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你走吧

宽大的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即使是顶级病房也改变不了这是在医院的事实。

蒋小米静静地站在床上,朝着窗外看去,窗外,花儿开的正好,很美。

但。

蒋小米的眼中却看不到半丝的柔情,她清冷的面容注视着着窗外,冰冷而又肆意。

清风吹过,卷起一缕发丝,缠绵悱恻,却未曾掀起半分的波澜。

半晌,低低的笑声回荡在病房里,蒋小米勾着唇,笑得像是黑暗中盛开的罂.粟,美丽至极,但有毒!!!

慢慢的,她迈着步子,走到了窗口,目光的尽头是依旧雍容华贵的苏绣荷,她正矜持的拎着那件昂贵的定制连衣裙的裙角,慢慢的进入车子里,一旁的李幕一手扶着车门,一手伸手给她挡着车上口,以防被碰到。

闷热的夏季伴随着一声声的虫叫越发的让人心情烦躁,蒋小米微微歪着头看着远处的一幕,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唇角慢慢勾起,然后扩散到整张脸。

半晌,蒋小米光洁的额头贴在玻璃幕墙上,微微阖了眸子。

过往的一幕幕流转在梁小米的脑海,哪怕是什么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干了什么,说了什么话都清清楚楚。

廖元,李幕,苏绣荷……

“刷。”的一下,蒋小米睁开了眼。

这样的记忆力……

匪夷所思。

这真的是人该有的吗?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寂静的房间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落地可闻连微风都吹不进。

“咔嚓”一声。

门被打开了。

蒋小米没回头,她已经知道了是谁。

“小米……”

戏欢踌躇的看着额头抵在玻璃幕墙上的蒋小米,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心疼。

她散乱的发丝随意的披着脑后,苍白精致的小脸失去了血色,那曾让人惊叹的泛着流光的眸子不知何时成了幽深的海底,看不到底,也摸不到她的心思。

他的小米。

那个张狂的,肆意的像狂风席卷八万里的少女此刻脆弱的像是玻璃娃娃,一个不小心便碎了。

“嗯。”蒋小米没回头,从鼻腔里平淡的应了一句。

看着蒋小米这幅模样,戏欢咬了咬牙,走到蒋小米身上,他试探着拢了拢蒋小米散乱的发丝,语气轻柔:“梁伯父会没事的,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戏欢说的轻柔,却带着郑重,年少的人说着要保护他喜欢的人,此时此刻没人会怀疑他的心,那些像珍珠一样熠熠生辉的炙热的感情,便是少年能够想到送给少女最好的礼物。

“保护我?”

蒋小米回头,看着戏欢,戏欢真的长得很好看,好看到哪怕是这样一个人提出什么过分的理由,也没人忍心拒绝。

家室更是不俗,钱,权一个都不缺。

蒋小米低声笑了笑,她抬头看着戏欢,薄唇轻启,吐出的话却让戏欢呆立当场。

“你说什么?”戏欢大概是觉得自己听错了,脸上带着笑,又重复了一遍:“你放心,我不会走的。”

反正戏家有大哥在,他在不在都一样。

蒋小米沉默着,她注视着戏欢脸上的笑,听着他欲盖弥彰的话,心脏有一瞬间的踌躇,但很快,她转身注视着窗外,那里依旧是阳光明媚,甚至是亮的有些刺眼。

“你没听错,我说的是你走吧。”

她散乱的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脸上带着笑意,但没人会觉得这是个恶作剧。

戏欢脸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愣愣的看着蒋小米。

愤怒,委屈,怨恨一瞬间涌上了心头。

什么叫热脸贴冷屁股,他就是!

为了见她一面,他不顾大哥的阻拦,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为了让她开心,他堂堂戏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子给她下水摸鱼,丑态毕露……

“蒋小米。”戏欢突然笑了,那张艳丽的脸摇曳着婴粟一样的笑容:“凭什么?”

他第一次叫蒋小米的全称,没什么情绪的起伏,可偏偏是这样让人心惊胆颤。

是啊,凭什么?

蒋小米回头,看着戏欢,抿了抿唇,给出了一个不走心的理由:“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戏欢哑然失笑,这也能算是理由:“你连试都没试过,凭什么就这么断定不合适。”

蒋小米沉默了,半晌她出声,语气平淡:“早已注定的错事,为什么还要去走。”

“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也知道你家室不凡,你确定能够让他们接受我?”

