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世上只有一个沈嘉禾

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秦语沫拉了好一会儿肚子,回来时他们都坐在篮球场上,喝着一看就是从小卖部搬来的葡萄糖水。

“结束了?”秦语沫目光扫过空荡荡的半边休息椅,“许行知呢?”

“结束了,饶主任找他喝茶。”宋沐清站起来,“他原本要等你回来一块去,我就说让他先去,我在这等你回来再去找他就好。”

秦语沫点头:“那走吧。”

饶主任的办公室离篮球场很近,两人沿着橡胶跑道走着。

“时间过得真快。”宋沐清踩着这熟悉的阶梯上感慨道:“以前每天上下学,走在这楼梯脑子里只有学习,现在却满满的怀念,这种感觉真是微妙。”

“是啊。”

楼梯口向右拐,最后一间就是班主任们的办公室,门虚掩着,随着走近,饶主任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传了出来。

“这些年有的时候会想,当年自以为为他们好,分开他们到底是不是对的?”

聊的话题似乎有些沉重。

秦语沫和宋沐清互相对视了眼,那眼神皆在问要进去吗?

“每年教师节收到他寄来的鲜花,听着他诚恳的祝福语音,总会觉得愧疚。”饶主任声音变得苍老无力,像那寺庙悠远的、古朴的钟声:“总会忍不住想,如果让他们继续谈着,是不是就不会放弃进篮球省队的机会,跑去剧组当学徒学拍摄,是不是现在也能看到他们为人父母。”

“您没有做错。”许行知的声音响起,跟平时有几分不一样,严肃的有点冷,“如果被校检查发现,他和语沫都会被开除,起码语沫还是如你所期望的那样考上了a大。”

“如果非要说错,那主意还是我出的,让她误会,我也有在其中。”

“唉,你别这样想,忘了吧。”饶主任:“上了年纪就爱胡思乱想,不说了,喝茶吧。”

“咚。”白色菱格的包包落地。

“语沫。”

宋沐清看着她撞到拐角,下意识地惊呼了声。

办公室内,许行知猛然站起身,几步跑到门边拉开,先是看到地上的包包,接着看到了那弯着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眼底掠过一丝慌乱,心阵阵发凉。

跑过去,从宋沐清的手里接过她的胳膊,眸盯着她一点一点站直起来,缓缓转过身抬起头,冷漠地看着自己。

心彻底沉入无尽的深渊。

“那天……中午……在办公室的……”秦语沫有种坠进冰冷刺骨的海底的感觉,海水淹没了她,让她无法呼吸,眼泪猝不及防的就顺着鼻梁滑落,嘴唇尝到了咸咸的味道,“不是林琛,是你对吗?”

是饶主任那一声“林琛”让她先入为主,而那句“我答应你,和他分手”,又让她感觉到背叛、失望、难过,太多的情绪充斥着她的感官大脑,便对其实十分拙劣的设计深信不疑。

“沫沫……”

“是不是?!”秦语沫忽然厉声质问,整个面部气的直抖。

“是。”

“啪!”秦语沫毫不犹疑给了他一巴掌,旁边的宋沐清心惊地瞪大眼睛,“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转身,消失在拐角。

许行知维持着脸颊被打偏的动作,面上阴云密布。

宋沐清上前,望着他暗淡双眸下红肿的脸颊,五味杂陈地唤道:“行知。”

“她现在这个状态不能一个人,我得带她回家。”

许行知朝着无人处说着,旋即追了下去。

“沫沫。”许行知抓住她的手臂,将人攥过来,“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乱,我们都冷静一下,我可以和你解释。”

“解释?”秦语沫呢喃着这两字,讽刺地笑了起来,眼泪无声的滚落,“有什么好解释的,许行知。你可真厉害,看着我跟林琛分手,像个傻逼一样放弃热爱的东西,碰都不愿碰,你是不是也在心底嘲笑我的蠢,我的愚笨。”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许行知注视着她,看她泪流满面,心感到一股巨大的荒凉,“我那时候劝过你,让你遵从自己的心,选择计算机的。”

“哪怕到这个时候,你还是觉得你没有错吗?”秦语沫听着他狡辩般的解释,忽然感到阵浓烈的疲惫,满目失望:“你让我这么多年的悲伤、放弃就像是一场笑话。”

天大的笑话。

“许行知,我从今以后不想再看见你了。”

这话宛如一把匕首,狠狠刺进了他的心脏,登时血如涌注。

也刺的他压抑多年的嫉妒,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出来。

反正都留不住了,不是吗?

“就为了他吗?”许行知目光阴沉,破罐子破摔,“是,我承认我是卑鄙,可我这么做,也是因为我爱你!!”

