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7.小机灵鬼诗社

“下周期中诶兮姐。”

杨乐多有些担心地看着叶兮,虽然凌城一中火箭班没有末位淘汰制,但座位是按照考试排名来决定的,杨乐多就是因为上次全班倒数第一才一个人坐在最后面,像谢希是热爱坐后排,性质就完全不一样。杨乐多又挺希望继续和叶兮坐一桌,又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考选到前排去。

而且期中考试魏佳莹也会回来参加,杨乐多可知道,学校不少人都在猜,叶兮肯定不如魏佳莹,魏佳莹才是凌城一中的真女神。杨乐多想着,就算叶兮成绩不如魏佳莹,多考一点,外面也能少点闲话。

叶兮迷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想表达些什么。

“兮姐,你是真的太佛兮了。”杨乐多深深叹了一口气,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据说兮姐是从素质教育的国际学校转来的,果然是一点儿都不操心成绩排名,可这在凌城一中哪里行得通啊,在整个凌城,都是分数至上的。

“考完我请你去我家吃好吃的?”叶兮觉得杨乐多是不是太紧张了,她自认为厨艺还凑合,也不知道请杨乐多吃东西玩一玩能不能让她放轻松变正常一点。

“兮姐,咱们先把考试应付过去再说吧。”杨乐多看叶兮就跟看着一去不复返的壮士一样,她总觉得,叶兮作为一个高中生,实在是太违和了,叶兮就应该生在富豪之家,每天玩玩玩挥霍时光,刷卷子考试,和叶兮完全不搭。

“行,应付,应付。”叶兮不是很明白期中考试有什么好应付的,反正应付完了也没有放寒假。

杨乐多看着叶兮认真的眼神,当真以为她要重新做人好好复习了。

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

叶兮直接请了三天假,说是亲戚过生日去外地参加宴会。

杨乐多脑门上直接一个大写的问号。凌城这种小城市,大家的生活都是古井无波的,但凌城所在的省份作为高考大省,高考的竞争非常大,基本上所有人,尤其是一中和实验中学这几个名校家长和学生的共识就是,一切为了高考,就连杨乐多学美术都是为了分摊高考的压力,叶兮这种基本上半放弃高考的状态,很是奇特,至少在凌城一中是很罕见的。

再加上叶兮以高三的年纪读高一,总是会让人联想到一些奇特的定西。

杨乐多操心半天也没操心出半点结果,晃晃脑子拿出练习册看,她物理还有没搞懂的几道大题等着她去刷。

叶兮在叶明生日当天才回京城,叶明的生日宴会是晚宴,叶兮正好下午赶到,叶家人忙着准备,也没人搭理她,而叶谨言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也没见到人,叶兮就跟一个不速之客一样,坐在偏厅的沙发上玩手机。

叶家并没有给她准备礼服,叶兮一时半会儿也不想花费心力去打扮,反正要丢人也是叶家丢人,叶兮直接穿着衬衫和长裤,和整个场地格格不入。

宴会开始,叶明挽着叶老夫人走出来,叶明旁边是叶谨言,叶老夫人旁边是叶雅澜,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才是祖孙三代,至于叶兮还有叶雅澜她爸叶慎行,作为叶家的不受宠梯队,只能站在台下。

叶慎行作为叶氏的继承人还能应酬一下,而叶兮,就真的格格不入凑人头了。

“你怎么不打扮打扮。”叶谨言看到叶兮,赶在叶老夫人皱眉前发问。

叶老夫人也是一脸的不赞同,好坏都是对比出来的,叶兮漂亮、穿着也大方,但和穿着高定礼服带着名牌珠宝的叶雅澜相比,就显得太漫不经心了。

“我刚从学校赶回来。”叶兮是真的没时间去操心这些。

“你就是不上心,雅澜也上学,雅澜成绩还比你好,也没见和你一样邋遢。”叶老夫人看着叶兮越看越不顺眼,今天是叶家的宴会,叶兮站在这实在丢人,叶老夫人就打发叶兮自己玩去了,还叮嘱她“千万别说是叶家人”。

“兮兮,你要乖一点,学学澜澜,少让你奶奶操心,澜澜比你小,也比你懂事,你这个做姐姐的,要有姐姐的样子。”

