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章 谋杀

我的表姐劳里卡和我是形影不离的游戏伙伴,她是邻舍索菲姑姑年纪最小的闺女,但比我年长四岁。庭园是我们的活动范围,她照管我不要跑到街上去。庭园很大,我可以到处去,只是不可以到水井边缘,因为有个小孩曾掉进去淹死了。我们玩许多游戏,相处得很好,我们之间仿佛不存在年龄差别似的。我们有很多个共同的藏匿处,我们不向任何人泄露这些地方,一起把小东西存放在那里。我们总是互通有无,一个人有的东西也属于另一个人,倘若我得到了一件礼物,我就马上带着礼品跑开,说:“我得给劳里卡看看!”随后我们便商量把礼物存放到哪个藏匿处。我们从不争吵,我干她所希望的事情,她也干我所希望的事情。我们彼此非常友爱,以致我们总是有同一的愿望。我不让她感到,她毕竟是个女孩,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孩子。自从我的弟弟出生以来,自从我穿上长裤之后,我非常清楚我作为长子的地位,这也许有助于平衡我们之间的年龄差别。

后来,劳里卡上学读书,上午不露面了。她的不在使我感到很孤寂,我独自一人玩耍,等候她,她放学回家,我就在大门处拦截她,盘问她在学校里都干了些什么。她对我讲了这方面的情况,我也设想学校的情景,我渴望上学,跟她在一起。过了一些时候,她带了一个练习本回来,庄重地在我的眼前把本子打开,本子里有蓝墨水写的字母,这些字母对我的吸引胜过我曾经见到的一切东西。但是当我想要摸一摸练习本的时候,她突然严肃起来,她说我不可以摸,她不可以让本子离开她的手。头一次遭到拒绝,我十分惊愕,经过温情的恳求,我得到允许可以用手指指着字母,问它们是什么意思,但不许碰它们。这一回她回答了我的问题,虽然给了我答复,但我察觉她没有把握,她的话自相矛盾,由于我对她收回本子很生气,便说:“你根本就不懂!你是个坏学生!”

从此以后,她总是防备着我看她的本子。不久她有了许多本子,我为她的每个本子而羡慕她,这事她心里非常明白,于是一场可怕的游戏便开始了。她完完全全改变了对我的态度,让我知道自己气量小。她日复一日地让我乞求看她的本子,却每天都拒绝我看。她会让我久久地等候她,以延长对我的折磨。一场灾难的发生,我并不感到惊奇,尽管无人预见到它会采取什么形式。

家里谁都不曾忘记,我跟通常一样白天站在大门口等候她。她刚一露面,我就乞求道:“让我看看笔迹。”她一声不吭,我意识到,现在她又要耍花招了,此刻无人能把我们分隔开。她慢腾腾地把书包放下来,又慢悠悠地从书包里取出本子,接着又慢条斯理地翻阅本子,随即闪电般迅速将本子伸到我的鼻子前面,我伸手去抓,她抽回手,跑开了。她从远处把一个打开的本子递给我,叫喊道:“你太小!你太小!你还不能读!”

我试图抓到她的本子,便四处追赶她,我乞求她,恳求看看本子。有时候,她让我接近她,靠得非常近,以致我以为可以抓住本子,却在最后一瞬间把本子抽回,逃跑了。凭借巧妙的花招,我成功地把她赶到一堵不太高的墙的阴影里,她从这里无法再逃脱了。这时我捉住了她,极其激动地呼叫:“把它给我!把它给我!把它给我!”我指的当然是本子,也是指笔迹,对我来说,两者是一回事。她把拿着本子的手高举于头上(她远比我高大),接着便把本子放在围墙上面。我个子太小,上不去,跳了又跳,结果白费力气,她站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突然我让她站着,绕着房子走了很长的路来到与厨房毗邻的后院,去拿那位亚美尼亚人的斧头,想要砍死她。

后院里堆放着已劈碎的木柴,斧头放在木柴旁边,那位亚美尼亚人不在那里,我拿起斧子,把它举到自己跟前,沿着那段长长的路回庭园去,嘴里唱着一首杀气腾腾的歌曲,不停地唱,反复地唱:“Agora vo matar a Laurica! Agora vo matar a Laurica!”(“现在我要宰掉劳里卡!现在我要宰掉劳里卡!”)

她看见我回来,双手高举着斧头,便尖声着大叫跑开了。她如此高声尖叫,仿佛我已经用斧子砍中了她。她不停地尖叫,她的叫声毫不费劲地盖过了我那好斗的叫喊,我不停地、坚决地、但并非特别高声地将歌曲顺口背诵出来:“Agora vo matar a Laurica!”

