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市井

“号外、号外,大诗人李太白又谱新曲,名花倾国倾城,号外号外——”

夏历564年秋初,整个长安都流传着林皇后倾城一笑,后宫粉黛无颜色的传奇故事。

自去年腊月皇后林熹入宫后,‘后宫粉黛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皇帝用倾尽天下为一人的行为为天下人刷新了帝王的爱情传奇。

除了太宗文德皇后的德容言功,全天下的女人自己更想要的,还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哪怕是一瞬间,哪怕是诸人的口诛笔伐。

“文德皇后是好,可她善终了吗?所生六子死余一,女儿不幸,自己劳累致死——”

全大宣女子在心里虽嫉妒,但蔷薇妆,月牙妆,面靥妆,糖果妆,骑女妆,裸妆,道士妆,诸多奇奇怪怪,真真假假的林后妆随着《画报》普及在大宣风行开来。

随着诗选,一种有简单插画的传奇杂志,随石蜡雕刻版在大宣以长安为中心向外扩散,不少小童以贩卖各种大小报为生。

“小子,来——”

怀德坊红颜阁的女店员笑着招呼小童,麻利的将今天的全部报纸卷好的卷儿递给女子,伸出手。

“臭小子,你姑奶奶几时少你钱了。”女店员笑骂着将十文钱递给小童。

“您是不少,拉着我问半天太耽搁功夫,少卖多少报啊。”小童一边说一边做着鬼脸,一边往下一家去。

在长安西南这片化外之地,在这些新新小区,街市上不少店家都很喜欢买一份小报叫店里客人看,只要读书李太白、杜子美主持编写的文字三千,熟悉这些简化字,生活中一般读书看报不成问题,因简单易学,全长安都人手一本,便是胡人都积极学字,较以往大呼方便。

女店员笑骂了一句,迫不及待的打开一卷他喜欢的《神雕记》看了起来。

同她不一样的是同店的于春,早晨提前上工,打扫,整理,连展柜上的边边角角,都用鸡毛掸子拂过灰尘。

“我说你见天的就是吃饱了撑的,干也是这么些工资,不干也是这些,可见的整个店里就你勤快。”不仅她不愿意干,实在的她也不愿意于春干。

于春双手合十,“无量寿佛,我哪里比得上花姐你,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家境还出来做甚工,周婶子是咱红颜坊的管事,一个月俸就是十贯,家里就三个孩子,叔又是咱们坊的坊长,日后成昏都是十里红妆,就是在家养养花种种草,那也是咱们坊贤良淑德的好女郎,更别说您化的一手好妆,那是能传家的好手艺。”

说着,于春笑眯眯的为女店员续了茶汤,坐在一旁捧着一个放了几朵金银花干的陶罐喝自己的无本之茶,脸上是满满的满足,“自打选入红颜阁做工,家里多了一月五百钱的进项,一百文够家里每月添一斗粮食,若是粗粮就更多了,还有咱们的医堂,若不是医堂,上月我那才五岁的弟弟保不保得住命还两说,家里许诺一半月钱日后给我做嫁妆,到时结了婚我还将孩儿交给我妈带,每月不用看男人脸色,日子也能过起来了。”

这么想着,于春就越发喜欢起自己的这份工作来。

忽的听到门口一阵马蹄声,只见一个身着道袍的女子下了马。

身穿湖色灯笼锦方领外袍,内里是银红宝相花松江布连体紧身灯笼裤,头戴莲花冠,雪白的羊皮云纹靴,道不道,俗不俗,上下马却分外的轻便,一看就是马上的行家。

再看她面容,额间一个芙蓉花钿,眉眼英气勃勃,洁净的肌肤恰似冬日梅梢雪一样剔透,红樱桃一样的唇上脂粉未施,身材挺拔袖长,纤细的腰堪堪一握,上系了黑色牛皮质的蹀躞带,普通的六扣上是城里人常见的家伙什儿,身上衣服除了巧思,面料却是长安城一般人家都寻常见的,只一顶莲花冠成色不俗,一张脸素着也动人,只一身气度叫人过目难忘。

女店员只看了一眼,起身招呼:“店里今天有一套长安十二月花钿和长安十二时辰护肤系列,您是化妆还是带点家伙什?”

“今晚有个聚会,化妆!”

