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感觉还好

楚才良知道王姨娘要说什么,摆手制止了她。

“听我的吩咐办事。东西送回来了吗?”

对上楚才良冰冷中带着警告的双眼,王姨娘似被人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一下

子清醒了。

即便对牌握持在她手里,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仍旧是楚才良。楚才良肯信任

她,她才有权利,楚才良若是厌恶了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妾身明白,妾身已让人送来了。箱子笨重,路上耽搁的时间久些,妾

身轻手利脚的走的快,是以到的早。”说话时背在身后的的手摆了下。

大丫鬟红芬立即会意,悄然退下,赶着回去安排人抬箱子了。

楚才良这才满意,笑着看向楚君澜:“待会儿东西到了你也清点一番。”

“是。”楚君澜笑着点头,请众人坐下,又让紫嫣、绿荑几人去预备茶水。

不多时,两个大樟木箱连同盛放夜明珠的捧盒都被送了过来。

楚梦莹紧紧的攥着帕子,面无表情,死死地瞪着楚君澜。

王姨娘则是垂眸掩住神色,可胸口的快速起伏却能看出她的不平静。

楚君澜从怀中拿出大红纸写就的礼单展开。

纸张哗啦响动的声音,让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手上。大家这才想起,原来

箱子搬来时的确是应该有礼单的,只怪他们被财宝迷了眼,竟然忘掉了这一茬。

微微一笑,楚君澜将礼单交给了楚才良:“父亲,还请您监督,让他们点一

点吧。”

楚梦莹和楚华章一下子就紧绷身体。

楚华章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娘还能贪你的东西不成!”

“四弟此言差矣,”楚君澜温柔的解释,“现在点算清楚了,正是为了当面

说清,免得将来有了什么出入都要赖在姨娘头上了。我这是为了姨娘的清白,并

非怀疑。”

“放屁!你……”

“不准胡闹!”楚才良斥道,“你书都读进狗肚子去了!这等腌臜话也能

说?”

楚华章脸色紫涨,却不敢再顶撞,只好闭了嘴。楚才良将礼单递给了身后的亲信梁辉。

梁辉立即叫了人来,将箱子中的东西当众一一唱名对照。

待他念到“百年野山参一株、西域雪莲一枝”的时候,楚才良和王姨娘都愕

然的看向楚君澜。

楚君澜无辜的道:“哎呀,想不到我要的药材箱子里竟然都有。真是疏忽

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再去找大长公主要钱,让人误会我贪墨。”

她果然是故意的!

楚才良多少来都没在自己家里吃过这种亏,竟还是从前软弱温顺的楚君澜做

的,他愤怒的同时,又有些感叹嫡女的成长。

如此手段,将来到了恭定王府,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他的女儿若是做了将

来的恭定王妃,对他以及楚家都会有更大的好处!

楚才良一想到这些,被戏弄的愤怒就消去了,对楚君澜反而多了几分看重。

可王姨娘此时却差点气的吐血!

这会子才说药材箱子里有,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箱子都送回来了,就不可能

再抬回去,她算是彻底中了这小贱人的奸计!

“老爷,都核对完了,这里头少了一盒东珠,一串玛瑙佛珠,一套红宝头

面,一对翡翠镯子,金锭子少了三十两。”梁辉将礼单捧给楚才良。

楚君澜挑眉,露出个玩味的微笑。

她虽什么都没说,可楚才良却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玉清!这些东西呢!”楚才良愤然而起。

王姨娘也很惊讶,箱子里的东西她可没动过:“这,老爷……”

楚梦莹与楚华章脸色都由红转白,方才还被楚君澜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此时

却只觉如坠冰窟,又像被当街扒光了衣裳一般羞耻。

楚梦莹机灵,立即道:“是不是先前放在库房里,有什么东西摆放在别处,

忘了拿出来。”

王姨娘眼珠一转就明白了,立即点头:“是有可能。”

回头怒斥红芬等人,“你们这群狗东西!怎么当差的!去取个东西都能漏下

了!还不去取来!”

红芬等人立即应了,却是满脸为难,因为库房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楚梦莹识大体的道:“还是女儿去督促一下吧。”

她快步带着红芬等人出去了。

楚才良为官多年,这点事哪里会看不出?一时气的胸口发闷,只觉脸都要被

丢尽了!

他的子女,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不对,他的种自然是好的,如今出了这样丢人的闹剧,必定是王氏教导不

当!

“你也不要只盯着宅子里,多用心教导莹姐儿和章哥儿!”

话虽不多,可在楚君澜和其余下人面前被这样训斥,王姨娘依旧觉得颜面扫

地,强忍着羞愤挤出个微笑来,“是,妾身一定多留心。老爷息怒,此番应该是

个意外。”

楚才良也不想被人传出他的子女手脚不干净的传闻,便只能压下了火气。

过了片刻,楚梦莹果真带着人将东西都带回来了。楚君澜将礼单收回怀中,命人将箱子盖好,笑道:“大晚上的,真是辛苦姨

娘了。”

王姨娘气的肋扇疼,却要强作随和,“无妨,三小姐太客气了。”

楚才良现在只觉得楚君澜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作为父亲颜面扫地,瞪了楚

华章和楚梦莹一眼,拂袖而去。

楚梦莹和楚华章担心失宠,忙追出去解释。

王姨娘也觉得没趣,堆笑告辞了。

楚君澜送她到门前,忽然低声问:“姨娘,脸疼吗?”

王姨娘猛然回头,对上她嘲弄的视线,“你……”

“姨娘放心,我会陪着你慢慢的玩。”楚君澜笑的越发温柔了,“杀人,不

是最严重的惩罚。我会将你看重的东西一样样夺走,你不是满足于父亲的宠爱和

信任吗?你不是得意自己有一双孝顺儿女吗?路还长着呢。”

王姨娘咬碎银牙,几乎是落荒而逃。

紫嫣终于尝到了跟金银财宝一起睡是什么滋味儿,真是从身到心都满足了。

次日清早,楚君澜去给老太君问过安,不等其余人到齐,便独自出门往大长

公主府去。

而金银财宝进了王姨娘的屋,还没等捂热就被勒令送了回去,这消息全家上

下都知晓了。老太君的心情格外的好,孙姨娘和苏姨娘也觉得畅快的很。楚梦莹

被楚云娇和楚佩珊挤兑的恨不能找个地缝去钻。

大长公主府。

楚君澜侧身坐在拔步床沿,为昏迷中叶以渐诊脉,唇边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

度。

“大长公主,今日叶公子依旧需要施针。”“好,楚姑娘只管施展,本宫信得过你。”

今日的大长公主又恢复了平日温和端庄的模样,一身葡萄紫色的窄袖锦缎葡

萄纹褙子,配上高高挽起的发髻,精致修饰的妆容,显得人都年轻了十岁。

楚君澜含笑应是,让婢女将叶以渐的中衣除去,只留亵裤。

她取了银针,用烈酒擦拭过,手法娴熟将针尖有序的扎进各个穴道。

其实这针法前世时她用的更加纯熟,现在这具身体没有内劲,她醒来后勤加

修习,但内家功夫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此时只靠手法来捻动。

屋内不多时便传来整齐的针鸣,宛若凤吟。

叶以渐的肌肉不多时便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大长公主担忧的皱着眉。

楚君澜侧坐在床沿,只看着叶以渐薄薄眼皮下乱转的眼珠子。

“其实依着我原来的判断,叶公子此时应该已经清醒了,”过了片刻,她将

针一一取下,笑着与大长公主解释,“可今日看来,叶公子还没有好转,我施针

时只能改了方案,这法子也一样奏效。”

大长公主不由得问:“这针法做了改动,会不会对渐儿的身子有什么影

响?”