宛若一道惊雷,在秦语沫的耳畔炸开。

许行知说他……爱自己。

秦沫沫呆了,脸上毫无血色,话都不利索:“你,你……在说什么。”

许行知反而平静下来了。

“意外?是你反应迟钝,还是我表现的不明显,这么多年孑然一身,这么多年全身心照顾你。”

“你爱我?”秦语沫眨了下眼,含在眼眶的泪又落了下来,“爱我就要设计让我分手,你的爱太自私,太可怕了。”

“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你知道我看着你,跟他越走越近,离我越来越远有多焦急不甘吗?”

明明是他们先认识,也是他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秦语沫隔着朦胧的泪水,望着他嫉妒到扭曲的脸庞,觉得十分的陌生,挣开他。

“许行知,你太可怕了。”

慌乱转身走掉。

“叭叭叭——”

“沫沫。”

“砰——”

“许行知!”

秦语沫被推的匍匐在地,猛然回头,只见许行知整个人从汽车前盖滚下来。

……

沈嘉禾的脚伤比预期中恢复的还要好,医生说再过两周,就可以试着拄着拐杖,下地行走了。

“你就要可以走了,高不高兴?”

顾檬把装着病例本的袋子,挂到刹车把手上,心情愉悦地推着他往电梯走。

沈嘉禾嘴角一勾,倾身向前按了下电梯键:“你听着比我还高兴。”

“我一想到你拄着拐杖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笑。”顾檬十分实诚地道,末了似乎忍不住还笑出声。

沈嘉禾:“……”

“哎,刚好能赶上帝王传杀青宴。”顾檬想起昨晚收到帝王传剧组,call来的电话,“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记者?如果有记者,我们要不要避避嫌,可是避嫌的话,我就不能搀着你了。”

“为什么要避嫌?”沈嘉禾反问,丝毫没有艺人的自觉:“网上照片也不少,有没有这几张都一样。”

顾檬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也是,但你真的想好要退圈了?”

自从他现身法院的照片流传出来,网友们觉得有关“陪睡上位”的黑料可能有所隐情,对他的态度居然有所缓和,没再那么黑他,有几个不是很知名的导演,甚至向他抛来剧本,问有没有兴趣去试镜。

当然不是男一号,都是一些男三、男配之类的。

沈嘉禾都以腿伤为由,一一拒绝了。

“现在网友对你也没那么抵制了,想演戏还是可以演的。”顾檬缓缓道:“没必要退圈。”

都说沈嘉禾是为演戏而生,他的每个眼神都充满戏,可要达到这样的地步,光凭天赋是不够的,还要因为热爱而不断的努力。

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她见过他专研剧本,眼神专注的仿佛能发光的样子,也见过他看电视时,眼底偶尔流露出来的渴望。

这一生太漫长了,她希望他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演员没有隐私,有的时候甚至保护不了自己爱的人。”沈嘉禾目视着前方,眼神犹豫过后变得清亮平静,“现在这样就很好,就是以后家庭的重担得交给你了。”

顾檬眸光一亮,脚步都停下来,“你在跟我求婚吗?”

沈嘉禾见轮椅停了,回头仰看着她,见她一脸惊喜不禁失笑:“你怎么一副很恨嫁的样子?”

“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顾檬摸了下自己的脸,“反正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早结晚结不都得结,早结早完事。”

她的眸子亮的宛若星河,滚烫了沈嘉禾的心。

“傻子。”

“好端端的干嘛骂人?”顾檬不满嘟囔,随后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一脸震惊看着他:“你是不是没打算娶我?”

眼见她眸光暗淡下来。

“娶。”沈嘉禾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正色道:“有打算。”

刚经历一场信任危机,顾檬仍旧怀疑:“那你什么时候娶?”

“最起码也得等我能走吧。”沈嘉禾无奈一笑,“都没有鲜花和戒指就决定嫁,你怎么一点要求都没有?”

“因为是你啊。”

顾檬推着他继续走。

沈嘉禾被她这赤忱的、热烈的爱意包裹,心头、指尖仿佛被暖气笼罩,感觉不到寒冷。

“那如果不是我呢?”

“怎么会不是你?”顾檬再次询问:“你是不是没打算和我结婚?”

沈嘉禾被她认真又略带紧张的语气逗笑了,笑着解释:“我就假设,你要是没有遇到我呢?”

“不是你的话,我也不知道。”顾檬假设了下回答,过了一会儿忽然道:“可能不会那么想要结婚吧。”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有人和我表白过,但是他们都比你逊色许多,我也没什么感觉。”

他们虽然在一起有段时间了,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拍戏,聊的不多,也大都只聊当下或未来。

这还是第一次聊起过去,沈嘉禾恍然意识到,他空白了她很重要的一段人生。

“表白?那你们还联系吗?”

“高中的没联系,我拒绝后,他们就找别人谈了,然后他们的女朋友把我删了。”

删了。

沈嘉禾点头:“那大学呢?”

“还在微信列表,但他们现在不是谈恋爱,就是结婚了。”

“就放着,没有联系过吗?”

