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178体育官方网站

第7264章 一段往事2

上课的这几天,森和恩恩都分别为他们作下笔记。森,还亲自在妃儿的书上用笔划下重点部分,记下注解,做得很仔细,写得很认真…..一笔一划仿佛都在诉说:对不起!而窗外的天空,白云鱼鳞般扎在上面,透出忧郁的蓝,和安静在一起,俩人也没什么心情,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看到森常常发呆,安静劝说:
  “要不,改天有时间,我们一起,或是你一个人去,看看妃儿她…发生这样的事太突然了;打击也是可以想象的…你们朋友一场!这时候可不能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至少有个人陪伴在她身边,渡过这段非常时期呀?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放松一下吧…"安静站在楼顶上,安慰伏着背的森。看着楼下面,校园远处,森说:
  “唉~,你不知道汪阿姨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森忍不住叹了叹气,眼里又泛起了泪光,他揉了揉说:”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好了,妃儿看到我,心情会更糟糕的…现在有飞仔看着她,希望会没事的!要想看望她,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森站直了身体,双手叉在裤袋,看了一眼陪着她安静,给她勇气!又转过脸去,难过得只有风知道:他在哭泣…
   放学回到家以后,森看到身体不好的母亲忙碌着,时而还咳嗽,便放下书包。
   “妈,你歇会儿吧,让我来…”森接过母亲手中的活儿,低着头认真做了起来,看他忙着,欧妈妈心里也明白:孩子的一片孝心….
   …..
   晚上,在台灯下,安静想了很多:家人,森、飞仔、妃儿他们之间的一些变化!自己也想帮他们做点什么,却无从入手。现在看来,只要自己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好像是多余的,让大家都困惑了…也许自己这段时间迷惑上森,真是疯了的!也许自己该清醒了,不要再去烦别人了,正如老师们、家长们常说的:要好好学习,不可早恋!不管你有多么纯真的感觉,对别人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场谎言,一场“胡闹”的谎言!安静就是这样时常反省着,除了偶尔会安抚森的情绪,她不得不逃避大家,一心用在功课上….
   ……
   那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森看到小妹高娴和她的好同学被几个初中的家伙在调戏、欺负!森上前去吓唬他们,那些“看似学生”的小家伙,不但毫无畏惧,还暗中打电话叫人,有个人还反问森说,
  “哎,你哪位啊?混哪的呀?没事请走开啦,别多管闲事啦~“小蕊看到森出现,喜极而泣,拉着好同学躲到森身后,叫了一声:哥。
   “哟~原来是阿(à)哥来了…呵呵”那染了发色的小家伙搞怪地笑说:“这位哥,呵,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嘻,也想和你小妹做个朋友,怎么样哈?哥~不要!哥~不要!”他就这样装神弄鬼嘲笑他们兄妹俩来着…这情景,森像是一下子回想起十年前:小妹被人欺负,打掉手中的冰淇淋,化在地上的那一瞬间!
  “你们先走…去你的!”森一边喊道,一手紧握拳头挥向那嚣张的家伙,狠狠的力度,似乎打掉了那家伙的两颗牙齿,脸一下子红肿了起来!以暴制暴见效了….不幸的是:有一帮人赶了过来,不仅小蕊她们没有跑掉,森也被围困着,打倒在地;那个狂野的家伙,跳过去,就是一脚一脚地踹在森的身上,缓了缓气,抓起砖头就往森头上砸。
   “******,敢打掉我的牙!去死吧你…”说着,又是一扔、一砸。血,已经模糊了森的视线,那些家伙徘徊着,笑着,吸着烟看森在地上,忍痛地爬向被他们按住的妹妹…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把~呜,哥!哥~“小蕊看着森,哭得好无力,恳求着那些家伙,兄妹俩人的苦难,一次又一次折磨得他们不见天日!
   “呵呵,放过你们?我的牙,怎么办啊??要不,今晚你穿性感一点,xx酒吧见,怎样?“瞬间,小蕊看着哥哥再次被打,真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眼看妹妹要被他们带走,森快气晕过去了,咬着牙根,低下了头….
