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7章 恭喜你

只见长绳虽没套着雷鹰猿,却将站在上一个台阶上看戏,毫无防备的青狐给套了个正着。

绳圈套上它脑袋时,随着拉扯的力道,立刻将它的脖子紧紧的箍住,紧接着身子便被拉下了台阶。

顿时,叶关公与雷鹰猿双双停了手,与站在同一台阶上的青狐面面相觑。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们怎么就站在同一台阶上了?

周边台阶上的灵兽,亦是掩饰不住脸上震惊的神色。

一人三兽同台,这下热闹可真是大了!

夏小河站在叶关公身边,身上的绳子牵着青狐,三方呈三角之势对立着,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青狐狠狠地扫过雷鹰猿和叶关公一眼,最后视线落在夏小河身上。

夏小河往叶关公身边靠了靠,无辜的说道:“这不关我的事啊,我本来想套他来着。”

说着,伸手指了指雷鹰猿。

雷鹰猿眼角跳了跳,戒备地看着青狐。

只见青狐眯了眯眼,缓声道:“很久没活动筋骨了,要不一起上?”

一起上?岂不是三人排位挑战?

雷鹰猿与叶关公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心底的蠢蠢欲动。

“喂喂,你们一起上没问题,但能不能别带上我呀?”夏小河举手抗议。

青狐盯着夏小河片刻,对叶关公开口道:“放开她。”

叶关公未多话,知道这将是真正的排名挑战,如若再带着这丫头,定会给自己带来阻力。

于是抬手一挥,便解开了夏小河的手。

得到自由的夏小河,立刻跳到一边,并将身上的绳子解开,转身对青狐说:“多谢狐兄,我在台上坐等你凯旋啊!”

说罢,便快速的登上青狐原本所站的台阶。

就在她刚登上台阶的那一刻,三灵兽的灵技齐齐爆发,威力光是看着就觉得可怕。

好在台阶与台阶之间有结界,那些灵技的攻击波及不到夏小河这边来。

只见叶关公和雷鹰猿先是联手对付青狐,待青狐势弱时,又与青狐联手对付另一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夏小河看了大半个时辰,虽觉得这场战斗估计还有得打,但她登梯的时间快到了。

到时万一他们之中谁忽然上来,自己可又成了人家嘴里的肉。

她可是很惜命的。

于是不再观战,抬脚往上走去时,还不忘朝下面喊了声:“青狐兄,我先走一步了,祝你胜利啊,加油!”

周边的灵兽:“……”这丫头,不好惹啊!

之后的几个阶梯,夏小河登得比较顺利。

待登上第一万零九阶时,眼前的景色忽然一变,身后的阶梯消失了。

眼前出现了一间木屋,屋前有张石桌,旁边躺椅上躺着一个老者,正慵懒闲暇的喝着茶。

“你是谁?”夏小河问。

“呵呵……”老者望着她,轻笑了两声。

这声音,夏小河记得,就是把她弄上阶梯的老者。

“是你!”

“是我。”老者放下茶杯,坐起身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开口道:“恭喜你。”