“有联系过。”

沈嘉禾眸光微闪,闲聊似的问:“聊什么?”

说起这个顾檬就很无语:“让我帮他老婆砍拼多多。”

沈嘉禾提起的心彻底放下,轻笑一声。

“重点是砍到最后,也没砍成功。”

令她心动的只有沈嘉禾,而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沈嘉禾。

错过就没有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异能:千金崛起重生异能:千金崛起逆之蝶|现言她沐璃玥,乃全市第二商业人家千金,不小心遗落民间十二年,身价过亿却从小看尽人间黑暗,一朝被寻回却不幸又落入虎口,得知真相更是被残忍杀害。老天有眼,看在她前世积德给予她重生。重生之际,她身携灵兽,武功在身,双眼异能,更有《圣瑰宝典》在手。前世的“好闺蜜”、渣男贱女,统统滚开!本姑娘最讨厌你们这种贩卖人皮面具的了!前世你们说我麻雀攀高枝是吗,那好,今生本姑娘让你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豪门!(加群讨论:165183287,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 总裁强势巨宠:爱与罚总裁强势巨宠:爱与罚风奕m|现言因母亲重病顾梦芊被迫去接近h市最危险的男人,那一天晚上,她收到了巨大的侮辱。 原本风头过去,事情就会烟消云散,可当她回到亲生爸爸的家后,发现,那个男人是她同父异母姐姐的未婚夫! 男人再次遇见女人,一步一步逼近“好久不见啊,我的妹妹?”
  • 每天都要想你很多遍每天都要想你很多遍漫随云卷云舒|现言MK娱乐社长在任职的第一年迎来了事业爱情的双丰收,事业蒸蒸日上,白月光祈求复合。 殷音:“我来复合的。” 费元成:“你觉得这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殷音:“你还喜欢我,从你看我的眼神,我看出来了。” 费元成:“你看走眼了。” 就是这个说她看走眼的男人,拒绝她之后又对她展开攻势,她浅笑,手势禁止他靠近,“社长,我看走眼了,难道您也看走眼了?” 费元成扬眉:“所以我们很默契,很有共同语言。” 结婚后某一天,殷大美人将一段几年前的视频发给社长。 漂白粉:【社长,采访上说你跟女人的关系就像猎人和猎物?看上的一定逃不掉,本事这么高啊】 永不褪色:【等我五分钟】 五分钟后,社长发了一段长长的语音。 “被逮捕的猎物太可怜,我非常希望世界上少一些买卖,少一些伤害,非闭塞的原始部落地区,猎人这种职业要消失,盗猎者罪该万死,那都是轻的……” 结婚前的社长使劲作死,婚后的社长求生欲百分之两百。
  • 晴天遇上你晴天遇上你安雅菲菲|现言从小养尊处优的许晴雅隐瞒自己的千金身份,独自一人来到B市,躲在一家小小咖啡馆当一名不起眼的服务员,与闺蜜欧心雨一起同吃同喝……直到许晴雅遇上陈宇帆,所有一切常规都打翻。
  • 妈咪来袭,总裁请接招妈咪来袭,总裁请接招清酒月酌|现言他是浩瀚星空中耀眼的星辰,触不可及;而她却走进了他的心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猎妻大战:青梅竹马很难追猎妻大战:青梅竹马很难追天下四味|现言追妻,尤其还是青梅竹马,想想,唉!看多金话唠型男如何追宅控腐女妻。
  • 当宅女遇上玛丽苏当宅女遇上玛丽苏劳资也要恰饭|现言居家宅女,没车、没房、没工作……n没…… 年轻总裁?算了,还是叫老板吧,毕竟霸道总裁什么的,不太可能。 由于某种原因,三次婚配失败的商窕机缘巧合地和宋施言领了证,包办式婚姻,这使得两个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因此而相遇。 民政局初见,她就求他穿女装,酒店“再”见,她就和两名男子出现在酒店,n见她收了他青梅竹马一万元,到底是人性的丑恶还是道德的沦丧?
  • Boss凶猛:娇妻,太迷人Boss凶猛:娇妻,太迷人肉夹包子|现言癌症晚期,她决定干一票打的——绑架席慕风!“他帅?他酷?他是小鲜肉?都不是!”夏雨晴脚下踩着某总裁,拿起手机全世界直播:“他就是一头大禽兽!”席大总裁这一天颜面尽失,成为左江市的笑话。夏雨晴大仇得报,还没来得及兴奋,医院却通知她——诊断书拿错了!噗……
  • 化作天使拥抱你化作天使拥抱你予七|现言爱你的心始终如一,你走到哪里我便追寻到哪里……那一夜,付左依抬头仰望灯塔,她目光悠远而落寞,席辰看着身旁的女子,霓虹灯在她脸上忽暗忽明,那绝美精致的侧脸像一个烙印,至此爱得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