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1xbext

第1460章 纷争之始

太阳的第一缕光芒经过地面与云层之间的数度折射后准确地透过茂密的树叶投入一只只鸟窠,惊醒了鸟儿的好梦,于是它们跃上枝头,呼朋引伴,热闹起来了。草树经过了一夜凉风的抚慰和清露的滋润,此时也恢复了最具生机的绿色。人家里因电压不足而显桔红的灯光渐次亮起,从山墙上屋檐下和次第打开的大门里透出来。晨光渐浓,炊烟升起,整个山村都活跃起来了。
  钱玉珠揉着眼睛一脸呆相地走出房间。钱父放下了正在磨的弯刀,问:“你们昨天取回来的信呢?”
  “那桌子上不是?不是信,是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钱父拿过信封去,颠来倒去地看了,又拿出里面的录取通知书,展开,迷着眼看了半天,问:“你们拿到村公所盖了个章吗?”
  钱玉珠一边回过头去看陆续从里间出来的酒仙、美美婷和肖里郎,一边含笑说:“什么呀,哪会有村公所的章?”
  钱父把通知书递到钱玉珠面前,指着上面的红色公章说:“这不是村公所的章吗?”
  “这是浙江大学的章哪!”
  “哦,哦哦!”钱父把手缩回去,翻来覆去的又看了半天,问:“这上面说没有说要多少钱呀?”
  “开学交六千。”
  “要这么多吗?一开学就是六千?加上路费什么的,不至少得带六千一百块钱哪?”
  钱玉珠的哥哥说:“看爸爸说的,单是到浙江的路费就要五百元呢。
  “真的?”钱父吃了一惊,看看酒仙和肖里郎,见到他们肯定地点头以后,他放下录取通知书沉思起来。
  “家里只有两千一百六十块钱,不够的怎么办?——陈伟家刚卖了几头牛,可能还有两千块钱在家里,要不去借过来,不够的再想办法?”
  “不行!”钱玉珠突然发怒,“我宁可不去读书,也不借他家的钱!”
  她的怒火不小,一张脸涨得通红。这引起了酒仙的迷惑,不知道“陈伟”这两个字在钱玉珠的字典里除了代表人名以外还有其他什么邪恶意义。
  钱玉珠的嫂子说:“我大姨妈的小姑在县城里开服装店,上万块的钱都有。我去叫大姨妈去帮忙借点?”
  “这倒是一条路。但是你大姨妈家五十多里路,好远哦!”
  “没有关系,其中还有一截路可以坐车的呢,大半天就到了。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一会儿,钱玉珠的嫂子兴冲冲地出门了。
  酒仙、肖里郎、美美婷三人呆呆坐着,互相一遍遍看对方的脸。
  美美婷忽然笑了,问:“酒仙哥哥想写诗了吗?”
  酒仙苦笑着说:“我们伟大祖国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中还确实少见表现家庭和睦的诗,不过也许哪一天我真的为它添加上这一个内容。”
  酒仙说话时其实是心不在焉的。他心里热着,而且逐渐升温。最后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帮助钱玉珠的最好办法,于是站起来说:“钱叔叔,如果到时凑不齐玉珠的学费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贷款。”
  钱父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然而他眼里满是迷惑,“多谢!多谢!”他说,“到时再说吧,如果凑不够,一定会来找你的。”
  酒仙说完话后才感觉似乎有些地方不对劲,似乎自己太冲动了;再看钱玉珠时,她也正望着他,两只眼里都沉淀着问号;他于是脸红了,急忙到外面去看风景。
  钱家人继续说话。一会儿他们已经商量好钱玉珠的哥哥在玉珠开学时送她到学校,然后直接下广州打工去。大约他们在以前就讨论过这样的问题,现在只是做了决定。
  “对了,”钱玉珠说,“幽灵今年找上谁了?”
  钱父一愣,脸立即沉了下来,说:“不知起倒!这个时候问这个干吗?”
  “我们已经看见尸体了。”
  钱父不再说话,重重地坐在板凳上。他的眉皱得很厉害。
  “这个死鬼,当真六亲不认了吗?”
  “到底是谁呀?”
  “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到红英了吧?”钱父问他的妻子。
  “表妹?你说是……是红英?我刚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到她姑姑家去了吗?”
  钱玉珠脸色苍白,身体晃动得厉害,差点跌到。酒仙三人急忙站起来,美美婷扶住了她。
  喘了一阵气之后,钱玉珠很快镇定了下来。她对酒仙说:“我们去看看。”
  “在哪儿?”钱父问。
  “铁路隧道。”
  “梯子西边。”钱玉珠补充说。
  钱父说:“你们先去,我去通知他姑父,一会儿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