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竞技 ku游九州酷游

第8761章 小孩子过家家

胧月阁。
   “王妃,小心门槛!”两个丫环小声提醒道。
   一走进屋内,步霏语就迫不及待地将头上的红色盖头摘下,满屋子大片大片的红色立刻映入眼帘,晃得人眼睛有些刺眼。
   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大圈,她居然在一年后又一次嫁给了同一个人。命运,可真会捉弄人啊。
   “哎呀!王妃,这盖头现在还不能掀开!”一个丫环着急地提醒道,一把扯过红色喜帕,重新盖在了步霏语的头上,然后扶着她走到床边坐下。
   “你们叫什么名字?”步霏语问道,从刚才拜堂时,这两个丫环对她暗施内力,可以看出她们的武功不俗,再加上人也十分机灵,不太像是一般的丫环。
   “回王妃,奴婢叫小钗,奴婢叫小雅。”两个丫环乖巧地答道,“我们之前一直是跟在王爷身边伺候的。”
   “没想到,王府里还有身手这么好的丫环。”步霏语淡淡一笑,转而问道,“王爷是不是交代了你们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监视我?”
   “额……这……”小钗没想到这王妃说话会如此直接,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妃想多了。”小雅眼珠一转,赶忙插嘴答道,“王爷只是交代我们要好好伺候王妃,王爷对王妃可是十分重视的。”
   “是啊。”小钗点头附和,语气透着一丝欣慰,“这一年来,小钗还从来没有看见王爷笑过,就算打了胜仗,将士们在外面摆庆功宴,王爷也只是一个人呆在营帐里喝闷酒,可是今天王爷说要迎娶王妃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好像抹了蜜似的。”
   步霏语有一瞬间的沉默,这一年来,他过得不好吗?
   怎么可能,在他的身边有一个辰雪柔陪着,那是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子,那是他母妃中意的女子,更是能让他愿意领兵十万去对抗辰国的女子,而自己呢?与他相识才不过短短数月,虽然他曾对她许诺过一生一世一双人,可那个承诺却因另一个女子的到来而被轻易背弃了,所以她清楚自己的份量,她才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是自己的死对他造成了痛苦,其实有些时候她是嫉妒辰雪柔的。
   “你们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步霏语淡淡道,语气带着一丝疲惫。
   “是,王妃。”两个丫环乖巧地点点头,“奴婢就在门口守着,有什么事王妃只需唤一声就可以了。”
   房门轻轻掩上,屋内平静得没有一丝声响,步霏语静静地端坐在床榻上,一身鲜红的嫁衣在烛光散射下熠熠生辉,明艳不可方物,她微微闭着美眸,柳眉轻蹙,似乎陷入了一种冥想状态。
   既然一年前选择了离开,那如今便不该再藕断丝连,她与他之间,已经有了太多跨不去的鸿沟,爹娘的血海深仇,她无法放下,师父的句句叮嘱,她无法忤逆,与别的女子共侍一夫,她无法接受,总而言之,她必须离开,她不能让自己留在这里,她害怕时间一长,她会动摇,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你们先下去吧。”门外突然传来声音,楚凌烟推门走了进来,一眼便看见坐在床榻上的红衣女子,那一刻竟有一种时光重合交错的感觉,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一年前,当时的她也曾一身鲜红嫁衣,静静坐着,淡淡的烛光晕染在那抹秀丽的身影上,散发着悠然娴静之美,让那时的他莫名的心动。但出于对那桩婚事的排斥,他只能违心地丢下几句话,然后拂袖离去,可在那之后,他却总是克制不住地想要去靠近她,好似着了魔一般,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楚凌烟收回思绪,踱步走到床边,轻轻掀开步霏语的盖头,一瞬间,好像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红盖之下的女子,肌如白雪,柳眉如烟,美眸如一泓清泉,澄澈透亮,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纤长而浓密睫毛,如蒲扇一般翘起,红唇微微上扬,娇艳若滴,满头青丝高高挽起,斜插上一株纯金凤钗,映合着鲜红色的嫁衣,在烛光下泛着星光,光艳逼人。
   步霏语抬起头,平静地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子,她还从没见过楚凌烟穿红色的衣服,如今这一身大红色喜袍,将他整个人衬托得丰采高雅,神明爽俊,俊美的五官看起来便份外鲜明,幽黑深邃的眼眸似隐隐有光彩流转,带着一种让人迷醉的魔力。
   楚凌烟伸出手,一点一点抽出插在步霏语头上的纯金凤钗,丝绸般的墨发立刻倾泻而下,流散如瀑,更添了一丝柔美,他勾唇笑了笑,点头赞赏道,“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瑄王爷,您这算是强抢民女吗?”步霏语眼中带着怒意,她不禁有些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在此刻开起了玩笑,一定是被这个无赖气糊涂了。
   楚凌烟微微一愣,挑了挑眉,也来了兴致,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女子的下颚,举止带着几分纨绔子弟的轻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能得此佳人,本王抢一回又如何?”
   “你就不怕让你的父皇知道吗?”步霏语却毫无兴致,微微蹙眉,淡淡道,“你对外隐瞒我的身份,想必也正是担心这一点吧。”
   倘若楚御风知道她还活着,那有心之人只需稍稍歪曲一下事实,那楚凌烟必定难逃欺君之罪,这一点他应该很清楚。
   “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楚凌烟云淡风轻道,“总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一丝一毫。”他俯下身,温柔地将步霏语打横抱起。
   “楚凌烟,你干什么!”步霏语心下一惊,脱口而出,“你放我下来!”
   “洞房花烛夜,你说我要干什么?”楚凌烟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笑容中隐含魅惑。
   “你……你……你敢!”步霏语慌乱不已,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镇定自若,不停挣扎着,想要从男子的怀中跳下来。
   “别乱动!”楚凌烟低头凑到步霏语耳边,语气暧昧地威胁道,“否则我可真不敢保证我会做什么。”
   步霏语闻言马上安静了下来,乖乖地靠在楚凌烟的怀里,清丽的容颜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更显芳菲动人。
   楚凌烟呆愣了一瞬,然后走到一旁,吹灭了喜烛,抱着步霏语躺在床上,紧紧拥着那柔软的娇躯,填补着心中缺失已久的幸福,闭上眼,女子秀发间一股淡淡的清香阵阵袭来,告诉着他怀中的人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这一年来,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梦中见到她,可醒来后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让他不得不接受她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任凭那窒息般的疼痛蔓延全身,伴随着自己彻夜不眠。
   步霏语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楚凌烟抱着,静静地靠在他胸膛,男子温热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她清楚地听到彼此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那般清晰,那般快速,让她的心不受控制地飞快跳动着,可她却在心中一遍遍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再一次沉沦。
   前半夜步霏语还能勉强撑着,保持清醒的头脑,警惕着楚凌烟的一举一动,可后半夜,困意渐渐席卷而来,不一会便沉沉地睡去了。
   听到清浅的呼吸声传来,楚凌烟知道步霏语睡着了,睁开眼,此刻,朦胧的月色透过窗户洒落进来,只见怀里的女子眉眼轻柔,睡意安详,这让楚凌烟不禁心神一动,撩起她腮边的碎发,轻轻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这一夜,他静静地拥着她,却舍不得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