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亲兄弟

不久,当孔祥林有了QQ号以后,第一时间便写信告诉了张晨晨,没想到张晨晨在信里告诉他,因为她家里有电脑,她有QQ号的时间比他早多了,这让孔祥林很是惊讶,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井底之蛙。随后两人便交换了QQ号,只不过一直没机会同时在线聊天罢了!

一天下午,连着上完二节数学课后,孔祥林听的昏头转向,最后一节是自习,孔祥林写了会作业,就有些厌烦起来,随后便偷偷的看起了闲书,正当看的聚精会神的时候,同桌突然戳了戳他的胳膊,他立马吓了一跳,还以为看闲书被班主任逮到了呢!谁知等他抬头往后一看,发现没什么异常,这时,同桌指了指窗外,他转头这才发现,竟然是孟庆树跟他哥站在窗户外面,孟庆树还正对他挥手致意呢!

孔祥林看到他哥竟然来了,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到他哥了,这时怎么突然来了,并且还跟孟庆树在一起,难不成家里出事了?

想到这,他的心立马悬了起来,不由得他不紧张。想到不光他没有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话,班主任或学校的电话也统统没有留一个。真有事的话,家里除了跑来找他以外,还真没别的方法联系到他。

他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赶紧从教室里出来,看着他哥问道:“怎么了?家里是不是出事了?”他哥看了看他,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还是那德性,我路过这来看看你。”

孔祥林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孟庆树用手指了指走廊,孔祥林会意,随后三个人便来到走廊里,这时他哥自嘲道:“光知道你来这上高中了,也不知道你在哪个班,还好知道庆树在这学电焊,我想他应该知道你在哪个班,所以就先去找他了。”

孟庆树笑了笑,随后数落起孔祥林:“你看你这兄弟当的,怎么来这上了快半个学期的课了,连你在哪个班都不给你哥说呢!还好这个学校就一个电焊班,找我好找,要不然找你的话,得挨个班打听。”

孔祥林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叫孔祥林,他哥叫孔祥军,他们俩兄弟除了长的比较像以外,性格也有些像,从小都沉默寡言,平时也很少沟通。只不过跟孔祥林百无一用比起来,他哥从小就对机械很有兴趣,看着能动的机械就想拆下来看看。以前他家里有台已经报废的摩托车,是他父亲几年前买的旧车,骑了没多久就不能开了,连修摩托车的都说修不了不给修的情况下,他哥拆来拆去,在没有配件也没维修书可学的情况下,靠着从收废品的那拆的几个配件,竟然把摩托车给修好了,从此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修摩托车。只是除此之外,家里也没啥机械能让他折腾的,他哥从小也不喜欢学习,初中毕业后,中考都没有考,然后就直接退学了。

退学后,在家里没事可做,本来想找地方学修车的,可父母不愿意托人,自己也找不到门路,镇上也没修汽车的,想当学徒也找不到地方,只能在家里种地。

在家郁郁不得志之余,还因为整天开着摩托车出去兜风,被别人称为不良少年,说闲话的多了,孔祥林的父母也没少数落他哥,因为这,父子俩的关系一直不好,不知吵了多少回了,他爸说他哥不正干,他哥说他爸没出息。吵来吵去,有几次还动起了手。

等他哥实在受不了了,便求着他们小叔带他进城务工,后来他哥便跟着他们小叔在建筑工地上当小工,因为离家远了,平时很少回家,孔祥林一年到头也见不了他哥几回,所以对他哥这次意外到访还是很惊讶的。

这时,孟庆树掏出一盒烟来,自己抽出一根后,又分别给孔祥林跟他哥一人递了一根,孔祥林他哥很自然的接了过来,而孔祥林却连忙摆摆手表示不会,并且对孟庆树跟他哥道:“你们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孟庆树边给他哥点烟边笑道:“来这上学没几天,什么没学会先学会抽烟了!”说着,便呵呵笑了起来。

他哥也跟着笑了笑,说:“我学会抽烟都好几年了,只是你一直不知道罢了!你还小,不会抽好。烟这东西一旦学会,就戒不了了,唉!”

孟庆树在旁边又道:“我们中专部可不像你们高中部,在我们那,哪还有几个好学生,要么跟着学坏,要么早点滚蛋,不会抽烟的话,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孔祥林听了收敛起笑容,没再言语,看他们两人抽了几口后,孔祥林才又问他哥:“你不是一直在黄原干建筑吗?好好的来原西干啥?”

