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拯救徐阶

海瑞搞徐阶

高拱可以忘记父母和君王,可以忘记世界,可以忘记太阳是圆的、自己是男的,却绝对忘不了徐阶。他有仇必报,连睡觉时都对徐阶咬牙切齿。在他被徐阶驱逐到家乡无所事事的三年时间里,徐阶就是他活下去的动力。前面讲过,他复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推翻徐阶的国家大政,搞得张居正神经紧张了很久,幸好赵贞吉的激烈反抗和把汉那吉事件吸引了高拱的注意力,所以身为徐阶得意门生的张居正才安然无恙。

不过张居正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他和高拱必会发生对攻。不因其他,仅徐阶这个理由就足够。命中注定,高拱将会搞徐阶,否则他就不是高拱;张居正也必保徐阶,否则他就不是张居正。

实际上,高拱卷土重来之前,就已有人在搞徐阶,这个人就是有着异常天赋品德的海瑞。海瑞脑子里只有一根筋,那就是严苛的道德。他认为,身为人就要遵守他本分内的道德,否则就不是好人。1569年他巡抚应天,发现所巡视范围内土地兼并严重,土豪过着奢华无度的生活,而百姓只能吃糠咽菜。他从脑海里翻出传统道德“为富不仁,为仁不富”而断定:一个人富得流油,肯定不是好鸟。

海瑞在应天也搞革命,先革他们的资本。应天各地的大地主们开始倒霉,徐阶的松江也在海瑞的巡视范围内,当然也逃不出厄运。海瑞很快就风尘仆仆地找上门来,和徐阶聊天。徐阶的三个儿子站在老爹身边助威。海瑞最不怕的就是这个,因为他站在道德制高点,君临一切。

海瑞开门见山:“徐公,我是来请您退地的,松江府的土地都快改姓徐了。”

徐阶明白,三个儿子靠着自己的势力为非作歹,积累下泰山一样的不义之财。他知道这是非道德的,甚至是犯罪,可他对海瑞的态度很不满意:“你居然对我如此秉公执法,就不怕遭雷劈?”

他用柔声细语把海瑞带到1566年。海瑞看到自己扛着棺材在紫禁城门前跪着,还看到朱厚熜正对着他刚上的奏疏暴跳如雷,并且说:“不要让他跑了,捉了处死!”海瑞又看到有人告诉朱厚熜:“海瑞没有跑,而且还是带着棺材来的,这是一心赴死。”

海瑞在这段回忆中自豪地笑了笑,扛着棺材诤谏君王,古往今来,只有他海瑞一个人能做到。徐阶看到他沾沾自喜地笑,急忙把他拉到另一段回忆中。于是海瑞看到,朱厚熜正下命令杀掉他,但徐阶站出来替他求情,朱厚熜给了徐阶面子。那年末,朱厚熜驾崩。海瑞看到自己在牢狱中哭得死去活来,咬着手指,以头撞墙,狱卒看到他这副忠心,都流下感动的眼泪。

海瑞又看到自己被释放出狱,声名鹊起,飞黄腾达……

停!徐阶急忙把他拉回来:“不要再回忆下去了,我想让你记起的就是这段,其他的你自己回家躺床上美滋滋地回忆去吧。”

海瑞立即明白了徐阶的用意,这是想让他报恩。他极度厌恶这种行为:你徐阶难道是第一天出来混的,难道不知道我海瑞是什么样的人,在道德审判台前,恩情难道是可以交换的?

他满脸阴云地对徐阶说:“您当年救我是身为内阁首辅的职责,首辅不拯救忠臣,那就是奸贼。而我现在要您退地,也是我的职责。如果我对您家二十四万亩的土地置若罔闻,我也不是好官,连好人都算不上。”

虎父无犬子,徐阶还未开口,长子徐璠阴阳怪气地说道:“海大人真是明察秋毫啊,连我徐家有多少亩地都查得一清二楚。不过如果不是家父,您这颗会数数的脑袋恐怕早就搬家了吧。”

海瑞猛地站起来,咆哮道:“少废话,你们现在只有两条路:一、退地;二、跟我去大牢!”

徐阶的次子问:“你让我们退地,可有官方条文?”

海瑞又咆哮道:“你们那些地是劳动所得吗?你们心知肚明!找你们贪赃的证据就像是和尚头顶找虱子!”

