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夜宴(一)

又在将军府度过了几日,顾星阑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在战场厮杀的两年,她经常夜不能寐,时时刻刻提防敌军突袭,每日又要部署新的作战计划。

她这个闲散王爷,还真别说,极其自由,皇上特许她不用上早朝,她每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洗漱吃了睡,睡了吃,之前瘦削的脸庞如今添了几分肉感。

“小姐。”青柠找遍了整个院子,才在墙角的角落里找到她。

顾星阑这几日闲来无事,便研究种菜。此刻,她瞧上了墙角的一方土地,用来种点小青菜再合适不过。

“何事?”

顾星阑将菜籽撒在刨好的地里,书上说适量即可,可这'适量'也没具体指多少颗。唉,真难,待会儿还是问问后厨的林妈比较好。

“小姐,宫里今日来人了,近几日各国使臣纷纷抵达南月,庆贺南月战胜西域,皇上口谕,让你今日出席宴会。”

宴会?

如今的南月不再是四国中的弱者,地位仅次于东皇,与其说来庆贺,倒不如说成示好。

从前的南月,被其余三国压制,如今战胜了第二大国,西域,给东皇和北枳敲了一记响钟。特别是北枳,与南月实力不相上下,南月以单薄实力略微领先。

“今日这个宴会,看来是非去不可了。”顾星阑并未停止手上的动作,依旧专注地种着她的小青菜。

地上的菜籽七七八八的洒落在圆坑里,上面浇溉了清水,一眼望去,乌黑一片,估计要过几日才长得出来。

回到屋中,桌上已摆满了宫里送来的华服,皆是皇子王爷才能穿戴的的蟒袍。

蟒以金线绣于衣上,只比龙少了一爪,做工精美,华丽非凡。

顾星阑挑了一件白色蟒袍,系上宽大的丝织金边白带,三千青丝用银白色发冠束立。

正想佩戴上常戴的蓝田玉佩,寻遍了屋子也没寻到。罢了,丢了就丢了吧,蓝田玉也不算太过名贵。便随手在柜子里挑了一块羊脂白玉。

羊脂白玉油脂如羊油一样纯净,是和田玉中的极品,价值不菲,中间的白色带有一点暖色。古语云:白璧无瑕。

青柠为她描眉,她通常会在制作螺子黛的最后一步加入特制调料,起到防水效果。

浓眉挺鼻,白皙中透着微黄的肤色,有几分雌雄莫辨的味道。

乘着轿子抵达皇宫时,夜色如水,沁凉入体。皇宫上下灯火通明,红砖玄瓦,紫柱金梁,极尽奢华。远远的就听见鼓乐齐鸣,觥筹交错……

随处可见的宫女太监为来人带路,以防迷失在这偌大的皇宫里。

轿子刚停,外面的一个小太监早已跑过来半跪在轿外,青柠先一步下轿,道:“王爷不习惯踩着人下轿,你站在旁边伺候即可。”

那小太监听了,仍是不敢动弹。

顾星阑低低的嗓音从轿内传来:“本王命令你,起来。”

那小太监听见轿内人的吩咐,这才慌忙起身,不敢违抗。

只是这声音如少年般清澈明朗,南月最小的王爷三十有余,他在脑海里仔细搜寻。

莫不是新封的异性王爷,平西王。

顾星阑在青柠的搀扶下下了轿子,众人只觉呼吸微滞。

宫内也流传着平西王的不少话本,有的说他继承了顾大将军和叶美人的容貌,宛如神祗。众人只是噗嗤一笑,世上没见过神仙,怎么将人说得得像神仙一样。有的又说他长得三头六臂,壮硕如牛,战场上以一敌百,战无不胜。

见过她的少部分人相信前一个版本,没见过她的相信后一个。毕竟,在他们的固有思维里,将军必定不是一个文文弱弱形象。

这些前来领路的宫女太监久居深宫,从未见过传说中的平西王,今日一见,久久难以忘怀。

“王,王爷,由奴婢月芽给王爷带路。”一个小宫女跑上来,满脸通红,磕磕绊绊道。

顾星阑浅笑:“有劳月芽姑娘了。”

小宫女见顾星阑对着自己笑,只觉他周身闪着微光,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出众,果真如神仙一般。

一路上,顾星阑所到之处,必定成为众人焦点。青柠走在她身后,面色有些气恼。

顾星阑趁着一小段路人少,轻声问:“青柠,怎么了,看你愁眉苦脸的。”

青柠眉头微皱,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小姐,过去两年每天灰头土脸,没怎么被人注视,现在,我担心你这张脸会给你招来祸端。”

“那你以后给我上妆的时候多抹点,画丑一点。”