他哥一边抽烟,一边心不在焉的向孔祥林解释:“我其实是刚从家里出来,在这坐车去省城不是比从黄原坐车近嘛!所以我来这是打算坐火车到省城学挖掘机的,谁知今天去车站买票,没买到下午五点去省城的那班车,没办法只好买了张明天早上的,我想着今晚没地方住,所以打算去咱四叔家住一晚,到他家以后,咱四叔让我把你也叫来,晚上一块吃顿饭……”

他哥说完后,孔祥林颇为惊讶的问:“怎么…?你要去省城学挖掘机?怎么突然想到学这个的?”

“唉…!老是在工地上干小工也不是那么回事,老早就想学门手艺了,只是不知道学啥好,后来在工地上认识一个开挖掘机的,跟他聊了几回,感觉开挖掘机不仅工资高,而且还不累,加上这半年攒了点钱,所以才打算学这门手艺。想来想去,除了省城那家,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又没人教,只能花钱找地方学。”他哥说完,叹了口气,又低头抽起烟来。

孔祥林“嗯“了一声,表示理解,没等孔祥林再问,孟庆树在旁边问:“那你去学挖掘机得花多少钱?一共学多长时间?学完给你分配工作吗?”

“学费三千六,说是不限时间,学会为止,并且十年内还可以回去重新学。我问的时候,招生的说会百分之百推荐就业,这话是不是真的还得到时候才能知道。”他哥这么解释着,显然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听到这,孔祥林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话他听过不少遍了,都是从电视广告上听的。他知道他哥要去的那家挖掘机学校,名气大的很,从小就整天在电视上做广告,在他还不知道北大清华的时候,就知道这家挖掘机培训学校了,广告语说的天花乱坠,让人感觉去学挖掘机简直比去北大清华上大学还值。但是他意识到,这样的广告语没什么可信度,要是学校真这么好,学生肯定挤破头都挤不进去,哪还需要整天打广告,这种常识他哥不会不知道,但又不好说出来,他又没去过这学校,好不好也没法下结论,这么泼他哥的冷水也不好。

他们三个随即都沉默了下来,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过了没多会,一根烟还没抽完,下课铃便响了,随即教室里走廊里一片噪杂,孟庆树见此便对他们兄弟俩告别,然后一个人出去吃饭去了。随即,孔祥林便骑着自行车载着他哥去往他四叔家。

一路上,俩兄弟谁都没主动说话,都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孔祥林知道他哥跟他一样,没事也不喜欢去走亲戚,今晚要不是没地方住,也不会主动去他四叔家过夜。他也不愿意去吃这顿饭,尤其是他四叔问三问四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爸当年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就是为了供他四叔上学,后来他四叔考上了师范学院,毕业后进了县二中当了名高中教师,身份也从农民变成了城里人,还娶了个城里人当媳妇,在农村人眼里成了公家人。而他爸在农村却越混越差,俩兄弟的差距也越来越大,他爸觉得自己比他四叔矮了半截一般,而他四叔也觉得对不起他爸,这就像路遥曾经说过的那样:人生的路很漫长,但关键的就那么几步,一旦走错了,一辈子也就完了。

在孔祥林的印象里,每次去他四叔家,他总感觉有些拘束,虽然他四叔还是他四叔,并不怎么见外,可关键事他四婶,在他四婶眼里,他们一家似乎都是农村的“土亲戚“,来坐一坐似乎都能把他们家弄脏一般,不管是神情还是说话的语气,都摆明不欢迎他们,虽然嘴上没说出来,但孔祥林每次都能明显的感觉到。

他边骑车边这么想着,没多会,便骑到了二中门口,县二中是所普通的高中,当年是由初中升级成高中的,不管是实力还是名声,都比一中、实验中学要差点,但又比综合高中、民办高中好很多。

孔祥林没有从大门进去,而是围着二中的围墙转了大半圈,最后拐进了县二中的后门,二中虽然没跟一中、实验中学一般,搞封闭式管理,但外人也是不能随便进出的。从后门进去,便是二中的家属院了,穿过家属院后有个小门通往二中,但只允许教师通行。他四叔家便住在学校的家属院里,这几栋家属楼在校园后面,他四叔家又在最后排的那栋楼的最顶层。

