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币游旗舰厅

第5263章 迷神花

“嗯?”巡逻队听到声响,连忙围了上来,队长模样的人向街道两旁的房顶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影,本来还准备继续搜查,无巧不巧的闯来一只野猫,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几人说笑了几声,便重新结成了队形,继续巡逻去了。
   “好险!”印阳与第五施琅相视一笑,稍待了片刻,找准了时机,便跃下了房顶,飞快的跨过街道,隐入了两边的房屋之间。
   “寨子中心原本是一个大校场,一直以来都是用作守军驻扎之地,而且根据袁辽所说,军粮就在军营之中。寨子里虽然布防看似松散,其实也算不错了,由此看来,军营中的戒备一定很严密,想要在万军之中,焚其粮饷,并不容易。”
   印阳盘算着,与第五施琅飞快的接近了军营。
   校场很大,用木桩打成了院子,支起了三百多顶帐篷。按照正常的配置,一个帐篷内居住五十人,如此算来对方竟然拥有将近一万五千,整整三个军的编制。
   “也就是用来追击袁辽,否则一个关隘留两千守军就不错了,否则一个关隘的粮食,根本养不活这些人。”若非战时,一个守关大将手下也就是两三千人,一些小的关防部队甚至不满千人编制。只是因为现在是乱世时期,所以各地的兵马才会翻了数倍。
   印阳一直有一个想法,天下的人生越来越多,人口众多,可是土地并无变化,甚至需要满足住房,土地资源与日俱降,这也是中国从未改变的压力。
   可是军队的与日俱增,兵荒马乱的粮食也很难生长,早晚会有无法满足军队征用的时候,届时恐怕各大势力都不得不削藩裁兵了。
   只是最先受苦的永远都是普通的百姓,其次是兵士将领,最后才是各大势力的头目。
   “军粮不是很多,但是应该能够撑过三天左右,看来他们要么是打算三天后离开,要么就是三天后会有辎重部队增援。”印阳摸了过去,隐蔽在暗处,摸清了岗哨之后,便悄悄的潜进了军营。
   噗!
   印阳摸近一名哨兵,随手掏出一片竹刀插进了他的咽喉,用力一挑,将其喉管挑断。
   印阳原本可以借助军营中的灯火,以水火无极功操控火焰,焚毁粮仓。都是印阳的阴阳二气勉强平衡,可用的阴阳二气不是很多,如非必要,印阳并不想依靠阴阳二气,以防遇到重要的情况,却无力再用。
   即便不依靠阴阳二气,印阳的身手也不错,虽然没有军用匕首,都是竹刀依然十分锐利,短短片刻时间便斩杀了十多名岗哨。
   印阳打了一个手势,示意第五施琅将尸体拖到隐蔽处,两人变换上了军甲。“唐瑶那里是的时间差不多了吧?”
   军粮四周布有大量的军队,无时无刻的守护在军粮附近,想要无声无息的闯入,根本没有可能,否则印阳也不会等待唐瑶的动作了。
   “杀!”
   砰砰!噌噌!
   关门外出现了骚动,很快消息就传到了军营,顿时引起了慌乱,各个军帐中涌出了大量的兵马。
   只是军营中只有一些营队的指挥官,军主以上的将领并不在军营,所以军队都是以营队为单位列队。
   “小心埋伏!”有人大喊,一个营队的兵力补充到了军粮区,其余人很快结成队列,向关门开发过去。
   印阳与第五施琅也趁机混到了保护军粮的队列之中,两人距离很近,对视了一眼,都看向不远处的火盆。
   一般军队都有规定,防护军粮的兵马也不可过分靠近军粮,一般的距离都是十丈,而火盆的距离刚好在这个范围。
   “行动!”印阳对第五施琅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分别扑向火盆。
   轰!
   两人的行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任何意外,两人都顺利接近了火盆,长刀一挑,火盆飞起,直落到粮草堆上。
   “快救火,杀了他们!”营队的指挥大急,连忙下令,自己更是一马当先的像印阳他们杀了过来。
   围了保护粮食,军粮原本就是用草垛堆起,而且军粮混杂,所以火盆落到粮堆上,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盆中燃烧的是石炭,烧的通红,散落到粮草堆上,不少抖落到中间,内部也随之引燃。
   印阳看着心中一定,火势燃起,他们想要救援已经晚了。
   可是印阳他们想要立即脱身也不容易,先前的那名指挥带领了大半的兵马围住了他们,印阳没有停顿,直接挥刀杀了上去。
   噗!噗!噗!
