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55.归途来世

之儿悄悄处理完李黛的后事,带着申玥回到宫中。早晨起来,他身着白服,对着镜子整理衣衫。申玥拿出一件新做的黛色披风给他披上,柔声道,“披上这个披风,要不一身白衣走在宫中,又会遭人诟病。”之儿心里赞叹她想的周到,握着她的小手,“也无妨,今日本身就是给父皇请罪去了。他若知道我对母亲的丧讯秘而不发,不知会如何惩罚于我。”申玥叹气,安慰了他一会。

王璀正在书房批阅奏折,太监报太子殿下觐见。王璀忙着写字,并未抬头,嗔怪之儿说,“太子此次公干为何耽搁如此之久?不会游山玩水去了吧!”“儿臣特来请罪。”王璀心中狐疑,抬眼一看,看到之儿披风内的白衣,顿时心中不安起来,“你罪从何来?”“此次南下,是接到南都家人消息,说母亲病重,我到南都不几日,母亲便病逝了,遵她遗愿,并未大肆发丧,特来向父皇请不报之罪。”之儿一字一句的陈述。王璀突然觉得脑中一片空白,黛儿死了,此去南都仅仅两年,就死了?他有些迷惘,追问一句,“你说谁病逝了?”“父皇,是母亲啊,前朝公主李黛。”之儿肯定到。王璀耳边嗡嗡作响,他再也听不到之儿在耳边说了些什么。过了许久,他缓过神来,吩咐之儿,“你下去吧。”之儿对父皇反应有些不解,退到门外,又不敢离开。过了一会,听到屋内王璀压抑的哭声,如同夜里孩童般凄凉,之儿也不自觉留下泪来。

转眼过了春节,北方都有些万物复苏的迹象,枝头的嫩芽眼看就要一触即发。王璀突然不顾群臣劝阻,坚持要到南都祭祀王氏祖先。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要去拜祭那位前朝公主。但是,一向洁身自好,严于律己的王璀这次不顾言官反对,各路谏言,一意孤行,众臣也只能做吧,任由他任性这一回。用王耀的话说,“李黛之于圣上自然与旁人不同。”

王璀带着太子一路南下,简单祭扫王氏祖坟,就直奔南都城外桃花寺。北方春未到,南方春意已浓,南都桃花寺的桃花树已经如云朵般绚烂,美轮美奂。之儿引领王璀上后山,走到两座小小坟冢前,一边青石碑一块,上书“琴瑟和鸣”,另一边并无碑林,只有一棵单薄的小桃花树开着稀稀疏疏的桃花,在风中摇曳。之儿上前说明,“青石碑的是宋氏明乔和顺心的合葬墓,这边桃花树下是母亲的墓地。”“你们都下去,我自己待一会。”王璀吩咐。之儿带着侍从到山下等候。王璀点燃三支香,插在李黛坟前,幽幽道,“黛儿,你终究还是不能原谅我,连最后的一面都不肯见我,只想着你的亲儿子。也无妨,我来看你,本想着带你回京城,怕是你也不愿意,留你在这里一个人清静,只可惜我一个人在皇城孤寂。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见到你,你肯定是不愿见我了,希望下辈子可以再相见,定不负卿!”王璀絮絮叨叨和李黛说话,手一边拂去自己满脸的泪痕。他又点燃三支香,敬明乔,“明乔,谢谢你当年救我妻儿于水火,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你的恩情!”王璀祭拜完毕,走下山来。之儿看到他脸上的残泪,小心翼翼的说,“父皇这就回去驿馆吗?”没想到王璀回绝,“去你们南都的旧宅看看。”

旧宅之中的申泽明玉看到突然造访的王璀有些惊异,王璀安抚道,“朕只是随便转转,你们不必紧张。”明玉引王璀道李黛生前卧房,里面青石地板依然光洁如新,黛色床幔整齐堆叠着,仿佛主人一直没有离开。王璀坐在床上,看到窗外正好对着一片竹林,这景致与京城晋王府如出一辙。只感叹景致仍在,但是斯人已逝。王璀因为行程紧张,就起身告辞。明玉等人送到门口,明玉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交与王璀,“圣上留着做个念想吧。”王璀接过,上车后才打开布包,看到里面是一把银梳子,正是李黛经常对镜梳妆时用的那把,花纹十分简朴,是一朵绚烂盛开的荷花。王璀感叹了明玉的心细如发,将梳子置于胸前衣襟内。

