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婚姻劫

这次是宋佳不想回家了,大家都下班了,她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抹眼泪!廖梅劝了她半天,好话说尽了。

“贫贱夫妻百事哀,你们风风雨雨走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事情好商量。今天你不回家,明天他不回家。这叫恶性循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倒不如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

“谈崩了!”

“哟?你那也叫谈啊?谈得火大了,就叫闹!你去他们单位上这么一闹,人家吴名的脸还往哪搁啊?不是我说你,今天这事,是你太冲动!”

宋佳把脸一扭,捂着嘴哭得更厉害了。

“我知道啊!我觉得我没脸回去!回去说什么呢?接着早晨那茬,肯定还得打!我不想打,所以我不回去!不见面!”

“你不回去没关系,今儿可是周五!下午悠悠就回来了,你想好了,怎么跟孩子交代了吗?”

毕竟是母亲,一提到女儿,心底的磐石立刻就化了。总不能因为他们的矛盾,影响了孩子,本来悠悠就对她这个妈意见多多,要是让悠悠知道了她去老公单位闹的这事,她的形象,可就彻底在孩子面前毁了。

深思熟虑了一番,宋佳还是决定妥协,先回家封住吴名的嘴再说。

她答应廖梅今天晚上回家,廖梅说:“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来帮你协调!毕竟在婚姻这条路上,我比你多走了几年,相信吴名能听进我的劝。”

廖梅目送她打车回家,心里想着,总算没浪费了这一番苦口婆心。

她在车上给霍娟儿打电话,想问问吴名那边的情况。霍娟儿也劝了她一番,说她不必再为这件事情闹下去,再闹,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接着,就是一通老好人的话,意思和廖梅的相仿,都是劝她悬崖勒马。

宋佳还偏不信这邪,怎么这事儿,就全是她的错呢?凭什么她就是骑在那马上要往悬崖下跳的人呢?为什么不是吴名?面对婚外的诱惑,他就不该悬崖勒马吗?

心有不服的宋佳,这一想,便又是一肚子的气。

回到家的宋佳,一进门就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那股子大女人的劲儿一上来,没几个男人驾驭得了她。明明是告诉自己,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写在脸上的,这会儿反倒又变成了一个怨妇。

悠悠一进门,就闷在自己屋做作业,对妈妈向来冷淡的女儿,今天听到妈妈回家的声音,拿着她“三好学生”的奖状,没敲门就进了妈妈的屋,见宋佳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嘤嘤地哭的样子,她觉得很纳闷,又不敢上前去招惹她,又低着头失望地走开了。

在厨房戴着围裙包饺子的吴名,本来是想喊宋佳一声跟自己一起包饺子,看见女儿拿着奖状失望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心疼得不得了!

他举着两手面走进卧室,冲着宋佳喊。

“喂!闹够了没有?你就不能鼓励鼓励悠悠吗?女儿得了‘三好学生’!”

宋佳转过身去,没有理会他的话。

吴名朝悠悠那屋巴望着,看见孩子在偷偷抹眼泪。心里就更难受了,他唉声叹气地继续回厨房包饺子,宋佳继续趴在床上装林黛玉。

她躺在床上,眼泪打湿了床单。她在想廖梅和霍娟儿的话,结合白天她的行为分析,她今天做的这事情,实在也说不出什么理。可她是宋佳,她在婚姻中放肆惯了,也被吴名宠坏了。所以她觉得自己即便是错了,也绝对不能低头。假如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有了羞愧感,这种羞愧感越强烈,她就表现得越不讲道理,因为她无可辩解。

悠悠不死心,决定拿着那奖状再去妈妈面前晃荡晃荡。最终下定决心,举着奖状就去了,这次孩子很直白,双手举着奖状站在她面前,笑靥如花地说:“妈!看!我得了‘三好学生’!”

宋佳抬头看了看女儿,面无表情,从床头柜上扯了自己的包包,拿出钱包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她。

“够了吧?”

