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老村鬼影

吃过早饭后,川子便迫不及待地扯着几个哥们去村子里溜达,陆乘风本来不太想去,但想想昨天已经答应了川子,只好也跟着一起去了。

淡水村处在群山的环绕中,加上是山的背面,阳光根本无法照射进来,远远望去,一排枯木遍布,死气沉沉的老山背后,藏着偶尔只露出一丝光线的太阳,太阳似乎也畏惧了这诡异的老村,诅咒着它永远也无法得到光明。

老村的白昼犹如林子里的黄昏,被笼罩在一层黑压压的阴沉之中,看不到任何生气。

村子还是保持着几天前的模样,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就连农村里常有的鸡飞狗跳的声音也是不见,陆乘风和同伴们奇怪地在泥泞的村道上徜徉着,不时有人从窗子里,或从门缝里探出头来,怨恨地,充满敌意地望着他们。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挂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判官面具,那红幽幽的双眼仿佛会活动一般,盯着这群外乡人发出恶毒的狞笑。虽说是在白天,陆乘风一行人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路上村民都像看耍猴般地盯着他们看,陆乘风等人感到很不自在,他认为村里人一定是对他们这群身穿军装的外乡人心存芥蒂,打算找几户人家好好拜访下,套套近乎,毕竟还得在这村子里呆上一段时日,弄得彼此都紧张兮兮的总是不太好,然而,每当他们朝着村居走去时,那户的村民都会很快地锁紧了门窗,任凭他们怎么敲打都不开门。

这村子当真古怪得紧,陆乘风几人数次拜访无果后,渐渐有些垂头丧气起来。

“看来是咱国军不得民心啊!”老柯苦笑着揶揄道。

现在的国军已是强弩之末,回天无术了。众人心中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此时此刻经老柯再提起时,心中又是一阵灰冷。

见众人都沉默寡言,颓唐不堪,陆乘风忙打转话题:“我们还是去村长家看看吧,或许能问个明白。”

“这不太好吧……我看这些村民对咱们都不太友善,要是去了村长那说不定把我们给扣住了,再转交给共军,还不把咱们当战犯给毙了啊……”麦勇不无担心地说了一大通。

陆乘风一听这话极为不高兴,没好气地瞪了麦勇一眼,吼道:“一个小村长怕他个鸟?想当年老子们在西北混的那会儿,胡老总是响当当的西北王,别说是什么村长,就连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见了也得给咱们几分薄面!”

众人直听得是心潮澎湃满脸豪情,先前那些畏畏缩缩担惊受怕的情绪一扫而光。

陆乘风转身就要走,身后却又传来麦勇战战兢兢的声音:“可是师长……”

“还有什么事?”陆乘风不耐烦地问道。

“咱们的枪没了……”麦勇说完便不做声了。

陆乘风忽然停住了,回过头来目光严厉地盯着麦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麦勇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但就是不说话。

陆乘风又看了看猴子,这事儿只有他们俩知道。猴子见陆乘风望着他,眼神躲躲闪闪的,陆乘风“哼”了一声,耍出了一句话:“你们要是不敢去,老子一个人去!老子就不信一个村长能翻的了天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着村长家中走去。

同伴们都愣住了,他们很少见到陆乘风发这么大的火,猴子不知道是出于内疚还是被这位大师长的威势震慑住了,陆乘风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一屁股跟了上去。老柯和川子见猴子走了,迟疑了一下,也纷纷地跟上了队伍,冷清的村道上,只剩下麦勇一人悻悻地站在原地,望着几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忽然,麦勇感觉得后脖颈冷飕飕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像是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他,麦勇一个激灵转过头去,却是没发现任何东西。

眼睛?

麦勇抬头看了看天,一抹巨大的乌云黑压压地悬挂在他头顶上,仿佛整个天空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眼睛,白云是眼白,乌云是眼珠,死死地盯着那些深藏在老村里的秘密,也死死地盯着这个茫然无助的外乡人。

麦勇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冷意,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诡异的山村。麦勇没命地奔逃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也逃向哪,房屋一间间地从他身边掠过,那一对对深藏在窗子里恶毒的双眸,仿佛一张用荆棘编织成的巨网,层层地将他包裹住,让他浑身刺痛,让他无处可逃。

也不知跑了多久,麦勇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蹲在地上喘粗气,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他眼前一晃而过,麦勇吓了一大跳,站起身来四处张望,这不望不要紧,一望差点把麦勇的魂都给吓没了。

他发现四周全是一个一个隆起的小土包,土包前歪歪扭扭地插着木牌,大部分木牌已经腐朽得不成模样,而有些则看起来比较新一点。

这些是……墓碑!