“不妨事的。”楚君澜笑着将银针递给了婢女,取了帕子擦擦手,又检查了

碗里的药汁。

“大长公主放心,这针法对于昏迷之人,只会催促他醒来。不过若是正常

人,应该会觉得奇痒难忍,但是于身体上并无损伤,痒个盏茶功夫就好了。”

大长公主:……

“今日施针结束,小女子告辞了。”楚君澜给大长公主行了礼,便潇洒的告

辞离开。

她一出门,原本还“昏迷”的叶以渐蹭的一下坐起来,将手臂胸口好一通抓

挠。

“她看出你在装晕了。”大长公主无奈的帮着他抓背,“你何苦来的?她当

日能救醒你,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又怎会看不出你是不是真的昏迷?”

叶以渐温润的桃花眼中满是无奈,苦笑道:“外祖母不要笑我了,我忽然倒

下,别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有她一个从来不曾接触过医术的小女子一眼就看出我是中毒,且还能解毒,您说我能不多想么。”

大长公主无奈的道:“她是看出你不信任她,这才小施惩戒,那姑娘是个说

一不二的性子,你下次见了她要给人赔个不是知道吗,若不是她肯出手,你到现

在还在昏迷呢,说不得要一直昏迷下去。”

“是,外祖母,我知错了。”

叶以渐挠肚子和大腿,“我是一时间想岔了,其实她若是想自保,不救我就

不会暴露医术,也不会惹人议论了。她为救我惹上麻烦,我却不信任她,难怪她

这么折腾我。”

“快别抓了,你忍一忍,稍后就能好了。”大长公主叹息道,“她那个家

庭,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不过看她做事的手段,就知道她不简单。”

大长公主为了分散叶以渐的注意,将掌事去楚家所见所闻,以及她后来打听

到的消息一并都说了。

叶以渐听了沉默半晌:“外祖母相信人会忽然性情大变,忽然学会医术

吗?”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她救活了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长公主的眼眸含着阅尽沧桑的智慧和沉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

其是楚姑娘这般对你有用的人,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大夫也罢,你都要学会尊重

她,不要看轻她是女子,也不去追根究底,给彼此留下一定的空间是最好的涵

养,明白吗?”

“是,外祖母,我知道了。”叶以渐微笑,身上的痒渐渐弱了下去,“果真

说是盏茶功夫,就是盏茶功夫。楚姑娘的针法奇特,医术精湛,她那针还会鸣

叫,也是我从没见过的。”

“莫说你,我活了一把年纪也没见过。你身上的毒我一直没查明到底是何人

所下,但是她的来历却有不少推测,据说刘院使那日听了医士们的回报,对楚姑

娘十分在意。”

“您是说……楚姑娘有可能是医仙戚询的传人?”

“这只是一点猜测,做不得真。”

低头看看手臂、胸口和腿上被他自己挠出来的红印子,叶以渐回想方才女子

慢条斯理又带着几分嘲弄的低柔声音,禁不住笑了起来。

“外祖母,她长的什么模样?”他的救命恩人,他还没见过呢。

大长公主挑眉,温和的盯着叶以渐看,直将叶以渐看的脸上发热,才意识到

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想知道她生的什么模样,下次不就看见了。

夜幕降临,楚君澜早早的打发了绿荑和绿萝,屋里只留了紫嫣上夜,独自一

人盘膝坐在拔步床上,回忆前世所学的心法修习内劲。

灯光渐弱,紫嫣趴在外间的罗汉床沉沉睡去。

楚君澜也似进入了一个往我的境地之中,似在调息,也似在浅眠。

直到她敏锐察觉到后窗有人靠近,猛的睁开眼。

黑暗中,一个颀长的人影推窗而入,一身箭袖纯黑锦袍,头束玉带,长发半

披,面容英俊,气质孤冷,远远看便觉气势凛然矜贵不可侵犯。

楚君澜笑着歪歪头,低声道:“如今你‘采花’这项业务是越来越熟练

了。”

萧煦抿了抿唇,缓步靠近,在距离楚君澜三步远处站定。

“劳烦。”

“不劳烦不劳烦。”楚君澜侧身往拔步床里头让让,拍了拍身边的位

置,“过来。”她一身雪白的中衣,长发披散在肩头,白皙如玉的小脸满含笑意,随意的跪

坐着。

萧煦猛然别开眼,负在身后的左手握了握拳。

“难道你想站着施针?你不觉得累,我还累呢。”楚君澜索性起身拉着萧煦

的手腕,让他坐下,伸手去解他的衣裳。

萧煦忙阻了她的动作,自己痛快的敞开了衣襟。

楚君澜笑笑,“早如此不就好了。”

她为萧煦施针,怕惊动厢房里那四个“眼睛”,悄声问他:“你这两日感觉

怎样?还呕血吗?”

萧煦垂下眼避开她的视线,面无表情道:“还好。”

“胸口依旧郁气难消?”

“还好。”

“饮食呢?食欲是否恢复了一些?”

“还好。”

楚君澜深呼吸,叉腰看着他:“我说世子爷,你是在给我表演‘装

傻’吗?”

楚才良知道王姨娘要说什么,摆手制止了她。

“听我的吩咐办事。东西送回来了吗?”

对上楚才良冰冷中带着警告的双眼,王姨娘似被人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一下

子清醒了。

即便对牌握持在她手里,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仍旧是楚才良。楚才良肯信任

她,她才有权利,楚才良若是厌恶了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妾身明白,妾身已让人送来了。箱子笨重,路上耽搁的时间久些,妾

身轻手利脚的走的快,是以到的早。”说话时背在身后的的手摆了下。

大丫鬟红芬立即会意,悄然退下,赶着回去安排人抬箱子了。

楚才良这才满意,笑着看向楚君澜:“待会儿东西到了你也清点一番。”

“是。”楚君澜笑着点头,请众人坐下,又让紫嫣、绿荑几人去预备茶水。

不多时,两个大樟木箱连同盛放夜明珠的捧盒都被送了过来。

楚梦莹紧紧的攥着帕子,面无表情,死死地瞪着楚君澜。

王姨娘则是垂眸掩住神色,可胸口的快速起伏却能看出她的不平静。

楚君澜从怀中拿出大红纸写就的礼单展开。

纸张哗啦响动的声音,让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手上。大家这才想起,原来

箱子搬来时的确是应该有礼单的,只怪他们被财宝迷了眼,竟然忘掉了这一茬。

微微一笑,楚君澜将礼单交给了楚才良:“父亲,还请您监督,让他们点一

点吧。”

楚梦莹和楚华章一下子就紧绷身体。

楚华章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娘还能贪你的东西不成!”