徐阶意识到了,海瑞是个油盐不进的臭石头,跟他说话纯是浪费生命,他摆手示意送客。海瑞走到门口,停下来转身道:“我还会来的。”

海瑞说到做到,从此每天都来。大门不开,他就拼命地敲;徐阶在卧室不出,他就在客厅一坐一天,好像那是他的家。

徐阶唉声叹气,三个儿子决定为老爹排忧解难,于是写信给张居正。张居正当时日子也不太好过,高拱虽未回来,可赵贞吉在内阁嚣张跋扈。他只好回信安慰徐家三位少爷:“我抽空给海瑞写封信,希望能让他适可而止。你们现在最应做的有两件事:第一,停止一切生意(徐家在松江府有很多官商勾结的生意);第二,用心照顾你们的爹,徐老师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张居正是否给海瑞写信,史无记载。但在徐家三少爷给张居正去信后,海瑞来徐府的次数明显减少。1570年春节,海瑞还来给徐阶拜年,送上几斤上好的面条。海瑞对徐阶说:“老人吃面对肠胃好,但这面在南方买不到,我是特意托朋友从陕西带来的。”徐阶有些感动,海瑞及时补充说,“我是给了朋友钱的,连运费都算给他了。”

徐阶老谋深算,感动之后马上就是警惕,他虽然知道张居正必会从中周旋,但人尽皆知,海瑞是谁的账都不买的。果然如此,海瑞正迂回进攻,他慢悠悠地对徐阶说:“前几日赈济贫民,有个富豪捐了三万两白银,徐公遐迩闻名,可否向贫民施舍点?”

徐阶老大不高兴,这倒不是他贪钱,他那样的人到了那样的年纪对钱财已没有概念。关键是他总感觉处处受海瑞的压迫,尤其是最近他心情很不好,因为高拱复出了。

但架不住海瑞总来“拜年”,徐阶不情不愿地拿出了五千两银子应付海瑞。海瑞也老大不高兴,暗示徐阶:“您老别给脸不要脸,高阁老在北京可很关注应天情况啊。”

徐阶听到这句话,浑身发汗,他此时最怕的就是高拱算旧账。而高拱的确也和海瑞探讨过徐阶家产的问题,并且告诉海瑞:“你放心地干,天下人都知道你是道德圣人,用你的道德给应天地区一片湛蓝的天。”

徐阶的五千两银子刺激海瑞重启要徐家退地的行动,他要徐家把二十四万亩土地全部退还。徐家三少爷再给张居正去信,张居正回信说:“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否和海瑞谈判少退?”接着他话锋一转,看似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海瑞不离开应天,这事始终是个麻烦啊。”

这句话开启了徐家三位少爷的智慧,徐璠动用京城关系网,把一箱箱金银财宝运到北京。当海瑞在应天紧锣密鼓地要徐家退地时,徐璠的金钱攻势立竿见影。

1570年二月,吏部言官戴凤翔弹劾海瑞,说:“他贪图个人名利,祸乱法纪,完全不通为官之道。最可恶的是海瑞居然煽动民众掀起告状风潮。亏他还自称道德完人,孔子说诉讼是不得已而为之,他居然大肆鼓励。刁民肆意讼告乡绅,海瑞无理剥夺他人财产,致使民间有‘种肥田不如告瘦状’的风闻。”

朱载垕交由内阁讨论,李春芳主张将海瑞调离岗位,去南京当闲差,张居正也主张,赵贞吉本来想中立,可一见高拱反对,他立即同意李春芳和张居正的意见。就这样,海瑞在1570年二月末被调去南京,坐上了冷板凳。临行前,海瑞对着徐府叹息垂泪,大有出师未捷身先死之意。

实际上,高拱对海瑞搞徐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但对海瑞在应天境内大搞官员乡绅,有一肚子腹诽。官员和乡绅是二位一体,只有乡绅有钱培养子弟读书考取官员,官员在任时维护乡绅,退休后做乡绅,这是题中应有之义。海瑞却像只进了沙丁鱼罐头的鲇鱼,把这个宁静世界冲得七零八落,没有一个官员会支持他。

有人问高拱对海瑞的评价,高拱脱口而出:“人是个好人,但不会做事。”

不会做事的海瑞离开了应天,这并不证明徐家太平无事了。相反,对徐阶而言,海瑞只是开胃菜,大餐在后面,并且马上就来。

徐家倒霉了

1570年整个一年,高拱陷在和赵贞吉的对攻与俺答汗封贡上,即使这样,他也分出一部分最精锐的精力关注徐阶。海瑞离开应天后,接替他巡抚职务的叫朱大器。高拱给朱大器写信说:“海瑞在松江府搞得的确不太像话,但出发点不错,对那些倚仗权势而积累大量非法财富的人,应严惩。”

这话说得烟水茫茫,但细看之下,还能看出他到底想说什么。朱大器是聪明人,也是个不想深陷政治内斗的人,他对徐阶很有好感,所以对高拱的话假装不知。

张居正也给朱大器写信说:“海瑞在应天虽一心为民,但手段太刚强。霜雪过后,少加和煦,人即怀春。你在应天好自为之,地方有幸,就是国家之幸。”聪明的朱大器当然明白张居正是在为徐阶讲情,担心自己和海瑞一样,对徐家咬住不放。朱大器回信给张居正说:“本人一直在北方做官,对南方的经济发展之高叹服不已,一心想学习为政之术。”