她把钱拍到悠悠的手中,做了个哄她的手势。悠悠拿着那一百块钱,表情纠结又气愤,这一百块钱,严重地打击到了一个女孩儿的自尊心!这一百块钱,也彻底打破了悠悠心中积满了怨气的瓶子!孩子生气地将那一百块钱,连同自己的奖状一并撕碎了,边撕边抱怨:“钱、钱、钱!你就知道给我钱!我要的不是钱!不是钱!”

宋佳愣了,当那些纸片散飞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彻底被激怒了!她随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悠悠的小屁股。

“你这孩子,你妈的钱是那么容易挣的吗?”

悠悠气疯了,冲着妈妈挥舞着双手,她死死地抓住女儿的肩膀,孩子一边哭一边挣扎抱怨着:“你这个坏妈妈!我不喜欢你!”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和你爸都不喜欢我!让你爸给你找个后妈去!”

“坏妈妈!坏妈妈!”

吵闹声震惊了厨房中的吴名,他跑到卧室中,看到的只是一个让他心痛的场景。

孩子抹着眼泪说:“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疼,我的妈妈却只知道给我钱!”

悠悠的呐喊,震撼了吴名的心灵!让他这个七尺男儿怒了!他解下围裙,咬牙切齿、太阳穴旁暴起了青筋!他把围裙狠狠地丢在了地上,用力地将孩子揽到了自己的怀中,指着她的鼻子骂开了:“宋佳!你太过分了!别以为你这几年挣了点臭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平时对我呼来喝去也就算了!可你干吗把对我的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你凭什么拿你的臭钱,侮辱一个孩子?!”

宋佳捂着心脏,发现自己马上就要被气得背过气去了!

“我的臭钱?我的钱臭?对!我整天在外面没日没夜地干,就是为了赚这几个臭钱。没有我的臭钱,哪来的这么大的房子?没有我的臭钱,哪里有外面停着的豪华跑车?没有我的臭钱,拿什么养孩子?光她一年的学费、寄宿费、生活费……就好几万块钱!没有我的臭钱,这些事可以实现吗?凭你的能力,你能给我们这种生活吗?”

“这种生活不是我们想要的!你是不是觉得有大房子、豪华的车子,就能过得幸福了?我们不需要!我还告诉你,这种生活我们早就过腻了!这不全是你挣的吗?我们走就是了!这些富人才能享受的东西,都留给你这个愚蠢的富婆吧!”

吴名撂下这话,头也没回,拉着还在啜泣的女儿转身离开。

当她还心存一点他们能转头回家的希望时,吴名和孩子已经走远了。她要疯了,疯子一样地在屋子里来回乱转,打翻了他包好的饺子,揪着自己的头发乱喊乱叫着。

楼上楼下的邻居,因为受不了她家的噪音,纷纷跑到门口声讨。只见吴名拉着悠悠的手,又从电梯上下来。几个邻居看见他们,围了上来,声讨他老婆没有公德心。悠悠像只小鸟一样,吓得浑身哆嗦,躲在爸爸的身后。吴名跟邻居一一道歉,才遣散了人群。

他打开门,拽着女儿进屋。看见她像个疯子一样狼狈不堪,坐在地上,眼神呆滞中透着绝望。

悠悠唯唯诺诺地走到妈妈面前,蹲了下来,委屈地说:“妈妈,我错了……”没等她反应过来抱抱她,孩子就委屈地捂着眼睛把自己关进了自己的房间中。

吴名缓慢地收拾着她刚刚“暴怒”后的战场,将饺子一个个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系上围裙,继续包剩下的馅。

这个过程中,吴名没有说一句话,宋佳的骄傲驱使她也没有先开口说点什么。或许,她道个歉的话,这事情还有转机。可是她太强硬了,就那么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她一遍遍反复提醒自己,他不来求饶,她就坐在这不起来。

吴名包完了饺子,开始烧开水,将饺子煮了出来。放到餐桌上,摆好了一副碗筷,然后进屋开始收拾他和悠悠的东西。

他很快就收拾好了一箱衣物,拎着箱子在孩子的屋门口喊:“悠悠,跟爸爸走了!”

