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占卜 币游官网有限责任公司-首页

第4213章 告示(必看)

颇为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军队,张须陀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对身边的人说道:“看看他们,乌合之众而已!”
   两万精锐的士卒,对战四千半武装的流寇,张须陀觉得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伍天锡和尚师徒脸上却闪过一抹疑惑,对身边的张须陀说道:“大帅,我们还是要相信一些,难免有诈啊!”
   摆了摆手,张须陀丝毫不在意,这么多年自己剿灭的叛匪还少吗?这样的场面自己见的太多了,大军一旦冲过去,对面肯定溃不成军。
   “对面的隋狗,快快过来送死,你家爷爷程咬金在此!”将自己的马向前一提,手中的八卦宣花斧在身前一横,大声的喊喝道。
   张须陀面无表情的看着程咬金,看了看左右,大声的说道:“哪位将军愿意将此贼擒来?”
   “回禀大帅,末将愿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提马走了上来,脸上带着几分桀骜,大声的说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乃是张须陀的嫡系将领林堂,使用的是一把砍山刀!八十斤的重量,是一员无敌的猛将。
   缓缓的点了点头,张须陀大声的笑着,对林堂说道:“林将军去吧!本帅等着林将军能够拿回程咬金的人头,本帅为将军叙功!”
   “大帅,您等着吧!”对着张须陀一抱拳,调转马头,向着两军阵而来。手中挥舞着砍山刀,大声的喊喝道:“本将军林堂,对面那个无名的黑脸大汉,还不快快过来受死!”
   “小子,嘴硬可没用!”程咬金大笑着,打马便向着林堂冲过过去。
   二马一撮蹬,程咬金刚刚的将斧头举了起来,大声的喊道:“劈脑袋!”大斧子沿着林堂的脑袋便劈了下去,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林堂顿时一皱眉头,这是什么打法?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砍山刀举了起来,身子向后微靠,准备硬接这一下了。
   砰!两件兵器猛地碰在一起,火星四溅!程咬金的斧子可是一百二十斤,比林堂的斧子足足重了四十斤。这一下还是由上向下劈下来的,这力量可以说十分的大了。
   林堂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力砸中了,身子猛地向下一弯,不过咬着牙向外面一挑,口中大喝了一声:“开!”此时他只觉得自己手都麻了,额头上开始出汗了。
   程咬金却大声的笑着,挥舞着手中的八卦宣花斧,大声的喊道:“小鬼剔牙!”说着手中的斧子便横了过来,收斧头,献斧纂,向着林堂的脸上就砸了过去。
   不好!林堂心中大喊,程咬金的斧子实在是太快了!来不及多想,林堂身子向后面一趟,一招铁板桥躲过了程咬金的斧子。
   两匹马此时还在向前奔跑,二马错蹬的时候,程咬金依旧大笑着喊了一句:“掏耳朵!”猛地回身,手中的大斧子横着便扫了过去。
   刚刚坐直的林堂还没有反应过来,程咬金的斧子就到了,只感觉自己后背阴风不善,可是林堂没来得及有丝毫的反应。八卦宣花大斧直接沿着林堂的后背劈了进去,这一下鲜血迸流,直接将林堂劈成了两半。
   尸体跟着战马向前跑了几步,一阵摇晃之后便栽倒在了地上!
   “万胜!”程咬金高高地举起手中的斧子,大声的喊喝道:“隋狗,看到了没有,爷杀你们就如同杀鸡宰狗一样!谁还来受死,爷的手下不杀无名之辈,派个有能耐的人来!”
   瓦岗山这边清一色的叫好,士气为之大震!另一边的张须陀却脸色阴沉的可怕,林堂是自己手下能打的将领了,一个照面就被砍死在了马下。
   向着左右看了看,张须陀觉得自己手下没人能打赢程咬金,便将目光看向这尚师徒和伍天锡。这两个人可都是能打的人,现在该是他们出场的时候了。
   伍天锡和尚师徒自然是明白,互相看了一眼,伍天锡点了点头,道:“大帅,还是我去吧!”说着一拨手中的马缰绳,向着阵前而去。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伍天锡,你不远远的逃命去,还来这里送死啊!”程咬金大笑着看着伍天锡,不过眼珠却在不断地转动。这个伍天锡可不好对付,程咬金的心理十分的清楚。
   自己这两下子,杀那个林堂可以,伍天锡自己是肯定打不过的。不过自己这也是诱敌之兵,想来也没什么大问题。稳定了一下心神,程咬金大笑着说道:“伍天锡,快过来,爷的大斧已经**难耐了!”