这也是烟水茫茫的表态,张居正很欣慰,同时又非常紧张。因为高拱在无法进攻徐阶大门的情况下,竟然想从外围突破,他严令亲信对松江府进京人员严加监控,一有关于徐阶的蛛丝马迹,立即报告给他。

高拱的头马韩楫勇挑重任,这是守株待兔,可已有事实证明能等到兔子,即使等来撞树的不是兔子,而是只狗熊,韩楫也能让狗熊招认自己是兔子。

1571年初,韩楫终于等来了不知是狗熊还是兔子的人,此人叫孙五。在韩楫严刑拷打下,孙五招认说:“我现在居住于湖北汉阳知府衙门,籍贯是松江府城东门外孙家园。”

韩楫从他身上搜出多封信件,收信人都是京城中不起眼的小官,只有一个大官,就是内阁首辅李春芳,写信人则是湖北汉阳知府孙克弘。韩楫把那几封信翻来覆去地看,又放进水中想发现机密,忙活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得到。

可是他已对这个任务厌烦透顶,想尽快脱身,于是想到了栽赃,也就是把这件事和与此毫无关系的事联系起来。毫无关系的事有两件,一件是松江府人顾绍状告徐府家仆诓骗、延误转运颜料银,另外一件也是告徐家有违法行径,原告人是松江府人沈元亨。

两人其实都没有证据,或者说他们拿不到证据,这就是韩楫为什么有这两人的状子却不肯轻易出手的原因。现在,有了孙五,他就可以出手了。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编排,一件案子出炉:顾绍和沈元亨得知了徐家的罪恶,跑来京城告状,徐家派了孙五到京城拦截。即使顾绍和沈元亨没有证据,但孙五来拦截就已证明徐家确有罪行。

韩楫把案件调查报告交给高拱,高拱捏着鼻子看完,摇头道:“你这狗屁报告八面漏风,连猪都不信。”韩楫很沮丧,高拱却问,“孙克弘写给李春芳的信呢?”

韩楫急忙拿出,这封信他没有用水去泡,大概是下意识的。高拱看了一遍那封信,脸上露出笑容,说:“意外收获,李春芳完蛋了。”

第二天,高拱冲进内阁,把韩楫的报告扔到李春芳桌上,夸张地喊起来:“徐公太不像话啦,你们看!”

李春芳虽然是个老好人,但在高拱搞徐阶的问题上却总站在徐阶立场说话,这也是高拱想尽快把他驱逐的原因。李春芳拉来张居正,二人看完后,李春芳慢悠悠地说:“高公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吧?”

高拱当然没把李春芳当成猪,他真正要做的是下一步,把孙克弘写给李春芳的信扔到桌子上:“您和孙克弘的父亲孙承恩关系不一般啊,你当年会试,他是主考官。噢,还有你,太岳。”

张居正脸色微变,高拱的嚣张越来越升级,他的感受越来越不舒服。

李春芳看了信,一笑:“高公,这事和你这份报告有什么关系?”

高拱一拳砸在桌子上:“当然有关系,孙克弘和徐阶是同乡,又写信给您,我疑心徐阶在暗处活动图谋不轨。”

李春芳又一笑,这帽子扣的,叹口气,看着张居正,不阴不阳地说:“太岳啊,我不把这椅子让出来,高公就寝食难安啊。”

高拱大怒,要和李春芳打架,张居正急忙拉住高拱。李春芳潇洒地站起来:“不必你处心积虑,我已辞职多次,只是皇上不允。我这次效仿海瑞,抬着棺材去辞职。”

李春芳没有抬着棺材去,但其意已决,一百头牛都拉不回。他的确厌倦了,厌倦了内阁的争斗,厌倦了高拱的嘴脸。1571年五月,朱载垕终于同意李春芳去职,高拱顺理成章地坐上了内阁首辅的椅子。

张居正现在和高拱对面而坐,每当抬眼时,他就会看到高拱射来的犀利的光,像寒冷的箭一样。此时,他并未想到自己的安危,而是对徐老师牵肠挂肚起来。因为他知道,没有了李春芳以首辅地位对徐阶的维护,高拱可以肆意妄为了。

韩楫的报告在高拱的奔波下,起了点效用,朱载垕同意对徐家展开隐秘调查。高拱第一步就是捉捕徐家在京城中店铺的伙计,罪名是以经商为幌子,为徐阶图谋不轨东山再起打点、奔走。

高拱明白,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外科手术,伤不了徐阶,所以决心派一得力干将到松江府,和徐阶短兵相接。很快他就在头脑中搜索出一个叫蔡国熙的名字来。