孩子从屋里走出来,手里也拎着一个袋子,还有妈妈曾经送给她的一只叫“艾米”的布娃娃。

宋佳觉得事态不妙,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用一种几乎绝望的眼神盯着老公和女儿。吴名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将话说得很清楚:“宋佳,我觉得咱们都得冷静冷静,你太强势了!我呢?哼……我这些年活得太窝囊了!这段时间,我先回我们的小两室住,那边东西挺齐全的,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会把悠悠照顾好的。等我们都把事情理清,再考虑咱们之间的关系吧!”

吴名和女儿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回头提醒她:“请你到什么时候都别忘记,悠悠是个女孩儿。还有,别忘了吃饭!饺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像一记耳光,让宋佳觉得无地自容……

老公拽着悠悠走到门口的时候,悠悠转头看了妈妈一眼,眼神里全是委屈。这一眼看得宋佳心都碎了,最终,孩子还是跟爸爸走出了家门……

宋佳觉得这个世界很冷,像是被冰霜冻住了身体,让她浑身麻木。要说这间屋子里倘若还有一丝温暖的话,那就是那盘还冒着热气的饺子。

霍娟儿的手机吱吱响起的时候,她正坐在马桶上看着手中的n条试纸哭鼻子!

用周海洋的话说,她这套自己骗自己的功夫,简直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女人就是感性,在事情没有任何转机和难以抉择的时候,她们就开始握着双手,期待“奇迹”的出现。可结果却偏偏让她失望,让她开始感叹“奇迹”这个东西,简直不靠谱!

周海洋拿着手机钻进了洗手间:“哟?你还为这事儿磨叽着呢?手机响了!宋佳的!”

“不接!肯定是让我继续找吴名谈判!这事儿让我纠结啊!你知道吗,我看见吴名那双眼神,我就失去谈判能力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无辜的!尽管我在临出门之前,对于他的罪行义正辞严地进行了批评!”

周海洋把手机往床上一丢,索性不去管它,任它响了好几遍才消停。霍娟儿心神不宁地坐到床边,语调里都是哀愁:“前几天还有一道是浅,现在两道都深了!海洋,咱们怎么办呢?”

“你没看见刚才咱俩回家,那俩老太太看你的眼神吗?那眼神对你恭恭敬敬啊!尤其是我妈喜笑颜开的!”

“那又怎么样?”

“你舍得让外面坐着的那俩伤心吗?”

“你妈还好点,可是我妈跟着起什么哄啊?”

“废话!谁家的老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做那种手术!”

“那倒是!可是你准备好了吗?再生一个孩子?咱们的生活压力、精神压力,会让我们喘不上气来的!”

周海洋长叹一口气,虽然拍着胸脯,但是很没底气地说出了四个字:“准备好了!”

“真准备好了吗?真的吗?你想清楚了啊!”

霍娟儿的精神刺激法,将他的思想一下逼到了高度紧张。最终不得不让周海洋跟自己妥协。他蜷缩在被子里,冲着老婆作揖。

“让我想想!想好了再做决定!不过你不能擅作主张!在我没有做出决定之前,你必须要保证二宝的安全!”

她点点头,答应给他考虑时间。

压力真的会使一个男人变成秃子!周海洋清晨起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枕头上有好几根说黑不黑,说白不白的头发。

昨天晚上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紧张工作压力下,整天渴求睡到自然醒的周海洋,昨天晚上,居然失眠了!他这一宿,脑袋里想的都是丫丫、孩子、孩子、丫丫……他想到当初刚生丫丫时的那种全家忙活的狼狈场面,再想想他们现在的情况,手里那点仅有的存款和生孩子之后的巨额花销,简直是杯水车薪。所以,仅这一个难题,就够他受的了,再说,他们这两室的房子,也实在是住不开。

霍娟儿看见他疲惫的样子,揽着他的胳膊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到点了,该上班去了!”

