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 爱体育网

第8399章 住宿+房屋补充一定要看

海斗冥哈哈笑道:“不愧是斧魔,早知道没那么容易解决你!”将左手的断剑抛掉,又道:“你力量虽然比老子强些,但其实不是我的对手!只因为老子曾发誓,单打独斗下绝不施展毒功,否则有损我战神之名,不然也不会和你缠斗那么久!”
  麻衣斧魔沉默半晌,终于开口:“你尽管使用毒功,能杀我,就是你的本事。”
  “既立誓言,岂能违背?”海斗冥狂笑不止,舞动剩下的一柄大剑,“老子除去毒功外,还剩下最后一式绝招!你我伤势不轻,不如就此了断,一招分出胜负!”
  麻衣斧魔双眼寒光一闪,沉声道:“我也正有此意!”
  两大强者针锋相对,眼中只见对方,已达忘我之境,连对一旁观战的健武也蝶芸也是丝毫没有察觉。
  麻衣斧魔将长柄巨斧横胸而放,缓缓吐纳,也不见他有什么惊人动作,天空那本已震散的黑云又再迅速聚拢,其间雷电狂闪,吱吱有声,充斥着极其狂霸的力量。
  “这招是什么名堂?”海斗冥嗜战成狂,感应到麻衣斧魔最后一击非同小可,不禁目中现出极其兴奋的神采。
  麻衣斧魔缓缓道:“此招名为‘悍魔灭绝’,乃是上古传下的极霸之技。以简破繁,返璞归真,一击足矣!”
  说话间,麻衣斧魔双手紧握斧柄,斧头高举,斧刃之上立时浮现出一道十来米庞大的巨斧气劲,声势之强,似乎绝不逊色于明镜世尊的破极神刀。
  海斗冥狂笑道:“好一招以简破繁,力量之强猛,令老子也动弹不得,非硬拼不可!老子要是接不下来,恐怕随时落得粉身碎骨!”
  健武和蝶芸离了百米之外,仍感到天地间压力骤增,令得他俩气喘心跳,呼吸极是不畅。
  蝶芸面色惨白,惊呼道:“好可怕的一招,力量强猛到难以想象的地步,那海斗冥输定了!”
  健武却是皱着眉头,并不作声,以他对海斗冥的了解,心知他遇强越强,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必定有更为厉害的压箱底绝招。
  “好极了,如此强猛绝招,值得老子使出‘修罗刀术’了!”海斗冥咧嘴一笑,握剑之手轻轻一抖,剑刃上忽而闪烁点滴金光。
  麻衣斧魔眼神一凛:“你竟懂得‘修罗刀术’!?”
  海斗冥狞笑道:“老子跟随鬼王多年,有幸学得第一式‘分金’。想必凭着这式刀术,足以应付你这招‘悍魔灭绝’!”
  健武听得心惊:“修罗刀术?战神级的绝顶刀术水柔波要我去万藏阁盗取的,正是这套刀术,想不到能在这里先睹为快!”
  麻衣斧魔默默不语,半晌叹道:“要能死在修罗刀术之下,也算不枉了。”
  话音刚落,巨斧便临空击下,那式“悍魔灭绝”威力全面爆发,高达十来米的斧芒猛然劈落,锋芒锐烈无匹,大具撕裂穹苍之势。
  “第一式‘分金’,刀式以金破金,克尽天下以锐烈制胜之招。”
  海斗冥大剑抖动,一瞬劈出,霎时间剑刃化为万道金光,唰唰唰飞速迎上那巨大斧芒。
  这次交拼,并无先前般大动静,两人一闪即分,从对方身边飞速掠过,就此站定一动不动。
  交拼期间,只见得刺目金光闪现,似乎将那巨大斧芒吞并分解。
  健武和蝶芸虽是落足了眼力,仍是瞧得莫名其妙,还没回过神来,海斗冥和麻衣斧魔已互换一招,各自站定不动。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蝶芸喃喃道。
  健武皱皱眉头,缓缓吐出四个字:“斧魔败了。”
  蝶芸一愕,心道:“我都看不清楚,这小子能瞧明白?”
  过得良久,海斗冥脖子咯咯响动,肩头一颤,嘭的豁然爆开。鲜血冲天溅出,整条右臂顿时炸飞,原来刚才一击狠拼,竟被麻衣斧魔一斧将右臂劈断。
  海斗冥哇哇连喷鲜血,溅得遍地血迹,半晌才顺过气来,回头大笑:“好一招‘悍魔灭绝’,果真是惊天动地!老子要是不懂得修罗刀术,铁定会输给你!”
  另一边,麻衣斧魔那魁梧身躯抖颤数下,手中巨斧突然现出蛛网般的裂缝,啪的断为七八十截。麻衣斧魔脖子转过,盯着海斗冥,眼中闪过一丝罕有的惧色,嘶声道:“好厉害的……修罗刀……”
  话未讲完,身体各处嚓嚓闪出裂口,紧接锵锵声响,四肢一齐断碎,爆裂开来。与海斗冥那一式“分金”硬拼的结果,竟是身体四分五裂,被斩个支离破碎。
  爆碎之后,血流满地,四处残碎肢体,惨不忍睹。
  麻衣斧魔四肢尽断,仅得上半身及头颅建在,但肚肠随着伤口从下边不断流出,眼见也是活不长了。这三年恶战以来,尚且能同海斗冥势均力敌,但一经遇上战神级的修罗刀术,随即一败涂地,输得异常凄惨。
  海斗冥大获全胜,欢喜不已,仰天狂笑不休。
  麻衣斧魔生命力顽强,重伤至此,仍未毙命,听他颤声道:“求你……饶我一命,我……想见女儿最后一面……”
  海斗冥两眼一瞪,厉声道:“既然败了,岂有苟活的道理?放心,老子必定给你个痛快!”说罢拖着大剑,就一步步朝麻衣斧魔走来,似乎定要赶尽杀绝。
  麻衣斧魔连道:“不,不!我……不怕死,你可以杀我,但能否将我尸体交回达兰迪家族?只有那样,我女儿才能得到我那份酬劳……她的病,再也拖不了多久!”
  海斗冥却不肯听,大吼道:“老子才没那么多空闲,你女儿死活,关我屁事!”走到麻衣斧魔跟前,举剑就斩。
  麻衣斧魔长叹一声,只得闭目等死。
  锋利大剑劈到中途,眼见要将麻衣斧魔劈成两截,忽见一剑从旁刺来,击在剑刃上,发出锵的一声。
  海斗冥全副心神放在麻衣斧魔身上,不知有旁人介入,顿时面上变色,大剑猛烈一震,立时弹开。
  海斗冥大吃一惊:“是谁?竟能震得我手臂发麻!”他却不知道是自己重伤之下,体力已大幅下降,远不如前,才挡不住突如其来的一剑。
  海斗冥倒退多步,定神瞧去,见一名怒气冲冲的少年挡于跟前,冲他大喝道:“已将他四肢斩断,还要杀绝,算什么狗屁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