叶谨言不擅长教育孩子,对叶兮也没有很多管教与陪伴,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你要乖一点”。

叶兮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到角落吃烤鸭,不得不说,京城的烤鸭确实很好吃。

叶老夫人有句话说对了,她还就真对叶明的生日不上心。毕竟,从小到大,也没见叶家人对她上心。

叶谨言全世界到处跑,不可能专门回来给她过生日,而从小家里就偏宠叶雅澜,叶兮的生日只比叶雅澜早六天,家里人都在给叶雅澜筹备生日宴会,自然就顾不上她了,从小到大,真的记得她生日的也就是凯瑟琳,叶兮觉得,她对叶家人不上心也是天经地义。

要不是老太太催她回来,还把叶谨言给搬出来,她是真真记不得叶明的生日也不会专程回来的。

回来也是因为叶谨言,她爸对她不算差,只不过一向有点“妈宝”,只不过,这些年,叶谨言和凯瑟琳的感情越来越淡,而叶谨言,也听从叶老太太的,越来越喜欢叶雅澜,叶兮只觉得失望。

有一个让自己越来越失望的爸爸,叶兮觉得世事可笑而荒唐。

在灯火璀璨之处,叶老太太带着最疼爱的儿子和最得意的孙女,跟宾客们大肆炫耀。

叶家有着百年历史,也算得上是豪门世家,但在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天潢贵胄了,叶家算得上世家,比普通商人强一点、多点儿底蕴,但拿到京城就不够看了,只是个末流小家族,像四大家族、八大新贵家族都是不可能看得上叶家的,叶家宴会的宾客,也多是钢琴协会的友人和没什么根基的外来商人、暴发户,还有就是差不多水平的世交家族,叶家在这群人里面可以说是食物链的最顶端,满场子都是恭维与谄媚。

当然,恭维与谄媚都是属于叶老太太和叶雅澜她们的,叶兮拥有的只是宁静。

看着四处应酬交际的叶慎行,叶兮只觉得可笑。一个家族真正干活、挑大梁的人还没吭声,不干活净花钱的人反而洋洋得意,真不知道是叶慎行太包子,还是叶老太太太傻逼。

叶老太太别的不行,养儿子确实有一手,不论是受偏爱的叶谨言还是被她忽视的叶慎行,都对她毕恭毕敬唯命是从。

叶慎行确实天赋不行,人也比较老实木讷,不擅长钻营,自从他接手公司,公司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的都是新企业和暴发户了,不是说新企业不好,但现在的叶家离京城的核心圈子越来越远了,落魄成普通富豪,也只是时间问题。

叶老太太以为让叶雅澜去y国镀金回来继任钢琴协会主席就能提高叶家的逼格,以为能攀上更上层的世家,可是,人家世家,有哪一个,是靠弹琴立于世的?又有哪一个,会因为你弹琴而高看你一眼?

叶明身体不好退居二线,叶慎行没那么大能力,叶老太太又满脑子旁门左道,这样下去叶家迟早要完。

至于叶雅澜各种靠近讨好叶谨言,并且让叶老太太旁敲侧击,试图让叶谨言把股份他名下的留给叶雅澜而不是叶兮,叶兮表示无所谓——叶家都要不行了,股份还值个锤子,就算叶家厉害,她也巴不得和叶家撇清关系。

只不过,叶雅澜始终没有get到叶兮的想法,满心以为叶兮是她的绊脚石,就因为一点股份,各种恶心内涵叶兮。

叶兮平时也不住在叶家老宅,只有周末才来吃饭,叶家这些宾客,她是真的不认识。但叶兮长得好看,总不缺少人主动来搭讪。

“hi,你也是叶小姐的朋友吗?”来搭讪的是一个年轻男孩子,看着气质挺温和的。

叶家没有大小姐二小姐,只有一个叶小姐,那就是叶雅澜。

叶兮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你是叶雅澜朋友?”

