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书 99炮双响龙游戏机

第4618章 给齐子轩解惑

九娘记得那时候自己不过六岁,看着是十一岁的长君骑着骏马在草原上飞奔的样子,英俊潇洒,便硬缠着要他教自己,那时候的他不论自己提出什么要求都会答应自己,害怕自己从马上摔下来,便抱着自己骑在马驹上,一点一点的教自己如何安抚马儿,如何上马等等,他只教了九娘三天,便消失了一整年,没有任何音讯。
  九娘那时候才刚刚学会上马,而且还不娴熟,九娘在长君消失的头一个月里,还总是盼着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拉着自己教自己骑马,从最开始翘首盼尾得等待,到失望,九娘还是自己学会了骑马,并且在师傅的指点下学有了很大的长进,等到一年后长君回来的时候,九娘已经不在需要他教自己了。
  “吁!”只见黑影驮着美丽的女子何英俊的男人飞快的跑过来,欧阳宸猛地一拉缰绳,黑影前腿跃起,后腿一蹬,溅起一些尘土。
  随着黑影落下前蹄,九娘才回过神来,脸上泛着些许红晕,欧阳宸下马并把九娘抱了下来,九娘眼神亮亮的看着欧阳宸,欧阳宸从怀中摸出一方云锦的裁成的帕子,执起帕子轻轻拭去九娘额头的汗珠,轻声问道:“可是累了?”
  九娘看着走近的欧阳宸,带着淡淡的茶香的方帕拭去自己额头上的汗珠,温润的声音,九娘眉眼间的喜悦渐渐收敛,直到恢复成平日里温婉的样子,才微启红唇:“王爷,九娘不累。”声线浅浅,欧阳宸收回的手捏着帕子放在身侧,听了九娘的话悄然紧握。
  “今日带你来骑马,主要是为了后日一年一度的秋围,本看你刚才熟练的安抚马儿,想来你的骑术应该是不错的。”欧阳宸拉着九娘往一旁的休息的大帐走去,九娘被欧阳宸拉着,跟在他身后微半步的样子,看着相交握的两只手,听着前面声音明朗的话语突然顿住,九娘垂着眸子轻声回答道:“王爷在疑惑九娘自小被妈妈买进雪姬阁,学习琴棋书画,应付男人,又怎么会有这样好的骑术?”
  浅浅的声音毫不在意的道明欧阳宸的心中的猜疑,却不想话音刚落就被欧阳宸扯进怀中,九娘嗅着男子身上淡淡的茶香,神情淡然的靠在欧阳宸怀里,轻轻合上眼中的复杂,欧阳宸抱着九娘,将下巴抵在九娘的头顶,感触着那柔顺的发丝,欧阳宸在听见九娘口中吐出“应付男人”四个字的时候,心底一抽,第一次见着她,是在西郊香山,人迹罕至的山西,自己一眼就认定了的女人,本以为是那家的小姐,却不想探来的消息却是雪姬阁的花魁,那样干净的人,是不该留在那种肮脏的地方的。
  “阿九,原谅我。”略带歉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叹息,九娘闭着的美眸猛然睁开,不可置信的颤了颤,那微带歉意温润如玉的声音,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即便世人不知,这将近半月的相处中她也是知道的,他欧阳宸断然不是随意向人道歉的,他的骄傲,他的自负,统统都是不允许的,如今……不是道歉,而是带着微微祈求的语气,让自己原谅他,自己不过是一个供人赏玩的妓子罢了,何德何能?
  “王爷,九娘不过是个供人赏玩的妓……”九娘微微推开欧阳宸,眼底淡漠的没有丝毫情感的开口,话还没说完,只觉得揽在腰肢间的长臂一紧,下巴被修长的手指捏着抬起,唇瓣上的微凉,欧阳宸听着九娘仿佛不是在说自己一般,淡漠的,讽刺着,心底怒不可遏,蛮横的扣住怀中的女人,野蛮的吻着她娇嫩柔软的唇瓣,直到尝到一丝腥甜,才猛然清醒过来。
  松开九娘,看着九娘红肿的唇瓣泛着丝丝血迹,心底泛起一抹心疼,微微颤着手,欲要抬起手去触碰,怀中的人儿却抬起头看着欧阳宸,眼睛里一片冰冷淡漠,偏偏却笑面如花的看着他,泛着血丝的唇瓣微微张合出声:“王爷可还满意?”欧阳宸身子一震,看着九娘用纤细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抹去唇上的血迹,欲要推开欧阳宸就走,欧阳宸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鲁莽伤害到了九娘,更紧紧的抱着九娘,不让她有推开自己的机会。
  “王爷,这光天化日之下,还请自重,免得污了王爷的身份。”九娘微微勾起唇,浅浅的开口,言辞中辛辣的讽刺让欧阳宸不敢松开手,却又不得不松开手。
  脱离了欧阳宸的怀抱,九娘才觉得松了口气,刚才在那茶香笼罩的气息里,九娘觉得窒息,一碰到欧阳宸自己就变得不想自己,九娘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看着欧阳宸愣在原地看着自己,九娘压抑住心底的怪异,道:“王爷,九娘想先回去了。”柔和的福了个礼,两人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疏离,欧阳宸心一点一点凉了下去。
  “那咱们就回去吧。本来今日就是让你来……”欧阳宸最后还是没走说出“骑马”两个字,本就是因为骑马两人起了争执,如今再提,岂不是雪上加霜。
  “说起骑马,九娘还没有回答王爷,九娘的马术,舞技,都是师傅教的,至于我师傅的名字,请恕九娘无可奉告。还望王爷见谅。”听着九娘字字句句皆是疏离,欧阳宸不语,快步上前拉过九娘的手。然后往马场门口走去。
  “王爷?”对于欧阳宸的霸道,九娘自第一次见到欧阳宸就隐约觉察到了,当初不过是无形中给人压力,让人拒绝不得,如今更是如此。欧阳宸顿下步子,回头看着九娘那双弯月一般的美眸,温和的笑意挂在唇角,桃花眼一弯,温声道:“阿九,忘了今天本王在马车上说的话了?在你踏进王府的那一刻,你便是本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