接着两个人起身开始洗漱、换衣服,一切都如往常那么平静,不同的只是周海洋的眼圈今天出奇的黑。老婆拿着牙刷哈他的痒,笑他像个大熊猫。他却一点也笑不起来。

宋佳又打进电话来,这次霍娟儿接了。

闺蜜在电话那边对她先是一通乱骂,埋怨她这个闺蜜实在没良心,甩了那么两句老好人的话,就不接她电话了。接着开始哭诉老公女儿拎包离家出走的经过,霍娟儿一听事态升级了,急得脸都绿了,草草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也没顾得上和老公解释,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宋佳家。

周海洋对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了,最近老婆的雷厉风行,基本上都是因为宋佳。

老妈轻轻地敲响他们卧室的门。

“进来!”

郭喜梅拄着拐慢慢地坐到了儿子的床上,一脸谄媚地笑着。

“妈,有事啊?”

老太太警觉地往门口望了一眼,生怕别人听见他们的对话。又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

“这是我的私房钱!全给你们!三万!”

“妈,您还有私房钱呢?不过这钱您自己留着啊,给我们干吗?”

“生子基金。”

“什么?什么意思?”

“生二胎不得花钱吗!这些钱虽然不够后续的开销,可生孩子总够了吧?”

“唉?这事儿我们还没定呢!这不完全是钱的问题!”

周海洋又把卡塞回了母亲的手中,提起包准备去上班。

“你这话,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不是不想要,是还没考虑好!压力太大了!”

他还没走到门口,郭喜梅就怒了。

“站住!”

她这一喊,吓得儿子头发丝都立起来了。她慢慢地挪动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扶着床,做着要给儿子下跪的动作。周海洋怔了,跑过去抱着妈妈的身体。

“您这是干吗呀?想再让脚踝的骨裂啊?”

她抓住儿子的手说:“那你答应妈!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只要你们答应,妈去给你们想办法!不就是钱吗?妈去借!”

周海洋显得有点为难。

“借了也得还啊!再说,这也不只是钱的事。好多事情,咱们都得考虑清楚了!就您这情况,您能帮我们看孩子吗!你别指望再把小娟儿拴在家里,再生一个孩子,她必须得出去工作,要不然我压力太大。还有丫丫,您照顾得过来吗?两天就得犯心脏病喽!”

“你放心!这些都不是问题!海洋啊!我求求你了,生吧!你爸走得早,他的在天之灵肯定也愿意自己的后辈兴旺!你想想,将来丫丫自己多孤单啊……”

郭喜梅将姿态放低到极限,眼眶湿润。这一番说辞,真的是她发自内心的呼喊,真心实意的请求。也让周海洋措手不及,迷失了方向。

此情此景下,他只能暂时答应老妈的要求:“行了行了,您这是干吗呀?我答应你,答应你!”

“你代表得了你媳妇吗?”

“好!我代表小娟儿和我自己,答应你!你别闹了妈,我上班该迟到了,有什么事咱们回来说好吗?”

郭喜梅噘着嘴,坐在他的床上说:“好吧。”

霍娟儿一进宋佳家的门,看着她把自己折磨成了一个精神病,突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昨天晚上,宋佳一整夜,都在喝酒。开始是啤酒,接着是啤的白的带色的混在一起。她睡眠不足的时候,脸经常浮肿。这一折腾,她的脸都要肿成发糕了。

看见霍娟儿来了,宋佳一下把自己丢进了她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老公女儿都不要我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霍娟儿紧紧地抱着她,抚顺着她的头发,也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安慰。看见她这副样子,霍娟儿心里很难受,开始自责昨天应该当着吴名的面,把话说得透彻点。光顾着同情他了,却忘了他们家还有一个怨妇。

因为喝了太多,宋佳说话含糊不清,状态浑浑噩噩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霍娟儿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她扶到床上,看见她安然睡下,她才写了张条子放到她的床头,然后安心去上班。

去公司的一路上,她都试图拨通吴名的电话。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接她的电话,最后还索性把手机关了。

她觉得这事儿闹大了,能把吴名这样做事一向迁就的男人惹得连电话都不接了,想必昨晚发生在他家的事情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可是宋佳的事情总得解决,要是这样继续下去,那么这公司也别开了,公司里需要宋佳处理的事务太多,多得她都替她觉得累。不过这摊子她真不能撂,这么一想,她也能理解宋佳为什么练就了一副“火娃”的脾气,全是压力闹的。

