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正规星力十代

第9079章 岳家拳

我几次到美国,因为时机关系,这是第一次遇上这么美丽的季节和这么美丽的景色。见此美景,我心生奇怪,为什么这里的树叶都会变红或变黄?这么大片的赤橙黄绿在国内很难见到,难道是环境造就?充足的阳光、新鲜的空气使然,还是树种的原因?若是树种的原因,国内应该多引进类似的树种,把祖国的秋天装扮得更美。但若是空气和阳光的原因呢?想到此,竟在心中泛起一丝忧虑。我国的环保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这些年发展经济的代价就是一年之中能见到蓝天白云的日子越来越少。清晨推开窗,空气中能闻到汽车尾气和煤焦油的味道;阴霾天经常笼罩在我们头上,一旦下雨,滴在车上、身上的必是泥水……我想应该有些强制性的措施促进环保。比如禁止生产和使用一次性筷子,禁止生产和使用木制牙签,所有商场不许使用塑料袋而改为租用棉布袋,禁止农村秋季焚烧麦秸枯草,而由国家统一回收或造纸或制成肥料燃料等,城市加强公共交通,形成覆盖全城的地下交通网,限制私人轿车使用,宾馆饭店取消一次性洁具等。如此种种终究会还国家还人民一片蓝天,还树木一片新鲜,还空气一份清新。
   朋友的车继续前行,来来往往的车辆均行色匆匆。见此情景,心中又生一奇:如此美景却很少有美国人来游玩欣赏,不像我们香山的红叶还没有看红叶的人多,以至于在那些日子,前往香山的道路要实行限行措施。而在这儿,满眼的红满目的彩,竟然独自芬芳独自赏,无人问津。难道是美国经济下滑所致?联想到次贷风波,联想到费城北部的衰退情景,联想到底特律汽车工业的衰落,联想到花旗、美林两大金融机构总裁的辞职,无人赏叶也是自然之事,亦在意料之中。想到此,这愁又多了一层。
   怎么看红叶倒看出了愁滋味?这可违背了今日出行的初衷。于是迅速调整情绪,把眼望外,仍然是赤橙黄绿彩叶当空,强烈的视觉冲击很快让我重新兴奋起来。毕竟“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一切的困难都会过去,我们国家的未来、美国的未来以及世界的未来应该会更好。就像这大片大片生机勃勃的红叶,必将世界染成一片火红。
   2007年11月5日
   烟花三月到杭州
   一年之中,烟花三月是最美丽的,烟花三月中又以有天堂之称的杭州美到极致。今年的烟花三月我恰恰有幸在杭州,领略到了那份极致的美。
   三月的杭州,春光是妩媚的,微风是和煦的,万柳在轻舞着,百花在妖冶着,茶香拂着面,草香扑着鼻,飞燕处处呢喃,游人如痴如醉。
   杭州的美首先美在西湖。此次到杭州恰好入住西湖边的宾馆。入住时是夜里,看不清窗外的景色。但知窗外有湖,便打开窗户对窗而眠,整夜被湖水的温柔气息包裹着,竟一夜无梦。清晨,在啁啾的雀鸣声中醒来,踱步窗前,顿时惊异:一湖的碧绿!湖水在晨曦的映照下泛着青青的波光,湖边成行的垂柳迎着轻风摇曳生姿,翻起层层绿浪,不知名的小鸟在柳浪间穿行嬉戏。啊,这应该就是著名的柳浪闻莺吧。匆忙洗漱完毕,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湖边,流连于柳浪松涛,纵情于红花绿叶,徜徉于小桥流水,极目于朦胧远山,回望于雷峰奇塔,专注于亭榭楼阁。找一湖边长凳坐下,恰有一条小木船划过,船上坐着两人,一边摇橹,一边谈笑。吱吱呀呀的划水声,阵阵入耳;忽然一阵风起,岸边的树叶沙沙作响;又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寺庙的晨钟之声,声声扣人。此景此情正应了那首诗:“湖水湖烟浓淡里,曙光遥逐春风起。不知山有几千峰,树色相连又几重。”