蔡国熙,河北人,1559年进士,严肃内敛,是徐阶门生。1567年,徐阶将他从户部调升苏州知府,其在苏州政绩非凡,名声在外。

高拱是不是疯了,找这样一个人?事实证明他没疯,因为蔡国熙和徐家有仇,而且对他那种性格的人来说,是不共戴天之仇。

双方的仇恨发生在蔡国熙的苏州知府任上。某次,徐璠派仆人到府衙办事。这名仆人狗仗人势,对蔡国熙极为嚣张。蔡国熙有强烈的自尊,怒发冲冠,把这名仆人掀翻在地,打个半死。一个多月后,蔡国熙在松江上遇到这名活过来的仆人,仆人居然在船上臭骂他,而且还围住他的船喧闹不已,直到松江知府出来调停,蔡国熙才逃出。

这件事让蔡国熙颜面丢尽,他气急败坏,请病假回老家。1571年五月末,高拱向他伸出权力之手,升他为苏州、松江兵备副使(苏州、松江军区副监察官)和苏州、松江按察副使(苏州、松江地区司法副监察长),嘱咐他:“你复仇的机会来了,有多大仇都可以报。”

蔡国熙心花怒放,一到松江府,就下令说:“凡和徐家有仇者都可以上诉。”徐家本来就不干净,这么多年积攒下无数仇人,于是告状者把蔡国熙的办公衙门变成了市场,每天都人来人往。

徐阶一家无可奈何,张居正去信给蔡国熙说:“凡事都应该有度,有人牵牛踩了你家白菜,你难不成还要让人家把一头牛赔偿你吗?”

蔡国熙不认理,只认心,因为徐阶对他说过“心即理”。他煽动徐家的仇人围困徐府,从前给徐家送过礼的,现在居然讨回,并且还要利息。徐家三位少爷忧伤不已,徐阶唉声叹气。1571年九月,徐阶在门外闹哄哄的情况下过了大寿。张居正之前来信祝他生日快乐,自称现在内阁高拱像炸药,他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虽然特别想维护老师的利益,却噤若寒蝉,望空惆怅。

张居正虽这样说,但仍然在关键时刻鼓起正气维护徐阶。蔡国熙是个辣手人物,先用群众路线将徐阶一家搞臭搞得没有脾气,然后突然下令审判徐家三位少爷的不法行径。徐家三位少爷当然不是好鸟,种种罪证几乎淹没了蔡国熙。蔡国熙迅速判案:徐璠、徐老二充军,徐老三削职为民。至于徐阶,蔡国熙想等等,一来是有太多的朝中大人物为他求情;二来,他知道高拱把徐阶恨入骨髓,不如把已毫无反抗之力的徐阶交给高拱处理,这应该是高拱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礼物。

徐阶一家老小围在徐阶脚下抱头痛哭,徐阶的心都要碎了,老泪纵横。他脑子里只有两个人影在来回游荡,一个是高拱,另外一个是门生张居正。

他希望高拱能手下留情,但这太有难度,所以他希望张居正能出手相助,无论阴谋还是阳谋。

张居正总算出手了,但不是为徐阶,而是为高拱。

张居正拉偏架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不是句空话。就当高拱在内阁不可一世时,有人已准备向他开炮。此人叫殷士儋,山东人,相貌堂堂,人高马大,讲话声若洪钟,肚里也有点货。殷士儋和张居正是同年,还是朱载垕做准皇帝时的讲师。赵贞吉被高拱挤出内阁后,殷士儋看着北京的天边未收的乱云,浓妆的彩霞,不禁心潮澎湃。他想,高拱、张居正、陈以勤都曾是朱载垕的讲师,他也是,这三人都进了内阁,他也应该进内阁。

他找高拱商议此事,高拱当时已有人选,所以冷淡地拒绝了他。殷士儋气咻咻地对高拱说:“但有绿杨能系马,处处有路到长安。”

高拱冷笑,他以为殷士儋在吹牛。但1570年十一月,殷士儋真就仰着脑袋,蹭着地皮走进了内阁。

高拱事后打听,原来是太监陈洪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高拱不禁叹息:太监这玩意儿的力量真大。陈洪为何要帮殷士儋,史无记载。不过可以猜得出,太监这玩意儿,送点钱和谄媚,就足以让他们效劳。

殷士儋进内阁后,高拱正在搞李春芳,搞掉李春芳后又开始搞徐阶。殷士儋冷眼旁观,血丝骇人。1571年冬天,高拱正准备提拔他的好友张四维,突然有御史弹劾了张四维。张四维虽未得到惩罚,但入阁的事就只好先放一下了。高拱环视众人,发现殷士儋正在得意扬扬,他当即断定殷士儋是幕后主使。

目标既已确定,高拱的下一步自然是开炮。他的数名言官纷纷弹劾殷士儋,说他是靠太监进的内阁,这种阉人推荐的人怎么可以参与国政?殷士儋答辩说:“要我入阁的圣旨是皇上所下,你们这是欺君罔上。”言官们哑口无言,高拱只好让他的言官头马韩楫上阵。

韩楫上阵之前,先把消息传了出去。他说他手中已有绝顶武器,可以把殷士儋一锤子砸死,连呻吟的机会都没有。

殷士儋听到这话,气得哇呀怪叫:事情已一目了然,高拱正在搞他。他和陈以勤、赵贞吉、李春芳不同,他是山东人,脾气暴。

那年春节前夕,内阁大学士们和言官照例举行座谈会——会揖,殷士儋上演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好戏。在人头攒动中,殷士儋一眼就发现了正唾沫横飞的韩楫。

他想都不想,就走上去,看准了声称要一锤子砸死他的韩楫,不阴不阳地说:“听说你韩楫对我很不满意,而且要一锤子把我敲死。这没有关系,你是言官,弹劾别人是你们分内之事。可我特别可怜你,你怎么被某个混账当枪使!”