爷爷手执拐杖,从他的房里冲出来,从我手里夺走了斧头,怒气冲冲地严词训斥我。庭园周围所有的三幢房子这时都热闹起来,人们走出家门,父亲已外出旅行,但母亲在家里,于是召集了家族会议,讨论我这个凶残孩子的问题。我长时间地保证说,劳里卡残酷地折磨了我。我五岁就抡起斧头要砍死她,大家都无法理解,是的,我也只能把沉甸甸的斧头搬到自己面前来。我以为,人们能理解我非常热衷于文字,犹太人都是这样,“文字”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非常重要。我的心灵中必定有些非常不好和危险的东西,这些东西驱使我企图谋杀我的游戏伙伴。

我受到了重罚,但是本身也深受惊吓的母亲却安慰我说:“你很快就要学习读书写字了。你不必等到上学的年龄,你可以事先学习。”

无人看出我那行凶的图谋同那位亚美尼亚人的遭遇的联系,我喜爱他,喜爱他悲伤的歌曲和他的话,我爱那把他用来劈柴的斧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眼泪为谁飞我的眼泪为谁飞李迪|小说本书是著名作家李迪创作的具有浓郁地域特色和鲜明时代色彩的长篇小说。李迪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对人物原型长达一年多跟踪采访,最终以女主人公的个人生活经历为叙述视角,以京腔京韵京味儿十足的爽利文笔,塑造了陆菊儿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爽直善良,勇于与坎坷命运作斗争的悲情女性形象。陆菊儿的命运高开低走,情感三起三落,却依然清醒自持、奋起勃发,从不甘愿随波逐流。在风雨激荡的大时代背景下,陆菊儿穷时苦中作乐,爱时赴汤蹈火,历经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依然可以为爱热泪盈眶……
  • 壁虎村壁虎村李霁宇|小说壁虎村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村,惟一通向外界的只有一条不足盈尺的千年壁虎道。100多年来,各式各样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来到这里,有和尚、土匪、罪犯、妓女等,他们同本地的山民演出了一幕幕有关战争、争斗、情爱、恩怨的悲喜剧。
  • 习惯死亡习惯死亡张贤亮|小说讲述一个心灵备受重创的知识分子章永磷孤独、苦闷、绝望的精神世界。强烈地抨击了极左思潮,悲愤地控诉了“十年动乱”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历史性灾难。
  • 关云长:关羽不是传说关云长:关羽不是传说磨剑|小说关羽二十岁背井离乡,纵横乱世四十年,出生入死,生前历尽坎坷,身后几度沉浮,从生前的汉寿亭侯到死后封王,王而帝,帝而圣,成为各行各业、世世代代供奉的神祇。他的人生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本书《关云长(关羽不是传说)》在史实的基础上演义了关羽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一生。拨开迷雾、走下神坛,你将面对一个真实的关羽,破解千古悬案。
  • “茶人三部曲”第一部:南方有嘉木“茶人三部曲”第一部:南方有嘉木王旭烽|小说绿茶之都杭州,忘忧茶庄主人杭九斋是清末江南的一位茶商,风流儒雅,却不好理财治业,最终死在烟花女子的烟榻上。下一代茶人杭天醉,生长在封建王朝彻底崩溃与民国诞生的时代,他身上始终交错着颓唐与奋发的矛盾,有学问,有才气,有激情,也有抱负,但却优柔寡断,在各种爱的纠葛中,不得已向佛门逃遁。以杭嘉和为代表的杭家第三代经历的则是一个更加广阔的时代,他们以各种身份和不同方式参与了华茶的兴衰起落的过程。民族、家庭及个人命运错综复杂,跌宕起伏,小说因此勾画出一部近现代史上的中国茶人的命运长卷。
  • 怪谈餐厅怪谈餐厅千钧四两|小说刚刚被炒鱿鱼,就遇到了试用期八千,转正月收入两万的工作,还只是到一个家餐厅端盘子。可这餐厅有点怪,夜里十二点之后才开门,凌晨三点半之前必须关门。这里还有一群爱讲故事的古怪客人,和一个美艳老板娘。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都……
  • 我是个算命先生我是个算命先生易之|小说祖爷一生几乎从未失手,唯一没有算到的,却是他自己的命运;面对凄凉晚景,他认为是自己泄露了太多天机……翻开《我是个算命先生》,让一个82岁的算命老先生带您见识算命背后的古老智慧与江湖猫腻。
  • 2013年中篇小说卷(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2013年中篇小说卷(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吴义勤主编|小说本书收录了2013年中篇小说卷。文学的经典化过程,既是一个历史化的过程,又更是一个当代化的过程。文学的经典化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它需要当代人的积极参与和实践。文学的经典不是由某一个“权威”命名的,而是由一个时代所有的阅读者共同命名的,可以说,每一个阅读者都是一个命名者,他都有命名的“权力”。
  • 独望月独望月梁景宏|小说不少人都很好奇我的处女作是怎样的一本书,我至今才有明确的答案。一本书就好比一个女人,读者则似男人。往往女人给男人的第一印象极为重要,所以在男人接触一个女人的前期,一般的女人总是极力保持自己完美的一面,而一旦她吸引住了男人,后期就没必要再去追寻完美。这样的女人断无新鲜可言,男人也会因此失望。《独望月》不同于一般女人,或许她不能很快地俘虏男人的心,但她的魅力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越加独特,男人对她的喜爱也会日久生情。这就是《独望月》,一个特殊的女人。
  • 北方岁月北方岁月徐凤宁|小说本书是一部描写北方生活的作品。讲述了一个家族的兴衰,一段跨度近七十年的历史,几对缠绵悱恻的爱情。全书以人物情感冲突为主线,把时代作背景,重点讲述了几个重要历史阶段的时事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