此次回京,王璀与之儿走了一段水路,南方景致清秀,山色如黛,绿水长流,很是清爽。转眼间,轻舟已过万重山,天色渐晚,两岸的平地与山峦间亮起盏盏明灯,仿佛夜空中繁星,影影绰绰。王璀与之儿立于船头,王璀问之儿,“朕之前一直不敢问你,你母亲临终可有留下什么话或者物件,又唯恐她什么都没说,今日心愿已了,你也但说无妨。”“父皇要听实话吗?”王璀点头。“母亲并未给您和之儿留下什么物件,仅存的两枚鱼形玉佩一枚给了申叔叔夫妇,一枚给了玥儿,作为日后保平安的免死金牌。”鱼形佩,王璀想起了当年李黛笑眯眯的把鱼形墨玉系在他的剑上,想起大雨之中他将玉佩塞回李黛手中,得而复失,只是他当年没有珍惜。“母亲感谢了申叔叔明玉嬢嬢多年的爱护,希望来世可以做他们的妹妹。”“就没与关于你我吗?”王璀有些不甘心,之儿犹豫了一下,“父皇不要怪罪,母亲说来世不想再生在帝王家,不想再遇到您!”王璀惨淡的笑了,“到头来她还是不能原谅我。”他看了看之儿身上经信缝制的披风,知道这是出自申玥之手,“你母亲还是爱你。给你留了世间一个温暖的怀抱。好好待玥儿,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这时,河岸上的村庄突然放起了烟火,可能是是什么节日或庆典,夜空一下子被点亮了,五颜六色的烟花转瞬即逝。王璀和之儿都想起了几年前晋王府那个其乐融融的春节,一家老小穿着新衣,孩子们防着烟花,开心的笑着,李黛和明玉微笑着喝着桃花酿。王璀都有些感觉到了当时的醉意,烟花易冷,人生不知归途,不敢妄言来世,只有掩盖着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继续向前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邪魅世子妃邪魅世子妃风一样的君漠然|古言血羽组织的继承者,及三位王旗暗影坑爹的被穿越。恰逢这粉饰太平的末世繁华,于京都十里枫林中悄然改写了这一个时代的轨迹。三大王府,繁华背后的惊蛰暗伏,谁能笑对惊变,谁能江山为棋,翻云覆雨?惊落雨,一个不经意的触因,结下了一段铭刻灵魂的爱果。夜紫宸,一个漫不经心轻瞥,再也拂不去那邪魅妖娆的倩影。天启四骑士之心,让真爱跨越时空而来;伴随着乱世天倾,战争,瘟疫,饥荒,死亡都将天启乱世阐述的淋漓尽致。大浪淘沙,皇权倾覆,为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万里烽火,金戈铁马,谋的是惊落雨成为吾妻!天上人间,盛世荣华,许的是她一场盛世烟花!(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览清记览清记张说怿|古言表面上,这是一个现代宅男一朝穿越,拯救苦命清朝才女的故事;其实,这是一本披着言情马甲的历史文。主角性别男,金手指有限,按正史推进,作者将尽力还原清朝各阶层生活风貌。
  • 凌云晨曦凌云晨曦原创作家时少|古言剧情一般,boss一般,就是甜甜的恋爱,随便看看就好。
  • 傲娇王爷的异界妻傲娇王爷的异界妻芸芸茹茹|古言夏之星:啊!这哪呀? 花季少女少女夏之星表示我想回家(:?:)我太难了 夜铭:哦?本王在这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莫是睡了本王就不想赖账,没事,既然还不起那就我在还回罢了 夏之星:(?_??大跌眼镜)说好的冷酷无情、说好的不喜欢女的、说好的看上谁也不会看上我的呢? 作者:╮(︶﹏︶)╭大佬你节操呢? 夜铭:节操当然在我媳妇哪里呀! 夏之星:谁是你媳妇? 夜铭:你啊媳妇~?(????)?? 夏之星:你过来,过来我给说一件事 夜铭:好,为夫这就来
  • 青花碎梦青花碎梦清風雲夢|古言一个现代青花瓷手工艺术者在一次旅游中莫名穿越到异时空,在经历了繁荣之后的家破人亡,屡遭陷害,被迫入宫,在友情和爱情的背叛后慢慢沉沦,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她将何去何从……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汉宫美人计之长恨歌汉宫美人计之长恨歌夜梳纱|古言在父亲封为新息侯的时候,我知道了,什么是繁华;在父亲战死被诬后,我知道了,什么叫人情冷暖;在进入这座冰冷的宫城之后,我知道了,什么叫背叛与争斗!一个个闭月羞花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的一颗丑陋的心?然,我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我的手,我的手不也沾着别人的泪、别人的血吗?那些曾经的亲人、朋友、爱人……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
  • 恃宠医妃恃宠医妃活腻了|古言腹黑王爷的追妻之路,真正的领会到什么叫做,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 花墨砂之腹黑妖孽强宠无心妻花墨砂之腹黑妖孽强宠无心妻洛羽听风|古言小编这次保证不弃坑,努力刻苦更新!世人喜欢阅读,因为有些书,甜到骨血~致死不相忘!有些书荡气回肠~┏(^ω^)=?黄泉不相逢!有些书扣人心弦
  • 女帝您的节操又掉啦女帝您的节操又掉啦手抓饼不要饼|古言22世纪最小龄家主――季珺瑶,为了完成联合国给予的任务,随机穿越到了某个架空王朝,开始了她鸡飞狗跳的日常。 你说什么?!皇后娘亲是穿越来的?!不碍事……至少咱聊的开。 你说什么?!男二也是穿越来的?!不碍事……至少这样日后被我甩了就不会太伤心。 你说什么?!!男主重生了?!不碍事……不碍事你个大头鬼啊!!他重生了,我怎么办?!老娘是穿越来的啊!他认识的那个女主,老娘压根就不认识啊!! “瑶瑶,今天有想起来点什么吗?”某人眨着满怀期待的眸子,手指不规矩的伸到了珺瑶的衣服里。 “……滚!!劳资都说了,劳资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子车珺瑶!” “哦……那就是还没想起来~没关系~为夫来帮你回忆回忆吧~” 〖系统!!清除司玄青的全部记忆!!!〗 【检测到当前的脑死率为100%,已危害到男主的生命安全,系统自动驳回申请。】 〖……去你丫的,你俩就是一伙的!!!〗 非快穿!非快穿!!非快穿!!!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甜文】【爽文】【HE】【1v1】 双强非女尊,穿越女主对上重生男主,互怼日常,又是一场好戏呐~ 朝廷江湖一起瞎搞,玩的不爽,拉修仙下水,神魔互怼,人兽大战……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饼饼写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