韩楫想不到殷士儋会如此直白,目瞪口呆,他在脑海里迅速集结智慧,准备反击。还未等他反击,突然一个声音如雷鸣般传了过来:“放肆!”

众人被这声响雷震得魂不守舍,鸦雀无声,他们根本不必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因为在现在的朝廷,只有一人敢这样大声说话,这个人当然就是高拱。

张居正就在高拱身边,看到高拱胡子直抖,满脸通红,显然已被气了个半死。他不可能不生气,殷士儋说的某个混账就是他。

高拱说完这两个字,已如猛虎下山扑向殷士儋。张居正急忙去拉,想不到高拱岁数不小,步履却异常轻盈,张居正抓了个空。高拱离殷士儋越来越近,众人不由自主地给他让开了一条路,他一面扑过来,一面叫嚷着:“成何体统,你殷士儋成何体统?!”

殷士儋此时如果要退缩,那他就不是殷士儋。多日以来,始终有言官弹劾他,猪都知道主谋是高拱,怒气催他不管不顾,他大踏步迎了上来。两人像是打擂的武士,在两道人墙之间,如公牛一样冲向对方。

殷士儋一面冲,一面大骂:“你还敢跟我讲体统?!你先驱逐陈阁老,又驱逐赵阁老,再驱逐李阁老,你现在又想驱逐我,无非是想把你的狗张四维拉进内阁!你以为这个内阁是你高拱的吗?”

高拱开始冲得还很猛烈,这缘于他对权力的迷信。他以为没人敢和他叫板,他以为自己只要冲上去,殷士儋肯定跪地求饶或是落荒而逃。想不到,殷士儋居然迎了上来,而且是怒发冲冠,目出眼眶。他又听到殷士儋和他飙脏话,立即心虚了。毕竟他年纪一大把,真要赤手相搏,他肯定不是殷士儋的对手。所以他的脚步还在向前挪,但内心已退却,殷士儋已冲上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举起山东大汉特有的拳头,准备给高拱来一顿老拳。

高拱此时喊“救命”的心都有了。旁边的言官里虽有高拱的人,却不敢上,因为这毕竟是两个宰相的决斗,谁敢插手?

殷士儋的胳膊在半空中画了道优美的弧线,如锤子一样的拳头迅猛砸向了高拱。这时,高拱成了钉子。高拱咬牙闭目,等着承受殷士儋这计炮拳。殷士儋把多日来的怒气全都聚集在拳头上,这一拳头下去,高拱非死即伤。他已能听到高拱头骨的碎裂声,他内心已开始狂笑。

“哎哟!”众人听到了一声惨叫,所有人都认为高拱一年半载可能都要在家里养伤了。“畜生!”众人听到殷士儋的一声咒骂,定睛去看他们脑海里确定的场面时,全部愕然。

他们看到殷士儋步步后退,看到高拱双手护着脑袋,几乎要蹲到地上,他们还看到一人,站在高拱和殷士儋的中间,犹如黄飞鸿打架前的招牌动作,前伸的胳膊微微颤动。这个人,正是张居正。

反应快的人马上就还原了刚才的情景:殷士儋的拳头抡向了高拱的脑袋,可就在半路上,张居正的胳膊挡住了他的拳头,把他震了开去。

殷士儋揉着拳头,大骂不已。张居正收起了那美妙的动作,去搀扶高拱,回头又对殷士儋行礼。殷士儋不吃这套,事已至此,他索性抒发一年来胸中不平之气。他指着张居正的鼻子说:“你呀,猪狗不如!高拱这老家伙搞你恩师,你连个屁都不放一个,还替他出头!”

言官们噤若寒蝉,他们固然知道殷士儋不是病猫,可不知道他发起威来比老虎可怕十倍。

高拱发现殷士儋的攻击目标已换了人,马上觉醒,气势又上来了,对着那群言官咆哮起来:“你们这群废物,把殷士儋这老贼给我弹劾掉!”

