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序

“我去,怎么突然下这么大雨!”

曾绍诚右手紧紧握住行李箱的把手,左手挡着头,边跑边骂道。

九月的雨水拍打着这所充满了生机的校园,使得学生们能够在这里尽情的呼喊和奔跑。

海口一中也迎来了开学季,新入学的学生如一片片海浪在这里奔涌,相撞。

“好多妹纸!”

曾绍诚找到了自己的班级,环顾着走廊外站着的学生。

从口袋中拿出来了一面小镜子,用手挑拨着自己的头发。

无意间他瞄到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走廊的最边上,眼睛看着远处。

曾绍诚跑了过去拍了一下他,他的肩抖了一下,用呆滞的目光回头看着曾绍诚。

满脸通红的他张开了嘴巴。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问的不是这个!”

曾绍诚看着眼前这幅熟悉脸,有些尴尬的回答着他。

刚刚在雨中奔跑的时候无意中撞到了他,自己还没来的及道歉,他便开口道歉。

本想解释一番,没想到他便不见踪影。

“兄弟,能否报出你的大名!”

曾绍诚用手再次拍打着他的肩膀。

“我,我叫洗石海!”

“呃,这,怎么会有这种名字。”

曾绍诚嘀咕了一番。

“怎么了,有问题吗?”他的红脸早已褪去,但说出来的话却带着颤抖。

“没事,我叫曾绍诚,曾绍诚的曾,曾绍诚的绍……”

曾绍诚边说话边观察着洗石海,却发现他脸上依旧是那副僵硬的表情。

这让曾绍诚停下了他的声音,洗石海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正准备开口,却被曾绍诚打断。

“那么洗兄,交个朋友呗……”

洗石海听到此话后竟然后退了一步。

“我又不是看上了你的身子,干嘛这么激动!”

曾绍诚看着反应这么大的洗石海说道。

洗石海:“滚!你这个gay!”

曾绍诚:“别生气嘛,洗兄,什么时候带我去海里洗石头啊!”

“曾绍诚,你他娘的是不是欠揍!”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恶魔试验恶魔试验胡雨霏|短篇沈伯飞将自己抛进靠椅里,点上一只烟,忽然间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直播间里出现了一只手
  • 希冀影希冀影艾米莱|短篇一群青年人在一场聚会中集体消失,当天露希回到了她的高中,见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后来在得知太爷病危的消息时,她赶回了老家,在太爷去世那晚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弥补了十年前的遗憾。当晚她在阁楼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出现了聚会中消失的其他六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露希太爷家中的照片上?他们和露希的家族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 希冀影希冀影艾米莱|短篇一群青年人在一场聚会中集体消失,当天露希回到了她的高中,见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后来在得知太爷病危的消息时,她赶回了老家,在太爷去世那晚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弥补了十年前的遗憾。当晚她在阁楼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出现了聚会中消失的其他六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露希太爷家中的照片上?他们和露希的家族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 因为我是作家因为我是作家流光清扬|短篇在我笔下的世界,我就是能力者,我可以随心所欲,对吗?(致正为梦奋斗的作家们)
  • 小公务员之死:契诃夫中短篇小说小公务员之死:契诃夫中短篇小说契诃夫|短篇《小公务员之死:契诃夫中短篇小说选》语言简洁、犀利、幽默,努力让人物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展现自己的内心世界。作者笔下的景物描写,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就像是从他心里自然地流出来而不是用笔写出来的一样。他就像一位观察者,努力地把现实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契诃夫就是这样一位冷静、谦虚、诚恳而又热眼看世界的人,所以他的作品才会具有一种净化人心的巨大力量。
  • 皇帝老爸皇帝老爸沈丽丹孔谧|短篇中国古代的历代皇帝既是“九五之尊”的真命天子,也是一个做过儿子、做了父亲的平凡人。虽然他们是皇帝,当然也只是凡人,那么,他们的成长经历、所受到的来自家长的教育、还有对后代的培养教导,不可否认那会是很精彩的。虽然时过境迁,社会形态不同、人们的价值观也很不一样,但是历史就是一面镜子,那就让我们看看这些走过历史尘埃、名垂青史的皇帝老爸们自己是怎么接受教育成长,而后又薪火相传下去教育自己的未来皇帝儿子的历史故事。
  • 不择不行不择不行择行CR14|短篇凡事不是想的那么简单,以为如何,那永远只是你的以为,只有身临其境了,你才会知道选择的困难!但是即便如此,有些事,你却不择不行!
  • 惟愿时光善待青春年少惟愿时光善待青春年少张小可儿|短篇她叫楚言夕,清秀、温婉,智慧与美貌并存,小家碧玉。他叫江亦辰,阳光、偶尔有点痞气,翩翩少年。年少时她和他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多年之后重逢,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她原本以为,两个人可能从此各安天涯,不会再有交集,可命运偏偏如此,让他们再次相遇。一时间,所有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新作,敬请期待……
  • 西南狂梦西南狂梦禁地狂徒|短篇人一旦想得多,就会做梦,而且是疯狂的梦。我的梦很早就开始了,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就这些零5的记忆中,挣扎。在挣扎中做梦,很疯狂的梦
  • 孤独的一晚孤独的一晚米昂贵森森|短篇一个孤独的灵魂在刚死时的第一个夜晚的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