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慢慢在改变的一切

一路开车回到兰苑的徐似锦都在想项拾说的那句话。

徐似锦很清楚项拾对自己所有的帮助都是基于南宫爵,若不是南宫爵,他怕是一点耐心都不会有。

推开门,一股长期不住人类似于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徐似锦用手捂住口鼻,打开了一楼的所有窗户。

等到味道稍微散去,徐似锦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住人的样子了。

再坐回那个沙发,看着曾经自己离开时放那的那个杯子,用手拿开,杯子下面干干净净,一点灰尘都没有。

再观其他家具,都是灰尘盖住的样子,看来这里自己离开以后,真的就再也没有人打扫了。

徐似锦撸起袖子,打扫完一楼后,拎着自己的行李上了二楼,推开了南宫爵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

徐似锦用力吸了口气,发现并不像一楼一样一股潮湿气,难道这里因为南宫爵住过,一直有人来打扫?

顾不上想太多,徐似锦拿出包里的画册和文件,接着攻昨天没有攻完的文件。

徐似锦越看越发现了问题,原来南宫家还存在这么大的蛀虫,徐似锦只看了一天的文件。

就发现了一个叫南宫宏的人每次的报表都模棱两可,这样的情况自己都能发现,南宫爵肯定比自己还要清楚。

所以南宫爵留着他不动是为了什么呢?放长线,钓大鱼?徐似锦感觉到了自己脑子不够用。

“呼。”的一阵风吹来,吹乱了桌子上的文件,徐似锦连忙放下手中的笔,用整个身子去捂住桌上的文件。

可顾得了东顾不上西,放在窗户旁的画册,等徐似锦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张被吹到了花园里面。

徐似锦匆忙关上窗户,连大衣也没穿,就跑下了楼。

在花园里找了好久也才找到了两张,徐似锦抬头看看稍稍掩住没关紧的窗户,顾不上没找到的画,又迅速上楼检查文件。

“呼。”徐似锦整理完文件发现并没有少,长出了一口气。

画丢了可以再画,文件要是丢了关键的几页,徐似锦能想象到如果月初会议不能服众,项拾会有什么样吓人的表情。

把在楼下拾到的画收拾了一下,徐似锦发现少了三张,她又把头伸出窗外,想要再看看是不是吹到路上了。

可结果还是无果,徐似锦放弃了寻找,接着看还是小山堆一样的文件。

李木子回到家想起那个男人,越想越不对劲,经历了徐似锦被绑架这件事,万事还是小心一点好。

她拨通了李元卿的电话,大致说了一下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李元卿听了皱了皱眉,叮嘱了一句让李木子万事小心便挂了电话。

若是搁以前,这种小事是完全不值得注意的。可现在这种BLACK和南宫爵都生死未知的情况下,一切的变数都有可能。

李木子收拾完一切,出门的时候在巷口又碰到了昨天那个男人。她把帽子的帽檐压低了一些并不打算和他说话。

电话铃响起,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街道上显得尤为刺耳和引人注目。

李木子尴尬的掏出电话,看是徐似锦,连忙按了接通键。

“喂,似锦。”李木子沉浸在徐似锦给她打电话的欢喜中,根本没注意到她喊住徐似锦的名字时,身旁的人微微一抖。

“木子,我没在项拾那里住了,我搬到兰苑了。”

“兰苑?哇,似锦,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李木子打趣道。

“不是我的,是南宫爵的…”徐似锦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别管谁的,你住在那里好好的就行。”李木子听见是南宫爵的也没什么感觉。

等到两个人聊完,李木子挂断电话才发现刚才那个男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项拾在送走徐似锦以后,才着手调查徐似锦,拿着手下人送回来的资料,项拾轻嗤了一声,“藏的这么好。”

旁边的管家一直是项拾的心腹,看见平常一直不露痕迹的项拾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不接任何话,慢慢推出了房间。

手里轻轻几页纸,在项拾看来可是不轻。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怀疑徐似锦能否胜任主母这个位置,而且担心这个戏怎么收场,徐似锦背后的一切是否会威胁南宫家。

