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火狐电竞app是什么

第7614章 花香满园(3)

王伟与乔东三听了,脸上微微一变,心道: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有什么事须得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如果都搞黑社会的那一套,那这世道还不乱了。
   “无痕!我想如果你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话,到时你说一声,我出面去与华泰方面相关人员沟通一下,想必他们还是会卖我这个面子的。”乔东三可不想自己市里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来,虽说这也不关自己的什么事,到底自己得到过凌无痕的帮助,华泰又得到过自己的帮助,只要出面一句话下来,以林如韵这么聪明的人一定不会有要得罪自己,再说了,这不还有王伟,以自己俩人的面子,毛都不是的华泰集团敢无视于自己俩人了?
   “是!多谢乔市长想得周到,真是不能解决的话,到时我会把您这尊大神给搬出来的。”凌无痕骄而不傲,很是客套地说道,这到不是他怕什么,或是顾忌着对方的身份,那又怎地了,我又不靠你来吃饭,还能把我怎样了不成?不过他一向就是和气的人,除非是杨在葆之流,否则一般的人他可不想得罪,这整天的跟人打打闹闹,自己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呢?有那精力去折腾的么?
   乔东三又不是笨人,如何听不出来他只是顾着自己的面子才这么说的,要不要找你帮忙真就不好说了,这眉头一时就皱了起来,他真心不希望自己管辖里出现什么异常情况,搞得自己面子都没了,这可不好。
   正说话间,吵的菜陆续端上座,几人也就开动了。
   由于王伟与乔东三总是疑心凌无痕与这些富豪接近有着什么的不告人之秘,因此在言气上不免就不冷不热,席间夏彪三人也是听了出来,心里都是诧异,心想以凌无痕的身份而言,巴结他都来不及了,怎会去得罪他了?这让他三人很是不解,却见得凌无痕只是吃菜说笑,并不在意的样子。
   俩人走后,南天雁诧道:“凌兄弟!那乔市长与王伟是怎回事?他们对好像有点……”
   凌无痕把俩人的事说了,三人更是诧异了,心想能得到凌无痕的帮助,那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了,怎地这俩人一点都不懂得珍惜?那又是什么情况?
   接着他们又想:这凌大师真是太牛了,连白虎帮也敢打上门去,这种人现在可是少得可怜了,只要是听到了青龙帮与白虎帮的名头,谁不跑得远远的,他居然一点都不把白虎帮放在眼里,还打上了门去,也太牛了。
   到了这时,他们更是见识到了凌无痕的过人之处,像这种人吧,平时须得好好地跟他搞好关系,不要处得不快,到了有事的时候才临时抱佛脚,只怕那时就不管用了。
   当天晚上,电视台就播出了帝王绿卖出十八亿的天价消息,只是当时记者们都拍别的去了,当时并不在现场拍到凌无痕,只是报导了这么一件事与人物,只是于这名字也没播出,只说是华泰集团里的一名职工,这跟中彩票没什么两样,你要把人家的信息公布了出去,那还不惹得很多麻烦事了。
   至于华泰集团,那真是商场上的一块笑料了,当时那名职员再三的向公司的上司请示,务必买下这块帝王绿的原石,那知公司的董事长与股东们不仅没听劝告,反放弃了这块原石,结果这名职员就自掏腰包把原石买了下来,切开一看,居然会是帝王绿,还卖出了十八亿的天价。
   对于这样的报导,是市民们喜津乐道的事,人们没钱买吧,看着人家暴富,也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而且还是这么有故意发生的事,就更加的吸引人了,报纸为了炒作,自然是有不少他们自己想像的东西在里面了,这位十八亿财主此时不知躲到哪去享受生活了,还会到这来抛头露面惹人注意的吗?所以就吹得像雪花般的满天飞。
   至于华泰集团方面,他们也是作了一些准备工作,猜测凌无痕肯定会过来解决劳动合同,那些大股东们一早也都过来了,如果单靠董事长林如韵一人之力,恐怕这事不会撑得很久,女子一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软得很。
   这一次他们有如料事如神般的,凌无痕如约而至,并递上了自己的辞呈,人事部经理蔡莉雅一怔,她并不知道凌无痕就是那位十八亿,给公司制造笑料的风云人物,极是诧异地看着他,之前他还为了工作的事低头作人,连打杂的事都作了,现在空降到了玉石部去,那可是一项不错的工作,这才作得好好的怎就不干了呢?