殷士儋没有给高拱复仇的机会,他一回到家就写了辞职信,也不等皇上同意,就带着家人离开京城,回山东老家颐养天年去了。

高拱对殷士儋事件心有余悸,对张居正的“救头之恩”有些小感动。有一天,高拱看着空旷的内阁只有他和张居正两人,不禁升起了一股柔情,说:“政治风云过后,独剩你我,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太岳啊,之前我有做得不对之处,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外面巴掌大的雪花纷纷扬扬,整个皇宫沉浸在忧郁中。张居正看到高拱动了感情,趁机站起来说道:“高公,徐公的事……”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高拱眼神里的柔情瞬间消逝,代之而起的是一股火,虽然不凶猛,可它毕竟是火。

保住徐阶

按常理,1571年张居正的政治智慧绝不会允许他替徐阶向高拱当面求情,但因刚救下高拱的肥头,高拱又展现了可爱的人性,他以为高拱不会拒绝自己。出乎他意料的是,高拱什么都没有说。

在1572年春天海棠花谢后蔷薇开时,他感觉到春色毫无趣味。徐家的两位少爷进了大牢,三少爷正抱着徐阶的大腿哭泣,哭得徐阶肝肠寸断。徐家的信一封接着一封写给张居正,张居正如履薄冰地看信,绞尽脑汁思考保住老师的策略。

有一天,高拱在内阁收到苏州、松江巡御史的来信。信中说:“事情有点不妙。徐家老大在狱中放出话来说,蔡国熙查徐家,其实是复仇。更不妙的是,徐老大说,蔡国熙幕后有人撑腰,出谋划策。”

高拱有点坐不住了,蔡国熙也来信说:“他快把徐家连根拔起了。现在徐家就是松江府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把他家所有固定资产都给封了,而且把徐家大院严加看管,有进无出。不出数日,徐家大院就会长草,成为狐狸老鼠的巢穴。”

高拱这时才感到蔡国熙下手真黑,他有道德水准,当然不想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倘若徐老大的话真传遍大江南北,人人都能猜出是他高拱所为。

大概是出于直觉,他找来张居正。他对张居正解释说:“徐阶的事从头至尾,我只是秉公。你也知道,就如写文章,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下面的人执行力有问题,所以才闹到现在这地步。”

张居正立即给高拱的心思切脉,这就是良知。高拱的良知提醒他,对徐阶做得有些过分了。然而他又不能当面去找徐阶说,这不是他的作风。所以他就找了徐阶的传话筒张居正。

高拱找张居正还有个不轨的企图,就是试探张居正对徐阶到底有多忠诚。让他失望的是,张居正对他的解释表现得极为淡漠,似乎这件事跟他无关,所以他说不下去了。两人沉默许久,高拱终于忍不住,以一种请求的口吻向张居正说:“太岳,你说这事如何收场?”

张居正仍是不说,这缘于他高度的政治智慧。高拱能问出这句话,说明他已准备收场。一个认定自己错了并准备改正的人,其实已有了改正的方法,何必别人多嘴多舌地去指点?

张居正慢悠悠地说:“高阁老,解铃还须系铃人。”

高拱“嘿”了一声:“太岳啊,你这城府……”

“这和城府无关,”张居正说,“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徐公一家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是怎么回事,我始终没有参与这件事,您现在让一个门外汉来给您出主意,这真是为难我了。”

高拱满脸通红:“太岳,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背后捣鬼?”

“千万别误会,”张居正慌忙站起来,“您是用人不当,跟您无关,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

高拱缓和了情绪,捏紧拳头,半是解释半是抱怨:“蔡国熙这蠢材,真是心狠手辣。”

张居正一言不发,嘴角却挂起了不易察觉的笑。

那次谈话一结束,高拱就给蔡国熙写信,他委婉地说:“徐阶毕竟曾是辅臣,有功于国。你把他搞得家破人亡,颜面颇不好看,还是宽松一些为好。”

他担心蔡国熙搞徐家搞得兴奋,红了眼不能罢手,又去信给苏州、松江政府官员,厚着脸皮解释说:“世上传说徐公家的倒霉事是我报复他,我没有报复之心,蔡国熙办的案子并非我授意,你们不要看热闹,对蔡国熙该劝解劝解,该控制控制。”

蔡国熙得知高拱的这封信后,勃然大怒道:“高拱这老匹夫出卖我,让我得到抱怨,而自己却收获恩情!”

局势迅速转变,张居正悄无声息地出手,指使忠于他的言官上疏请求重审状告徐家的顾绍。结果顾绍翻供,说自己是诬告。高拱此时只好撒手,蔡国熙见状不妙,急忙请朝廷调他出松江府,这是高拱巴不得的事。

徐阶的晚节总算是保住了。

徐阶虽未被高拱整死,但已伤筋动骨。徐阶后来给张居正写信说:“人生得失利害原如梦幻泡影,我现在有幸窥破这句话。所以虽然遭受凌辱,别人无法忍受的,我却忍受下来,不动如山,只是头发全白了。”

虽然很同情徐阶的遭遇,但对于徐阶的这段话,张居正却无法苟同。渡过艰难困苦之后,应该是越挫越勇,拉起大旗重新上路,他张居正就不能把得失利害当作梦幻泡影。自他第一天进内阁,就从未想过要放弃政权,他要实现伟大抱负,就绝不能失,只能得!