霍娟儿灵机一动,既然不能找吴名,那她就偷偷找找那个被怀疑的对象吧,不吵不闹,用一种和谐的姿态出现,就为了把事情理理清楚,然后给宋佳一个满意的答案。

廖梅觉得她这主意妥。就以朋友的名义,替宋佳跟人家道个歉。毕竟这事儿宋佳自己干不出来,吴名那边要是问,就说是宋佳托她去说的,这样就能达到在他们两口子中间和稀泥的效果,暂时缓解一下僵持的气氛。

“廖姐,你陪我去吧!要是她是个恶妇怎么办?你没看见那天她要跳楼的那架势!我都吓死了!你比我年长,说话也柔,可能会更好一些!”

廖梅很为难地说:“我还是别去了!去的人多了,别再让人家觉得咱人多欺少!你记着,好言好语就是了。别激怒了人家。人家没准也是受害者!”

霍娟儿觉得廖梅说得有道理,这两个女人坐下来是聊天,三个女人就搭成了一台戏,要是再唱出别的味儿来,那就更乱了。

“好吧!我自己去!”

霍娟儿在吴名他们单位门口蹲了一个小时,才遇见了下班后正准备回家的落颜。

她跑到她面前,语调轻柔:“你好!有时间聊聊吗?”

落颜思量了一小会儿,还是大度地答应了她要聊聊的要求。

霍娟儿盯着坐在对面的落颜看,觉得她这种行为举止都很有教养的女子,真的会偷人吗?面对比自己更镇静的落颜,霍娟儿半天不知道该从何下口。尴尬直逼大脑,让她的大脑短路了。

“其实我不该来的。我来与不来,都不能证明自己和老吴之间的清白,可我还是来了,为了帮老吴洗清罪名。”

“对不住啊,我替宋佳跟你道歉。我那朋友,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这也是今天我来的目的,一是跟你道歉,二是把整个事情弄弄清楚。”

“事实就是,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和老吴之间,什么都没有。那天晚上,所有的同事给我过了个生日,后来大家都喝多了,就在小庄园休息了。我也没想到,我请同事们的一次消遣,会伤害到老吴的家庭。”

“可能是老吴从来没彻夜未归过闹的吧,一个做事情从来都很严谨的好男人彻夜未归,妻子也难免会凭空想象。”

“所以这也是今天我要坐在你对面的目的,别再误会老吴了,他真的只是陪同事过了个生日而已。我不想因为我,影响了他的家庭。”

“我觉得这事儿既然已经出了,大家以后还是注意点好。宋佳那边,我会跟她说。我希望你和老吴,平时工作的时候,尽量少凑在一起。你明白的。”

落颜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长叹一口气。她什么都没有说,拎起包转身离开了霍娟儿的视线。眼下她身上的淡定,让霍娟儿不禁后背发凉。她觉得,要是她真的和老吴有什么的话,那一定是个很难搞定的对手吧?

没有吴名的宋佳,简直就是个生活白痴。

不知道电熨斗放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们一直用的洗手液是什么牌子,不知道在阳台上晾衣服,晚上是必须要收起来的,要不然浅色的衣服,会被晒得发黄……

吴名走了三天,她浑噩了三天。今天她在去上班的路上,车停到公司楼下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还穿着拖鞋。

这才想起来,每天早晨吴名都要把她的高跟鞋擦好,摆在门口最显眼的位置。吴名走了,就没有人去做这些事情。每天上班之前都是一通乱撞的宋佳,今天早晨不但没吃上饭,连鞋都没换。

公司的事务堆成山,宋佳却一点工作的心思都没有。一整天都趴在桌子上捧着一张全家福黯然神伤。

身负巨任的霍娟儿在和落颜聊完之后,反而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她不想立马跑到宋佳家,告诉她此次谈判的最后结论,而是先给廖梅打了电话,问问她,这事儿她该怎么跟宋佳说才合适。

廖梅听了前因后果,只给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把这话一五一十地告诉宋佳。然后劝她主动跟吴名道个歉。女人的婚姻就像她的年龄,到了这个阶段,正是爱出问题的时候,关键是发生在他们家这事,不管孰是孰非,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离家的燕子哄回巢才对。

挂了廖梅的电话,周海洋的电话紧接着就打了进来。心思烦乱的霍娟儿,连接电话时的语气,都显得那么不耐烦。

“喂!干吗?”