   也不晓得是不是缘分——司徒出现了,他从黑色的奥迪轿车上不来,休闲的西装打造着他一身酷气、圆头、短发、健壮,眼神镇压群雄三分!司徒什么都不说,靠着车身点了一根烟,就这样杀气腾腾地煞到那些人多势众,得意欺负人,逞能的家伙!
  “那,那不是司,司徒吗?“那群家伙悄悄议论着,不免冒出了冷汗,有点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放开森和小蕊,不知所向地挪动着脚步,刚才嚣张的气焰都不知道吹哪去了。司徒吸完香烟,扔下烟头,用脚踩了踩,觉得头皮有点痒痒,便抬起头挠挠,顷刻间,那些家伙全然撒腿就跑开了,滚得远远的….扔下森、小蕊他们,司徒同情地瞄了一眼说:
   “我只是路过…“说完,司徒上了车,离开了那里。其实,司徒很想载他们兄妹俩一程,但是这样的亲密是种危险,被韩少看到的话,自己也会百口莫辩,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了,自己本身对于森来说,不知是敌?是友?因为刚才,于是他踩上大油门….因为同时,他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森还算清醒,知道司徒他,这次是在帮忙….兄妹俩互相搀扶着去了诊所,处理伤口,便回家去了。森活到现在的感觉,真的是身心疲惫了,….为什么人总在脆弱的时候,得不到理解与呵护,率性而为,干脆起来——就说他“变“了?从此以后,森在书包里都带着一把刀…
  当司徒回到家豪华别墅,看见佣人两旁站着,韩少泡在游泳池旁边,喝着他最喜欢的红酒….有点孤家寡人的感觉!他对司徒召唤道:
   “回来啦?过来…”他看着走到旁边的司徒,笑了笑:“呵,我发现你有点变了,腿脚不够利索哈~不管怎样,下面我要给你最后一个行动任务,当作是提前结束我们之间的合同约定!“
  “什么任务?”司徒解了解衣角纽扣,深呼吸了一口气!
   “欧以森!听娜娜说,他救过安静,看在这份上,我可以不要他的命….但是,你必须代我把他给废了。我想,让他尝尝,失去“最喜欢的东西—— 会是什么感觉?他不是喜欢踢球吗?哼呵!我想要他的脚筋…刀,我放在桌子上了,必须让它沾到血。这是你最后的任务,做得漂亮点!别看你现在一副正装,人魔狗样的….我希望你,这是原来的你!两天,就给你两天的时间。听着:下不了手,你就先把自己废了吧~因为你也别想见到我了….”说完,喝完,韩少沉入游戏池中,浸泡全身,游到对立面去了,司徒看着桌上的锋利刀子,顺手一握,走开了!
   就这一天晚上,安静在公寓住宿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
   “Hello!爹地,Good evening ~ 呵呵。“安静先问安说。
   “呵呵,Good evening!我的宝贝女儿在做什么啊?”安爸爸问。
   “听听音乐,看着书,喝茶呀!嘻嘻…你和妈咪呢?”
   “呵,是吗?我和你妈咪啊~都在想你呀!呵呵。“吃过晚餐的安氏在歇息”最近在三亚那边生活怎么样啊?爹地最近都忙着工作…倒是你妈咪嚷嚷着要飞过去看你们俩这几天….假期要回来吗?“安爸爸关心地问。
   “嗯~这个嘛,还不确定呢!呵呵,到时候再说吧…你跟妈咪说,多注意点身体,别来回跑,等我有空,再找个时间回去,看望你们两位老人家哈,呵呵…“安静喝着香茶。
   “呵,你可别说你妈咪老了,被她听到,你可就惨了.....最近她老爱赶时尚了。呵,对了,静儿,你最近琴练得怎么样了?还有绘画…我好想看看宝贝女儿的作品哦!“安爸爸深知自己的女儿,不但文静达礼,还多才多艺!不想儿子——安康,好吃惭愧,整天就玩,游手好闲,碌碌无为,偶尔还惹出一些是非….