大宣国富民强,尤其是从前年进入天宝年间,自林皇后起,民间兴起新文化运动,名媛淑女之间时隔三五天就召开的文会,马球会引领了整个长安的文会风潮,有钱的,有权的,有文的,有武的,有禅的,有道的,有信上帝的,有信真主的,大家好似发现了新天地,在长安这块地方,大大小小的聚会一年不断,随之而来的兴起一股以妆容服侍为主要营业内容的美妆店,华服店,伴随着流传市井的几个麻雀变凤凰的事例,长安的市民们在特殊的日子也乐得花上一贯半贯的去美上一天,红颜阁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显然,忙着追剧的女店员也将眼前的人看做是一样的人。

当然,对于美人,一般人都不会得罪,谁知道她有一天会不会变成你的老板娘。

“她是我们店最出色的化妆师。”

女人看美女总不喜欢给予优待,说着女店员将李宏推荐给于春。

于春惊讶的看了一眼女店员,深吸口气,尽管私底下做了一次又一次的准备,但,人总是有第一次的。

她仔细的为李宏详细的做着产品介绍。

李宏挑剔的向于春发问,满意的看着于春接住了她一次又一次的质询,在心底的小记事本上记录了于春这个普通家庭出身的积极向上的女孩子。

那怕到现在,哪怕是历史上对女人最为开放平等的大宣,一个女孩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养活自己都不容易。

大宣兼容并包并不代表它没有阶级,它的阶级分明,如果属于奴婢,那几乎是永世不得翻身,除非获得特赦。

当然,大宣的奴婢的构成绝大多数是战俘,大宣的文化自始至终主旋律并不是侵略,被灭国的战俘几乎都是侵略者,这在后世也不可能同国民享有同等待遇,至于数量不少的被贩卖的奴隶,当然是值得同情的。

扯远了,作为一个普通的自由民,像于春这样不依存父母,单个在外做工的毕竟是少数,也格外让人尊重。

事业做到今天,李宏身兼数职,除了不定期的检查从下汇报上来的数据,她的侧重点随着林熹的入宫,转移到教坊司的事物上,作为林熹身后最大的势力,如今的她早被恢复了宗室女的身份,并随皇帝的赏赐成为了大连县的县主,她主持的教坊成为大宣国的文化发动机,同众多的翰林一起将皇帝的政绩,皇后的善行向天下宣讲。

