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暖香惹梦

“这从何说起?”李治有些诧异,以世故的眼光来看,徐惠在皇宫可比她要顺水顺风,已经成功跻身宠妃一流,得以养尊处优、华贵恩荣。而她还只是个五品的才人,不仅要谨言慎行地侍奉父皇,还要面对嫔妃们的审视与挑刺,一旦周旋不妥,全是她的过错。

然而,她不嫉妒徐惠受宠,也不埋怨她未帮扶自己(之前在荷花宴上,武照被群妃奚落嘲讽时,徐惠本想帮她说话,但招架不住郑妃的眼神,只得选择悄然闭口。)反而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我入宫的时候,她还是才人,故有一段相处的时间。”武照停下手中的画笔,轻嗅茉莉微苦的馨香:“可能因为秉性的缘故吧,温柔才女在一群……愁闷怨怼久了,要用泼辣伶俐来保护自己的女子们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她那时想同我交好,可是、我碍于其它姐妹,只对她淡淡敷衍。现下见她过得这般寂寞,实在有些歉疚。”

泼辣和伶俐完全是两个意思,她却一齐用在那群怨怜的女子身上,显然,她并不愿说她们不好,何况还称她们为姐妹。

“虽说心存歉疚,可倘若再让我选一次,也还是会做相同的决定吧。毕竟谁都害怕被孤立,尤其是在这无亲无故的皇宫,生恐落单。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内疚了,只能悄悄送些心意以作安慰。”武照换了支画笔,轻轻蘸染金色的颜料,柔荑优雅一挥,画中的晚霞便多了一抹幽柔轻浅的金辉,最美的梦境与怀念也不过如此。

李治不由托住她那苍白微凉的手,淡粉色指尖溅着几星色彩,仿佛伸手触梦时,沾到的绮丽光晕。他心下惝恍,竟将深藏的疑惑暗示着问出口。

“徐惠同她们相处不好,虽和秉性有关,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受宠而遭妒吧。你进宫的时候,风头可不下于她,是如何同她们相处融洽的?”

“这、也是一种选择。”武照顿了顿,唇畔漫起一丝歉意的笑。

待你父皇不诚,真是抱歉了。李治仿佛听见她这么说,可这分歉意仅是对他而已,和父皇却没有半分干系。

我只是不愿屈从。她曾如此解释过,一直佩戴麝香避子的原因。他当时只想着消解她对自己的误会,遂未将这话做更深的思量,现下想来,难道她和父皇,从一开始就陷入某种无法消除的纠葛和怨恨中吗?以至于,她从未想过踏上绚丽荣华的宠妃之路,而是早早选择在皇宫的寂寞天空里,做一颗微璨的星,不孤单、不繁难,混迹于会自我消遣的人丛,闲度岁月。

但父皇,还是将这颗星辰摘回了身边,不得自由。

你和父皇之间究竟、李治很想问出口,但还是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化作一句怅然的沉吟:“选择……”

“是啊,人生在世,总免不了做选择。”武照为画卷添了最后一笔,是晚霞深处远去的飞燕,孤独的身影,伤感却自由:“殿下以后也要面对许多选择,且地位愈高,选择就愈严肃,甚至愈残酷,愈加无法回头。”

她不想再谈自己和李世民的相处之道,遂转了话锋,可接下来的话,显然也不适合深谈。

“怎样,殿下还有什么疑惑?是不是在想,倘若当初皇上没有将我从冷宫招回,我会在自欺欺人的酸涩岁月中过成什么模样?”武照将丝绢沾了点水,擦拭指尖上的色彩,眸中的光晕也变得迷惘起来,杳然一笑:“谁知道呢,或许被颓靡朽败给击溃,做出自己当初嫌恶厌弃的事,企图重新绽放也未可知。”

