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求医

“彻儿,彻儿。”衾寒一边看着元彻的小脸蛋慢慢地由通红变得苍白,呼吸声也越来越微弱,急得快要流下泪来。

这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娘,是她把他一手一手带大的,给他换尿布,给他缝肚兜,哄他睡觉,喂他喝糊糊粥,现在突然她意识到,她要失去他了,她突然感觉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在被一个巨大的黑洞撕扯着,她真的要失去他了。

她看着孩子粉嫩的小手小脚,胖乎乎的小脸,洗漱的毛发。不,她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她知道在这坐着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于是她自己烧了水,再给孩子吹好了喂下去,她把被子给孩子捂得热热的,他的汗却出不出来,她一遍遍地重复着这些动作,直到某一次她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晕。

李夫人李将军都不在,子仪也不在,奶娘嬷嬷也不在,她只能靠自己,一个没有任何生育惊经验的姑娘。外头的雨还在下,她没多想,赶紧找了个能裹住孩子头的棉背袋。

“佳蕙,快帮我备车。”

“姐姐,你去哪?”

“眼下宫里的御医大都跟着皇上去了太庙,剩下值班的都是咱们不熟的,到时候被他们发现了彻儿皇嗣的身份只怕后患无穷,我去找我义父老郎中的关门弟子,他专治小儿伤寒,满金陵多少疑难杂症都是亏他妙手回春。”

“可姐姐,家里的车今早长孙夫人让姐姐把果子收好后叫人装回长孙府用上了啊,如今哪里再找马车?”

“我等不了了,就算我等的了,彻儿也等不了。既然没车,我就走着,我就跑着,我不信,我还跑不过老天,我跑不赢彻儿的命!”

衾寒把棉背袋系好,赶紧疯了一样地朝马援的府飞奔而去,一任大雨把她浑身打的湿透。

佳蕙在府门口,撑着伞,拼命地叫着:“姐姐,姐姐。”

但眼前那个弱女子的身影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马援正在府上整理刚刚收下来的晾晒的药材,好几味都是他近日在兰溪谷采摘的,本想今日趁着日头晾晒,哪曾想有碰上这样的大雨。

“师兄,师兄。”

马援惊讶地看着府门前冲出来的这个女子,声音沙哑着。

他赶紧把她扶进去。

“师妹,你怎么了?”

“师兄,你救救他,救救彻儿。”

衾寒一边哭着一边把孩子从棉背袋里抱下来,她自己是一身湿透了,但孩子身上一点也没沾到水。

马援急忙给他把了把脉,是小孩在这个春夏之交都易染上的时疾,他开了几个方子,自己煎好了药,给孩子服了下去,衾寒便看着彻儿的脸上慢慢有了红光,这才把一颗吊着的心放下。

谁料到心是放下了,可一下她便昏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闭眼前只听到马援吼着“师妹,师妹。”

