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 bg迅视官方

第5559章 当真是情动?

“十息!”云浩心头一凛。
  他急忙打开储物戒指,取出了逍遥鹏王赠给他的那一片逍遥羽,心中暗忖着:只能依靠这件宝物了!
  这时,天空上的数万条灵魂同时飞向了莫苍天,这些灵魂化成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将莫苍天困在其中。
  云浩见状,立时将灵力融入逍遥羽中,接着他身影疾动,顿觉身轻如燕,两臂如翼,纵身一掠就已在十丈之外。他凭借逍遥羽犹如一阵狂风,急速飞过寒栖谷狭长的谷道。
  十息之时,转瞬即逝。
  云浩距离传送阵已不到百米,他隐约看到前方有三条身影,正是楚萧山、司马铖与吴明,他们已清理掉了传送阵附近的寒栖谷门人,正焦急等待着云浩到来。
  “看!是云浩!”司马铖首先发现了他。
  楚萧山与吴明的脸色都掠过一丝喜色。
  蓦地,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怒喝,“小贼!你跑不掉的!”
  语声未落,只见一道黑影自远处的天空急飞而下,来者正是莫苍天。他摆脱掉灵魂的纠缠,就全速的急追而来。
  楚萧山眉头一皱,道:“启动传送阵!”
  “师叔,难道我们不等云浩么?”司马铖疑声问道。
  “传送阵从启动到传送有三息之时,足够云浩赶上来!”楚萧山沉声道。司马铖仍有些迟疑。
  此刻的云浩距离传送阵还有五十米,他大喝一声,道:“司马,听师叔之言,立即启动传送阵!”
  司马铖一顿首,将数块灵石插入到控制传送阵的玉槽中,传送阵已经启动……
  云浩飞速疾奔,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只剩最后一息,传送阵已经开始旋转……
  此时云浩距离传送阵仅有一米,他只要再跨出一步就能进入传送阵中。
  “小贼!留下!”莫苍天狞声狂吼,他双手同时击出,黑暗的光芒在天空中涌现,遮盖住了破晓的晨光,也在传送阵前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屏障。
  云浩怔然,身形立刻在屏障前止步,正当他绝望之时,黑色屏障中闪出一道青色的灵力,一只长枪刺破黑色屏障......
  “云浩,抓住枪头!”司马铖一脸痛苦之色,他为了搭救云浩,正承受着黑色灵力噬体的痛苦。
  莫苍天见状,神色一变,他猛吸一口气,向云浩掠去......
  云浩伸手抓住了枪头,司马铖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拉,就在这时云浩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落在他的肩头……
  “噌!”他肩头的衣服被撕破,云浩身形向前一掠,已进入到了传送阵中。
  莫苍天看着手掌中撕碎的衣服,暴喝道:“你们谁都别想走!”
  他双掌冲着正在旋转的传送阵猛然击出,刹那间黑色的狂风从四面八方席卷向传送阵。
  “轰!轰!轰!”一连数声惊天裂地的炸响,寒栖谷的传送阵化为了一堆废墟……
  浓烟散去,废墟之中却并无一人……
  流沙城,寒栖谷势力区。
  在一座传送阵前,一名传送使正悠闲的翻看着一本武修小说,蓦地传送阵中闪出一片光芒......
  传送使神色一怔,喃喃道:“奇怪,今日没接到有人传送的通知……”
  闪耀的光芒渐渐消散,只见四条人影出现在了传送阵中。
  “此处没有收到寒栖谷的传送令,你们是何人,竟敢擅自使用传送阵?”
  楚萧山冷哼一声,摘下了面具,那半边被严重灼伤的面孔上透着一股冷冷的杀气。
  传送使一声惊叫,恐惧令他双手不停地哆嗦着,手中的武修小说掉落在地,他眼睁睁的看着这四个人从他身前大摇大摆的走过……
  四人匆匆地离开传送阵,到了城中的中立区方才停步。
  这一路上,吴明一肚子的困惑,他搞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叔叔忽然成为了云浩与司马铖的师叔。
  云浩一翻耐心的解释才令这个愚钝木讷的少年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么说来,我们都是同门了!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天屿宗的弟子竟敢混入寒栖谷来!”吴明惊愕的说道。
  “我们此举不过是雕虫小技,萧师叔为了宗门,能在寒栖谷中潜伏十年,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云浩一脸敬重的道。
  楚萧山一声长叹,道:“什么大智慧?我不过是在做一件应该做的事罢了,可惜,多年来始终未能探明鸦神的秘密……这个鸦神才是寒栖谷的终极力量!”
  云浩心中思量着,他本打算将死灵魔君的秘密道出,可转念一想,武修界中根本不相信有神魔的存在,自己所言必会被他人认为是诳语,而且要道出真相就不免暴露灵儿的秘密。他一番犹豫之后,还是决定暂时将秘密放在心中,毕竟死灵魔君一时还恢复不了实力。
  楚萧山凝视着云浩与司马铖,道:“方才晦之的话说得没错,你们两个人小小年纪就能设计盗取冰髓寒玉,这份胆识天下少有,真是后生可畏!”