项拾看着逐渐燃尽的烟头,喃喃自语:“爵,你会怎么做呢?你他妈怎么还不出现,你女人的破事让我来操心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被抛弃的秦先生被抛弃的秦先生甄珍|现言秦浪青和莫欣欣举行婚礼的当天,他就被莫欣欣甩了。莫星星根本不想和秦浪青结婚……
  • 飞机上的那些事儿飞机上的那些事儿JOJO朱|现言中国首部记录中国籍乘务员在欧洲航空公司航班上工作的只发生在客舱里的故事。在航班上,与客人们斗智斗勇,记录了他们的笑与泪,他们的委曲求全,无奈难言。展现了作为服务行业的人们的心酸和感动。
  • 难回从前难回从前乙林恩|现言年少时都曾希望远洋开拓,边哭边走,许诺远洋归来再聚首。却不料远洋的路上各自遇上不同的磨难,磨砺出崭新的自己,再回首,却难回头。这是一群人的成长史,有成熟个体碰撞的爱情,也有岁月沉淀的老友情。生活,总会有你求而不得,也会有你的从天而降,我们只不过要学着不必计较,顺势而行。究其一切,每个人都不过是希望日子能好一点,再好一点,至于回不到的从前,可挽留,却无需执念,难回从前,那就一起向前。
  • 天才儿子特工妈咪天才儿子特工妈咪安子墨千|现言“老婆,我饿了。”一个男人一脸委屈。“喔,那我给你做饭。”女人无所谓的说。半个小时过去,“冷泽辰,你个魂淡。”女人骂了一声。“老婆,是你自己说可以的。”冷泽辰理直气壮的说。……“儿子,你妈不要我了。”冷泽辰向一个七岁的娃诉苦。“喔,无所谓。我妈要我就行了。”那娃一眼都没看冷泽辰。冷泽辰内伤了。
  • 说你爱我之吴世勋说你爱我之吴世勋请别再伤我心|现言关于吴世勋婚后和女主的故事,如果喜欢吴世勋一定要看。
  • 重生之我是超级大学霸重生之我是超级大学霸春山一笑笑|现言沈之桃被男友亲手杀死,她深深讨厌着的江亦宸却为她殉情。 只怕真相和心动都来的太晚,重来一世…… 她决定再也不要辜负江亦宸,伤害过她的人都要加倍奉还。
  • 随遇月上音随遇月上音风雪微寂凉|现言(重生+架空,不考究。) 可能我的文,风格比较毒,大家习惯习惯,应该也就……习惯了吧? 玖月音,她长在贫农之家,虽贫尤乐。养父母待她如亲生。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盛家自己找上门来的,也是他们因为那个代替她享了这么多年福的“白莲花”把她赶出家门。到死玖月音都不明白,她回到盛家对盛诗薇没有任何影响,为何盛诗薇要处处算计她针对她,就连最后,她已经被赶出盛家了,盛诗薇还要对她赶尽杀绝…… 重活一世,玖月音只想和养父母一家在一起,不管养父母怎么赶都不会走,只要一家人一起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好,不管是谁,都不能够破坏!
  • TFBOYS你若不离我便不弃TFBOYS你若不离我便不弃爱样|现言TFBOYS在一次偶然遇见了她们,经历了种种困难,终于在一起了!
  • 腹黑爹妈:娃纸你们逆天了吗腹黑爹妈:娃纸你们逆天了吗穆忆晗|现言八年前,她偶遇到她。一夜激情,次日她却丢下一枚耳钻溜之大吉。八年后,她带着一对腹黑宝宝回国。再次偶遇,她无比震惊。“凌先生,好久不见。”她笑着和他打招呼。“白初雪,你还敢回来!”“为何不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殊不知,两人的羁绊永不分离。
  • 娱乐陷阱:一眼情深娱乐陷阱:一眼情深辣子皮皮|现言有蛇精病的妹纸穿越回到了平行世界,成为大明星,作词作曲家,作者编剧等N+1个身份之后的虐狗日常。友情篇:某女“我是你的脸,你怎么不要我了”某男“如果你是我的脸不要也罢”爱情篇:某女对某男微博霸气表白:“人生建议,宠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