孔祥林把车停好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上了楼。刚到门口,便听到屋里传来阵阵炒锅翻炒声,他哥随后敲了敲门,接着便听到他四叔在屋里很大声的喊道:“祥蕾,有人敲门,快开门去!”接着便听到一个女孩不耐烦的回道:“知道了…。”

听这声音,孔祥林知道这女孩应该就是他的堂妹孔祥蕾了,他跟这个堂妹同一年出生,不过比她大几个月,两人也是同届,只不过他堂妹今年考进了实验中学,而他却去了综合高中。

很快门便开了,果然不出所料,开门的正是他们的堂妹孔祥蕾。好久没见,当孔祥蕾看到她的这俩堂哥,立马愣住了,除了尴尬的笑了笑,站在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孔祥林也感到一阵尴尬,虽然这个堂妹跟他差不多大,可从小就没怎么说过话,一个是农村小子,一个是城里姑娘,如果他们不是亲戚的话,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此刻,孔祥林站在她面前,感觉自己像个上门来要饭的叫花子,正等着对方施舍呢!”

正在这时,他四叔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俩,便用围巾边擦手便对孔祥蕾吩咐道:“祥蕾,看到你大哥二哥来了,怎么连哥也不喊?”

孔祥蕾这才有些别扭的喊道:“大哥、二哥。”

孔祥林跟他哥俩人都赶紧“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这时,他四叔在后面说道:“还站在门口干啥呢!赶紧进来呀!菜这就炒好了,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孔祥蕾大概也看出了他们的窘迫,转过头对她爸说:“今天下午还有好多作业没做完呢!我得赶紧回学校去。”说着,便对孔祥林兄弟俩笑了笑,然后准备出门。

“你不还没吃饭吗?”他四叔喊道。

“我到学校门口买个肉夹馍吃就行了…!”她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出去并把门关上了。

看着自己的女儿说走就走,他四叔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这丫头,越大越不听话了…!”随后便转头对孔祥林哥俩说:“你婶子晚上还得上课,得晚点才能回来,现在你妹妹也走了,看来晚饭就我们三个吃了,唉…!先坐吧,我端菜去…!”说着,便转身去厨房端菜去了。

孔祥林听了这话心里满不是滋味,感觉他四婶跟他堂妹都故意躲着他们似的。不过这样也好,四叔不是外人,吃饭的时候可以随意,要是跟着他们一家人一块吃饭的话,不知会有多别扭。

在他四叔到厨房端菜的功夫,孔祥林又四处打量了一下他四叔家:这是典型的桶子楼的格局,加上阳台的话一共一百多平的面积,坐北朝南三室一厅,他四叔四婶住朝南的主卧,他堂妹住朝东的次卧,还有一间朝北的卧室,是专门供像他哥这样来借宿的农村亲戚住的。孔祥林好长时间没来,这次感觉他们家似乎变了很多,电视从台式彩电变成了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沙发也换了个新布套,客厅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很像个家的样子,跟他们家在农村住的瓦房很不一样。

不一会,他四叔便把菜上齐了,一共是四个菜跟一盘刚馏过的馒头,除了一盘西红柿炒蛋、一盘土豆丝、一碟油炸花生米外,还有一大盘炒鸡,除了西红柿炒蛋跟土豆丝是他四叔炒的外,花生米跟炒鸡都是从饭店买的。看来他四叔挺重视他哥俩的,除了自己亲自下厨以外,还专门买了两个菜招待他们。

菜上齐后,他四叔又从壁橱里拿出一瓶白酒来,笑着对他哥说:“好不容易来趟,今晚陪我喝点。”孔祥林他哥“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四叔接着又转头对孔祥林说:“你晚上还得上课,就别喝了,先吃饭吧!”