“四弟此言差矣,”楚君澜温柔的解释,“现在点算清楚了,正是为了当面

说清,免得将来有了什么出入都要赖在姨娘头上了。我这是为了姨娘的清白,并

非怀疑。”

“放屁!你……”

“不准胡闹!”楚才良斥道,“你书都读进狗肚子去了!这等腌臜话也能

说?”

楚华章脸色紫涨,却不敢再顶撞,只好闭了嘴。楚才良将礼单递给了身后的亲信梁辉。

梁辉立即叫了人来,将箱子中的东西当众一一唱名对照。

待他念到“百年野山参一株、西域雪莲一枝”的时候,楚才良和王姨娘都愕

然的看向楚君澜。

楚君澜无辜的道:“哎呀,想不到我要的药材箱子里竟然都有。真是疏忽

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再去找大长公主要钱,让人误会我贪墨。”

她果然是故意的!

楚才良多少来都没在自己家里吃过这种亏,竟还是从前软弱温顺的楚君澜做

的,他愤怒的同时,又有些感叹嫡女的成长。

如此手段,将来到了恭定王府,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他的女儿若是做了将

来的恭定王妃,对他以及楚家都会有更大的好处!

楚才良一想到这些,被戏弄的愤怒就消去了,对楚君澜反而多了几分看重。

可王姨娘此时却差点气的吐血!

这会子才说药材箱子里有,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箱子都送回来了,就不可能

再抬回去,她算是彻底中了这小贱人的奸计!

“老爷,都核对完了,这里头少了一盒东珠,一串玛瑙佛珠,一套红宝头

面,一对翡翠镯子,金锭子少了三十两。”梁辉将礼单捧给楚才良。

楚君澜挑眉,露出个玩味的微笑。

她虽什么都没说,可楚才良却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玉清!这些东西呢!”楚才良愤然而起。

王姨娘也很惊讶,箱子里的东西她可没动过:“这,老爷……”

楚梦莹与楚华章脸色都由红转白,方才还被楚君澜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此时

却只觉如坠冰窟,又像被当街扒光了衣裳一般羞耻。

楚梦莹机灵,立即道:“是不是先前放在库房里,有什么东西摆放在别处,

忘了拿出来。”

王姨娘眼珠一转就明白了,立即点头:“是有可能。”

回头怒斥红芬等人,“你们这群狗东西!怎么当差的!去取个东西都能漏下

了!还不去取来!”

红芬等人立即应了,却是满脸为难,因为库房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楚梦莹识大体的道:“还是女儿去督促一下吧。”

她快步带着红芬等人出去了。

楚才良为官多年,这点事哪里会看不出?一时气的胸口发闷,只觉脸都要被

丢尽了!

他的子女,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不对,他的种自然是好的,如今出了这样丢人的闹剧,必定是王氏教导不

当!

“你也不要只盯着宅子里,多用心教导莹姐儿和章哥儿!”

话虽不多,可在楚君澜和其余下人面前被这样训斥,王姨娘依旧觉得颜面扫

地,强忍着羞愤挤出个微笑来,“是,妾身一定多留心。老爷息怒,此番应该是

个意外。”

楚才良也不想被人传出他的子女手脚不干净的传闻,便只能压下了火气。

过了片刻,楚梦莹果真带着人将东西都带回来了。楚君澜将礼单收回怀中,命人将箱子盖好,笑道:“大晚上的,真是辛苦姨

娘了。”

王姨娘气的肋扇疼,却要强作随和,“无妨,三小姐太客气了。”

楚才良现在只觉得楚君澜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作为父亲颜面扫地,瞪了楚

华章和楚梦莹一眼,拂袖而去。

楚梦莹和楚华章担心失宠,忙追出去解释。

王姨娘也觉得没趣,堆笑告辞了。

楚君澜送她到门前,忽然低声问:“姨娘,脸疼吗?”

王姨娘猛然回头,对上她嘲弄的视线,“你……”

“姨娘放心,我会陪着你慢慢的玩。”楚君澜笑的越发温柔了,“杀人,不

是最严重的惩罚。我会将你看重的东西一样样夺走,你不是满足于父亲的宠爱和

信任吗?你不是得意自己有一双孝顺儿女吗?路还长着呢。”

王姨娘咬碎银牙,几乎是落荒而逃。

紫嫣终于尝到了跟金银财宝一起睡是什么滋味儿,真是从身到心都满足了。

次日清早,楚君澜去给老太君问过安,不等其余人到齐,便独自出门往大长

公主府去。

而金银财宝进了王姨娘的屋,还没等捂热就被勒令送了回去,这消息全家上

下都知晓了。老太君的心情格外的好,孙姨娘和苏姨娘也觉得畅快的很。楚梦莹

被楚云娇和楚佩珊挤兑的恨不能找个地缝去钻。

大长公主府。

楚君澜侧身坐在拔步床沿,为昏迷中叶以渐诊脉,唇边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

度。

“大长公主,今日叶公子依旧需要施针。”“好,楚姑娘只管施展,本宫信得过你。”

今日的大长公主又恢复了平日温和端庄的模样,一身葡萄紫色的窄袖锦缎葡

萄纹褙子,配上高高挽起的发髻,精致修饰的妆容,显得人都年轻了十岁。

楚君澜含笑应是,让婢女将叶以渐的中衣除去,只留亵裤。

她取了银针,用烈酒擦拭过,手法娴熟将针尖有序的扎进各个穴道。

其实这针法前世时她用的更加纯熟,现在这具身体没有内劲,她醒来后勤加

修习,但内家功夫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此时只靠手法来捻动。

屋内不多时便传来整齐的针鸣,宛若凤吟。

叶以渐的肌肉不多时便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大长公主担忧的皱着眉。

楚君澜侧坐在床沿,只看着叶以渐薄薄眼皮下乱转的眼珠子。

“其实依着我原来的判断,叶公子此时应该已经清醒了,”过了片刻,她将

针一一取下,笑着与大长公主解释,“可今日看来,叶公子还没有好转,我施针

时只能改了方案,这法子也一样奏效。”

大长公主不由得问:“这针法做了改动,会不会对渐儿的身子有什么影

响?”

