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3章 不能存世

“恭喜李大人诛杀此魔头,家师正在月宫内等候,还请李大人入宫一叙。”蓝袍少女上前说道。

“新月仙子客气了,李某尚有些手尾未完,便派此分身前去,失礼之处还请担待。”也不知是用法宝作肉身影响了性情,还是本就性情寡淡,李元芳说话的时候神情没有丝毫改变。

脑后飞轮飞至空中,散发炽烈金光,如同一轮太阳。

从太阳中走出一位与李元芳相貌一模一样的少年,身穿青色道袍,眉心一点紫色。

“前辈,这‘大轮明尊’不是说是佛门……嗯,与佛门很有渊源,怎么这分身是道人模样?”萧世回本来想说是佛门弟子,又想到本体是佛宝未必就是佛门弟子,临时改了口。

“‘大轮明尊’归属朝廷,在江湖中是散人,不入宗门。不过他实力高强,被许多宗门势力邀请做了客卿。这具分身内蕴无数生机,想来是道宗下三宗的手段,或是旁门不出名的神妙。”陈师迟小声说道。

萧世回连连点头。

李元芳分身随蓝袍少女进了宫殿,本体随着一声嗡鸣消失在原地。

接引使带着众宾客也陆续进了宫殿,众宾客意犹未尽,对刚才的小插曲议论纷纷。

进入宫殿,又不约而同被眼前景色吸引,停止了交谈。

“原以为外面是大手笔,比起这秘境内到底还是小了!”陈师迟拉着女娃,女娃紧紧闭着双眼,偶尔向下睁开看一眼然后连忙又闭上。

“是啊,谁能想到竟然真是一方天地。”萧世回说道。

几人刚进秘境,脚下竟是一片薄云,透过薄云可以看到下方景色飞一般掠过,原来是身处空中。

城镇,村落,小河,大江,山川湖海,历历在目。

向上看,有大鹏扶云直上,身形遮天蔽日,须臾不见踪影。

向下看,有巨兽踏山而行,身形顶天立地,一瞬已过千里。

人在云上,才历烈日,又逢星月。云层虽然薄,内中蕴含强大禁制,保护其上的人不受外界环境半点影响。方能才解飓风衣,又披雷霆袍。

一个时辰经历了数个昼夜,下方的景色变换减缓下来。

“快看哪!”

宾客中还有人正在留恋,又听到有人惊呼,向前看去。

前方是一座悬浮的仙山,无数金色锁链从虚空中伸出将其固定。

锁链上,一道道真言与符咒悬挂,一枚枚附魔符文加持。

如同一方天地嵌入另一方天地,这在内的天地明明更为厚重更为沉凝,却不显得突兀。

只是巍峨的气势又让人无法忽视其存在感。

这种自然协调足见月宫宫主洛清寒的高明手段。

云头按下,众宾客落在仙山各处,眼前是各自席位,一个蒲团和一个青色玉几。

玉几上摆放着一些灵果。

“前辈,这面宝镜到底是……”萧世回指着头顶的镜子问道。

那镜子定在仙山山顶,向下照着众人,镜面朦朦胧胧,投下的清辉洒遍仙山。

“映月宝镜。”陈师迟说道,两人席位紧挨着,“月宫传承宝物,是第二代月宫主人炼制。”

“第二代?前辈,这月宫主人一共几代?”萧世回像个好奇宝宝,什么都想问问。

陈师迟也不不耐烦,说道:“月宫第一代主人是嫦娥,其丈夫后羿转世后,嫦娥就抛下月宫下凡去了;第二代主人不知姓名,只担任了十年,留下映月宝镜等宝物不知去向;第三代主人张念然出身天庭,号为太阴星君,传说与平东侯还有一段故事;如今正是第四代。”

随着客人越来越多,忽自天外飞下一幅画。

画中描绘无数宫娥翩翩起舞,活灵活现让人瞩目。上写五个水墨大字“天宫极宴图”。

一声鼓响,画卷中飞出无数仙鹤神禽,在仙山中盘旋不定,张嘴长啼,口中发出的竟是优美乐器声,诸多乐器奏出一曲天籁,丝毫不觉杂乱。

“是当年天庭乐师用的法器,哦,按现在叫法应该叫做法宝。”陈师迟捻着胡子说道,“如今天庭已不知去向,倒是当年的法宝有不少流传世间。”