关于她和林熹的私产的经营,更多的转移给了王萱、绿珠等父亲和姑姑的心腹,她只做查账,做整体思路的规划,偶尔也会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店铺中做突击检查,看可有人徇私,建立起基本的三权分立的家族企业也算降维打击,目前没有大的岔子,突击检查需要注意的就是关系户们是否尽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金玉奴错嫁薄情郎金玉奴错嫁薄情郎孚海|古言本篇借《喻世明言·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重新演绎,内容更加丰富,结局出人意料。 金玉奴是要饭的杆子头金松的女儿,相貌俊俏,知书达理,一天救了饥寒交迫,昏倒在自家门前的秀才莫稽,心生爱意,金松也有意招莫稽为婿,以养老送终,但二杆郝中衡却不赞同,认为门第不当,后果难料,可最终金玉奴和莫稽还是结为夫妻。 莫稽金榜提名,得了官职,与金玉奴和丫环玉莲一同上任,但在途中江上,金玉奴却意外落水。那么,金玉奴是怎么落的水,结局又是如何呢?
  • 农家能得几时闲农家能得几时闲月微辞|古言若微重生了,看着家徒四壁瘫痪在床的丈夫,没关系,只要活着就行,活着,有手有脚,还怕没好日子过吗!
  • 江湖飘摇芙蓉楼江湖飘摇芙蓉楼苏石六|古言她,王檀,是精通诗赋的王家独女,更是杀伐决断的江湖妖女。暗藏芙蓉楼只为查询父亲中毒真相。这一查,引出一连串惊天机密,还有数不清的江湖旧事。朝夕相处间,芙蓉楼老板对她倾心,机缘巧合结识佛道双修的大师,谁料这僧人竟半生困于苦情。一汪江湖水,越查水越深,恩怨情仇,交织冗杂,看妖女王檀如何渡自己的劫。
  • 卿有国色之恃宠为妃卿有国色之恃宠为妃臻棠|古言**启尚国相府二小姐,身份尊贵,国色天香,无双美貌冠绝天下,可第一美人的盛誉却是她大姐,因为她有缺陷,眼盲。 **嘉王府澹台世子,容颜倾城,骄奢淫逸,阴晴不定,喜好多变,是超脱一切皇孙贵胄,世家公子的存在,因为他丧心病狂,可成魔,也可成佛。 …… *她一出生,便瞎了双眼,动手的,是她亲爹。下令的,是她祖母:红颜祸水,恐害我谢家,这丫头,废了眼睛吧。 没有亲人宠爱,没有姐妹关爱,没有下人不敬,她在锦衣玉食中长大,可只有她自己知道,相府里的人在用一种温柔残忍的方式将她逼疯,大小姐的生辰宴上,她用匕首,将众星捧月的长姐刺伤。 *再次醒来的谢臻凉,成为众矢之的,那些个牛鬼蛇神不屑一顾,只当她还是一脚就能踩死的蝼蚁,却在从云端跌落的一刻,恍然醒悟,狰狞怒吼,恨不能吃了她! 谢臻凉勾唇笑,美丽娇嫩:“成者王,败者寇,输了,就好好在地狱待着。乖。” (片段君) 某世子语重心长:“一个姑娘家,总杀气腾腾的,不好。折寿。” 某姑娘垂眸:…… 某世子叹息:“除了爷,也没人有胆儿要你。”有也被他弄残了,哼。 某姑娘捏拳:…… 某世子一脸傲娇:“跟了爷。” 某姑娘弹了弹袖口:…… 某世子高高在上:“快点头。” 某姑娘抽出一把匕首,抵在他美得惊心动魄的俊脸上,笑得温婉大气,冷得荡气回肠,“本姑娘一向正直善良,体贴温柔。杀气腾腾?正经警告你,莫要胡说。” 某世子迎着锃亮的刀光,笑地无所畏惧,闭眼,“来吧。爷的脸,随你划。反正爷整个人都在你身下。” 某姑娘嘴角一抽,长腿一抬,将他踢出窗外:“滚去喂你的猪!” …… 【进坑温馨小提醒】 1.女主眼盲是暂时的。男主只宠女主是一辈子的。 2.一对一。男主身份多重,性格多变。女主穿越,有隐藏身份,独立强大,内心温柔。 3.欢迎跳坑。跳不出来了算我的。笑笑不说话。y∩__∩y 4.作者菌可萌可撩可勾搭~欢迎一起玩耍~y∩__∩y
  • 谁都别动江采莲谁都别动江采莲草深一鸟|古言谁都别动江采莲!这是他对她的保护,更是他给她明晃晃的偏爱。 “江采莲,本世子带你去爬石山。” “江采莲,你和我去看看那座新修建的庙吧!我们去求签。” “江采莲,如果母妃不准我娶你为妃,那我就一辈子不娶妃。” “江采莲,本世子对你万般深情,你为何还要如此作践自己。” “采莲吾妻,见字如面,战事吃紧,敌军节节逼近,恐不能归,唯念于你,三月之期,吾未还乡,你便拿着随信送达的和离书上奏,皇叔定会应。” “采莲,这里好黑,采莲,你怎么不来找我呢?” “采莲……” 只是那个被保护的女孩却再也找不到那个替她挡住所有风雨的男孩。
  • 春之狩左岸天下春之狩左岸天下夜橦橦橦|古言作为一名科技人员,以及要把爱人找回来的决心,她来到穿梭器显示的奇妙坐标点。 要命的是任务还没完成,怎么遇到了一个超级大魔王? 一口一个本王本王,请恕我直言,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个吉吉国王好吗? 不过,他一次次的救自己?是为什么?明明最开始的时候怕自己泄露他的秘密恨不得把自己杀之而后快。 这人有多想当皇帝?越接触越觉得……
  • 锦鲤小农女锦鲤小农女忻妹|古言一朝魂穿,聂夭夭成了命苦小农女。成亲第三天公婆不幸去世,恶毒兄嫂们相继暴露本性。日子得过,孩子得养。聂夭夭撸起袖子手撕渣贱奇葩、巧计赚钱分家。日子也渐渐风生水起、红红火火起来。只是……傲娇的摄政王大人,请您保持住您冰清玉洁、高傲不可侵犯的人设好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鸾朝鸾朝凝汐.|古言胖!矮!丑!这些词语一次次扎在这个仅有14岁的、一个学习中上,可其他方面样样不如他人的女孩身上. 是夜.这是一个怎么也醒不了的梦. 像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她表现得一如既往,一样自卑,一样懂事地打扫房间.唯一不一样的是她没有写作业,而是穿上了一件汉服,编了个头发,并且化了个妆. 她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你好,我是这个时空的掌控者,在另一个世界,你会取代一个与你同名的姑娘,你将代替她活下去,活在另一个世界.” “呵,一个废材而已,雅妍姐,别管她了,我们走吧.”脑中不断有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来--她不是死了么?难道真的还有第二个世界!? 呵,那就走着瞧吧. PS:知道为什么没写男女主名字嘛?因为我没想好,大家可以帮忙取一下(⊙o⊙)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千面王妃,错嫁丑王千面王妃,错嫁丑王韩凌萱|古言没有人知道她其实不仅文舞双全,还握有世间最高超的医术,一不小心穿越成了洛王府的“病美人”!!!第一次见面,她摸他,他一声不吭,黑脸走人。第二次见面,他压她,她却救他,天亮便丢下他走人。“你救我一次,我帮你一次,我们扯平!”某男淡然道。第三次见面,“王爷,我们来谈个交易。”女子道。“交易?”男子反问。“明日来提亲吧,期限一年。”女子天真地说。“好”男子腹黑地说。混蛋!!!不是说好一年的吗?这还没到一年,他就将她吃干抹净。苍天啊!聪明如她怎么一不小心就赔上了自己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