但失太易,得却如登天,尤其是在高拱这座大山前,张居正所受到的压力如五岳压顶。

1572年四月,高拱和张居正坐在内阁中。高拱死盯着张居正,突然问道:“坊间说,你处处维护徐公,是因为收了徐公的三万两银子?”

这是个晴天霹雳!徐阶案虽然结束,但高拱已把张居正当成最大威胁,个人友谊在政治面前,不值一提。听到高拱这一问,张居正先是震惊,突然就大激动,站起来又是发誓又是痛哭,说不可能有这种事,否则他愿受法律制裁。张居正这番戏剧性表现把高拱震住了,他站起来,假惺惺地安慰张居正:“谣言,你别激动,我不信啊。”

张居正好不容易安静下来,高拱突然又说:“太岳啊,内阁太冷清了。”

张居正看向高拱,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高拱拿出药:“我想请高仪入阁。”

张居正知道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他说:“高公说是就是。”

1572年四月末,高仪入阁,这位高拱的同年、礼部尚书为人木讷,性格温和,据说高拱和高仪私交甚好。张居正意识到,高拱这是找帮手啊。

可有必要吗?

很有必要,因为高拱自殷士儋和徐阶事件后,威望大降,部分官员对高拱已有腹诽,渐渐把目光聚焦在张居正身上。

高仪入阁不久,尚宝司(管理玉玺和百官牌符)一把手刘奋庸突然上疏条陈五件事。刘奋庸认为朱载垕已大权旁落,“权奸”蒙蔽皇上,朱载垕应该振奋精神亲政。

这当然有所指,高拱怒了。还未等他发泄怒气,吏部言官曹大埜出奇制胜,弹劾高拱有十件不忠行径,其中“擅权”“贪污”最让高拱怒火中烧。他在内阁咆哮:“谁,到底是谁?!”

高仪用手拄着下巴看着棚顶,张居正沉默不语。高拱把一双拳头砸到桌子上:“给我反击!”

他的言官们分三路披挂上阵:一路猛攻刘奋庸,说他动摇国是;二路猛攻曹大埜受人利用,倾陷元辅;第三路对刘、曹二人同时进攻,说两人狼狈为奸,诬陷内阁伟大领袖,罪该万死。

朱载垕有气无力地坐在龙椅上,晕头转向。他最近一直生病,一直难以痊愈,听着下面的人辩来论去,脑子里像进了无数只苍蝇。他魂不守舍地问高拱:“你以为如何?”

高拱回答:“应将刘、曹二人逐出朝廷。”

朱载垕点头说:“好。”

高拱看向张居正,张居正如大理石一样。

“太岳啊,我告诉你个秘密,”回内阁后,高拱得意扬扬地对后进来的张居正说,“刘、曹这两头猪不自量力,胡说八道。我开始想不明白,后来啊,有人告诉我,刘奋庸是愤愤不平,因为他是皇上做太子时的裕王府官员,大家都升了,只有他沉沦,所以他抽风似的咬我一口。但曹大埜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张居正看了高拱一眼,轻轻地“哦”了一声,说:“愿闻。”

高拱笑得花枝乱颤:“这小子背后有人指使啊。”

张居正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曹大埜所说的十件事,都属无中生有。高公高风亮节,人尽皆知,怎么会贪污,怎么会擅权,更怎么会和江湖骗子(邵方)、内官勾结,夺首辅位呢!”

高拱脸色突变。张居正知道他动了杀机,他知道自己还不是高拱的对手,但他不会像陈以勤那样被吓跑,不会像李春芳那样被赶跑,也不会像殷士儋那样拂袖离去。因为他是张居正,他“愿以身心奉尘刹,不于自身求利益”。对于政治,他只有争取,没有放弃,只有前进,绝不后退,要死也要死在工作岗位上,轻伤不下火线。

