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美妆 彩运网官方

第8064章 都会通通还给你一(2)

汤佳凡也咬牙切齿,这份殊荣本该是她的,因为她才是最后来的人。可是偏她已经先占去了原有宁小夏的位置,现在如果她再提把位置让给小夏,然后进总裁的办公室里面,就未免太过不知羞了。
  如果她还要脸皮,还要保持她良好的形象的话,她真的只能咬咬牙,把这份嫉妒往肚子里咽。
  小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好像不太好吧?”
  “不然你想坐在地板上办公?”向文轩直接抨击回去,“那也行啦,你就随便找个角落窝着吧。”
  “……我还是进您的办公室好了。”
  跟在向文轩后头,一进去刚关上门,就猛地被捞了过去,整个人被锁在他的怀里,狂烈的吻跟着落下。
  良久,双唇分开,两人都略带着喘息。
  “这样好吗?”她轻声问道,相信他知道她说的是啥。
  “不是要就近看护吗,这样不是最近吗?”他笑得有些得意,随后搂着她走到办公桌后,就这样抱着她坐下,然后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今天见了她了,有什么感想吗?”
  宁小夏状似沉思的摸摸下巴,有模有样的:“嗯,这人嘛,长得倒是不错。”
  “哦?”向文轩满是笑意的看着她,“还有呢?”
  “还有……还能有什么,我最不会看人了,问我干啥。倒是你,”她搂住他的脖子凑近他,颇带警告的问着,“你会不会看上她?然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我戴绿帽子?”
  他亲了亲她的鼻子:“你都亲自在这看着了,我有可能乱来吗?”
  小夏外头想了想:“也是,由我亲自镇守,肯定没问题了,哈哈哈!”她笑得很****,向文轩受不了的摇摇头,干脆再次俯首含住她的唇……
  两个人都没想到,就算是亲自守护,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小夏这个自信,很快就受到了考验,最终是信还是不信呢……
  有人在的时候,特别是有汤佳凡在的时候,向文轩对待宁小夏的态度几乎跟别人一样,冷冷淡淡的,该吩咐什么就吩咐什么,该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口气也不特别暧昧。
  好像让她进他的办公室办公,真的只是不得已的,没有别的意思。
  可汤佳凡还是隐隐嗅出一点不对劲,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过不管小夏到底担任什么样的角色,都不能阻止她接近并勾引向文轩的决心。更何况,这也是老爷子交给她的任务,若没有完成,下场也是会很惨的。
  刚刚看到小夏送文件到别的部门去,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因为她让她如果有空,顺便出公司去帮她买女人用品,很痛苦又无奈的,小夏一下子就答应了。
  几乎小夏一走,她就去敲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了。
  “进来!”
  颇为自信的一笑,松开领口的前两个纽扣,看起来更诱人一些,她才开门进去:“总裁,这是你要的文件。”
  她走过去,状似弯腰把文件放下,实则是借此让自己的衣领更往下坠,做着引诱人的姿态。
  只是她的计划要落空了,向文轩自始自终都看着手里的文件,连稍微抬头瞄她一下都没有。
  汤佳凡暗嗔,但要她因此而言败是不可能的。她干脆越过桌子来到他身旁,打开拿进来的文件:“总裁,我这里不太明白,你是不是可以给我讲解一下?”她故意挨得很近,挺傲的胸是半压在他的肩上了。
  向文轩嫌重的拨开她,然后随意的瞄一眼她指的地方,随后便冷冷的笑着:“不是说你是精英中的精英吗,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都要来问我?如果真的不懂就出去问他们,别拿这种很简单的问题来浪费我的时间。”
  向文轩这毫不客气的言语,让汤佳凡的脸色当下就一阵青一阵白的,想她曾几何时被人这样批评过,一向优秀的她,如果不是为了跟他靠近乎,至于来问他这种简单的问题吗?不解风情也就算了,怎么就浪费他时间了,难道她这种绝世美女站在他身旁,还会辱没了他不成。
  不过汤佳凡毕竟是个心机深沉且善于伪装的人,这点程度还不至于让她破功。扬起一抹忏悔的笑容:“对不起总裁,我只是觉得既然把文件拿给你了,就顺道问一问,没想到会打扰你了,真对不起。”
  垂下的眼帘,闪过一丝凌光。
  哼,等你败在我的裙摆下,我会把今日之仇统统让你偿还。
  “那你可以出去了。”向文轩冷冷的下逐客令,随即又俯首在工作中。
  对别人他或许还会浅笑吟吟,当个做作的公子。可对这种女人,不狠她还以为谁都会对她动情似的,太过骄傲了,得戳戳她的锐气。
  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紧握成拳,头一次这么挫败的汤佳凡险些控制不住。但很快的又放开了,神情依旧。
  说了声:“是。”像真的准备走了,却在要转身的时候,脚崴了一下,她娇呼一声,找准方向,就那么的朝向文轩跌去。
  不论是角度还是方位,都已计算得好好的,就连向文轩都冷不防的让她跌入自己怀里。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坐在他怀里,貌似惊慌失措的脸,有着深藏心里没有表露出来的杀意。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汤佳凡很害怕的揪住他的衣服,却没有要赶紧起身离开的样子。
  一张美丽的小脸是那么的无助惶恐,一般的男人都会升起怜意,再好好的安抚一番。更甚者,对这种自动投怀送抱的事,哪会随便放过,乐得可以趁此机会上下其手。
  但向文轩的双手没动,甚至看着她的眼底有着淡淡讽笑。
  如果他开口骂一骂,汤佳凡或许还会好受一点,可他这样只是看着,没有别的语言或动作。即使是看着,她也看不出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她又该如何接招。
  想了想,至少他没有马上把她推走,这是好事啊。她不觉得有男人真的受得了她的诱惑,男人哪有不偷腥的,更何况是她这种绝色。心一定,她主动出手搂住他,像真收到惊吓一般,把脸贴进他的胸膛里,口吐芬香的喷在他胸口衣襟下露出来的肌肤,引起瘙痒感:“你生气了吗?”
  怯生生的语气,外加诱惑,他应该抵挡不了吧?
  果然,当他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背上后,她微扯了下嘴角,眼帘遮掩下的双眼尽是得意。说真格的,这具胸膛很温暖又强壮浑厚,让她欢喜得紧,真想就这样不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