男生点点头:“我也是米主席的学生,算是叶小姐的师弟。叶小姐和米主席弹琴都非常厉害。”

说起弹琴的时候,男孩子的眼睛里有光。

叶兮在心里忍不住叹气,有人把弹琴当作毕生的追求,有人把弹琴当作通向权力的阶梯,遇上叶老太太作师傅,算这孩子倒霉。

“我和叶雅澜不熟,也不知道米主席是谁。我不懂弹琴。”叶兮直接堵住了男生的所有话。

“啊,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我看你的手以为是弹琴的。”叶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要是放在黑白琴键上,确实格外好看。

“没事儿,吃好喝好。”叶兮没心思帮叶家招待客人,举杯示意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走到另一边,还没站稳,迎面就撞上了两个女孩儿。

“你就是叶兮?”其中一个和叶兮差不多高的,趾高气扬道。

叶兮挑挑眉,不置可否,这俩人她都不认识。

“去了凌城就滚远点,别打扰我们叶师姐练琴。”另一个矮个子女生气愤道。

原来是叶雅澜的小跟班。

钢琴协会里,还有艾利斯顿,有不少小女生都是叶雅澜的小跟班,艾利斯顿是个平民贵族高中,平民是因为有钱就能进,贵族是因为收费高,叶雅澜在艾利斯顿,算是身份很高的了。

“我不是叶兮,也不认识叶雅澜。”叶兮睁眼说瞎话,顺便翻了个白眼,直接绕开了这俩女的,并且在心里又给叶雅澜记上一笔,今晚就写进日记。

那两个女生有些迷惑,但也不好意思追着问,叶兮走出了好几步,还能听到她俩的声音。

“叶姐不是说叶兮是混血而且长得又高又漂亮吗?”

“刚刚那个,可能比叶兮更漂亮吧......”

“可能是其他客人带来的孩子吧,叶兮哪有脸来这个宴会啊。”

叶兮有些好笑地继续走,心里琢磨着,爸爸果然是漂亮到连叶雅澜都不得不承认了。

只不过,叶家她是呆不下去了,觥筹交错间全是脑瘫,在这呼吸容易窒息。

******

叶兮出了叶家老宅,径直走到了京城的酒吧一条街。

这个酒吧一条街其实已经很破旧了,随着城市的发展,商业中心也在不断地迁移,酒吧街这边在一二十年前也曾是京城的黄金地段,那时候整个京城的年轻人和有钱人都爱聚在这儿,不过后来有了各个区的新商圈之后,再加上酒吧的更新换代,酒吧街就渐渐没落了。

叶兮走进了一家叫做“诗酒与涂鸦”的店。

这家店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不论是店门口还是店内店墙上都是五颜六色的涂鸦,涂鸦的内容范围相当广,有天线宝宝,还有古风少女,还有老土的骷髅头,叶兮对于墙上的东西已经不能再熟悉了,头也不抬地直接走进一间包厢,然后找到点歌台,戳了几下,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密码框,叶兮输入了密码,墙壁上的暗门就打开了。

地下室完全就是工业风的装修了,看起来和毛坯也没有好上多少,地上散落着钢管、毛线团、纸片等各种小东西,而偌大的地下室只有沙发上窝着一个人。

“叉叉,你不是去凌城了?”叶兮的网名叫x,社里的人都叫她叉叉。

躺在沙发上的大叔看到叶兮,有点意外,叶家的事他不了解,但叶兮前段时间转学去凌城他还是知道的。

叶兮没理会他的问题,反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

“一个去中东找人了,一个在港城查案,还有俩在m国集训。”老王作为“小机灵鬼诗社”的社长兼总后勤,没什么大事基本上不会离开酒吧。

小机灵鬼诗社,江湖又名“jk侦探社”,小众范围内可以说是赫赫有名,一共有六个成员,老王就是社长兼总调度,叶兮作为一名目前为止水平还够用的黑客,是后勤信息人员,在中东找人的是他们的公关小哥陆子野,此人没什么特殊技能,但黑白两道朋友众多,在社里属于后勤打杂人员。在港城查案的是个女生,明面上是个江湖医生,实际上身手厉害得吓人,明明比叶兮矮上十厘米,揍起人来nb到不行。

至于在m国集训那两个,白墨和白齐,都是战斗人员,是一对双胞胎兄弟,是社里的斗殴担当,最近是诗社的公休,两兄弟就到m国的佣兵营去集训去了。

“老王你又胖了,真就不练练?”叶兮看着老王日渐丰满的啤酒肚,就觉得...挺影响诗社的形象的,这样子下次接单就不好意思坐地起价了。

老王拍拍自己的肚皮,弹得“bongbong”响:“现在169斤,等叔再长一斤,就去减20斤。”