   西湖的美,美在历史底蕴,这是她不同于一般自然美景的重要所在。历朝历代西湖总是被人捧着敬着爱着念着想着,尤其是南宋建都杭州后,无论政客还是文人总是把她当成宝贝一样供奉和吟诵。达官贵人为她解囊修治,文人骚客为她赋诗泼墨。与她联系最紧,几乎同呼吸共命运的名人当属唐代的白居易和宋代的苏轼。两人相隔两百多年,却有一个共同的命运:两位都是大文人从政,又都将生命中辉煌的一部分留给了西湖。他们疏理湖水,治理湖道,建造防护堤,使西湖成为既可作为美轮美奂的美景欣赏,又可浇水灌溉造福百姓的天下独一无二的名湖。两位都做过杭州的刺史,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做过杭州人民的父母官。在任上政绩显赫,有西湖上的白堤苏堤为证。两位治理西湖、热爱西湖、吟诵西湖,留下了许多千古名篇,比如苏东坡的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的美是有仙气的,“梅妻鹤子”的故事就是从这里传遍全国,传了近千年。故事讲的是宋代的一位隐士林和靖,为了避官,隐居西湖中的孤山,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孤高自傲,不与世俗同处。他“采菊东篱”,遍尝百草,捕鱼捉蟹,过着闲云野鹤般的快活生活,更是留下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咏梅名句。后人将其视为高风亮节的楷模。西湖的仙气还来自于一座著名的寺院——灵隐寺,据说此寺已建一千六百多年,无数善男信女抱着“心诚则灵”的信念前去烧香拜佛,所以灵隐寺的香火特别旺。一个寺庙的香火能延续一千多年应该有其道理,说明“善有善报”的佛教教义世世代代深入人心。
   西湖除了她温柔的美之外,还有一份厚重的美。这里记载着于谦、岳飞、文天祥、秋瑾、龚自珍等如雷贯耳的名字,传颂着他们“两袖清风”、“精忠报国”、“丹心汗青”、“乘风挟雷”、“我劝天公重抖擞”等可歌可泣的故事。
   思绪悠悠,千转百回,突然被不远处的一阵晨练吊嗓子的声音打断。一看表居然不知不觉到了该出发的公差时间,只得暂把思绪放下。
   第二天上午忙完公务,几个同伴相约去逛丝绸之最——丝绸城。这一趟又让我见识到了杭州的内在美——如花似锦的锦绣之美。杭州地处江南水乡,气候温润,特别适合养蚕。蚕会吐丝,丝是非常重要的纺织原料,具有透气性能好、吸潮、吸音、吸尘、耐热、抗紫外线、穿着舒适等特点。丝的出现使得丝绸织造成为中国古代非常重要的手工产业,并开创了中华民族的服饰文明。经过几千年的变迁,丝绸在某种意义上已成了中华文明的象征之一。到了汉代,丝绸的贸易和输出空前繁荣,形成了著名的“丝绸之路”,从而推动了东西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如今,丝绸业进入了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丝织品的产量和消费量激增,丝绸已成为全世界人民共同喜爱的织物。据有关资料称,我国生丝的出口量占到了全世界生丝贸易量的80%以上。
   我从小就喜欢丝绸。这种喜欢最初是因为见到我家楼下百货商场里卖的产于湖南长沙湘绣大楼的丝绸戏装,花花绿绿煞是好看。在我幼年的眼睛里,比起平时我穿的粗布衣服,这些丝绸的戏装是多么好看,像是天上神仙穿的衣服一样。也因此开始央求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妈妈花几元钱买块小花丝绸做了一件短袖上衣,柔柔地、软软地贴在肌肤上,凉凉的,爽爽的,舒服极了,轻轻的,飘飘的,漂亮极了。后来自己挣钱了,对丝绸更是情有独钟。有同事说丝绸衣服不好打理,可我就是不厌其烦地洗好熨平穿上,那种感觉就是好。近些年才知苏杭是丝绸之都,因此每次到杭州就会惦记着去丝绸市场走一遭。这次到丝绸城,见到从外衣到内衣,从正装到睡衣,从床上用品到装饰品……绫罗绸缎琳琅满目,一如既往,艳如国色天香,素似仙子,立即掉进丝绸的海洋里不能自拔。