“不妨事的。”楚君澜笑着将银针递给了婢女,取了帕子擦擦手,又检查了

碗里的药汁。

“大长公主放心,这针法对于昏迷之人,只会催促他醒来。不过若是正常

人,应该会觉得奇痒难忍,但是于身体上并无损伤,痒个盏茶功夫就好了。”

大长公主:……

“今日施针结束,小女子告辞了。”楚君澜给大长公主行了礼,便潇洒的告

辞离开。

她一出门,原本还“昏迷”的叶以渐蹭的一下坐起来,将手臂胸口好一通抓

挠。

“她看出你在装晕了。”大长公主无奈的帮着他抓背,“你何苦来的?她当

日能救醒你,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又怎会看不出你是不是真的昏迷?”

叶以渐温润的桃花眼中满是无奈,苦笑道:“外祖母不要笑我了,我忽然倒

下,别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有她一个从来不曾接触过医术的小女子一眼就看出我是中毒,且还能解毒,您说我能不多想么。”

大长公主无奈的道:“她是看出你不信任她,这才小施惩戒,那姑娘是个说

一不二的性子,你下次见了她要给人赔个不是知道吗,若不是她肯出手,你到现

在还在昏迷呢,说不得要一直昏迷下去。”

“是,外祖母,我知错了。”

叶以渐挠肚子和大腿,“我是一时间想岔了,其实她若是想自保,不救我就

不会暴露医术,也不会惹人议论了。她为救我惹上麻烦,我却不信任她,难怪她

这么折腾我。”

“快别抓了,你忍一忍,稍后就能好了。”大长公主叹息道,“她那个家

庭,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不过看她做事的手段,就知道她不简单。”

大长公主为了分散叶以渐的注意,将掌事去楚家所见所闻,以及她后来打听

到的消息一并都说了。

叶以渐听了沉默半晌:“外祖母相信人会忽然性情大变,忽然学会医术

吗?”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她救活了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长公主的眼眸含着阅尽沧桑的智慧和沉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

其是楚姑娘这般对你有用的人,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大夫也罢,你都要学会尊重

她,不要看轻她是女子,也不去追根究底,给彼此留下一定的空间是最好的涵

养,明白吗?”

“是,外祖母,我知道了。”叶以渐微笑,身上的痒渐渐弱了下去,“果真

说是盏茶功夫,就是盏茶功夫。楚姑娘的针法奇特,医术精湛,她那针还会鸣

叫,也是我从没见过的。”

“莫说你,我活了一把年纪也没见过。你身上的毒我一直没查明到底是何人

所下,但是她的来历却有不少推测,据说刘院使那日听了医士们的回报,对楚姑

娘十分在意。”

“您是说……楚姑娘有可能是医仙戚询的传人?”

“这只是一点猜测,做不得真。”

低头看看手臂、胸口和腿上被他自己挠出来的红印子,叶以渐回想方才女子

慢条斯理又带着几分嘲弄的低柔声音,禁不住笑了起来。

“外祖母,她长的什么模样?”他的救命恩人,他还没见过呢。

大长公主挑眉,温和的盯着叶以渐看,直将叶以渐看的脸上发热,才意识到

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想知道她生的什么模样,下次不就看见了。

夜幕降临,楚君澜早早的打发了绿荑和绿萝,屋里只留了紫嫣上夜,独自一

人盘膝坐在拔步床上,回忆前世所学的心法修习内劲。

灯光渐弱,紫嫣趴在外间的罗汉床沉沉睡去。

楚君澜也似进入了一个往我的境地之中,似在调息,也似在浅眠。

直到她敏锐察觉到后窗有人靠近,猛的睁开眼。

黑暗中,一个颀长的人影推窗而入,一身箭袖纯黑锦袍,头束玉带,长发半

披,面容英俊,气质孤冷,远远看便觉气势凛然矜贵不可侵犯。

楚君澜笑着歪歪头,低声道:“如今你‘采花’这项业务是越来越熟练

了。”

萧煦抿了抿唇,缓步靠近,在距离楚君澜三步远处站定。

“劳烦。”

“不劳烦不劳烦。”楚君澜侧身往拔步床里头让让,拍了拍身边的位

置,“过来。”她一身雪白的中衣,长发披散在肩头,白皙如玉的小脸满含笑意,随意的跪

坐着。

萧煦猛然别开眼,负在身后的左手握了握拳。

“难道你想梵蒂冈站着施针?你不觉得累,我还累呢。”楚君澜索性起身拉着萧煦

的手腕,让他坐下,伸手去解他的衣裳。

萧煦忙阻了她的动作,自己痛快的敞开了衣襟。

楚君澜笑笑,“早如此不df g就好了。”

她为萧煦施针,怕惊动厢房里那四个“眼睛”,悄声问他:“你这两日感觉

怎样?还呕血吗?”

萧煦垂下眼避开她的视线,面无表情道:“还好。”

“胸口依旧郁气难消?”

“还好。”

“饮食呢?食欲是否恢复了一些?”

“还好。”

楚君澜深呼吸,叉腰看着他:“我说世子爷,你是在给我表演‘装

傻’吗?”

楚才良知道王姨娘要说什么,摆手制止了她。

“听我的吩咐办事。东西送回来了吗?”

对上楚才良冰冷中带着警告的双眼,王姨娘似被人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一下

子清醒了。

即便对牌握持在她手里,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仍旧是楚才良。楚才良肯信任

她,她才有权利,楚才良若是厌恶了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妾身明白,妾身已让人送来了。箱子笨重,路上耽搁的时间久些,妾

身轻手利脚的走的快,是以到的早。”说话时背在身后的的手摆了下。

大丫鬟红芬立即会意,悄然退下,赶着回去安排人抬箱子了。

楚才良这才满意,笑着看向楚君澜:“待会儿东西到了你也清点一番。”

“是。”楚君澜笑着点头,请众人坐下,又让紫嫣、绿荑几人去预备茶水。

不多时,两个大樟木箱连同盛放夜明珠的捧盒都被送了过来。

楚梦莹紧紧的攥着帕子,面无表情,死死地瞪着楚君澜。

王姨娘则是垂眸掩住神色,可胸口的快速起伏却能看出她的不平静。

楚君澜从怀中拿出大红纸写就的礼单展开。

纸张哗啦响动的声音,让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手上。大家这才想起,原来

箱子搬来时的确是应该有礼单的,只怪他们被财宝迷了眼,竟然忘掉了这一茬。

微微一笑,楚君澜将礼单交给了楚才良:“父亲,还请您监督,让他们点一

点吧。”

楚梦莹和楚华章一下子就紧绷身体。

楚华章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娘还能贪你的东西不成!”

“四弟此言差矣,”楚君澜温柔的解释,“现在点算清楚了,正是为了当面

说清,免得将来有了什么出入都要赖在姨娘头上了。我这是为了姨娘的清白,并

非怀疑。”

“放屁!你……”

“不准胡闹!”楚才良斥道,“你书都读进狗肚子去了!这等腌臜话也能

说?”