“那晚辈今日可是与前辈同饱耳福了。”萧世回自小长在府内,不曾见过这等规模盛会,神情兴奋。

陈师迟伸出手,拿过玉几上一枚拳头大的黄澄澄灵果,递给了一旁的女娃娃。

女娃娃随手一招,凭空生出一道水流,将灵果冲刷一遍,放在手上啃了起来。

“这些灵果以秘法保存不染尘垢,不必再洗。”陈师迟对着女娃说道,转过头来介绍道:“这是我本家一位天资出彩的子侄辈,带出来见见世面,你唤她灵儿即可。”

“原来是灵儿妹妹,”萧世回一抚手上戒指,翻手取出一只花环,“这是府上炼金大师所炼,名为守望之环,戴上可抵挡部分攻击,便当作见面礼吧。”

陈灵儿伸手接过,落落大方戴在头上,当下便俏皮如山野精灵,微青发丝间多了几分草木勃发的生机。

陈师迟含笑点头,“传你一套‘廓天收宝诀’祭炼。”

不避讳地当着萧世回的面念出一篇口诀。

萧世回知道这是陈师迟的回礼,屏息凝神记了下来。

乐奏数曲,鹤飞三巡,仙山上已极少再落下云朵。

映月宝镜清辉下,一个个武人修士或高或低,或胖或瘦纤毫毕现。碍于喧宾夺主,客人尽数收敛了自身气势,大多只显出超凡脱俗的面貌来。

随着群鹤齐齐一声清啼,自天外又落下一幅图来,直直向下坠来。

众宾还未分看仔细,一道灰烟自山上飞下将其包裹,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俊朗青年出现在原地,修长双手紧紧握住图画。

正是宁默。

宁默抬头看向天外,开口道:“洛宫主能否解释一下,我师门宝物‘聚贤图’为何出现在这里?”

众宾一来不知是何变故,二来看宁默似是在诘问东道主,都暂时止住了话头,一双双眼睛看过来。

天外一声轻笑传来,又飞下一位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

女子行了一礼:“晚辈白行迢见过宁阁主。这‘聚贤图’是我师父一位友人所借,作百花之宴论武场地。若宁阁主心有疑虑,自可随我去见师父。”

“风闻阁阁主宁默,”陈师迟看着宁默丢下图画向天外飞去,“风闻阁是在两界大战后期时建立的情报组织,阁主宁默手眼通天,本身精通水行,据说还是阵法大家。另外,此人被人挖出根底是平东侯关门弟子。”

“平东侯?”乍一听这个传奇称谓,萧世回眼睛一亮,“竟然有这层关系?”

“二十年前有这层关系自然是誉满天下,如今有这层关系可不见得是好事。”陈师迟抚须长叹。

身旁的陈灵儿手中拿着啃了一半的灵果,呆呆地看着前方。

“此事我也有耳闻,”萧世回说道,“我曾问过我父亲,为何天下容不得平东侯。我父亲说天下容得下这个人,却容不下这个名。不知前辈对此有何见解?”

陈师迟低声说道,“你父亲有一双看透迷雾的眼睛,他是跳出我们身处的境地,超脱了时光来看这历史的变迁。”

“我们这一界禁忌后便有诸天万界接连并入,为绝大多数新道起源,故而被很多人称为中土,神州,万界核心等。你可知与新道相对的旧道是哪些?”

“以武仙气传统三道为根基,衍生丹、符、器等。”萧世回出身煊赫,自幼便修习完整武道教育,不经思考就能果断说出。

“平东侯代表哪一道?”

“自然是武道。”

“武道以何为核心?”

“神功绝学,神兵利器。”

“何解?”