“戏欢,你要明白,你!”说到这里蒋小米抬头看着戏欢,她纤细,冰凉的手指覆上戏欢温热的下巴:“给不了我要的未来。”

蒋小米想要的不多,可偏偏是最难的。

她这两辈子唯一的奢望就是有人能护她一世安良,但戏欢太小了,年少的爱再炙热在鸡毛蒜皮的争执中也会变成床头的蚊子血,当白月光变成了白米粒,她想不出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相忘于江湖才是对两个人最好的选择。

戏欢抿着红唇,纤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发红的眼尾低垂着,就在蒋小米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他从喉咙里吐出的沙哑声音:“是不是只要我能够给你未来,就可以了。”

蒋小米有一瞬间的错愕,她松了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就像是戏欢说的,她凭什么连试都没试就武断的判定他的死刑,未来之所以是未来,便是因为它永远都不确定。

蒋小米低着头,沉默着。

她看着自己的纤细手指,那双琉璃一样的瞳孔里满是茫然,她真的可能吗,她有这个勇气用一生来进行这一场豪赌吗?

戏欢低头,把她拉进怀里,陌生的气息一下子惊醒了蒋小米,但鼻腔里弥漫着的奶香味让蒋小米的不适消散的无影无踪,她茫然的看着戏欢,那张漂亮的过分的脸上,红色的唇瓣轻轻开合,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我等你。”

戏欢目光落在蒋小米脸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拢着她散乱的发丝,轻柔的,安抚的。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等你喜欢上我的那一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总裁的独宠小公主总裁的独宠小公主施非安|现言安氏的霸道总裁,安景轩,人称“安少”。在外对人冷漠,在内却对她宠爱有加。他只想给她不一样的独宠,只想为她一生一世。
  • 钟情雨寻钟情雨寻静姝之语|现言她,本以为能跟普通人一般与他人结婚生子,却不知为何那人要在婚礼当日舍弃她;他,原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他,却对她一见钟情;曾经的,过去的,似乎都与他们无关.....此时此刻,他们只有眼中的彼此......
  • 他有一个名字叫做时光他有一个名字叫做时光倾城妖孽|现言她五岁,与他定下了结婚的誓言,当她突破种种困难回来时,物是人非了,他扮作另一个身份来接近她,却在结婚前的一个夜晚全部拆穿……她逃婚,他迷茫。世界上总有一个属于你的光,无关于亲情,无关于友情,无关世界上任何一种感情,只是想静静的守护着你的那束光,冲破了时间的限制,名为时光。
  • 沐雨听风言沐雨听风言沐沫漓|现言她明知他找上自己心存目的,却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他明知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却始终无法将心事诉说。
  • 独家私宠:拴到个高冷男友独家私宠:拴到个高冷男友冬小麦的年糕|现言“如果他不能让你比现在过得更好,那他凭什么从我身边带走你?”“就凭他身上有我七分魂,三分魄。其实就是我离不开他而已。”
  • 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苗尹休|现言八年前,梁慕绅站在河堤边听到赵筱等说:我求求你;那个少女穿着一袭白裙站在他对面,她说我求求你;那个少女手里紧紧牵着一个男孩,她说我求求你。她的右手那么修长纤细,紧抓住的那只手却伤痕密布,残留大片血渍,而他知道那是终其一生都无法抵达的位置。是不是没有修齐的插足,一切都能如愿?还是上一辈错综复杂,鲜血淋漓的仇怨纠葛早就注定的一切?赵筱等把生命里仅有的热血都给了那位撑着船桨,笑语盈盈向她走过来的少年。即便所有人都告诉她,修齐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那般美好的人,怎么会没有了呢?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噩梦,是梦终会有醒的那一天,无论有多长,无论是多久。她要等他,日日夜夜都要等他,一生一世都要等他......
  • 时间海,淋墨成微时间海,淋墨成微柯思顾|现言她,离开了三年,只为忘记他;他,执着了三年,只为等到她;他,苦心设技,只为报复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她,一心为梦想,却无料掺和到一场事事纠纷…
  •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君九爷|现言“房子,车子,保姆,家电,离婚后我一样不要。”浴室前,男人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淡淡的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半晌抬眸,对着她说道:“但是麻烦宋小姐看看我们当初协议的最后一条,离婚后,我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中最为值钱的那个,你应当首选将我带走而不是我的任何身外之物。”她听后垂眉,伸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她的大名:“席先生,我只是觉得你少了一个追求我的过程,等你追到手,再结婚也不迟。”
  • 你好我的人鱼影后你好我的人鱼影后陈三仟|现言世间一切皆是过去史。 唯你,是我的现在史和未来畅想史。 你好,你的人鱼已到账,请签收。 软萌撒娇,不在话下。 手拍树倒,力大无比。 干掉恶霸,自称老大。 唱歌演戏,手持大奖。 最最最重要的是追在身后, 美人夫君,美人夫君的叫, 简直能把你的心叫化! 点击下方进行签收,爱你们呦!!! (无小三无误会,无脑无逻辑,一甜到底,放心观看)
  • 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你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你叫我阳阳阳|现言偶尔还是会想起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许我还不习惯没有你偶尔还是会想起你重复着熟悉的场景仿佛我还能听见你声音偶尔还是会想起你却不会再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