楚华章脸色紫涨,却不敢再顶撞,只好闭了嘴。楚才良将礼单递给了身后的亲信梁辉。

梁辉立即叫了人来,将箱子中的东西当众一一唱名对照。

待他念到“百年野山参一株、西域雪莲一枝”的时候,楚才良和王姨娘都愕

然的看向楚君澜。

楚君澜无辜的道:“哎呀,想不到我要的药材箱子里竟然都有。真是疏忽

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再去找大长公主要钱,让人误会我贪墨。”

她果然是故意的!

楚才良多少来都没在自己家里吃过这种亏,竟还是从前软弱温顺的楚君澜做

的,他愤怒的同时,又有些感叹嫡女的成长。

如此手段,将来到了恭定王府,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他的女儿若是做了将

来的恭定王妃,对他以及楚家都会有更大的好处!

楚才良一想到这些,被戏弄的愤怒就消去了,对楚君澜反而多了几分看重。

可王姨娘此时却差点气的吐血!

这会子才说药材箱子里有,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箱子都送回来了,就不可能

再抬回去,她算是彻底中了这小贱人的奸计!

“老爷,都核对完了,这里头少了一盒东珠,一串玛瑙佛珠,一套红宝头

面,一对翡翠镯子,金锭子少了三十两。”梁辉将礼单捧给楚才良。

楚君澜挑眉,露出个玩味的微笑。

她虽什么都没说,可楚才良却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玉清!这些东西呢!”楚才良愤然而起。

王姨娘也很惊讶,箱子里的东西她可没动过:“这,老爷……”

楚梦莹与楚华章脸色都由红转白,方才还被楚君澜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此时

却只觉如坠冰窟,又像被当街扒光了衣裳一般羞耻。

楚梦莹机灵,立即道:“是不是先前放在库房里,有什么东西摆放在别处,

忘了拿出来。”

王姨娘眼珠一转就明白了,立即点头:“是有可能。”

回头怒斥红芬等人,“你们这群狗东西!怎么当差的!去取个东西都能漏下

了!还不去取来!”

红芬等人立即应了,却是满脸为难,因为库房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楚梦莹识大体的道:“还是女儿去督促一下吧。”

她快步带着红芬等人出去了。

楚才良为官多年,这点事哪里会看不出?一时气的胸口发闷,只觉脸都要被

丢尽了!

他的子女,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不对,他的种自然是好的,如今出了这样丢人的闹剧,必定是王氏教导不

当!

“你也不要只盯着宅子里,多用心教导莹姐儿和章哥儿!”

话虽不多,可在楚君澜和其余下人面前被这样训斥,王姨娘依旧觉得颜面扫

地,强忍着羞愤挤出个微笑来,“是,妾身一定多留心。老爷息怒,此番应该是

个意外。”

楚才良也不想被人传出他的子女手脚不干净的传闻,便只能压下了火气。

过了片刻,楚梦莹果真带着人将东西都带回来了。楚君澜将礼单收回怀中,命人将箱子盖好,笑道:“大晚上的,真是辛苦姨

娘了。”

王姨娘气的肋扇疼,却要强作随和,“无妨,三小姐太客气了。”

楚才良现在只觉得楚君澜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作为父亲颜面扫地,瞪了楚

华章和楚梦莹一眼,拂袖而去。

楚梦莹和楚华章担心失宠,忙追出去解释。

王姨娘也觉得没趣,堆笑告辞了。

楚君澜送她到门前,忽然低声问:“姨娘,脸疼吗?”

王姨娘猛然回头,对上她嘲弄的视线,“你……”

“姨娘放心,我会陪着你慢慢的玩。”楚君澜笑的越发温柔了,“杀人,不

是最严重的惩罚。我会将你看重的东西一样样夺走,你不是满足于父亲的宠爱和

信任吗?你不是得意自己有一双孝顺儿女吗?路还长着呢。”

王姨娘咬碎银牙,几乎是落荒而逃。

紫嫣终于尝到了跟金银财宝一起睡是什么滋味儿,真是从身到心都满足了。

次日清早,楚君澜去给老太君问过安,不等其余人到齐,便独自出门往大长

公主府去。

而金银财宝进了王姨娘的屋,还没等捂热就被勒令送了回去,这消息全家上

下都知晓了。老太君的心情格外的好,孙姨娘和苏姨娘也觉得畅快的很。楚梦莹

被楚云娇和楚佩珊挤兑的恨不能找个地缝去钻。

大长公主府。

楚君澜侧身坐在拔步床沿,为昏迷中叶以渐诊脉,唇边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

度。

“大长公主,今日叶公子依旧需要施针。”“好,楚姑娘只管施展,本宫信得过你。”

今日的大长公主又恢复了平日温和端庄的模样,一身葡萄紫色的窄袖锦缎葡

萄纹褙子,配上高高挽起的发髻,精致修饰的妆容,显得人都年轻了十岁。

楚君澜含笑应是,让婢女将叶以渐的中衣除去,只留亵裤。

她取了银针,用烈酒擦拭过,手法娴熟将针尖有序的扎进各个穴道。

其实这针法前世时她用的更加纯熟,现在这具身体没有内劲,她醒来后勤加

修习,但内家功夫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此时只靠手法来捻动。

屋内不多时便传来整齐的针鸣,宛若凤吟。

叶以渐的肌肉不多时便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大长公主担忧的皱着眉。

楚君澜侧坐在床沿,只看着叶以渐薄薄眼皮下乱转的眼珠子。

“其实依着我原来的判断,叶公子此时应该已经清醒了,”过了片刻,她将

针一一取下,笑着与大长公主解释,“可今日看来,叶公子还没有好转,我施针

时只能改了方案,这法子也一样奏效。”

大长公主不由得问:“这针法做了改动,会不会对渐儿的身子有什么影

响?”

“不妨事的。”楚君澜笑着将银针递给了婢女,取了帕子擦擦手,又检查了

碗里的药汁。

“大长公主放心,这针法对于昏迷之人,只会催促他醒来。不过若是正常

人,应该会觉得奇痒难忍,但是于身体上并无损伤,痒个盏茶功夫就好了。”

大长公主:……

“今日施针结束,小女子告辞了。”楚君澜给大长公主行了礼,便潇洒的告

辞离开。

她一出门,原本还“昏迷”的叶以渐蹭的一下坐起来,将手臂胸口好一通抓

挠。

“她看出你在装晕了。”大长公主无奈的帮着他抓背,“你何苦来的?她当

日能救醒你,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又怎会看不出你是不是真的昏迷?”