麦勇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来到了一大片坟地里。

坟头上都稀稀拉拉地长满了杂草,在昏暗的天色下迎风乱摆,如同鬼魅。四周不断传来乌鸦沙哑悲凉的怪啼,像是在唤醒沉睡在棺材里的亡灵。麦勇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额头上冷汗涔涔,身子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就在这时,他的手却忽然碰到了一个毛绒绒湿漉漉的东西。

“啊!”麦勇哇哇怪叫着,将那东西使劲摔在了地上,那东西发出一声凄惨的长啼后,就渐渐息了声。

见那团毛绒绒的东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麦勇壮着胆子,随地捡起一根枯树枝搁在它微微伸展的翅膀下,轻轻一挑,将那东西就地翻了个身。

原来是只猫头鹰,很显然,这只猫头鹰已经死了,毛羽蓬乱,瞪着一双凄冷的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麦勇。麦勇误伤了这个无辜的小生灵,心中不禁有些歉疚,想挖个坑将它草草掩埋了,但当他的目光落到刚才拨弄那猫头鹰的树枝上时,却发现上面竟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许多乳白色的蛆虫。麦勇有些奇怪,哪里会有这么多蛆呢?麦勇蹲在地上,仔细拨开了猫头鹰湿漉漉的灰白的羽毛,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只见猫头鹰腹腔已经被蛀了个大洞,洞里蠕动着一大堆个头肥硕的蛆虫,正贪婪地啃食着猫头鹰腹腔内已经发臭的内脏。

麦勇只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滚,背过身去“哇”地一下呕出了几口酸水。

“真他妈的恶心!”麦勇擦了擦残留在嘴角淡黄色的酸水,心中骂道。

然而,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时,忽然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

这猫头鹰已经腐烂成这样,少说也死了三四天了,那刚才那声凄惨的啼叫又是……

就在麦勇心念电转之时,他忽然闻到了一阵更大的腐臭味,这股臭味明显不是猫头鹰身上发出来的,有点像腌肉变质后的味道,与此同时,身后飘来一阵怪桀的女子笑声,那声音阴冷无比,像是贴着麦勇的耳朵发出来的,麦勇浑身汗毛直竖,像是掉进了冰窖子里头,心都凉了,腿脚也似乎变得不听使唤了,像灌了铅般沉重。

“谁……谁在后面?”麦勇猛地一回头,发现不远处的几个杂乱无章的坟头间,一个模模糊糊的白影子一闪而过。

“妈呀!”麦勇吓得哇哇怪叫,拔腿便跑,大大小小的坟头一个一个地从他身边掠过,背后却仍旧源源不断地传来那阴冷至极的笑声,如同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大蟒蛇,要将活生生地给吞进肚里。

这时,阴沉的天空中忽然乌云翻滚,响起了几声沉闷的雷声,继而狂风大作,眼看暴雨将至。

麦勇额头上冷汗直冒,上衣也全乎被汗水所浸透,紧紧地贴在后背上,脚步随着雷声一惊一乍。

“砰!”一声巨响传来,一道光华四溅的闪电将麦勇旁边的一棵水杉树劈成了两半,麦勇吓得脸色惨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快要跳出来一般。

闪电消失后,被劈断的水杉树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精神几近崩溃的麦勇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拼命地朝着那个人影跑去。

“救命啊!”麦勇边呼号边哭丧着脸奔向那个人影,然而那身影却似乎并没听见一样,依旧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走得近了,麦勇这才看清,那身影原来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女子背对着他,赤裸着双脚,脚指甲上涂满了腥红色的指甲油,蓬乱的头发无力地耷拉在肩膀上,一袭罗稠白裙遮盖住了大半个身子,那白裙像是很久没洗过了,微微有些发黄,到处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黄褐色斑块,污秽不堪。

麦勇正欲上前去搭讪,却渐渐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女子一直向前半弓着身子,一双惨白的手臂毫无生气地垂在空中,随着狂风不住地四处摆动,仿佛不是她自己的手臂,而是后来接上去的一般。这时,暴雨像是临盆产妇肚子里的孩子,经过一番苦痛挣扎终于钻出了产道,顿时瓢泼倾盆。

暴雨拼命地拍打着女子苍白的身影,而她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一双手臂随风摇摆。

麦勇狠命地咽了口唾沫,用手不断揩去脸上顺流直下的雨水,这时,他惊讶地发现,女子的手上,脚上不断有暗红色的液体渐渐滴落下来,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那暗红色的液体最后竟汇集成了一股小水柱,随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染红了四周的一大片区域。

就在此时,女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笑。那笑声冰冷彻骨,如同鬼魅,竟与麦勇在坟圈子里听见的一模一样!