“什么意思?”夏小河觉得这句恭喜可没那么简单。

同类热门
  • 帝宠凤妻:爱妃,你别跑帝宠凤妻:爱妃,你别跑寒墨音|古言“爱妃,孤是怪兽,还是洪水猛兽?让你看见就逃?”君梓汐:“以上都不是,你是禽-兽。”“那好,孤就让你尝尝孤禽-兽的样子。”说着帝冥轩翻个身,将人压在身下。事后,某女扶腰欲哭无泪。这辈子,她就后悔两件事:做了凤后,救了他。不管到哪里,他都能找到她。逃也逃不掉。君梓汐怒了翻桌。“你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怎么到哪里都能见到你?”帝冥轩无辜。“孤什么也没做。”“……”——“爱妃,听说你在教邻国小公主壁\咚?要不要指导下孤?是这样做,还是这样做?”帝冥轩一边虔心求教,一边将某人给吃干抹净。(女主思维跳跃,不喜勿喷)
  • 媒婆世家媒婆世家慕君倾|古言林玥觉得自己是个神话级人物,年纪轻轻竟然就成了媒婆。然而在她促成那么多桩美好姻缘后,突然就遇到了瓶颈。楼煜表示自己各方面条件都那么优秀,为何就镇不住这丫头?于是他决定文火慢炖、徐徐图之。
  • 北煜迷慕五北煜迷慕五壹月拾贰|古言一个女权至上的东钺、一个祁氏掌管的南夙、一个雄霸一方的北朔,天下三分,鼎立之势已成;一个穿越而来的弃妃,一个未来的南夙之王,一个雄国的太子,一个女人却是男人;西方贫瘠之地,因她一句话,因他为了她的一句话,一扫六合,一统天下。
  • 憾世长歌憾世长歌三月未走|古言年少相识,青梅竹马。秦祎一直以为九鼎对自己的情感,是浓烈而真挚的。就算他将自己训练成他的杀手,铲除异己满手血债,她依然爱他。可他却将她送往荒野寻求龙脉,或许多年不见,或许生死未卜,他竟没有一丝心疼。也是,他的心中,永远他的地位他的荣耀才是最为重要。一面之缘,终生难解。因为秦祎的一句话,叶起成了她的哥哥,拥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她是他的天使,是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他的一生使命,就是保护这个妹妹。秦祎,对叶起而言,是比生命更重要的存在。原是陌路,竟难分舍。这一路遇上的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秦祎的心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痕迹。龙脉之路,一曲憾世长歌,缓缓奏起。
  • 一言六曲命红尘一言六曲命红尘鹿死不择荫|古言生如戏常失意,忧愁苦闷挥不去。踏入红尘无跟路,强颜欢笑人前戏红尘这条路不是劫,是命!选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这是不存在的历史,有着不存在的故事,他们是···不存在的人
  • 反手遮云庶女反嫡反手遮云庶女反嫡唯桢|古言无故卷入一场车祸,老天让她活了下来,穿越?我去,我一不会武功,二不懂医术,让不让人活啊?我除了会化妆,还会什么啊!不仅如此,老天还雪上加霜,乞丐?额,好吧,不过好像这个乞丐会武功,这副身子我还满意。心中暗念,上辈子没有享受够,这辈子我要好好享受,不是暗杀不犯法嘛,嘿嘿,不好好利用怎么行呢?认祖归宗,头埋书海,左手翻云,右手遮月。洞察古今,玩世不恭。(桢桢还在上学,暑假无聊才想写的,自知没天赋,但是你们不爱看可以,请不要在评论上说一些很伤人的话。)
  • 雪绒劫:尊宠逃跑小主子雪绒劫:尊宠逃跑小主子奈良小鹿|古言初醒时,她忘却了一切,但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他,帝都第一尊者,傲视天下,唯有她是他的劫,是他的牵挂和心动,她大大咧咧的喜欢微笑,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笑容,但是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会漏出两瓣小虎牙,因为她对他说过:我不管逃到哪儿都知道你一定在我身边,因为我的心跳便是你所在之处。请看尊主怎么宠溺追到喜欢逃跑的小主子!
  • 大富大贵死于感情债大富大贵死于感情债师倾|古言她本成绩非清华不读,高考却乱写作文考数理睡觉考英语崩溃。成绩出来,叔叔几十巴掌或揪头发狂踩她头背。阿姨逼她脱光衣掏粪。偏宠妹妹考前攻她心,‘‘你就是想破坏我家庭。’’离家去异国。同去女生因爱的男生报复她。初吻还在却被人以恶狗相逼强奸。心如破筛。心一横,以死捍卫尊严和清白。弥留际,想起太子爷说‘‘你本该是要大富大贵的,是大户人家的富家千金大小姐。而且累世也是。但因你欠下两人感情债,他们有办法向东岳大帝讨到两面黑令旗。已经纠缠了两世。这个黑令旗非常厉害。’’再醒来却身在古代,是富家千金有极爱她的父母。还有,三个极优秀的男子爱她如命。如果一切重来,自己还敢犯下感情债吗?
  • 教主你别闹教主你别闹晚木凉|古言夏碧幽本是一家时空局的王牌经纪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一鸣惊人。但,这次遇到他,碧幽沦落了......
  • 轮回路乱世风云轮回路乱世风云未撩君心|古言他们的未来从一场赌局开始。“可敢吗?”他挑眉道。“有何不敢?”“他”亦是清风淡云地笑道。一次轮回,一场追逐,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