叶以渐温润的桃花眼中满是无奈,苦笑道:“外祖母不要笑我了,我忽然倒

下,别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有她一个从来不曾接触过医术的小女子一眼就看出我是中毒,且还能解毒,您说我能不多想么。”

大长公主无奈的道:“她是看出你不信任她,这才小施惩戒,那姑娘是个说

一不二的性子,你下次见了她要给人赔个不是知道吗,若不是她肯出手,你到现

在还在昏迷呢,说不得要一直昏迷下去。”

“是,外祖母,我知错了。”

叶以渐挠肚子和大腿,“我是一时间想岔了,其实她若是想自保,不救我就

不会暴露医术,也不会惹人议论了。她为救我惹上麻烦,我却不信任她,难怪她

这么折腾我。”

“快别抓了,你忍一忍,稍后就能好了。”大长公主叹息道,“她那个家

庭,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不过看她做事的手段,就知道她不简单。”

大长公主为了分散叶以渐的注意,将掌事去楚家所见所闻,以及她后来打听

到的消息一并都说了。

叶以渐听了沉默半晌:“外祖母相信人会忽然性情大变,忽然学会医术

吗?”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她救活了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长公主的眼眸含着阅尽沧桑的智慧和沉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

其是楚姑娘这般对你有用的人,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大夫也罢,你都要学会尊重

她,不要看轻她是女子,也不去追根究底,给彼此留下一定的空间是最好的涵

养,明白吗?”

“是,外祖母,我知道了。”叶以渐微笑,身上的痒渐渐弱了下去,“果真

说是盏茶功夫,就是盏茶功夫。楚姑娘的针法奇特,医术精湛,她那针还会鸣

叫,也是我从没见过的。”

“莫说你,我活了一把年纪也没见过。你身上的毒我一直没查明到底是何人

所下,但是她的来历却有不少推测,据说刘院使那日听了医士们的回报,对楚姑

娘十分在意。”

“您是说……楚姑娘有可能是医仙戚询的传人?”

“这只是一点猜测,做不得真。”

低头看看手臂、胸口和腿上被他自己挠出来的红印子,叶以渐回想方才女子

慢条斯理又带着几分嘲弄的低柔声音,禁不住笑了起来。

“外祖母,她长的什么模样?”他的救命恩人,他还没见过呢。

大长公主挑眉,温和的盯着叶以渐看,直将叶以渐看的脸上发热,才意识到

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想知道她生的什么模样,下次不就看见了。

夜幕降临,楚君澜早早的打发了绿荑和绿萝,屋里只留了紫嫣上夜,独自一

人盘膝坐在拔步床上,回忆前世所学的心法修习内劲。

灯光渐弱,紫嫣趴在外间的罗汉床沉沉睡去。

楚君澜也似进入了一个往我的境地之中,似在调息,也似在浅眠。

直到她敏锐察觉到后窗有人靠近,猛的睁开眼。

黑暗中,一个颀长的人影推窗而入,一身箭袖纯黑锦袍,头束玉带,长发半

披,面容英俊,气质孤冷,远远看便觉气势凛然矜贵不可侵犯。

楚君澜笑着歪歪头,低声道:“如今你‘采花’这项业务是越来越熟练

了。”

萧煦抿了抿唇,缓步靠近,在距离楚君澜三步远处站定。

“劳烦。”

“不劳烦不劳烦。”楚君澜侧身往拔步床里头让让,拍了拍身边的位

置,“过来。”她一身雪白的中衣,长发披散在肩头,白皙如玉的小脸满含笑意,随意的跪

坐着。

萧煦猛然别开眼,负在身后的左手握了握拳。

“难道你想站着施针?你不觉得累,我还累呢。”楚君澜索性起身拉着萧煦

的手腕,让他坐下,伸手去解他的衣裳。

萧煦忙阻了她的动作,自己痛快的敞开了衣襟。

楚君澜笑笑,“早如此不就好了。”

她为萧煦施针,怕惊发给s动厢房里那四个“眼睛”,悄声问他:“你这两日感觉

怎样?还呕血吗?”

萧煦垂下眼避开她的视线,面无表情道:“还好。”

“胸口依旧郁气难消?”

“还好。”

“饮食呢?食欲是否恢复了一些?”

“还好。”

楚君澜深呼吸,叉腰看着他:“我说世子爷,你是在给我表演‘装

傻’吗?”

楚才良知道王姨娘要说什么,摆手制止了她。

“听我的吩咐办事。东西送回来了吗?”

对上楚才良冰冷中带着警告的双眼,王姨娘似被人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一下

子清醒了。

即便对牌握持在她手里,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仍旧是楚才良。楚才良肯信任

她,她才有权利,楚才良若是厌恶了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妾身明白,妾身已让人送来了。箱子笨重,路上耽搁的时间久些,妾

身轻手利脚的走的快,是以到的早。”说话时背在身后的的手摆了下。

大丫鬟红芬立即会意,悄然退下,赶着回去安排人抬箱子了。

楚才良这才满意,笑着看向楚君澜:“待会儿东西到了你也清点一番。”

“是。”楚君澜笑着点头,请众人坐下,又让紫嫣、绿荑几人去预备茶水。

不多时,两个大樟木箱连同盛放夜明珠的捧盒都被送了过来。

楚梦莹紧紧的攥着帕子,面无表情,死死地瞪着楚君澜。

王姨娘则是垂眸掩住神色,可胸口的快速起伏却能看出她的不平静。

楚君澜从怀中拿出大红纸写就的礼单展开。

纸张哗啦响动的声音,让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手上。大家这才想起,原来

箱子搬来时的确是应该有礼单的,只怪他们被财宝迷了眼,竟然忘掉了这一茬。

微微一笑,楚君澜将礼单交给了楚才良:“父亲,还请您监督,让他们点一

点吧。”

楚梦莹和楚华章一下子就紧绷身体。

楚华章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娘还能贪你的东西不成!”

“四弟此言差矣,”楚君澜温柔的解释,“现在点算清楚了,正是为了当面

说清,免得将来有了什么出入都要赖在姨娘头上了。我这是为了姨娘的清白,并

非怀疑。”

“放屁!你……”

“不准胡闹!”楚才良斥道,“你书都读进狗肚子去了!这等腌臜话也能

说?”

楚华章脸色紫涨,却不敢再顶撞,只好闭了嘴。楚才良将礼单递给了身后的亲信梁辉。

梁辉立即叫了人来,将箱子中的东西当众一一唱名对照。

待他念到“百年野山参一株、西域雪莲一枝”的时候,楚才良和王姨娘都愕

然的看向楚君澜。

楚君澜无辜的道:“哎呀,想不到我要的药材箱子里竟然都有。真是疏忽

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再去找大长公主要钱,让人误会我贪墨。”

她果然是故意的!

楚才良多少来都没在自己家里吃过这种亏,竟还是从前软弱温顺的楚君澜做

的,他愤怒的同时,又有些感叹嫡女的成长。

如此手段,将来到了恭定王府,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他的女儿若是做了将

来的恭定王妃,对他以及楚家都会有更大的好处!