   对丝,我有几样最爱。一样是绣品。这份喜爱还是源自于我儿时所见的戏装,软软的绸布上密密地用七彩丝线绣着或花或草或鱼或鸟,花似溢着花香,鸟似正在歌唱。每次见到真丝绣品,耳边就会回荡起金嗓子周璇的那首四季歌:“春季里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前绣鸳鸯。”真丝绣品或自用或送朋友均为上品。第二样是织锦。关于锦的解释谷歌网上是这样描述的:“应用缎纹、斜纹组织,花纹精致,多彩绚丽的色织提花丝织品。”锦的妙处就在这多彩绚丽的色织提花上,把设计师设计出的美丽织进丝绸里,织锦图案大多以风景人物为主,栩栩如生。杭州最有名的织锦是都锦生创办的织锦品牌,从其名见其神:都家为锦而生。第三样是蚕丝被。起先以为丝棉被不能御寒,只能防暑,简直是对它最大的误解,一床6斤重的丝被足可抵御严寒,而且那独有的轻轻软软与肌肤亲密接触的舒服感觉非一般棉被、羽绒被、羊毛被可比。
   拎着大包小包从丝绸城出来已近黄昏。同行中有人提议去喝龙井茶。于是一车人穿过杭州的繁华闹市,缓缓驶入光影斜疏的龙井村。在这里我们又得以见识到杭州的另一美——闲适的美。下得车来,由一酒馆老板领着上了一个土坡,坡上有一个石砌的围栏,围栏正中刻着翠绿色的三个大字“十八棵”,围栏里密密地围着十八棵茶树。这地方眼熟,原来是以前来过,知道这“十八棵”是乾隆时期留下的御茶树,在见证了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后仍显得郁郁葱葱。以我曾经上山下乡当过茶场农民的经验来看,这份葱郁中显出它们的苍劲,一看便知已有年头。老板指着这些茶树告曰,每年只能产茶九两,视为稀世珍宝级茶叶。听罢真是羡慕能有幸喝到这九两茶的人士。
   看罢御茶,我们继续前行。行至一棵大树下,已有桌椅置于眼前。老板招呼我们坐下,有两个秀雅的杭州姑娘端上茶杯、茶壶和茶叶。透明的玻璃杯放在每人面前,先用小镊子轻轻夹一把扁状的浅绿色的龙井茶叶放入杯中,再用茶壶里滚烫的开水往杯里一冲。本在杯底躺着的茶叶像是被注入了生命一样,一片一片地从杯底跃起,在清水中舞动起来,原本扁扁的茶叶纷纷展开身姿,变成一朵一朵的绿伞,舞动着,舞动着,又慢悠悠地回到杯底。顿时一股浓浓的茶香四下溢开,在空气中飘荡,尚未喝它,已知是色香味俱佳。众人皆呼:“太棒了。”我素不喝茶,可也禁不住被它的色香味吸引,呷上一口,咂巴一下嘴,唇齿留香。不一会儿,杭州姑娘又端来了花生瓜子等干果,茶香伴着果香,果香就着茶香,真是惬意得很。
   将全身埋进软软的靠背藤椅之中,不经意地打量起周围环境,这才发现旁边已坐满了品茗喝茶的客人。老板说,杭州人每逢节假休息日都会拉家带口、成群结队前往郊外的茶乡,一壶茶,一盘瓜子,一副扑克牌便可谈笑一整天,活得就是这么闲适。杭州人似乎没有什么着急的事,你在街头巷尾绝不会看到杭州人吵架的镜头。杭州人说着吴侬软语,赋着诗情画意,吃着香甜杭菜,虽然人人都有做生意的天赋,个个都会赚钱,但赚钱讲究和气生财,讲信誉不赖账,生意双方无须相互提防,所以活得自在。这样的性情也就为中国近代史上为何单单在杭州出了一个红顶商人胡雪岩做了最好的注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杭州人有幸也。想到此,再呷一口茶,脑中蹦出宋代大诗人陆游的那首《雪后烹茶》:“雪液清甘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这是对杭州人那份淡定闲适的心情的最好写照。
   此次杭州之行因公差在身而行色匆匆,许多美景实在抽不出时间去寻访。比如盘亘在我脑海中的孤山、白堤、苏堤、灵隐寺、胡雪岩故居、文澜阁等,盼望已久却因时间原因一直未曾见到的苏堤春晓、三潭印月、断桥残雪、雷峰夕照等,只得再寻机会来杭州了。杭州美,杭州真美,杭州实在是美,难怪唐代白居易会留下这样的诗篇:“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2008年5月5日
   彩云之南
   彩云之南,一个浪漫得让人发酥的名字,就奔着这份浪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