“啊!”麦勇惊叫了一声,瞳孔急剧伸缩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暴起,想跑,腿却像被人给钉在了地上,一步也迈不开。

忽然,那白衣女子半弓着的身子竟慢慢地直立了起来,伴随着几声“咔嚓,咔嚓”的怪响,像是骨骼摩擦所发出的声音。白衣女子完全站直后,又极其缓慢地转过脸来,她的动作十分机械化,像是被操控着一般,动一下,停一下,怪异至极。

待她的脸完全暴露在麦勇的目光之下时,麦勇不禁屏住了呼吸。蓬乱冗杂的头发下,隐隐约约可见她惨白的脸上坑坑洼洼,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暗绿色霉斑,乍看之下褶皱不已,像是让人将皮给硬贴在骨头上一般,随时都可能掉下来,血丝暴涨的眼睛里只有白仁子,看不见黑眼珠,下巴尖尖的像是个倒立的三角形,浑浊的血水一滴一滴的顺着下巴不住地滴落。

歇斯底里的恐惧如同小山一般压在麦勇心头,让他几乎窒息,他想叫喊,可舌头像是打了结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他发疯似的跑开了,连滚带爬想要摆脱这个恐怖至极的女人,可眼前却总不断浮现出那女人腐败的面容,耳畔回响着她凄厉悲惨的笑声,失魂落魄的麦勇慌不择路,却不想脚下一紧,被一根粗大的枯树枝绊倒在地,身子一歪,重重地朝着山谷中滚落下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他的国他的国韩寒|小说《他的国》讲述了一个荒诞而扭曲的故事,亭林镇领导破坏小镇原有的宁静招商引资,开了家印刷厂,排放出有害化学物质使周围动物异常变异,领导又引导居民把变大的动物卖给外地人吃。这个故事里的夸张和超现实像是卡夫卡,讽刺像是晚清小说,那么结合在一起就是部现代的“官场变形记”。使沉重的主题轻松起来的,是韩寒在这部小说里调侃了许多人,例如印刷厂的老板是路金波,导致污染的书是韩寒的《毒》,以及被逼自杀和《走进科学》等社会尴尬,类似数千女孩为郭敬明痛哭流涕的场面让我们读起来会心一笑。
  • 师姐不是随便的人师姐不是随便的人未名湖听书|小说谣言中师姐胡蝶是个背景复杂、傍大款的博士,她对师弟小熊青眼相看,激发了小熊初试云雨的念头。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小熊铩羽而归,却意外发现泼辣强悍的师姐不但是个正正经经的女孩,而且还坚定地爱上了他。而他,和所有情窦未开的男生一样。喜欢的是那种清纯婉约的女孩。在广州考察的日子里,小熊极力呵护聂小鱼这个符合所有男生爱情理想的“标配女生”,小鱼却痴迷地暗恋着自己的老师一一出身名门、才高八斗的钻石级单身教授熊士高。小熊和师姐经历了一连串惊心动魄不可思议的事情,穿越了非典、火灾、黑社会的生死考验,终于明白了相互的用心,而小鱼和熊士高也抵抗住了各种拆散的力量走到了一起。
  • 假如爱有天意假如爱有天意安若莲|小说她曾是他的契约情人,他曾是她的霸道上司。两颗失去爱的心,表面远去,却在寻找中慢慢靠近。为了赢得爱情,两人各使出浑身解数。他与市长女儿在一起,是真有苦衷还是本“色”难移?她与初恋情人订婚,是假装失忆还是真的忘记?她是他心口的一颗朱砂痣,他是她窗前的一片白月光。她慢慢遗忘,他步步进逼。住进1531,他们就能长相厮守。除了名分,他能给她想要的一切!他渐渐悔悟,她慢慢沦陷。“我记得有人说过,带着这条链子回来,无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海誓山盟化成一句简单的约定,假如爱有天意,修炼爱情只是一个不断付出与宽恕的过程。
  • 上海小开上海小开徐仲杰 黄粲兮 韦俊海|小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上海滩富家子弟丁信诚、徐蕴昌、周治仁是大学里十分要好的同窗,三人常常结伴出入十里洋场,歌厅舞榭。在一次舞会中,英俊潇洒的丁信诚,与美丽清纯的舞女罗苡一见倾心,双双坠入情网,岂料受到双方家长的强烈反对。丁母执意要儿子娶银行家的小姐主卓如为妻,她看不起出身贫寒,父亲是抗日志士的罗苡。罗母则认为丁小开是逢场作戏,没有真情,反对女儿与丁信诚深交,避免始乱终弃。在重重压力之下。丁信诚不改初衷,毕业后拒绝了在上海高薪厚禄的职位,到南京做一名自食其力的卡车司机,以行动取得罗苡的信任……