“一会儿家里要开个小会,一切按票选结果来定吧。”

“哪跟哪啊?先挂吧!我得去趟宋佳家!”

匆忙挂了电话的霍娟儿,还没弄明白,老公说的票选那事,到底是什么事。也没容周海洋往下解释。

宋佳今天决定恶补“生活知识”,只为了证明她没有吴名也能活下去。所以霍娟儿在进了他们家之后,感觉如同进了战场一般!沙发上、地上,都是衣服和袜子,地上摆满了各种男、女、孩子的鞋子。

“你这干吗呢?”

正在阳台上吸灰尘的宋佳拿着吸尘器猛地一转身,吸尘器的吸力,都让霍娟儿的头发飞起来。

“哟?你来了?!赶紧坐下!”

“你发什么神经啊?把家里弄得跟战场一样!”

“我在收拾屋子啊!顺便把压箱子底的衣服鞋子收拾收拾,还有悠悠的,能穿的穿,不能穿的捐灾区!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弄清楚了?她是怎么辩驳她和老吴的关系的?她没有对你很凶吧?她要是敢对一个孕妇凶,我就去她们单位骂她丫的!”

“我觉得这就是你的问题根源!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别这么躁动!你还是个大老板呢?怎么一沾上老公、孩子的边,就显得这么不淡定呢?”

“急死我了!那你快告诉我啊!”

霍娟儿从一堆衣服中间摸出了她的手机,塞进了她的手中:“赶紧给老吴打电话,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老公、孩子,还是你的。你每天早晨起来,还能厚颜无耻地享受到男人给你做的早餐,不至于狼狈到穿着拖鞋去上班!悠悠还是你的女儿,还得管你叫妈,你可以安心无忧地享受她父亲将她调教成一个淑女或者女艺术家的过程,而你,却不用付出分毫精力。”宋佳愣了:“不是,你这什么意思呀?”

“我的意思就是,人家和老吴真的没什么,完全是你神经过敏!”

“你到底是谁那边的?你是不是看到她装出来的那副可怜样子就心软了?她是不是在你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还一边抹眼泪一边解释啊?”

“错!人家很冷静,也很有素质。根本不像你说的,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还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真诚。其实老宋,这次真的是你神经过敏了。”

宋佳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气焰一下子就被闺蜜的这番苦口婆心浇灭了。正如闺蜜形容,她在闺蜜的眼中看到了真诚。

“女强人,拿得起放得下才行。男人都是要哄的,他这次没事,不代表他下次也没事。彻夜不归就是给你的一个警告!对男人,要好一点。你在老吴面前太强硬了!其实在家里,你应该学习学习怎么让自己变得更贤惠,更像个女人!”

宋佳沉思了一会儿,拨通了吴名的电话。第一个没接,第二个也没接,她继续打,他最终还是接了。话里话外透着冷淡和提防,生怕她打电话的目的又是吵。有霍娟儿这个军师在一旁坐镇,时刻用眼神提醒她放慢语调,她轻声柔语着在电话里跟老公道歉:“老吴,回来吧!我错了。”

在另一端拿着手机的吴名着实地呆了半天,最后还是在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字:“好……”这一个字,让上一秒还在感叹世态炎凉天下男人一般黑的宋佳,瞬间喜笑颜开,把沙发上的衣服抛到空中,释然自己终于可以不干这些让她头疼的活了。

对于自己调节了一个家庭的矛盾的霍娟儿,看着眼前笑得跟孩子一样的闺蜜,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让女人真正地去恨自己真心爱的男人,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生活就是旧问题摞着新问题。当霍娟儿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新一轮的家庭选票大会就又拉开帷幕了。

当周海洋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用家庭成员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去留的时候,霍娟儿提出了坚决的反对。

“你以为这是选大队长呢?还投票?生孩子能这么草率吗?你没把咱们的顾虑告诉你妈吗?”

