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围 剿 ,洛九小姐

(由于原本写好的第三章被不小心删了,全部清空,所以决定不写了,这个第三章相当于第四章。谢谢!)

——正文——

当夜晚离去迎来白昼,雏鸟向着阳光源起之处鸣叫,期待母亲的拥抱。

我们没心没肺女主角洛羞羞正在呼呼睡大觉。

仿佛,昨晚暗自情伤的都TM不是她!

咳,我很正经。

“叩—叩—叩—”门,被敲响了,“老大?老大!”

……

正当小虎要再敲门时……

“谁?谁!给老子滚出来!!”洛羞羞睡意全无,哪个王八犊子!昨天她那么久才睡,今天那么早叫她!

小虎默默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大,那什么,旧老大,来找??”

“哦!”洛羞羞扶了扶额头,烦死了!

……正午……

洛羞羞扶着老腰回房,唉!和夕妍雪聊了一个早上,太懒了都不想说过程。

“好像……有点不太对?”洛羞羞略皱了皱眉,“这都几天了,这原主怎么还不出来?”

看着手上来路不明的链子,一笑,“不管了,最近人设的崩了一半了,我要马叉虫!”

“老大!”

洛·准备睡觉·羞羞满面笑容,mmp!

起了身,来了门,“请问,有什么事吗~”洛羞羞附在门框上,风情万种。

小虎眼角狠狠抽了抽,莫名害怕。

“没事的话呢~你可不可以离开了先~”洛羞羞笑着眨眼。

“没……”小虎一个激灵,“有事!大事!”

“那么~是什么事情呢~”洛羞羞完全不把小虎的大事当一回事。

“老大!你正常点好吗!”小虎无奈,小虎挣扎,小虎放弃,“朝廷派人剿灭凌安山寨!”

“那就剿……”洛羞羞后知后觉,挑眉,“什么?”

小虎低了头,“朝廷这些年不知凌安山寨所处何地,昨日明安王不知在哪儿打听到了,于是,在我们不知的情况下他们打了过来……”

“what??!”洛羞羞气了,“不知不知不知,那什么是已知?”

小虎努力动脑子想了想,开口道:“已知朝廷将要剿灭凌安山寨,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不知几人!”

洛羞羞……感觉有点气啊!

稳住!稳住!阿西!呼……洛羞羞缓了缓。

(以上741个字,目测气死你!)

洛羞羞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温柔,“小虎虎,你可真……“聪明”!”洛羞羞特地咬重了聪明两个字。

小虎啥也不知道,被“夸”的有些飘飘然,挠了挠头,“其实也没有啦……”

洛羞羞一口老血积在喉咙,“呵……呵呵……”还真当我夸你呢!算了,不和傻子一般计较……

“对了,怎么办啊?”小虎苦恼道。

洛羞羞嘴角猛抽,大声吼道:“战!战!战!md滚!”

“啪……”的一声,门给关了。

小虎被吓得不轻,委屈的嘀咕:“老大这是怎么了?”

屋内

“朝廷?”

洛羞羞一脸不明所以。

她不大想和朝廷对立,和那种东西扯上关系可不是个好事。

不过……这小虎不是说凌安山寨经年来不为人所知吗?怎么这安王却道出了一个来头。

这凌安山寨也好久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吧?

哼!洛羞羞小嘴一撇,朝廷也太小气了,那么远的责任也来追究!

洛羞羞于是天真的以为朝廷来是要翻旧账了,却不知凌安山寨原不叫凌安山寨,他们也只知道这儿有个寨子,里面有安王的什么重要东西!

“不过嘛……”洛羞羞撑起小脑袋,“毕竟这凌安山寨的人都称我为老大了……”

“我总要做些什么吧!”

“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吧……你毕竟受了他们这么高的款待!”

洛羞羞于是站起来,她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抉择着。

“洛羞羞,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你理应伸出手来帮他们!”

“可是啊,这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事!”

“嗯!他们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应我引起的!我干嘛要去管!”

“……”

于是乎,我们的洛·不管我事·羞羞第二日亲自前去商讨,劝两方不战。

借……理由就是:打架太麻烦了!

这一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知何时复还。凌安山寨上下目送其远去,各个泪眼婆娑,泣不成声……

当然,哭的最厉害的不过就是洛羞羞她本人。

她苦涩一笑,眼泪汪汪,mad,她多个什么事!

“孩子们!我去了!祝我成功!”洛羞羞咬了咬牙,悔不当初,给人留下一个悲痛而凄惨的背影,希望有人能挽留下她这个可怜的弱女子。

可惜,凌安山寨的人民门从这背影中看出了几分坚决,原本要挽留的心思一下被克制了。

洛羞羞只好硬着头皮走了。

——安王扎营地——

“报——”

作画的人听见了眉角一抽,手一抖,嘿嘿,悔了!

此人已近不惑之年,但眉眼之间透着几分煞气与温情,那双眼似洞察一切又温和待人……

此人,便是开国来军工郝郝的安王——洛川阳。

“怎么了?”

洛川阳问着,没有被搅扰的愤然,带着几分无奈。

“将军,”将士有些不好意思,懊恼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大声音,来的真不应时!