  • 聊天记录聊天记录(爱尔兰)萨利·鲁尼|小说一种全新的情感小说;将男女之间的暧昧发挥到极致“社交媒体时代的塞林格”,横扫社交平台的惊喜之作!青年作家张悦然、周嘉宁,青年翻译家陈以侃力荐。爱尔兰女大学生弗朗西丝写诗,爱文艺。21岁那年的夏天,她和女友博比结识了小有名气的女作家梅丽莎和她的演员丈夫尼克。在书店、花园、咖啡馆、公寓楼,弗朗西丝和她的新朋旧友谈天说地,妙语连珠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或拉近,或疏离。不知不觉,弗朗西丝与尼克开始了一段明知不会有结果的婚外恋。生活渐渐失控,价值理念归零,弗朗西丝在爱欲和伤痛中迎来第二次成长,重新审视自己的脆弱与偏见,拷问并习得关于友谊、爱情、婚姻、金钱、宗教、疾病等一系列问题的答案。要明白世界与自身必须先要经历生活,弗朗西丝发现,她不能总是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聊天记录》是一个由年轻诗人讲述的故事。小说语言清澈直白,处理的却是现代社会的个体面对的一系列道德难题。弗朗西丝,或者说作者萨莉·鲁尼,像一个小小的哲人,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困惑,真诚地思考人与世界的关系。
  • 夜·色夜·色王松|小说人死后是否有灵魂存在?刘春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当他再次拨通骆红的手机号码的时候,明明听见了曾经熟悉的声音。而此时此刻,刘春正在把骆红的遗体送往火葬场的路上……一个陌生的城市,两个孤单的身影,和无数脆弱的灵魂。一个历尽沧桑的火葬工和一个风尘女子偶然相遇,算不上朋友,但他们互相帮助,谈不上爱情,但他们互诉衷肠。两个孤独的心灵惺惺相惜,直到其中的一方被冷漠的城市埋葬。
  • 孤独深处(收录《北京折叠》)孤独深处(收录《北京折叠》)郝景芳|小说首次收录郝景芳2016年雨果奖获奖作品《北京折叠》,同时也收录了郝景芳在2010年至2016年间发表的一些科幻小说,之前从未出版,这次是初次集结成册。
  • 夜半蜘蛛猴夜半蜘蛛猴(日)村上春树 安西水丸|小说村上春树和安西水丸的想象力大冒险,陪你解构并重组这个平凡的世界;敏锐地体察人类最细微的一切感知,举重若轻地诉诸于文字,体贴而狡黠,像生活背后的窃笑一样让人着迷;怪诞的隐喻、错乱的记忆、潜藏的的危机,透笔尖窥探村上隐喻世界中一个稀松平常的角落;文字简单而不失趣味,读罢可以忘却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在村上式的幽默中哑然失笑;村上君每次写的超短篇小说都令人兴味盎然。每次都像打开魔术盒,不知里边会出来什么,心里怦怦直跳。心跳之余,又觉得有点离奇好笑。——安西水丸。《夜半蜘蛛猴》这部36篇短小精致的小说,构思奇异,幽默诙谐。
  • 陪你到时光尽头陪你到时光尽头沈南乔|小说她是个被生活打磨得很现实的女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从不艳羡童话里的灰姑娘。因为谁敢保证嫁给王子前,灰姑娘爱的不是隔壁会换灯泡、会做回锅肉的张小三?但命运偏偏让她成为他的猎物,铁腕雷霆的他步步为营,设下天罗地网,颠覆了她平凡的生活与爱情。杀死她的初恋、遣走她的闺蜜、笼络她的母亲……一步步将她带入“围城”的深处。
  • 似水流年似水流年张恨水|小说安徽青年学生黄惜时在小河边偶睹一女子之曼妙,心向往之,怅惘中登上去北平读大学的火车,竟巧遇白行素,相谈甚欢,抵京后继续追求不舍,上了同一所学校。北平的交游令惜时很快意识到金钱的威力,虚荣所至冒充大少,为漂亮的交际花米锦华挥霍无度,无视父亲的辛劳,不停要钱。黄父到北平探望,惜时嫌其老土——在米面前竟假作不识其父,后被米识破,愤而分手。父子亦断绝关系。惜时心中郁闷出门寻欢,竟染上梅毒,花光积蓄贫病交加,以至流落街头。深感愧恨难当,发愤散了徒步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