萧世回端正身体,回道:“所谓神功绝学并非当世那几本数一数二的武功秘籍,而是在修炼武道的不同阶段根据自身选取合适功法,不同功法衔接从而事半功倍,绝顶之上自可开辟道路。神兵亦是此理。”

显然这个问题萧世回平日里也思考过,有自己的理解。

然而陈师迟不赞同摇摇头,“错了,错了。”

萧世回虽然不识天下英雄人物,容易让人误会见识短浅,实际上深得将门底蕴熏陶,当即开口:

“前辈可是想说如今新派武道提出的‘肉身核心论’?伟力归于自身,一力降十会,听起来确实热血澎湃,但多半是空口说白话,少有的一些有成者也未见得比旧派武道优越。”

陈师迟长叹一口气,“当今之世,局势瞬息万变,不怪萧公子消息滞后,半月前,新派武道数百人在空冥山举行武道大会,三日间晋升绝顶百余人。”

“百余人?”萧世回满脸震惊,“难道是生死搏杀?不对,即使分生死,百余人未免也太夸张了。”

武道修行,擂台战是躲不过历练,如若打出真火,常常是高下也分,生死也分。

也不乏临阵破境力量骤升失手打死对手的。

“并非生死搏杀,受伤者虽多,重伤者无。”陈师迟淡淡说道。

“偏偏在这个时候……”萧世回喃喃自语,“如此一来,新派武道就成了势力更大的一方……”

“如此你该明白,即使是武道中,新派武道也容不下平东侯,只因他是旧派武道的标志,是必须扫除的障碍。”

良久,沉思中的萧世回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伴随一声鹤啼,场中聚贤图展开化作的演武场中出现一名道人。

道人向四周拱手行礼,“贫道守世,为此方演武台主人。既是百花之宴,当有论武之试,诸位俊杰若有意,可登台来点名挑战。”

话音刚落,仙山上一道剑光升起,飞至演武台,一名身穿古朴道袍的道人现出身影。

“素闻救苦观仁林师兄剑法冠绝道门,清离不才,愿请仁师兄登台一试。”道人向南方行了一礼。

“这是道门上三宗太初教道子清离。”陈师迟说道,“习练太初教功法‘参商剑诀’,剑法高超,号称‘忘情一剑’。”

“上三宗?”萧世回疑惑问道,“据我所知,道门上中下九宗,上三宗修仙避世,中三宗出将入相,下三宗济世救人,上三宗的太初教传人怎么会向下三宗的救苦观传人发起挑战?”

“是,”陈师迟点点头,“上三宗根底雄厚,门中典籍浩如烟海,对天下修道人来说诱惑极深,但这位‘救苦苍生剑’仁林是个例外。”

“他剑道天赋极高,却偏爱混迹红尘行救人之事,在民间号称‘雪里炭’,与梁山道‘及时雨’宋江并列。上三宗都曾向他抛出橄榄枝,却都被他拒绝。”