   “呵,练得也不怎么样吧…只是钢琴XXX证书拿到了而已啦!嘻嘻”安静谦虚又自信地笑说:“还有哦~我争取上大学以后举办属于自己的一场画展哈!”
   “真的吗?呵呵~好好好!爸爸真替你高兴,说吧~想要什么?当作是爸妈送给你的庆祝礼物!”安妈妈坐在一旁,倾听者,也乐了起来。
   “呵,还是不用了吧….我什么都不缺耶~”安静突然想了想,又说:“那是不是真的?我说了,你们可要答应哦…嘻~”安静偷笑着。
   “说吧~只要不是让你爹地,妈咪坐神舟几号,去摘星星、月亮就行!呵呵”安爸爸似乎也懂得些幽默。
   “好!那我就说咯,嗯——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男朋友,我要向家里人正式宣布:我恋爱了!呵呵,爹地啊~只要你们给我一些自由的权限,跟他偶尔相处,就足够了,你说好不好?”安静试探着家人的口气。
   “这个嘛~谈谈朋友,是可以的啦!不过,要有底限哦…我们可不想你被骗了,看到你伤心,难过得样子…”安氏父母从骨子里相信自己的女儿:”还有,我希望你这个所谓的“男朋友”不是——韩城!从现在起,你要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做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但是之前说过的话,就不要提了。我今晚给你打电话,也是要顺便跟你说说这个事情啦….“电话里头传出安爸爸的明确意思。
   “怎么啦?”安静感到特别惊讶。
   “这你就不用管了….都是一些生意上,官场上变故的事情啦!好了,反正你要记得,主要是好好学习,将来要帮帮爸爸的忙哈!你等会儿,先别挂!你妈咪想跟你聊几句,我现在把电话给妈咪…”
   “喂,静儿啊~最近过得好吧?“安妈妈笑问。
   “嗯,挺好的,你呢?最近有没有坚持做运动啊?兵乓球打得怎么样了哈?听爹地说,你现在可是安董事长的时尚夫人哦!呵呵”安静弄了弄漂亮的睡衣。
   “想,我当然想啦!呵呵,那你现在是不是走美国总统夫人——劳拉的路线哈?”
   “呵呵,哪有!在外面,和你爹地走在一起,多少都要为他挣足面子,不是吗?哦,对了!娜娜她在你身边吧….你让她接一下电话!这丫头真是太离谱了,不像话!呆在那边这么久了,电话不给她家里人一个,打给她又不接,就算是接了,讲不到两句,她又给关机了,真是快气死你uncle了….你也不要惯着她,给她钱花!这样,她的胆子可就越来越大了….”安妈妈在电话里唠叨着。安静赶紧捂着手机,用口形问了问在玩游戏的娜娜:要不要接电话?
