怎么忘记?她.生性好玩.这次去了人间玩.她.天界的公主.却遇到了吴世勋和EXO.一个公主去当佣人真的好吗?
  • 此间少女此间少女寒涵菡函|现言“喂,你是我粉丝吗?”一句话开始了你我的缘份。“易离亭,你真好” “风弦思,不要离开我”相约誓言,可惜造化弄人。你我相遇,只不过是一个精心制作的网。 我是风弦思,所有人的宠儿。在家里有哥哥疼,在外面有他们护着。无人敢动我,离家三年,物是人非。可是,我遇到一个人,一个开启我心门的人。我和他的遇见早已安排好,可是,我依然坠落情网。 我是易离亭,就只是娱乐圈的一个明星,在娱乐圈我被誉为清冷,诱惑性的帅哥。可是,我遇到一个人。一个如火一般性子的女孩,她让我明白原来有个女朋友这么好。她让我留恋美好,也是她亲手毁了这个美好。我恨她,却又无可奈何。
  • 一念成婚一念成婚七忆欢|现言时好在最落魄的时候,重遇了华丽归来初恋男友何念深,曾经青涩的他已经变成了炙手可热商界新秀,而自己从富家女变成了底层小职员,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却瞒着所有人闪婚领证,彼此继续纠缠后半生。为了报复她当年狠心分手,何念深故意牵起其他女人的手,跟时好说了一句:“别以为你嫁给我就真的成了何太太。”时好也毫不示弱,在灯红酒绿中夜不归宿,回他一句:“别以为你娶了我,我就是你媳妇了。”
  • 月似你的眼月似你的眼窝心的蜗牛|现言一个女人是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她有多爱你的。爱和恨都取决于那个对她影响最深的男人。
  • 北城有清洲北城有清洲呆呆领之|现言余清洲眉头紧皱,握在手中的笔紧了又紧,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新同学嘛,还不熟悉,一定要忍一定要忍。” 于是努力挤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耐心地回答着江北城的问题: “这个字念meng,二声。” 终于,在江北城第五次端着语文课本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余清洲的小宇宙爆发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当场怒吼道: “江北城,你不会自己查字典啊,我又不是幼儿园老师,而且你没看见我正在做数学题吗,刚有点思路你就给我打断了,一次两次三次,语文老师让我帮你学语文,不是让我从识字开始教你。” 被痛骂一顿的罪魁祸首楞在原地,大眼睛眨巴眨巴。 理智回归的余清洲有些愧疚,刚想开口道歉,就看到江北城眼睛盯着她桌上的数学题,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 “这数学题不是一看就知道解题思路了吗?” 余清洲阵亡。
  • 染指成瘾:司少轻点宠染指成瘾:司少轻点宠一叶清城|现言一夜欢宠被人夺去了第一次,疲惫回家发现老公带着小三挺着肚子登堂入室。小三陷害,无辜扣上一顶给人当小三的帽子,让她跌入了人生的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