她什么都敢告诉他,唯独不提她和父皇的那道伤疤。他在数年后,才从长孙无忌的心腹口中,得知了这场恩怨的开端。

“陛下,您千万别被迷惑了,那个妖女定是在复仇!在复仇……”

诅咒般的呻吟中,他看见他的皇后缓缓从长廊尽头走来。霞光倾泻,将金色凤袍映得愈加瑰丽绚烂,拖曳出一地缤纷光影,但她的眼睛没有被粲焕的光芒所熏染,依旧是一双清透冰滢的美目,远远望见他,便似星辰映雪般耀然一亮,在他心间激荡起层层波澜。

“别想了,命数当前,哪有那么多如果可言。”武照轻轻叹息,吹灭了琉璃提灯中的烛焰,而后将画笔收进笔帘,画卷卷好拢进衣袖。赶在外间脚步声响起之前,将一切不着痕迹的散场。

李治的病也不宜挨延太久,几天后,李世民想是将朝臣和后妃考量得差不多了,遂遣内官将“病愈”的李治送回东宫,但考量的结果却对他只字不提。

原来,将李治养病时的“风月情境”告到李世民那的人还真不少,李世民愕然发现,暗处窥探与觊觎的势力,比自己预想的要严重,不由眉头紧锁,觑着一旁整理奏折和卷宗的武照。

“你说,朕该如何处置你?”李世民问道。

“自是想个别的由头治罪,让不知情的人不乱猜忌,知情的人不敢再猜忌。”武照手中的动作并未停下,语气平静更兼冷静。

“呵,那你还打算回来吗?”李世民锐利地刺了武照一眼,可在武照眸中,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浅痕迹。

“我的打算,在皇上的决定面前犹如鸿毛对泰山,丝毫不值一提,因此,我早就不做任何打算了。”

“是吗?这可不像你的秉性。”李世民阅人无数,当然不会因几句话就消除顾忌,一双龙睛继续衔着武照,等着她说实话。

“皇上圣明,我确实并未停止思虑,只是将这些、都用在皇上的决定之后,才不会枉费心机。”武照见李世民如此,也不再虚与委蛇,清冷从容地说出口。

“也是,聪明人嘛,迎难而上才有兴致。”李世民摆摆手,嘴角的笑意捉摸不透。武照也没看他的神色,低眉垂眸地行了礼,款步退下。

次日,李世民因武照打翻砚台,墨渍弄脏奏折而大发雷霆。这番举动不消明眼人看,连寻常人都觉察出蹊跷,但不管缘由如何,武才人又从她的一席之地给跌落了,此次能不能再翻盘,也只有静观其变。

李治揉着太阳穴,他已辨不清这是一场权斗的做戏,还是一个对武照的陷阱,因为棋局布到最后,已不再需要暗器。两者兼有吧,毕竟暗器在被舍弃之前,都一直、被迫执行着使命。

我们的相处,时时刻刻都像别离。这也是后来,我抱得再紧,也无法使你安心的原因……

李世民虽责罚了武照,但对李治依旧温慈倚重,众人看出李治的太子之位稳固不摧,遂不敢再存异心,朝中局面渐渐归于安定。

“命数当前,哪有那么多如果可言。”

李治怅望星空时,总会想起武照的这句话,我们的命数,会如何呢?

然而,命数的预示还未到,命劫的阴云却先一步弥漫,不祥的流言开始在皇城飘荡。

“太子,这段时日太白星频繁昼亮,朝中及民间都在传不是好兆头。”陶安低声向李治禀告:“太史丞李淳风已经占了卦,说太白星昼亮是‘女主昌’的前兆,江山或许会有一些变故。更糟糕的事,民间不知什么缘故,出现了一本《秘记》,里面有句、”

唐三代后,女主武王代天下。

陶安的声音,已低得不能再低,李治却觉一道闪电过耳,周身恶寒。

“父皇他……是何反应?”