“将军,那寨子来了个女子,说要来与将军谈谈。”将士恭敬道。

“哦?”洛川阳皱了眉,不觉严肃了起来。

“将军,”将士又是恭敬的问,“要见吗?若将军不愿,属下这就撵了去!”

“见,”洛川阳眯着眼,“为什么不见?他们捉我儿女,又叫人来谈,必要见见!你去,将人叫来!”

“属下遵命!”将士立刻跑了过去。

洛羞羞无聊又拘谨,看到那将士来了,立马问,“怎么说?”

将士撇了撇嘴,有几分不愿,“姑娘,将军说让你进去!”

洛羞羞立马眼睛一亮,有点商量!“好,请你快带我去吧!”

“是。”将士觉着这人也是有些礼貌,便也客气起来,“请随我来。”

洛羞羞愣了一下,跟了上去。

——军营内——

洛川阳背对着洛羞羞,一身肃然之气,“你等今来作甚,可详谈了。”

洛羞羞有点慌,眼前的人一派正道的气息,她有点心虚。

“咳,那什么……安王爷……”洛羞羞结结巴巴了一会儿,“安王爷,我就是那山寨头儿……虽然是前几天刚上任……”

“但是吧,我毕竟要尽这个寨主的责任。我自以为这些年寨子里并未做伤天害理之事,反而一但我寨人发现有人迷路,会热情款待……”

“朝廷此次,为何出兵?朝廷可知这会牵连多少无辜之人?”洛羞羞慢慢也严肃了起来。

凌安山寨处于山顶,那些迷路人中有无家可归之人会将置至于山中,并为其造屋分粮,人虽不多,但也不少,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洛川阳皱着眉转身,他方才就觉得这声音耳熟,这一回头,更是激动得不行,“安凝!”

“嗯?”洛羞羞歪了歪头。

“我儿安凝!”洛川阳来到洛羞羞跟前,“为父寻你寻的好苦啊!”

“啥?”洛羞羞懵了,“安王爷,您怕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安凝,我叫洛羞羞!”

洛川阳流了滴泪,“我没认错!安凝是你的小名,羞羞是你的本名,你是我洛川阳的女儿洛羞羞,你……不认得为父了吗?”

原主父亲?洛羞羞皱眉,这原主怎么这么小气,都不舍得分她记忆,行吧,只能“失忆”了。

面对洛川阳一脸激动,她回答道,“您先静静,我……”

本章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大学不能没有海我的大学不能没有海第一菜籽|短篇当我来到那个海边的校园,就令我认准她不变的蓝色和淡淡的咸湿~花开好时节,结籽不言秋。一路走过,属于我的花早已繁华不在,属于所有人的籽却牢牢的结在我心底~蓝色印象,我的大学不能不没有海,没有如果~
  • 华月之初华月之初无望者虚无|短篇堂堂国师之子,沦为江湖人士,难道是命运所为?还是一个人的阴谋?看天下,说尽江湖。。。。
  • 闲言碎语闲言碎语不器君|短篇闲言碎语,短篇杂文集合,随感而发,不定期更新,文体不限。。
  • 逍遥游客逍遥游客陈天明都|短篇没有正在的好人,也没有正在的坏人,在这个纷纷扰扰的江湖中,他如一颗小草一样渺小。 PS:没有女主
  • 眉间心上眉间心上步摇|短篇彼时少年鲜衣怒马,年久,如吾眉间心上香。
  • 潜台词潜台词劳马|短篇本书汇集了劳马多年来精心创作的一系列优秀短篇。内容包含当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涉及官场、高校、农村、市井等社会各个阶层的现实状况。角色各式各样,上至高官教授,下至平民百姓,无论三教九流,无论高雅低俗,尽入作者法眼,并以犀利、凝练的笔触,勾勒了一幕幕生活幽默剧,让人在笑中深思。劳马擅于以夸张变形、荒诞不经的方式,凸显事物的本质或人物的特征,他的短篇小说,是以喜剧的形式来抒写严肃的社会生活,从司空见惯的笑料中发掘人生社会的哲学深意,既有契诃夫式的“含泪的微笑”,也有鲁迅的辛辣、尖刻。
  • 有遗憾的故事有遗憾的故事王家三曲梦|短篇此书共有多个故事构成,以我们经历的所以遗憾来做题材。表达了我们青春里陪伴我们的那些人,———爱人、亲人、挚友还有那些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 我们的青春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遗憾,只是希望能挽回一点点,哪怕只有一次的机会。
  • 末日之纪元末日之纪元摩罗天葬|短篇当世界陷入毁灭的危机,谁将拯救这个世界?当死去之人再度复活,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切?在浮尸万里的世界上,他独自杀戮,只为天下苍生。当尸王与他同归于尽时,这个世界又会怎样?
  • 这谁敢想这谁敢想柠檬茶冒泡|短篇揭露你沙雕的童年,小时候的你又傻又蠢又天真。中二的不行,
  • 胜利的微笑胜利的微笑黛婉婉|短篇我心里的女神作家是你? 我心里的爱豆是你? 这奇妙的缘分,甜蜜的互动,是爱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