然而,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的坚定决心却未派上用场。因为1572年五月发生了重大事件,把明帝国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这就是朱载垕的死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马未都说马未都马未都说马未都梅辰|传记这是第一本关于马未都的深入专访,百家讲坛没有讲述的收藏故事。马未都在百家讲坛讲的是“高雅”的收藏文化,但谁都知道其实他本人更有趣有料,《马未都说马未都》就是让马未都爆料他自己的精彩故事。
  •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美)丽莎·布伦南·乔布斯|传记她叫丽莎·布伦南·乔布斯。她是乔布斯四个孩子里一度不被承认的那一个“大女儿”。她曾是乔布斯始终回避的生命里的“污点”。乔布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而她被乔布斯遗弃。苹果公司历史上所有产品里,只有一款产品用人名命名,用的就是她的名字。她长时间活在乔布斯的阴影之下,但她揭示了乔布斯的“暗面”的真相,并最终活出了自我。透过她的眼睛,我们能看到这对父女生活里的爱恨悲喜,看到一个小女孩孤独而倔强的成长,也能看到一个商业之外的乔布斯,一个作为父亲的乔布斯,在生活里是如何的偏执、天才、神经质、敏感又残忍。乔布斯大女儿丽莎亲笔自传,30年爱恨交织的父女人生,都在这本书里。
  • 纵横捭合的外交家(3)纵横捭合的外交家(3)竭宝峰|传记本书精选荟萃了古今中外各行各业具有代表性的有关名人,其中有政治家、外交家、军事家、谋略家、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教育家、科学家、发明家、探险家、经济学家、企业家等,阅读这些名人的成长故事,能够领略他们的人生追求与思想力量,使我们受到启迪和教益,使我们能够很好地把握人生的关健时点,指导我们走好人生道路,取得事业发展。
  • 张灵甫之谜张灵甫之谜张新蚕|传记全书记述了张灵甫的4次家庭婚姻生活和大半生的戎马生涯,多方位描写了国民党74师将士们的命运和归宿。通篇风生水起,波澜叠加,故事情节令人荡气回肠。十年磨得一剑,本书以独特A9N作手法,在国内外首次公开了大量珍贵的有关张灵甫军旅和家庭生活的照片。这些历史资料如大海捞针般获得,弥足珍贵。本书图文并茂,文笔生动,相信多年的努力将使此书卓尔不群,从而打动众多的读者。
  • 豪气干云石达开豪气干云石达开夏龙河|传记翼王石达开是太平天囯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十六岁便“被访出山”,十九岁统率千军万马,二十岁封王,英勇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他是天平天国中最完美的男人,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令敌人闻风丧胆。没有靠山,石达开的逆袭之路艰辛异常,不仅仅是靠运气和勇气,还有豪气、义气。重读太平天国最真实的历史。读历史,更懂政治。
  • 李冰传李冰传冯广宏|传记李冰是战国晚期秦国的蜀郡守。他主持修建的全世界现存年代最久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历经2200多年的岁月仍运转如常,灌溉面积超过800万亩,奠定了成都平原“天府之国”的基础,他因此被蜀人尊为“川主”。本书通过大量的文献考证和遗迹考古,对李冰所处的时代、地域背景及其生平经历、水利功绩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和客观的评价,恢复了因资料稀少而略显模糊的李冰的真实形象,不仅是一本严肃的人物传记,同时具有极高的学术和文献价值。
  • 谁与争锋:审视当代中国富豪的创富奥秘谁与争锋:审视当代中国富豪的创富奥秘侯书森|传记本书的内容包括透过风险抓住创富的机遇、用创新激发创富的活力、用“苦心+实干”夯实成功创富的基石、用科学的管理为企业插上腾飞的羽翼、凭智谋财,拓宽创富大道、借势经营,迅速壮大自身的创富实力、以多元化培植多个财富生长点、把资本运营作为财富增长的杠杆、跨国经营,企业崛起的必由之路、以人为本,构筑创造财富的天梯、追求独到的领导风格与个人魅力、用企业文化凝聚创富合力三、当代中国富豪中的巾帼英雄、当代中国富豪的创富领地、知本创业:知识分子的财富之路、当代中国富豪愈来愈年轻等详细内容。
  • 发明家成长故事(激励学生成长的名人故事)发明家成长故事(激励学生成长的名人故事)季景书|传记《发明家成长故事》从军事、化工、机械、医药等多方面精选了古今中外有影响的发明家发明创造的故事,并以清新流畅的文笔真实反映了世界各国各个时期的科技发明及发明家的艰辛而又传奇的发明经历。为了方便小读者的阅读,《发明家成长故事》特别标注拼音,并根据故事情节,配以精美的彩色插图,使小读者在轻松、愉快的阅读。
  • 梦里不知身是客:李煜词传梦里不知身是客:李煜词传蕴玉编著|传记从南唐后主到违命侯,再到一代词宗,生命赋予了李煜独特的轨迹,他的词也随之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早期的李煜,雕栏玉砌,锦衣玉食,所以“寻春须事先春早”,有及时行乐的情怀;“踏马蹄清夜月”,有大周后缱绻相随;“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有小周后画堂幽会;有美人“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的香艳风情,又有“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的奢华享受。他用华美温婉的文字,咏出一首宫廷欢乐颂,诉说着未经事的贵族青年那些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细腻心思。
  • 慈禧全传全3册慈禧全传全3册濮兰德|传记叶赫那拉氏族在朝鲜边境一带驻扎繁衍,乃至繁荣。这一带位于长白山区,是满族真正的起源地。在不断侵袭相邻富饶土地的过程中,杨吉砮和他的族人逐渐掌握了精良战术,侵略欲望与贪念也与日俱增。现在看来,这片富饶的土地沦落到其他部族手中甚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