  “我们只是一时胡闹,若不是师叔及时现身,恐怕我们已万劫不复了!”云浩苦笑道。
  “云浩,你不必谦虚,你能凭一己之力击退数万冤魂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楚萧山说着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好奇。
  “师叔过奖了,弟子只是运气好而已!”
  云浩将此事归结为运气,无疑是不想说出自己的秘密。楚萧山自然明白云浩心意,他微微一笑,未再追问。
  “不知师叔今后有何打算?”云浩问道。
  “离开宗门已多年,是时候回去了!有些事终究要面对!”楚萧山一声长叹,接着有道:“你们两个随我一同回去吧,这次你们盗取了冰髓寒玉,削弱了寒栖谷的实力,也算是为宗门立下大功!我会请长老们给予你们奖励的!”
  云浩闻言,长叹一声道:“师叔,我恐怕不能返回宗门了!”
  楚萧山一怔,道:“云浩,你这话是何意?”
  云浩将自己被逐出师门的始末向楚萧山详述了一遍……
  楚萧山愁眉一蹙,道:“真没想到,萧长老一把年纪,心胸仍如此狭窄!”
  他说着拍了拍云浩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这次你为宗门立了大功,应该可以将功补过的!我会设法劝服众位长老,让你重回宗门!”
  “真的?”云浩目光一亮,可旋即神色又黯淡道:“没用的!宗主不在,萧长老一人把持宗门大小事务,他视我们云家为眼中钉,岂会让我重回宗门!”
  楚萧山微微沉吟,忽然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令牌,云浩与司马铖见了齐声惊呼道:“鲲圣令!”
  天屿宗宗主叶鲲是西荒洲第一高手,有鲲圣之称,当年天屿宗与寒栖谷的血战中,天屿宗六位阁主立下了汗马功劳,叶鲲为奖励六人,特制作了六枚鲲圣令,持此令牌者可以向叶鲲提一个要求,也可以用来抵偿一次罪过!
  “拿去吧,有了这枚令牌,没有人会为难你!”楚萧山淡然的将令牌递给云浩。
  云浩一脸惊诧,赶忙摇首,道:“这是师叔当年浴血奋战换回来的,弟子不能收!”
  “这枚令牌我留着也没用,你若是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师叔了!”
  “云浩,这是师叔的一片美意,你别在推辞了!”司马铖也劝道。
  云浩见状,激动的接过了鲲圣令,道:“多谢师叔!”
  楚萧山淡然一笑,道:“好啦,现在我们可以回宗门了吧?”
  “这个……”云浩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道:“不瞒师叔晚辈曾与人有决斗之约,恐怕要三五日后才能回宗门!”
  楚萧山微微一惊,道:“哦!不知你和谁决斗?”
  “柳万青!”
  “他的修为据说已达破窍,而你如今的修为只有凝脉,恐怕……”楚萧山说着皱起了眉头。
  “弟子有信心击败他!不过还请师叔替弟子保密,暂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家父,我怕他担心!”
  一旁的司马铖见状,道:“弟子也有一件要事在身,要在流沙城中逗留几日,也请师叔替弟子保密!”
  楚萧山看着二人长叹一声,道:“真拿你们两个小鬼没办法,既然你们有事在身,我就和吴明先回宗门,你们的事我不会对外人说,不过你们两个可别在惹祸了!”
  “是!”云浩与司马铖相视一笑,恭敬的向楚萧山告别。
  寒栖谷,寒鸦神庙。
  莫苍天与四位长老跪拜在悬棺前,五人皆满脸阴沉,感知着来自棺材内“鸦神”的愤怒。
  这时,神庙紧闭的大门蓦然而开,只见一名全身都罩在黑披风中,看不清面容的武者缓步走向祭台。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神庙!”莫苍天厉声呵斥道。
  黑衣武者冷笑一声,抬起一只手,向着莫苍天轻轻挥动,这位已达化虚境的仙武高手竟然像一片狂风中的残叶,身形猛地飞出,撞在一根石柱上摔落在地,大口的咳着鲜血……
  四名寒栖谷长老见此情景,一脸骇然,都不敢冒然出手,他们惊恐的盯着黑衣武者,只听独孤钧天问道:“你……究竟是谁……你要做什么?”
  黑衣武者冷笑一声,道:“我是谁待会儿自然会让你们知道!现在让开,我要吸噬棺材内的灵魂!”
  “大胆!悬棺之中的乃是冥界之王鸦神,就算你是神武高手,也不得冒犯!”陈朱天怒声道。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陈朱天扇飞出去。
  “一群蠢材,将死灵魔君当成什么鸦神,真是可笑!”黑衣武者狂笑着踏上祭台。
  只见祭台上的悬棺猛烈的晃动起来……
  这位黑衣武者展现出的实力令寒栖谷的五位高手再不敢阻拦......
  黑衣武者一把掀开棺材盖,只听棺中的死灵魔君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叫……
  “死灵老弟,我就知道你跟我一样没有死,我找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躲在寒栖谷!”
  “毁灭,你……你要做什么……”死灵魔君惊恐的道。
  “为了我们魔族的复兴,只有牺牲掉你了!”黑衣武者话音一落,手掌射出一道紫光,死灵魔君的一缕残魂来不及发出一声呼叫,就与紫光融合,吸收到了黑衣武者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