“因太白星亮得耀眼,李淳风推测星辰所映之人想必已潜在长安,甚至皇城中。所以皇上预备将可疑之人全寻出来,做个决断。”

哪些可疑之人?名字中有武字的女子?那武照岂不是第一个就躲不掉!

“好像是要将名字里有女字或武字、会武功、祖籍或家乡和武字相关……但凡有蛛丝马迹的全都寻出来,再由李淳风来占卦。”陶安回道,谁知他话音方落,来请李治的内官已在门外请见了。

李世民召李治到碧霄宫,与李淳风谈了一阵后,便邀他在皇宫四处游逛,让他看看改建的宫院景致,在堪舆上是否得宜。

当然只是托词,李治不由抬头望向太白星的方向,是亮得有些夺目。可是、要怎么断测它所照耀的方向和人物?

太白星是天空中除了太阳和月亮之外,最亮的星。拂晓时出现在东方,日暮时则出现在西方,现下临近落日,遂来皇宫西边的碧霄宫,那明日呢,要去自己所住的东宫寻吗?记得武照是住在掖庭宫的南院,不可能碰上吧?

李世民正对“女主武王”的流言深恶痛绝,心绪十分不佳,而作为李唐江山第三代的李治,对这流言更有厌恶之理,因此他忧虑黯然的神色,并未让李世民觉察出不妥。

“唐三代后……”自己不怕吗?当然也怕,可人心人情就是这样奇妙,心上之人,比心重要。

一行人顺着碧霄宫的花园,往西廊走去,莺莺燕燕的欢笑声愈加清晰,应是嫔姬宫娥们在偏殿外的庭院玩闹吧,李治觉得应该绕开,但李世民却没有放慢脚步,继续朝西边走去。

“快碰到了,马上就碰到了,哎呀!”原来众女子在玩秋千,藤条上松松系着一个花球,谁荡秋千时能碰到就算赢。

此时,秋千上的女子正好伸手触及,花球散开,五彩绸屑如蝴蝶般纷飞,宛若一场美丽花雨,她于花雨中抬起绝色的脸庞,浅笑滟滟,但说的却是煞风景的俗话:“哈,我赢了哦,今晚的赌.资有人出了。呃、皇上?”