   一个人的身手好,面对另一个高手,可能打上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输赢。可是,一旦杀入了一堆普通人中间,可谓是狼入羊群,一面倒的屠杀,根本看不出动作,只能看到一具具尸体倒下,一条条血柱喷射,很快地面都被血水染红。
   “烧他军营!”印阳与第五施琅很快杀出了重围,各自抢了一匹军马,冲了出去。可是刚刚杀掉守门的军士,印阳突然杀了个回头,直接闯过了后面追杀来的追兵,一路上挑起一个个火盆,抛向一个个军帐,军营里四片火起,如同火海汪洋,灰烟漫天。
   “撤!”印阳见军营烧得差不多了,支应了第五施琅一声,就欲离开。可是营中留守的军队,大多拿起了弓弩,瞄准了两人。
   嘭!
   印阳与第五施琅对视一眼,两人分别抓起一根绑在帐篷上的绳索,全速的向弓箭手所在的位置冲去,帐篷少了大半,如同风筝一般飞起,两人手下一松,帐篷准确无误的盖在了人群之上。
   印阳当即引马向应门外冲去,两人刚刚冲出军营,可是前方便出现了嘈杂声,竟然是守备军队折返了。
   “什么人?”对方发现了他们,马上围了过来。“抓住他们!”
   “走!”对方有上万军队,印阳不可能傻到以卵击石。驾马向一旁冲去,对方军队的骑兵很快就追了上来,紧紧的跟在身后。
   噌!
   印阳不熟街道,绕过了两道街,终于被人截住,堵在了一条宽阔的街道上,印阳揽着马缰来回的调转马头,寻找时机。
   “撤!”印阳低喝一声,双脚点击马背,越上了路边的房屋顶上,第五施琅也飞上了另一边,两人飞快的向关门外冲去。
   咻咻咻咻!
   敌方的弓箭手早已搭弓上箭,此刻万箭齐发,一阵箭雨挥洒,两人艰难的躲避、抵挡,勉强应付过第一轮弓箭攒射,两人也远远的脱离了战圈。可是前方的街道上却出现了更多的兵马,一排排弓箭手瞄准了两人。
   “呼!”印阳扔下了军刀,准备运转水火无极功。
   “所有人住手,你们的将领长官都已经被我杀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关键时刻,龙天伤提着十几颗脑袋。龙天伤的轻功十分玄妙,如同空中漫步一般,来到印阳的身边,随手将那些头颅丢到了地上。
   一些人很快就认出了一颗颗头颅的主人,说出一个个人的名字以及职位,全军都恐慌了起来。
   “你们的粮草已经被焚烧了,我劝你们还是投降吧,或者是开赴其他的关隘,放弃丁寨吧。否则,你们必死无疑!”印阳知道要袁辽完全收服这些人没有可能,只能劝退。
   “王衍无道,祸害巴蜀,你等皆是蜀国子民,不要再助纣为虐,荼毒自己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了。”印阳一边戒备着,一边喝道:“袁锋将军,随高祖皇帝南征北战数十年,其子袁辽却受到王衍如此欺凌打压,落得一个如此下常其不让将士们心寒,你们甘心为这么一个皇帝效命吗?”
   “如今袁辽将军高举义旗,兴师讨伐王衍,将士们若能悬崖勒马,回头亦是光明岸。如果反戈追随,袁辽将军必将论功行赏,将士们可以光耀门楣,声震天下。你们还在迟疑什么?还在犹豫什么?”
   印阳一句话一句话的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不少人被他说动,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抛砖引玉,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更多的人抛下了兵器。
   王衍不得人心,能够出现这种情况,倒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印阳心中倒也意外,连忙喊道:“大家回营准备吧,天亮以后,袁将军就会前来接管丁寨关。相信几日之内,王衍便会丧命于袁将军之手,到时候群龙无首,袁将军定能战无不胜,组建一个新的西蜀王国。”
   “末将等愿意卸甲投降,等候袁将军的到来,只是希望阁下不要谎言相欺,否则……休怪我们翻脸!”一名颇有声望的指挥官站了出来,盯着墙头上的三个人,喝道:“回营!”
   “回营!”其余几名指挥也各自下令,带着自己的部队撤离了出去,向军营方向而去。
   所有人离开之后,三人再次聚到了一起,向关外走去。
   “军师,军粮都烧了,袁辽怎么给这些人粮食吃?”第五施琅看着远去的军队,询问起来。
   “这个嘛?这么大的麻烦我们都处理好了,他如果连这个难题都解决不了,还能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