等衾寒再次醒来,已经躺在马援府上三日三夜了,一个穿着粉红色荷花衫的女子笑意盈盈地走进来,“姑娘可算是醒了,我现在就去把拙夫叫过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毒医傻妃:九皇叔,别咬我毒医傻妃:九皇叔,别咬我一寸尘|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界的金牌杀手,一手毒让人闻风丧胆,一朝穿越,她竟然被下了药。乱葬岗重生,她是夏侯相府的傻子,为了活命,她就地找个男人解决了,可谁告诉他,这个男人为啥是她九皇叔。他是景林城最腹黑的九皇爷,他心狠手辣,却宠她无度,他把她当成药,将她含在舌尖上。景林城传言,九皇叔有龙阳之好,府中十年不见女人,外界传言,他那能力缺陷,不但歪而且不举。可谁告诉他,他为啥天天爬进她的被窝,还每天嘴中囔囔着‘娘子,要吃药!’
  • 嫡女重生:复仇毒妃嫡女重生:复仇毒妃夜卿颜|古言前世,顾卿颜痴心错付五年,换来的是姐姐背叛父母惨死,株连九族,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却留她痛不欲生的活着。父母头七日却是他迎娶姐姐入宫时,顾卿颜得知一切事情的真相,怨怒的立下毒誓,“就算是死,我要化为厉鬼夜夜缠着你们,搅你们不得安宁。”一纵身她从万丈高墙上跳下,满心的不甘。幸得老天开眼,一朝重生,她抛掉善良,化为恶魂强势回归。踢渣男虐渣女,誓要将前世的债一一讨回。然而,这甩也甩不开一直死皮赖脸缠着她不放的妖孽是怎么回事?
  • 兔妃兔妃深秋之灵|古言传说,尚府有女粗笨无双,琴棋书画无一样会,吃喝玩乐样样精,传说,尚府千金会巫术,用一个李子拐走了绝世美王爷,用一把木剑订下少年英雄的大将军,更一首鬼哭狼嚎般的曲子换来当今皇上的千般宠爱……传说,只是传说,某女懒懒地躺在阳光下,眨巴着一双辜的水眸,看着面前那四个剑拔弩张的男人,小手打着哈欠。“呃,各位爷,你们慢慢打,打好了再叫醒我啊,我先睡会,真困!”片段节选:明媚如春,温润如玉的十三王爷用手挑着她沾满饼渣的下巴,用一种能溺得死人的语气低喃着。“汐儿,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某女眼睛一亮,用油腻腻的爪子抓着他的衣袖,一脸兴奋地道。“这个好办,放我走,你好我好大家好!”十三王爷嘴角一扬,反抓住她的手往她自已的裙子上一抹。“想得真美汐儿,你要啥本王都答应,唯独这个,你想都别想。”某女顿时暴走。“滚!”片段节选:一袭黄衣华贵的男子半蹲着,用一种近乎迷恋的目光看着那个吃得形象全无的女子。“汐儿,当朕的妃子好不好?若是你想,朕的皇后之位都是你的。”某女淡定地塞完手里的糕点,扬起一抹灿如春花的笑。“那个,皇上,这妃子顶吃顶喝顶玩不?如果那天汐儿玩腻了,能转让不?”半蹲着的黄衣男子立时站了起来,铁青着脸暴走。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她的宗旨是: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更何况,这送上门的窝边草嫩得让人流口水,呵呵,爷,别跑,让你家王妃咬上一口吧!
  • 风华绝代之神医太子妃风华绝代之神医太子妃爱笑的小晴晴|古言墨念卿前世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军医,后来因为同事的嫉妒,然后陷害她,让她丢了女军医这个职业,虽然免了牢狱之灾,但是她终身不可再当医生。 一昔醒来,她成为了一个东离国最丑千金闺秀,因为先帝的一道圣旨,让她嫁给东离国最尊贵的太子。 太子君陌澜风华绝代,举世无双。她卑微如尘,却不卑不亢。 他说:“墨念卿,你辈子只能待在本太子的后院,若你安分守己,本太子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若有什么歹心,本太子就杀了你!”
  • 长生约长生约瑾山先生|古言传闻五庄的三主子花三姑娘,嗜杀成性,暴戾恣睢。 平生有两样事物最叫人垂涎。 一是能撼鬼神、得天下的断风刀,一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长生肉。 这第一口长生肉,活了一个死了多年的前朝女子,倒成就了一段两厢不老情。 第二口长生肉,肉了花三自己的白骨, 最后是与君长别离。 这第三口长生肉吃下去…… 却是归期未有期了……
  • 繁华落尽君依在繁华落尽君依在瞬间时空|古言“黎夏!” “安小姐…” “小夏夏~” “这些声音都不在了,你还记得吗,就在这棵树下,我们相聚在此,本以为会一直美好着…可,如今,人怎么都不见了呢……”她道 他轻轻抱住她,“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承诺,无论这个大陆发生了什么,我都保护你,陪着你,不离不弃” 繁华落尽,君依在……
  • 倾城嫡妃:你是谁夫君倾城嫡妃:你是谁夫君君心如月|古言和天道签订协议,穿越了?什么破地方?灵蕴大陆?哦!原来如此,纳尼?竟然还是个不能修炼灵气的废物?说好的穿越,天道你厚此薄彼真的好吗?好吧,既然送来了一个傲娇的夫君,暂且原谅你了!只是为毛夫君身边总有一堆没头没脑的花蝴蝶?“你谁啊?本姑娘不认识你!”卓文萱默默走开,却被人拉住了手。“娘子!别闹了!走,和为夫回家!”……(宝宝们别闹了,赶快入坑,和君宝回家……)
  • 一笑九倾,再笑当歌一笑九倾,再笑当歌孟故事|古言万事皆有因果,爱你是最好的事情,即使有报应,我一定笑着领受。
  • 凤归于暝凤归于暝月亮刀.|古言断仙缘,斩仙骨,堂堂圣主被害坠入凡尘化身呆萌驱魔师? 某魔尊邪魅一笑,这六界之中,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 逃不掉,躲不过,千百年的纠缠,终究是缘起还是一场阴谋…… 某魔尊:“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某圣主:“啊呸” …… 某驱魔师:“你人格分裂吧?” 某王爷:“对啊,我喜欢你啊”
  • 姻缘何笑问此生姻缘何笑问此生墨可愿染初雪|古言我想用情思竹记录他们的一生 携手一生 情为她亦或者他,爱,为厮守。 缘,虽可能如流水而去,但情,却是心底扎根。 情,亦是你的名字。 情思竹,只为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