“我还是那句话,孩子能生就生。别让老人伤心。”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我看这会甭开了。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这孩子还是得要。”

周海洋顺势揽过老婆的肩膀:“亲爱的,你不觉得咱们现在的生活很紧张吗?我是说,咱们的压力太大!”

“你什么意思?直说!”

“你看啊,你是独生子女,我也是独生子女。虽然你爸妈不在咱们身边,可是将来真有个什么事儿,咱们不管的话行吗?你看,咱们两个人,负担三个老人,要给他们养老、送终!养老这俩字,说着简单,意味着什么?有病得看吧?花钱放一边,得有人照顾吧?你说但凡咱们要是有个姐姐、弟弟的,也能帮咱们分担一些不是?”

“不是?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咱们俩,必须要终结‘独生子女’时代!不能让咱们丫丫,再受咱们这样的苦了!你想想,将来咱们孩子,要负担四个老不死的!多累啊!”

霍娟儿笑着用胳膊肘顶他的肚子:“你才是老不死的!”

“嘿嘿!你说,咱们这孩子,该留吧?行了,行了!咱们出去开会吧!”

周海洋三哄两哄,还是把霍娟儿的心收服了。可结果只能有一个,会得开,孩子也得要。可开会的最终目的,是要让郭喜梅表明她坚决要这孩子的态度和为了要这孩子做的准备,这样就能让霍娟儿放心无忧地生下这个孩子了。

郭喜梅非要把生二胎这事儿拿到饭桌上说,还当即拍出了那张存有三万私房钱的银行卡。

“这就是我的决心!小娟儿,安心生孩子。钱的事你别愁!”

见亲家这么慷慨,娘家妈妈也不示弱,虽然当时没拍出钱来,却跟她保证,等孩子生下来,娘家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两个老人的坚决,一剑封了霍娟儿的喉。