众人慌忙跪地行礼,武照也匆匆跳下秋千,头垂得很低,想借着渐渐昏暗的天色,不引起注意。没成想,李淳风却将目光停在她身上,并且微微敛眉,向她走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书愤书愤蒲涧子|古言我喜欢穿越,但是现在所见的穿越不是玛丽苏就是汤姆苏,这让我很失望。我想研究的是穿越本身所包含的一些东西,一些都被故意忽略的东西。楚风穿越重生,然后发现那个世界与她格格不入,她拒绝变化,可是她无力阻止。这有点像我现在的状态,离开把我保护的很好的少年时期,然后我要前往我未知的未来。温雅,端庄,娴静,从容,大方。全都一模一样。从神情举止,到性情模样。全都是一般样子。够了,真的够了。难道天下好女子就该同你们一般,难道要活下去就得这般戴上一层温顺忍让的面具?我不,我偏不。我不要她明亮张扬,我也不要她委屈迂回。为什么女子,再泼辣再果敢再狠绝也不过是阴毒?按常理,若是冷,就该有个人给她暖,若是她怕,就该有个人来护。她在暗里孤独,就该有人给她光与陪伴。但我不给。每个人的陷阱都只有自己能发现,自己爬出来。他人的光和温暖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慢性毒药。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萧唤荠传奇萧唤荠传奇离菲菲|古言萧唤萕—一个原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孩子,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她的亲人,从而一步步走向巅峰的道路,爬到巅峰。她能否为爱而放弃一切吗?请看萧唤萕传奇。本文乃女强男强,不喜勿喷。
  • 穿越:今妃昔比(完结)穿越:今妃昔比(完结)慕纱|古言【本文简介】【为救下异世是亲人的命,她挥剑亲手斩断了自己的爱情!随后而来的是让她几乎丧命的疯狂报复。】穿越就穿越吧,反正成风了。冷宫就冷宫好了,清静!可是为什么这年头连冷宫都这么吃香?一会儿是吃醋的后宫宠妃来示威,一会儿又是嚣张的宫女来跋扈。睡觉也能被人给非礼,而且这些人还都是一个德性,占完便宜拍拍屁股就走人。连最起码的再见都不说一声。他们欺负咱外来的好欺负是不是?--------------------------------------------------------------------------------------------------------------------------------当上官千雪原以为自己的后半辈子就要这样不明不白的过下去的时候,现实一层层的在她面前拨开迷雾,她无从抉择。一边是同生共死,患难与共的爱情,一边血浓于水,时空也阻隔不了的亲情。当他们势不两立的时候,她本想两不相帮,奈何早已深陷无法抽身。当大势已定,自己深爱着的男人完胜归来时,她为救异世的亲人,在千军万马面前,在天下人的面前拿起了剑,直指着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挥泪告别,她还下了欠他们的债。回头碰上那双再熟悉不过的幽蓝色的眼眸时,她明白自己也丢掉了最爱的人。
  • 农门凰女甜又萌农门凰女甜又萌鹿云溪|古言呆萌可爱的女主和傲娇帅气的男主相伴成长的甜蜜。 一起经历苦难,一起经历成功,携手共同成长。
  • 五色茎五色茎猫痴痴|古言我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我相信世上有很多个平衡空间,我会在不同的时空有着不一样的生活,我总想,在别的时空里我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简单和幸福的;可是我忽略了一点,就是无论在哪个时空人类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在哪里同样会演绎着有笑有泪,有世态炎凉的故事,唯独看透,并把自己融入才能在不同的时空里同样不枉此生。
  • 鲸落皇城鲸落皇城滚滚的球|古言奚恩是深海里的一条鲸鱼,她曾沉浸大海里千年时光,看身边的伙伴亲人一个个去世。 终于有一天,轮到了她。 睁开眼,看见的却不是黑暗,而是他。 第一次遇见王爷,是温泉里冷漠的邂逅; “你是谁?” “我是奚恩。” 第二次遇见王爷,是深夜里的回眸,一笑,百媚生。 “去哪里?” “无家可归,想住你心里。” 第三次遇见王爷,便是永久。 ……
  • 宠妃拒爱:朕的皇后还不快快安寝宠妃拒爱:朕的皇后还不快快安寝冰息w|古言她是被西秋国控制的傀儡,一朝穿越,她成了她。他是半夏国的皇上。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不可能发生的事,后来,因为听信了小人的话他们之间关系破裂,她说他脏,他说她不要脸,恶毒。最后,她却带球跑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爱已然这么深,可是却留他一人在这冰冷的,诺大的皇宫里......总的来说,这篇文有苦有笑有虐有甜
  • 繁华惊梦繁华惊梦越同学|古言荣盛了一百六十年之久的大胄王朝已经消弭,那空前绝后的昌盛只留下几不可寻的斑驳印记。天下九分,原本的大好河山分崩离析。崇元之乱后,虽无大的战事,各分裂割据的诸侯间却时有冲突,百姓深受其苦。一个乱世,成就谁君临天下的美梦。
  • 不负家国不负君不负家国不负君西北小聋瞎|古言大盛国国运昌盛,四海升平,海晏河清,固若金汤。 文有摄政王执笔定社稷,武有沈将军踏马守四疆。 人言,飞鸟尽,良弓藏。 一朝风云变幻, 佞臣,忠臣,谋权篡位,全都留后人评说! 可是,我的将军啊,等待你的不是卸甲归田, 却是凤冠后位,十里红妆…… PS:分裂自恋寡妇带娃男主VS高冷变态屌丝女主 此乃甜文,都是糖,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