   “你就说我不在….“娜娜摇摇手,用口形回应着,于是安静就说。
   “呵呵,妈,你就放心吧!她没事,我们都过得挺好的,娜娜她刚出去,去超市买点日常用品,还没回来…等她回来,我让她明天有空给uncle家里回个电话,好吧?”安静勉为其难地为娜娜开脱。
   “嗯,这是我的静儿乖哈!记得,不要再和韩城有任何联系了!晚安…”
   “知道了,妈咪,晚安!“安静挂了电话,猜想到韩城家里肯定是出事了,但同时她没想到:爹地,妈咪对韩城的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以后跟韩城不再有任何关系…这正是她所希望的!听完这个电话,她想到了森,心里暗暗自豪。
   “哎,哎,我说——安大小姐,什么事啊?这么开心….嘻“娜娜也看出来了。
   “呵呵,我有坚强的后盾了!哦,对了…你明天无论如何也要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交代一下:逃避问题不是像逃跑一样,不是解决问题的上上策,而是下下策!好不容易为你学会可撒谎,我可是拿出我的信誉向家里人作为”抵押“,你不要让我的形象给毁了,然后被我们”师长“下驱逐令,打道回府哈!”安静从她的书桌走到娜娜书桌去。
  “回就回呗,反正我没有留恋的人,到时候看看谁的损失大?呵…”娜娜笑说。
  “呵,你讨厌呀你!哟…你现在玩”魔兽游戏“,可是越来越利索了!”安静放下书中茶杯,双手轻轻搭在娜娜的肩膀上,帮她按摩,哄她说。
   “哼!那是——哪像你!只知道下围棋….我不管哦~电话要打,你打!我最讨厌家里那些老顽固,唠唠叨叨,唧唧歪歪个不停的….你知道吗?自由是很重要的。“
   “自由,也是要交税的嘛!你说,是不是哈?“安静开导说。
   “但没有人认为那是一种“暴行”!知道现在的靓仔为什么叛逆,不能早成立吗?这就是原因,根源所在…别说是他们生我,养我的话了,还不是他们怕被遗忘的观念造成?西方世界这一点,就比我们好!要是能买卖断关系,我现在恨不得去银行,或是地下钱庄贷款,娇里娇气的女生来说,就有点难!唉,跟你说也不明白的,反正,少跟偏激,不可沟通的思路触电,这样就不至于把自己的脑子烧坏!
   “呵呵,你说哪里去了…”安静看着一边在玩的娜娜说:“有时候自以为是仅仅是表现现在毫无资格地情况下,淳淳教导别人,还忘乎所以哦!嘻嘻,那你说咱俩的关系,你给多少钱啊?老二(恶),拿来….”安静逗起娜娜来。
   “哇塞!你竟然挠我腰,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是蕾丝边呢!呵呵,你今晚死定了,啊!“娜娜开心地爽叫了一声:“呵,等着,我一通关,再折磨你!”
   “唉,算了,要想说服你呀,比带”国足“出线还难….”安静笑说道,和她闹着。这时安静的手机又响了。
   “喂,哪位?“安静接了陌生电话。
   “安静小姐,是吗?“
   “我是,你是哪位?“安静听到了对方男生的声音。
   “我是司徒,明天再我没有找到欧以森之前,希望你们能够说服韩少….”司徒说完,立刻挂了电话。安静则是愣了半天在想….
   “你怎么啦?谁打来的….”娜娜见她表情不对劲,便问了问。
   “是司徒!他打来跟我说:在他没有找到森之前,希望我们能够说服韩城?这是什么意思啊?“安静似乎忐忑不安,没反应起来….
  “司徒?你笨啊?!他的意思是说:欧以森会有危险!“娜娜处事不惊地玩着键盘,输入文字,而安静的脸却像一张白纸!她赶紧打电话约了森见面。晚上她侧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第一时间,两个人在那一片海边碰面….
  “昨晚,我怕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是特地来告诉你:韩城要找人对付你,知道吗?这两天,你先躲躲,不要出来抛头露面了的,这是我给你买的餐点,先吃点吧….
  “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森也很恼火,握着安静的双臂问。
  “没有,没有…他要对付的人是你!你知道的,是司徒!你是打不过他的…你一会儿先回家吧,别去上课了!知道吗?”安静看起来比森还要紧张。
  “你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对啊~”欣赏着安静那种纯真的眼光,森感动地将她拥入怀里。站在远处的娜娜,遥望着这置身海边的拥抱,唯美而浪漫,海阔天空,不禁让自己身怀感伤!
  “好的,咱不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安静强调着,转身向着娜娜牵去!
  “静,你也是小心点啊~“森喊着。
  “知道了!“安静稍微转身回应地摇摇手,接着跑开了。看着她们俩的背影,森的心在想:安静,你这是何苦…为了我这样的家伙,值得你这么做吗?
   天与海的交接处,有一道常人看不到的光线,那是爱神洒下的光辉…有了这点光辉,也许相恋、相爱的人——就能走到尽头,走到永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