   当然,公司有职员要离职不干,她得跟部门的经理沟通一下,先是接收了他的辞呈,让他先回去,然后给吴清仁打去了电话,吴清仁也是一楞,这到是个意外,那天现场中他也是看到了凌无痕暴赚的豪举,心想自己要是也有这个钱的话,还上个毛班了,自然是走人不干了。
   不过凌无痕是深受公司股东们重视的人,他也不敢自作主张就把人放过了,立即就给董事长林如韵打去了电话。
   林如韵听了后,心头一阵气苦:唉!他终是要走了!
   她让吴清仁告诉凌无痕到会议室来,有事找他,然后放下了电话,贾风就坐在她办公室里,见状问道:“递出辞呈了?”
   林如韵无语,只是点了一下头。
   “董事长!你有什么的打算?”
   “只怕……这件事拦不住。”说着,她长叹了一声。
   “既然拦不住,那又何必要去拦了?”贾风笑了一笑。
   林如韵抬起头来看着他,心里揣测着他这句话的意思?
   “董事长!你认为像这种人,作他的朋友好,还是作他的敌人好?”
   “朋友!敌人?”这时,她心头登然开拓,便明白了,看向贾风道:“贾大师!多谢你了,我一直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处理这件事,现在你的话让我明白如何作人了。”
   贾风一笑说道:“董事长把我留在公司里,不就是为你出谋划策的吗?你有困难困惑的时候,我自然……”
   林如韵看着他含笑点了一下头。
   过不多久,助理秘书进来对她说道:“董事长!凌无痕已经到会议室。”
   林如韵起身道:“贾大师!你不一起过去吗?”
   贾风摇头道:“遇上这种情况,那几位心里的气不顺,我说什么他们也听不进去,说多了都是泪,就不去了,在这喝喝茶蛮好的。”说着,起身到别的地方喝茶去,林如韵还在办公室的话,他可以留在这里,人不在的时候你呆在这干嘛?
   凌无痕一走进了会议室,就见得昨天那些一起到活动场的股东们都坐在里面,个个横眉竖眼地瞪着他,不用问也知道怎么回事,当然是自己要离开华泰集团的事让他们不爽了,准备在这等候自己大驾,然后责问一番。
   他一脸浅笑,走了进来就找了个位子来坐下,视若不见般地直接无视了这些股东们。
   这事直就叫得他无语了,我可是告戒过的,就算是要离开华泰集团吧,好歹也为华泰集团赌来那批价格不菲的毛料,你们不感激也就罢了,也没必要给我脸色看了。
   “无痕!听说你递了辞呈?”其中一位看着他这样子,这也太气人了吧,不就是运气好让你大赚了一笔,你的合同书还没撤销呢?现在你还是华泰的职员,怎也得听我们的。
   凌无痕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他道:“怎么?”
   “不好意思,想告诉你的是,这合同我们不打算撤销。”
   “凌无痕!合同是双方共同意愿的事,你单方面无权想撤销就撤销了,须知,你想这么走的话,我们可以上法院去跟你打这个官司的?”
   “既然你是华泰集团的职员,就得为华泰谋一份利,怎能为了一已之私利就不顾公司的利益了,这么作也太不道德了吧?”
   众股东纷纷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全都是指责之意。
   在他们看来,且不论你现在有多少资产,但你的合同书还在华泰的手里,你就是想脱离了华泰,这合同也得撤销了,否则你就是没个地方说理了。
   凌无痕也不说话,只是浅笑地坐在那儿,看这些股东们那些丑恶的嘴脸,感觉也太可笑了,当初我就提醒过你们了,这就是不信任我的后果,既然都不信任我了,那还拿什么来谈下去了,觉得跟这些人扯着半点意义也没有,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还是等林如韵来了看她怎么说吧?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林如韵就走了进来,众股东一看,都向她说道:“董事长!这份合同不能撤销,无原无故,没有理由,怎能这么作的呢?”
   林如韵坐了下来,看着瞎闹哄哄的会议室,心烦意乱,不觉转头向凌无痕看去,却见得他也正向自己瞧来,见他眼中并没责怪之意,心里稍稍放松了不少,她就是害怕凌无痕生气,大拍桌子跟她对着干,撕破了脸皮下来后今后就是陌路人了,虽然说爷爷要她有意识的接触这人,她从心理上也有些排斥,真正地感觉到他要走人了,心里又有些许的恋恋不舍,矛盾得很,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