这副皮囊可真碍事,按青柠的说法,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不过这是爹爹和娘亲给她的,她也只能接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宫廷爱恋宫廷爱恋颖熙|古言十四岁那年,她穿越了,遇上冷漠无情的他,嘴上说的不在意,心中却暗暗关心。为了他,自己不管有多少人要害自己都不管,想着无论最后一刻都要在他身边。因为他,曾经嘴皮子凌厉的她,也变得柔弱。“你为什么跟着我?"他笑说着,"因为爱你啊!”她天真无暇的笑着。
  • 职业穿越非正式团队职业穿越非正式团队大布布|古言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奇葩的团队,很显然夏倾安所在的团队就是奇葩的代名词。暗影神殿就是她所在团队的队名。名字看上去就已经够狗血的了。但是最奇葩的还是团队成员。队长冷君宸,面瘫症患者兼智慧担当。队员东方羽落,网瘾少年身上一天二十四小时离不开游戏机。韩萱舞,如果说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明明是个女汉子偏要充当萌妹纸。最后,最最最,重要就是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的本小姐--夏倾安是也。群体:“啊呸......
  • 宠后翻天宠后翻天莉月.|古言他的眼底划过一抹痛色,“呵呵……慕曦,你就这般待我?你身为朕的皇后,你心里却装着沈瑾辰? 她满怀恨意,“是,我慕曦生生世世爱的人只会是阿瑾!” —————————— —————————— 经年之后。 经过多次磨难,她费劲心机终于逃出皇宫。 沈瑾尘一把拉起她的手,“曦曦,跟我走,我愿放下过往的恩恩怨怨,放弃复仇,我们离开这个是是非非的地方,过一辈子。” 慕曦任由被他牵着走,突然,她猛的止步,蓦然回首,眼里复杂的看着那座金碧辉煌的皇城,心里五味杂陈,心思千转百回,不知怎么的脑海里渐渐涌出那人的模样,那一夜,她执刀误伤他,因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彻夜伴在他身旁悉心照顾,她遇刺,他奋不顾身的为她挡剑,他可以为了她连命都不要,她有危险时,他总是能及时的出现保护她,她的喜怒哀乐,都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她喃喃自语,原来她是偷偷的将他放在心上的,原来她是爱那个人。
  • 潇洒妃:风华无双潇洒妃:风华无双玹舒|古言她,被人耻笑,说她是怪物——八岁年纪,不哭不闹,无才无能,却是个美人胚子,草包之名终究是不敢戴上,只因她那摄人心魄的眼,但她的风华不为人知。待她万人景仰之日,便是天下重振之时。她的身上,有着惊天的秘密。
  • 镜花水月:一场梦镜花水月:一场梦叶凉竹|古言当时苏小竹授师父之命,来寻找醉仙草,然后从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他,再然后,完了,从此就被他缠住不放,天天被欺负,有一次,他居然当众调戏苏小竹,把咱们的小竹子抱在怀里,然后……(哎呀妈呀,大萌猫君的脸好红)苏小竹脸更红的啊。咱们的小竹子不甘啊!决定离家出走,丢下祁寒夜,独自一人出门出门游玩。再次回来,早已物是人非,祁寒夜每天都花前月下,每晚搂着抢她夫君的女人。苏小竹嘴角微微扯出一抹令人心动悲凉,回到断情谷,回到师父身边,继续潜心修炼,回谷几日后,师父告诉她,祁寒夜吃了断情丹,没有解药,但是,只要有你的心头血,他就得救了心头血……
  • 代嫁王妃要逆天代嫁王妃要逆天蓝莓可爱多|古言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越到了一个代嫁王妃身上。还第二天就被送入了洞房,结果可想而知,闹得不欢而散。王爷怀疑她的身份,三番五次试探,千方百计刁难,还好她南玥璃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医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昙花空间在手专治各种不服,在东溯老娘就是要逆天,你能怎么办!
  • 一声叹半生寒一声叹半生寒鹿鸣之|古言她着月白色的衫倚在桥上望着心上人归来他笑容轻轻浅浅他是打马经过的英气少年她巧笑嫣然俏生生地揽了一怀春天他一手遮天权侵朝野凝望她时却温柔无限
  • 盛世皇妃乱世情盛世皇妃乱世情江南轻烟雨|古言一个是叛党之后,一个是乱臣贼子,阴错阳差中历史大潮把两个人推到了大明朝权力中心,两个人巧智谋浴铁血终将大明朝改了姓氏......
  • 枫华凤凰:惊天下枫华凤凰:惊天下天边星河|古言凤凰大陆中,传说的凤凰因劫而故,皇上的假消息安慰了众人,而枫府雪榕的女儿,枫华,也被带走,回来时,让人震惊…………
  • 朦胧的感情朦胧的感情go爱|古言上好的紫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相对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