周海洋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身心顿时释然了。霍娟儿心里却不舒服,虽然对婆婆提出了很多“条件”婆婆也一一答应了,可她难免对未来的生子之路担忧。不过想想刚刚老公的话,说得也有道理,将来丫丫的负担的确是重,若是能有个弟弟妹妹的,孩子也能轻松一些。只是这二宝来的时候不对,要是能晚上几年就完美了。可这也应了老人的俗话,一只羊是养,一群羊也是养,多少都能养得活,与其烦恼,倒不如化压力为动力,多多赚钱,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陈楚歌进步记陈楚歌进步记吴问银|小说“穷二代”陈楚歌六亲无靠,毕业后回到老家当教师,阴差阳错成了乡党委书记牛大伟儿子的班主任。牛大伟在和乡长的权力争斗中,党政办主任倒戈,陈楚歌被火速借调乡里,开始了小吏生涯。各种各样的打击接锺而来,牛大伟和女下属暗渡陈仓,在他升迁时遭遇举报,陈楚歌替他背了黑锅。牛大伟平安无事了,而他却被退回到原来的中学当教书匠,陈楚歌一时思想上难以接受,差点自杀。然后牛大伟没有忘记他,很快将他调入《龙山报》社,后来随着牛大伟调离宣传部,陈楚歌在报社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在幕后整他。
  • 那一刻,我听到花开的声音那一刻,我听到花开的声音古保祥|小说《那一刻我听到花开的声音/成长智慧系列》文章以心灵启迪和励志为主,是作者与读者心与心的交流与沟通,是一次爱和哲理的青春洗礼,给你以启迪和智慧,其中多篇被《读者》、《青年文摘》、《格言》和《青年博览》转载。全书共分为五部分,精选了一些温馨哲理散文,通过描述生活中的小故事讲述生活中的爱与美好。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
  • 美顺与长生美顺与长生毛建军|小说一个少女的特殊命运,一个北京家庭的特殊婚姻和别样亲情。美顺和长生一家的故事,像是不起眼的泉眼里细细汩汩流出的泉水,澄澈、晶亮、满身力气,一切的不如意都不能摧毁他们的自重。小说清淡到通篇找不到几个形容词,你却又在字里行间处处可以感知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故事情节的一波三折,尤其是细节,犹如珠贝一样遍布全篇,你随处可见叙述的光彩。在我们长久沉湎于小说技巧和各种尝试和探索之后,面对这样一部剔除了一切雕痕的作品,我们不由自主会释然一笑。原来文学也可以有这样别样的美。
  • 马尔克斯优选套装(共8部)马尔克斯优选套装(共8部)(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小说马尔克斯百年经典套装电子书首次集结,一场小说阅读的饕餮盛宴!莫言、余华、阎连科、刘震云、格非……他们都曾被这些作品深深震撼!读过百年孤独,离马尔克斯还有1328公里。感受“作家中的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孤独与爱、自由与荣光,读这套书就对了!《百年孤独》之后,还要读过这七部,才能说读过了马尔克斯。本套书收录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一个海难幸存者的故事》、《米格尔在智利的地下行动》、《爱情和其他魔鬼》、《族长的秋天》、《我不是来演讲的》共8部代表作。
  • 阿加特阿加特(丹)安妮·凯瑟琳·博曼|小说我,一个进入退休倒计时的心理咨询师,71岁;阿加特,一个患有严重躁郁症的中年人,38岁;一间树洞般聆听人生故事的心理咨询室——我们在这里相遇,共赴一场意义感丧失后的生命重建。
  • 滦河右岸滦河右岸赵连城|小说发源于巴颜图尔古山麓的滦河,像一道闪电出坝上丘陵,入内蒙古草原。在汇集了燕山、七老图山等山脉和多条河流的水流后,经过八百多公里的蜿蜒曲折,最后注入渤海湾。
  • 八旗汗王·努尔哈赤八旗汗王·努尔哈赤胡长青|小说一阵马蹄声急急而来,来人高喊道:“大帅,且慢攻城……”他听声音极是耳熟,睁眼看时,一个须发苍苍的老者与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飞马赶到,二人下马,那老者施了最为尊贵的抱见礼道:“述州左卫都督觉吕安拜见大帅。”万历十一年春二月,天气阴霾,北风呼啸,霰雪飘飞。关外一望无际的沃野,笼罩在无边的风雪之中。古勒城环山绕水,拔地而起,城北峰峦起伏,地势险要,上面积满了厚厚的冰雪。又深又急的苏子河波浪滚滚,婉蜒流过城南,虽仍结冰封河,但冬季河水干涸,河岸变得异常陡峭,城里的守兵又在岸上泼水而冻成一道冰墙,攀爬颇为不易。东西两面有重兵把守,城高沟深,易守难攻。
  • 离开地球表面离开地球表面凌晨|小说本书科幻元素满满,描写了未来世界的14个相互独立的故事。每个故事所处的时代各不相同。有的故事描绘的是150年内的近未来,有的故事描绘的是150-200年后的中远未来,有的描绘的是300年后的远未来。14个故事所属的时代背景不同,但都没有生硬的时代背景介绍。都是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慢慢展开对时代的介绍。将每个时代的时代特色在各个时代的小人物的背景、经历、价值观中体现、展开,以小见大。
  • 马不停蹄的忧伤马不停蹄的忧伤浅浅|小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忧伤,就马不停蹄地来了。是从那个二十五岁生日开始,还是,从遇见爱开始?……本书是作者继《红叶落索的时候》、《一句话的爱情》之后的又一力作。小说描写了女主角天倪与肖楷、勇健三人之间那段忧伤的爱情故事。
  • 心灵狩猎心灵狩猎张永军|小说陆晓君把家从J城搬到B城后,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五日,周五。在北风的吹拂下,B城的天空一片瓦蓝。早上九点钟,B城A大学明德楼,陆晓君正在研究室中查阅犯罪心理学资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陆晓君打开房门,门口出现了刘立鹏警官结实的身影和微笑的脸庞。陆晓君惊喜地跟刘警官握手,赶忙请他来到屋里,在右侧靠墙的沙发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