楚才良一想到这些,被戏弄的愤怒就消去了,对楚君澜反而多了几分看重。

可王姨娘此时却差点气的吐血!

这会子才说药材箱子里有,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箱子都送回来了,就不可能

再抬回去,她算是彻底中了这小贱人的奸计!

“老爷,都核对完了,这里头少了一盒东珠,一串玛瑙佛珠,一套红宝头

面,一对翡翠镯子,金锭子少了三十两。”梁辉将礼单捧给楚才良。

楚君澜挑眉,露出个玩味的微笑。

她虽什么都没说,可楚才良却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玉清!这些东西呢!”楚才良愤然而起。

王姨娘也很惊讶,箱子里的东西她可没动过:“这,老爷……”

楚梦莹与楚华章脸色都由红转白,方才还被楚君澜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此时

却只觉如坠冰窟,又像被当街扒光了衣裳一般羞耻。

楚梦莹机灵,立即道:“是不是先前放在库房里,有什么东西摆放在别处,

忘了拿出来。”

王姨娘眼珠一转就明白了,立即点头:“是有可能。”

回头怒斥红芬等人,“你们这群狗东西!怎么当差的!去取个东西都能漏下

了!还不去取来!”

红芬等人立即应了,却是满脸为难,因为库房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楚梦莹识大体的道:“还是女儿去督促一下吧。”

她快步带着红芬等人出去了。

楚才良为官多年,这点事哪里会看不出?一时气的胸口发闷,只觉脸都要被

丢尽了!

他的子女,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不对,他的种自然是好的,如今出了这样丢人的闹剧,必定是王氏教导不

当!

“你也不要只盯着宅子里,多用心教导莹姐儿和章哥儿!”

话虽不多,可在楚君澜和其余下人面前被这样训斥,王姨娘依旧觉得颜面扫

地,强忍着羞愤挤出个微笑来,“是,妾身一定多留心。老爷息怒,此番应该是

个意外。”

楚才良也不想被人传出他的子女手脚不干净的传闻,便只能压下了火气。

过了片刻,楚梦莹果真带着人将东西都带回来了。楚君澜将礼单收回怀中,命人将箱子盖好,笑道:“大晚上的,真是辛苦姨

娘了。”

王姨娘气的肋扇疼,却要强作随和,“无妨,三小姐太客气了。”

楚才良现在只觉得楚君澜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作为父亲颜面扫地,瞪了楚

华章和楚梦莹一眼,拂袖而去。

楚梦莹和楚华章担心失宠,忙追出去解释。

王姨娘也觉得没趣,堆笑告辞了。

楚君澜送她到门前,忽然低声问:“姨娘,脸疼吗?”

王姨娘猛然回头,对上她嘲弄的视线,“你……”

“姨娘放心,我会陪着你慢慢的玩。”楚君澜笑的越发温柔了,“杀人,不

是最严重的惩罚。我会将你看重的东西一样样夺走,你不是满足于父亲的宠爱和

信任吗?你不是得意自己有一双孝顺儿女吗?路还长着呢。”

王姨娘咬碎银牙,几乎是落荒而逃。

紫嫣终于尝到了跟金银财宝一起睡是什么滋味儿,真是从身到心都满足了。

次日清早,楚君澜去给老太君问过安,不等其余人到齐,便独自出门往大长

公主府去。

而金银财宝进了王姨娘的屋,还没等捂热就被勒令送了回去,这消息全家上

下都知晓了。老太君的心情格外的好,孙姨娘和苏姨娘也觉得畅快的很。楚梦莹

被楚云娇和楚佩珊挤兑的恨不能找个地缝去钻。

大长公主府。

楚君澜侧身坐在拔步床沿,为昏迷中叶以渐诊脉,唇边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

度。

“大长公主,今日叶公子依旧需要施针。”“好,楚姑娘只管施展,本宫信得过你。”

今日的大长公主又恢复了平日温和端庄的模样,一身葡萄紫色的窄袖锦缎葡

萄纹褙子,配上高高挽起的发髻,精致修饰的妆容,显得人都年轻了十岁。

楚君澜含笑应是,让婢女将叶以渐的中衣除去,只留亵裤。

她取了银针,用烈酒擦拭过,手法娴熟将针尖有序的扎进各个穴道。

其实这针法前世时她用的更加纯熟,现在这具身体没有内劲,她醒来后勤加

修习,但内家功夫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此时只靠手法来捻动。

屋内不多时便传来整齐的针鸣,宛若凤吟。

叶以渐的肌肉不多时便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大长公主担忧的皱着眉。

楚君澜侧坐在床沿,只看着叶以渐薄薄眼皮下乱转的眼珠子。

“其实依着我原来的判断,叶公子此时应该已经清醒了,”过了片刻,她将

针一一取下,笑着与大长公主解释,“可今日看来,叶公子还没有好转,我施针

时只能改了方案,这法子也一样奏效。”

大长公主不由得问:“这针法做了改动,会不会对渐儿的身子有什么影

响?”

“不妨事的。”楚君澜笑着将银针递给了婢女,取了帕子擦擦手,又检查了

碗里的药汁。

“大长公主放心,这针法对于昏迷之人,只会催促他醒来。不过若是正常

人,应该会觉得奇痒难忍,但是于身体上并无损伤,痒个盏茶功夫就好了。”

大长公主:……

“今日施针结束,小女子告辞了。”楚君澜给大长公主行了礼,便潇洒的告

辞离开。

她一出门,原本还“昏迷”的叶以渐蹭的一下坐起来,将手臂胸口好一通抓

挠。

“她看出你在装晕了。”大长公主无奈的帮着他抓背,“你何苦来的?她当

日能救醒你,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又怎会看不出你是不是真的昏迷?”

叶以渐温润的桃花眼中满是无奈,苦笑道:“外祖母不要笑我了,我忽然倒

下,别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有她一个从来不曾接触过医术的小女子一眼就看出我是中毒,且还能解毒,您说我能不多想么。”

大长公主无奈的道:“她是看出你不信任她,这才小施惩戒,那姑娘是个说

一不二的性子,你下次见了她要给人赔个不是知道吗,若不是她肯出手,你到现

在还在昏迷呢,说不得要一直昏迷下去。”

“是,外祖母,我知错了。”

叶以渐挠肚子和大腿,“我是一时间想岔了,其实她若是想自保,不救我就

不会暴露医术,也不会惹人议论了。她为救我惹上麻烦,我却不信任她,难怪她

这么折腾我。”

“快别抓了,你忍一忍,稍后就能好了。”大长公主叹息道,“她那个家

庭,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不过看她做事的手段,就知道她不简单。”

大长公主为了分散叶以渐的注意,将掌事去楚家所见所闻,以及她后来打听

到的消息一并都说了。

叶以渐听了沉默半晌:“外祖母相信人会忽然性情大变,忽然学会医术

吗?”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她救活了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长公主的眼眸含着阅尽沧桑的智慧和沉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

其是楚姑娘这般对你有用的人,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大夫也罢,你都要学会尊重

她,不要看轻她是女子,也不去追根究底,给彼此留下一定的空间是最好的涵

养,明白吗?”