听到这里,一个洒脱不羁风采出众的道人形象已经在萧世回心中竖立,好奇驱使他向台上看去。

仙山南面,一个道人站起,架起遁光飞至台上。

中年人模样,相貌普通,身穿青色道袍,袍上多绣有树枝树叶。

无论是道门,魔门,佛门或林林总总的新道审美来看,都显得平平无奇。

这就是“救苦苍生剑”仁林。

“不敢忝居师兄,清离道友,请了。”仁林还了一礼。

言语中透着淡淡的疏离。

清离不再言语,闭上了双眼。

相比同门或同是上三宗的那些人,清离同样是个异类。

放着门内直指大道的道经不学,学的却是门内搜罗的外道剑诀。

同门放不下面子去挑战下三宗的仁林,他却毫不犹豫甚至迫不及待在百花之宴上第一个跳出来。

这是一个不“端着”的人。

所以仁林说请了的时候,清离合眼地时候,第一剑已经飞出。

一道紫光自清离眉心飞出,直直打向仁林。

仁林后退两步,手中出现一柄古朴长剑,横在身前挡下。

下一瞬,后背右胸处衣衫爆开,隐约看见自上而下三指长的伤口,血液喷出浸染道袍。

突如其来的伤势让道人拿剑的手臂一斜,紫光趁机一绕打在仁林前胸。

一模一样的伤口出现。

清离睁开眼睛,紫光自天灵一道道飞出。

共一十八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马步冲拳马步冲拳凯文羊|武侠清末,15岁的放羊娃铁蛋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就是想多放羊,卖多钱,等以后娶个媳妇再生一堆娃,一堆娃再去放羊...... 但亲爹被人三拳打死,他欲学武报仇。 他最爱“马步冲拳”,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但仇家邪门武功让人闻风丧胆......
  • 宏龙门宏龙门赤城通微|武侠永乐年间,江湖动荡,七派称雄,落寞已久的龙门派第四代传人周超群因寻师无意中陷入了一场波云诡谲的正邪风波…… 这是一本“正经”的传统武侠小说,致敬金庸……
  • 傲世江湖记傲世江湖记笑老头|武侠他是侠,他也是从小受尽屈辱的苦命儿,他是有情郎,他也是被儿女之情所折磨的专情人,他是好兄弟,他也是一个为失去朋友而痛不欲生的凡人,侠亦是人,只因为心中有情,才能成为侠,侠之深者,乃情义比天高也!
  • 圣人传奇之十降十邪圣人传奇之十降十邪溜溜居|武侠妖王大乱,攻占冥界,企图灭了人间,助长实力,再来对付神界。兽族也有统一人间的意思。魔教魔天宗也有称霸天下的意思。四国纷争,战火不断,历史之最。人间,何其不太平。如何拯救人间,责任落在一群凡人身上。凡人修炼成圣人,便能不死不灭,得到长生。修炼之路,便成了拯救之路。
  • 护花奇侠传护花奇侠传吃鱼大叔|武侠他是一个杀手,她是一个美女网红,两个人的世界本无交集,却在偶然的一次相遇中,彼此懈?。 自此,他是她的保护神,是她的护花使者。 可她并不知道! 因为他不想让她知道,这世界多么残酷。 可他和她的世界注定不同, 好比月球有两个面,她的世界注定阳光灿烂,而他,一直隐藏在阳光永远照射不到的阴暗面,默默关注她。 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是个杀手,不忍她知道这世界的本来面目目受伤害。 所以,他在她面前永远风淡云轻! 而她怕是永远不会知道,他为了在她面前装出光鲜亮丽,为了呈现出他最好的一面,而在黑暗的世界中所付出的代价有多么巨大! 不过,这一切对于他来讲,无关重要。 因为这世界本身就是一个谎言! 这一切无关重要,因为,只要她对着他轻轻一笑,那些不愉快的过往,都会烟消云散!
  • 夜游纪夜游纪凡焜|武侠一处地貌,是一块大陆的一亩三分地 一块大陆,是一颗星球的一亩三分地 一颗星球,是一个星系的一亩三分地 一个星系,是一个宇宙的一亩三分地 在这三分地里摸爬滚打,只是坐井观天? 走出这一亩地,又是怎样的光景? 夜游,不是在夜晚而游,而是这个姓夜的家伙,带我们游遍这三分井,走出这一亩地
  • 不谓侠客行不谓侠客行妖血兮|武侠少年苏白从山门中踏入江湖,身为“太虚剑派”最后一名传人,他的任务就是将门派传承下去。
  • 凡杰凡杰四象神棍|武侠“暗鸦令到,三日命丧!” 令人闻风丧胆的追杀令,小小令牌,追魂夺魄,上天入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苍天之下,众生渺渺,谁可不败,唯我胜天!” 猖狂的口号,雄浑的实力,血腥的手段,霸道的圣主。 恐怖而神秘的杀手组织——十殿暗鸦。 无处不在的鸦影,他们是死亡的代言人,抵在江湖人心口上的一把尖刀。 风雨欲来,黑云压城城欲摧。 江湖正邪的纷争,看似平静的平衡下,暗流涌动,血海翻腾。 玄功妙法,儿女情长,恩怨纠葛,爱恨取舍,阴谋诡计,斗智斗勇,一段注定不平凡的江湖路。
  • 魔帝纵横记魔帝纵横记不问归期i|武侠李行云生来便拥有怪异疾病,寻尽名医却无意中得到异世功法,身怀绝技不断修行变强,白天是拥有不同于世人的怪才,夜晚便化身黑夜之子...
  • 雪殇天下雪殇天下俗人说书|武侠一名隐世门派的弟子,从小就不爱习武,只爱捣鼓那些旁门左道,对那医道有着独到的理解,同时也对那些用毒之道产生了不一样的认识,在一次出门历练时,陷入了种种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