   脸色阴沉着,伍天锡恶狠狠的看着程咬金,丢了金堤关对于伍天锡来说,绝对是一声的耻辱。用力的握了握手中的混元鎏金镗,双腿紧紧地夹住了马的肚子。
   伍天锡的兵器是混元鎏金镗,是一种长大的兵器,而且也非常的重,足足有两百斤。宇文成都使用的是凤翅鎏金镗,重三百二十斤!虽然没有宇文成都的武器重,可是比程咬金的八卦宣花斧可是重了很多啊!
   武将之间武力的高低,除了眼光和经验之外,更重要的便是力量和速度。程咬金之所以三招半那么厉害,那是因为程咬金能够一个照面就使出三招半!此时林阳不在这,如果在这一定会想起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杨家将中的穆桂英!
   一马五刀!穆桂英的力气虽然不大,可是一马五刀的速度,一般的将领可是没有。很多人都是一个照面,便被穆桂英把脑袋砍下来的。
   两个人谁也没有在废话,两匹马向着一起就冲了过去。程咬金依旧是劈脑袋、小鬼剔牙、掏耳朵,原本对林堂有用的三招,却被伍天锡全都破解了。
   第一招劈脑袋,伍天锡直接用混元鎏金镗一架,小鬼剔牙与林堂一样使用的是铁板桥。不过掏耳朵却不一样,伍天锡并没有起身,而是将混元鎏金镗直接横着扫了过去。
   两件兵器装在了一起,伍天锡因为躺在马上用不上力,两个人倒是拼了一个势均力敌。
   “捎带脚!”两匹马已经马上就要离开了,程咬金再一次喊了一声,手中的斧子歇着又砍了回来。
   这次可是把伍天锡吓了一跳,浑身都是冷汗,上一次他可没有和程咬金动过手。十分危险的躲过了这一招,心头快跳出来了。
   两个人再一次调转马头,程咬金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跑了?三招半已经耍完了,再打下去自己也没办法了。不过这样似乎达不到诱敌的目的啊!心一横,牙一咬,程咬金拍着马向着伍天锡又冲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看着程咬金,伍天锡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这个人不好对付,千万不能阴沟里翻船。
   “劈脑袋!小鬼剔牙!掏耳朵!捎带脚!”依旧是这三招,两个人再一次挑回了马头。
   “武将军,他只会这三招,放心出手吧!”尚师徒看着两个人的打斗,脸上开始还很严肃,此时却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伍天锡顿时一愣,怎么可能还有会三招的将军?
   “来人啊!快来救命,我这打不过了!”没等伍天锡反应过来,程咬金已经拍马逃了下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声的叫着。
   “不要害怕!我来对付他,上一次是我没出手,不然他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一个声音忽然在战场上响起,一个黑脸大汉从对面冲了出来。
   伍天锡刚追上去,便见到对面出来一个人,神情顿时难看了起来。瓦岗山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有这么多的能人?
   出来的这位,身材虽然不高,黑黑的脸膛,一脸的大胡子,可是他手中的锤子实在是太大了。两把碾盘大小的锤子,这得多少斤?正所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自己也会是擅长力气的,可是和这位一比,这也差的太远了。
   “小子,快快过来受死!”挥舞着手中的大锤,齐国远舔着肚子,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道。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退回去的说法了,伍天锡把牙一咬,挥舞着手中的混元鎏金镗便冲了上去。
   两马交替,两个人就打在了一起!不过伍天锡可是非常的小心,不让自己混元鎏金镗碰到对方的锤子。在伍天锡看来,如果碰到,自己的都不一定能够握住混元鎏金镗了。
   不过怎么可能不碰到兵器?在三十个回合时候,伍天锡的混元鎏金镗从上面砸下来。齐国远没有办法,用手中的大锤一架。
   两件兵器直接碰到了一起,不过齐国远可不会傻到直接去接,而是把手松开了。调转码头就往回跑,一边跑还一边叫:“这厮太厉害了,我不是对手!”
   伍天锡则是愣住了,原本以为的巨力并没有传来,反而自己轻易将锤子给砸露了。白色的石膏粉直接飞了出来,伍天锡措不及防,整个脸都被石膏粉糊住了。瞬间从一员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变成了一个白人。
   因为眼睛被迷住了,伍天锡直接拽住了自己的马,根本就没有去追齐国远。
   求收藏,求推荐!1满地打滚求!!可怜可怜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