叶兮鄙视地看着老王,正要再痞他两句,突然传讯铃响了起来,声音很是急促。

这是有客人来了,看样子,还是贵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靳先生和他的刺猬小姐靳先生和他的刺猬小姐日月卿卿|现言班主任说:她是个怪人。家里人说:她好奇怪。同学说:她很厉害但是我怀疑她有病。刘教授说:你很聪明。只有他说:娇娇你是不是迷路了,我等你好久了。我们回家吧。 楚明娇常常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她不能理解别人的言行举止。她与这个世界唯一相同的语言就是靳鉴清。
  • 何以深秋何以深秋云淡清枫|现言小助理在整理她的电脑时,发现了她续写的何以深秋。里面只有几行字:有时候我总是疑惑,我爱的是你?亦或是那个记忆中的顾以深?舞台上你牵着我的手,我却在想这个人是谁?其实我也有着小小的私心。有朝一日你功成名就,大家谈起你时,总免不了要说:“他当年可是和梦伶传过绯闻。”这就够了。
  • 我的青春有你相伴我的青春有你相伴宇门四少|现言十五六岁的花季,是栀子花绽放纯洁芳香的季节,是茉莉散发清香的季节,是腊梅雪中傲然独放的季节,也是芳心涌动的时节,不知不觉中懵懂的心已经悄悄绽放,一切是偶然还是天定,宿命的相遇不期而至。
  • 暖婚缠爱:傲娇老公迷糊妻暖婚缠爱:傲娇老公迷糊妻叶暖歌|现言他是俊得人神共愤,冷傲腹黑的总裁,睡了她。强势闯入她简单平淡的生活,逼迫她去领结婚证。“彼此相爱的人才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我不爱你。”“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咱们可以先婚后爱。”无数美丽与智慧并重的女人投怀送抱,都被他踹到十万八千里外,独宠她。“叫一声老公来听听,我满意就放大招,帮你对付前男友,斗白莲花,虐得他们体无完肤。”“老公!”
  • 原来我是有家室的原来我是有家室的早春的树呀|现言江年:“你为什么有我们的这个合照?” 易淮安:“因为一直都是你啊。”
  • 国民老公娶回家国民老公娶回家左以丹|现言豪华婚礼上前男友突然出现随之新婚丈夫的追求者前来捣乱!这是一场注定艰难的协议婚姻!情敌不断然而偏偏还不能离婚不说,对眼前这个完美丈夫脸红心跳会不会算犯规呢?
  • 暴君BOSS,抱一抱暴君BOSS,抱一抱叶程程|现言“老公,有人说我是超级败家女,只会花你挣来的钱。”红颜祸水锦薰为报恩与权势遮天的男神契约恋爱,人生开满外挂。暴君BOSS扬手一甩,尊贵的VIP黑卡落入锦薰掌心:“要败家?我的钱,当然是尽你花!”锦薰:“我的意思是,你不要给我钱,我想摘掉败家女的耻辱封号。”“喔?可以。”暴君BOSS勉为其难答应娇妻提出的要求,不让送钱,他可以送纯金嘛!同居后,每天收到暴君老公私人订制的纯金小元宝,锦薰整个人绝望到炸裂:“说好的不败家呢?!!居然还有这种浪漫的神操作。给跪了,北冥大神!!!”
  • 云柔光芒都是你云柔光芒都是你云猫橘子|现言所有人都知道,曲木漾和厉宇沉可谓是天作之合,那一年,他们都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厉宇沉,你就像一束光,即使这个世界让我感觉不美好,你依然是很美好的存在”“曲木漾,于我而言,你对我很重要,重要到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
  • 无所谓的爱无所谓的爱陈家小妹|现言一个爱上不该爱也不能爱,不放手也放不了手,放不下也不愿放下的爱恨纠葛的一段情,该何去何从。。。。
  • 总裁来袭,偷生一个萌宝总裁来袭,偷生一个萌宝梧桐不夜雨|现言“爸拔,麻麻说要带我离家出走。” 什么?!这该死的女人算计他、坑了他,竟然还敢跟他离婚! “好,很好!公司归你,房子归你,车子归你,儿子归你……我也归你!” 舒茵茵:“……”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