“是,外祖母,我知道了。”叶以渐微笑,身上的痒渐渐弱了下去,“果真

说是盏茶功夫,就是盏茶功夫。楚姑娘的针法奇特,医术精湛,她那针还会鸣

叫,也是我从没见过的。”

“莫说你,我活了一把年纪也没见过。你身上的毒我一直没查明到底是何人

所下,但是她的来历却有不少推测,据说刘院使那日听了医士们的回报,对楚姑

娘十分在意。”

“您是说……楚姑娘有可能是医仙戚询的传人?”

“这只是一点猜测,做不得真。”

低头看看手臂、胸口和腿上被他自己挠出来的红印子,叶以渐回想方才女子

慢条斯理又带着几分嘲弄的低柔声音,禁不住笑了起来。

“外祖母,她长的什么模样?”他的救命恩人,他还没见过呢。

大长公主挑眉,温和的盯着叶以渐看,直将叶以渐看的脸上发热,才意识到

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想知道她生的什么模样,下次不就看见了。

夜幕降临,楚君澜早早的打发了绿荑和绿萝,屋里只留了紫嫣上夜,独自一

人盘膝坐在拔步床上,回忆前世所学的心法修习内劲。

灯光渐弱,紫嫣趴在外间的罗汉床沉沉睡去。

楚君澜也似进入了一个往我的境地之中,似在调息,也似在浅眠。

直到她敏锐察觉到后窗有人靠近,猛的睁开眼。

黑暗中,一个颀长的人影推窗而入,一身箭袖纯黑锦袍,头束玉带,长发半

披,面容英俊,气质孤冷,远远看便觉气势凛然矜贵不可侵犯。

楚君澜笑着歪歪头,低声道:“如今你‘采花’这项业务是越来越熟练

了。”

萧煦抿了抿唇,缓步靠近,在距离楚君澜三步远处站定。

“劳烦。”

“不劳烦不劳烦。”楚君澜侧身往拔步床里头让让,拍了拍身边的位

置,“过来。”她一身雪白的中衣,长发披散在肩头,白皙如玉的小脸满含笑意,随意的跪

坐着。

萧煦猛然别开眼,负在身后的左手握了握拳。

“难道你想站着施针?你不发过火觉得累,我还累呢。”楚君澜索性起身拉着萧煦

的手腕,让他坐下,伸地方手去解他的衣裳。

萧煦忙阻了她的动作,自己痛快的敞开了衣襟。

楚君澜笑笑,“早如此不就好了。”

她为萧煦施针,怕惊动厢房里那四个“眼睛”,悄声问他:“你这两日感觉

怎样?还呕血吗?”

萧煦垂下眼避地方开她的视线,面无表情道:“还好。”

“胸口依旧郁地方气难消?”

“还好。”

“饮食呢?食欲是否恢复了一些?”

“还好。”

楚君澜深呼吸,叉腰看着他:“我说世子爷,你是在给我表演‘装

傻’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指尖花凉忆成殇指尖花凉忆成殇冉瑾墨|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C国强大的杀人傀儡和一个所有人闻之变色的C国第一神偷,深爱之人的背叛,竟让她穿越到了幻府人人厌恶的草包嫡小姐身上。耻辱?草包?OK,等着吧,很快这些愚蠢的人类就会明白什么是鬼才,什么是不自量力。但是。谁能告诉她那几个整天围在她身边的二货是什么鬼?说好的南楚国少年天才呢?为什么她只看到了几只逗比?!还有,愚蠢的人类们,你们真的确定,那个整天傲娇无所事事的吃醋少年,是霸气的白泽?那个和树吵架的逗比是五大属性神兽之一的冰凌幻鸟嘛?这个世界玄幻了好吗!为什么别人家的小伙伴都是各种霸气外露,霸王之气无可比敌,她家这几只就那么的禽兽呢?不过,她幻晨汐,一样可以带着禽兽们,争霸天下,凌虐四方。
  • 有印凉聘有印凉聘恰似温水|古言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受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难的苟且偷生的故事。 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
  • 悠悠得我心青青子青悠悠得我心青青子青可可奈O|古言21世纪24岁青春少女苏悠悠,意外穿越到盛国一个小县,廊县县长三女儿身上,此女相貌第一,才华第一,琴棋书画样样第一同名苏悠悠,在一次游湖时遇到了才华横溢风度翩翩温柔公子何子青,并对其意见钟情,从此一路追爱。
  • 金石可镂金石可镂油猫冰|古言穿越后如何准确地与男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别问尹早,这个骚操作她真的不知道啊不知道!!傍身技能为零情商为负的贫乳女,究竟该如何一步两步三四步,在异世找到那条通往爱情的路?
  • 草包小姐:凌王妃草包小姐:凌王妃情悦悦|古言一场意外魂穿他国,她魂穿成东陵国将军之女,因有草包之名被外放他乡香消玉损,再次睁眼且看草包如何大方光华,他是东陵的战无不胜的战神凌王,喜怒无常,他们本是未婚夫妻,因她草包之名欲退婚,当他们再次相见,强者遇上强者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绝色偃师:腹黑王爷废柴妃绝色偃师:腹黑王爷废柴妃七一天|古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总有刁妃想害朕总有刁妃想害朕寸珠|古言从天而降一道惊雷,把猫妖阿鱼劈成了家人子阿余,自此她就踏上了边降服锦鲤皇帝边斩妖除魔的不归路。 犯下重罪的千年鸡精、食人肺腑的邪恶猫鬼、顽劣不堪的上古神猴、珠猪不分的蜘蛛小妖……天狐出逃,万妖入世,你想看的妖怪,这里都有!
  • 穿越之我在罗布国做女皇穿越之我在罗布国做女皇星宿锦楠|古言苏楠晚车祸去世了,当她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然到了陌生的国家,脑子里还莫名的多了一个自称系统的家伙。 既来之则安之,只能老老实实的做任务,活下去。
  • 金屋长门怨金屋长门怨琴子勤子|古言金屋藏娇是刘彻对阿娇的许诺,巫蛊之毒以后,阿娇真的被藏在金屋只有金屋陪伴了。她的一生跌宕起伏,最后回归平静,卫子夫从歌女,再到母仪天下,最后又因为巫蛊之毒被迫自杀,连自己的儿女也没有幸免。汉武帝刘彻,不可否认,他担得起千古一帝这一称号,可是,他的妻子都没有好的下场,他有没有后悔过,我们不知道,所以今天我在本书进行想象,本文是我想了很久才开始写的,做了很多准备,查了很多资料,希望大家能指出不足之处,以此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