孔祥林点点头,他本来就不会喝酒,也不想喝,何况此时正饿着呢!他进门时就闻着了炒鸡的香气,老早就馋坏了,他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学校,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回鸡肉,何况是饭店炒的,油炸过的,更是飘香四溢。

三个人坐好后,孔祥林首先拿起筷子,就着一个馒头,很快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在他四叔面前,不需要那么见外。而他哥跟他四叔则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

“你怎么突然想起了去学挖掘机了?”他四叔一边给他哥倒酒一边问他。

“在工地干活的时候,认识一个开挖掘机的,经常看着他坐在驾驶室里,一边抽着烟一边吹着空调,只需要动动手就能把活干了,非常的悠闲,比起我们这些在太阳底下暴晒,像牛马一般拼命干活的小工来,不知道轻松多少倍。我一天挣三十块钱,但是他一天却能挣六七十,不出力但是工资却比我们高一倍多,看的我很是羡慕,当时我就有了这个打算,还是学门手艺好啊!不用出苦力…!”他哥说着说着,似乎想起了心事,随后便仰起头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大块鸡肉啃了起来。

“有这样的想法不错,我支持你,虽然花点学费,浪费半年的时间,但只要能把手艺学会,就可以靠着这手艺吃一辈子的饭了,谁都偷不走,这就是所谓的一次投资,终身回报。不过,挖掘机也没那么好学,否则也不会有高工资。反正,不管学什么,一定要有毅力才行,遇到困难别想着半途而废,要学一定得学会才行。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多为未来打算,要不然越大就越难改变了。”

孔祥林跟他哥边听边不断点头,对于这些像成功学语录一般老掉牙的话,除了点头以外还能怎么回应呢!孔祥林哥俩边吃边听他四叔唠叨,不一会的功夫,一大盘炒鸡被他们三个吃的差不多了。

孔祥林两个馒头下肚,已经吃的差不多饱了,他放下筷子,觉得吃的有些多了,便站起来松了松腰带,然后拿起遥控器,走到电视跟前打开电视后,便站在电视跟前,用遥控器调起台来。

这时,楼道里隐约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便似乎听到有人正在用钥匙开门。门开后,便看到他四婶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袋香蕉。

当他四婶把门带上,转头看到孔祥林兄弟俩在家时,站在门口立马愣住了,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很快便反应过来,满脸堆笑的朝孔祥林哥俩喊道:“祥军、祥林来了啊!”

“婶子…”“婶子…”孔祥林跟他哥见状赶紧喊道。

“你不是晚上还有课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他四叔放下筷子,在旁边眯着眼问道。

“嗯……,本来是有课的,谁知道换到明天上午了,晚上改成班会了。”他四婶说到这,忽然看到了桌子上的白酒,又看到喝的已经脸有些红的四叔,脸色一变,板着脸数落道:“说了多少回了,不让你喝酒,你怎么又喝上了,还让祥军祥林陪着你喝,教坏小孩子怎么办?。”他四婶边数落边走了过来,等把香蕉放到桌子上后,又换了一副脸孔,热情的对孔祥林俩兄弟说:“不知道你哥俩今天来,没买什么东西,要是早知道你们来,我就多买点水果回来了,来…来…,吃个香蕉。”说着,便一人递了一根香蕉过去。

他四婶虽然说话很热情,可孔祥林却没感觉到多少欢迎的气氛,尤其是当着他们俩的面数落他四叔,更是有些指桑骂槐的感觉,他四婶一回来,孔祥林就感觉到了拘束,赶紧把遥控器放下,连电视也不敢随便换台了。

他兄弟俩一人接了一根香蕉,随后便默默的剥皮吃了起来,随后他四婶瞪了他四叔一眼,接着便去厨房了,等他四婶走后,孔祥林赶紧对他四叔说:“四叔,快上课了,没事我先走了啊!”

他四叔点点头,随后又嘱咐道:“你先回去吧!以后有空常来,把这当成自己家就是了,千万不要见外。”

孔祥林“嗯“了一声,这时,他哥也站起来说:“我也吃的差不多了,我送送你去。”他四婶听到他俩要走,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客气道:“怎么这么快就走,好长时间不来,多坐会吧!”

“我晚上还得上课,不抓紧走的话就要迟到了。”孔祥林红着脸解释着。

“那祥军多坐会吧!”

“我出去逛逛,一会再回来。”

“…哦,这样啊!那路上小心点,别回来的太晚了。”

“嗯…”

这时,孔祥林撇了他四婶一眼,似乎感觉他四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可能是听出他哥还要回来在她家过夜,这才不高兴的吧!他不愿意再停留,连忙对他四婶笑了笑,然后跟他哥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下楼后,孔祥林便骑着自行车,载着他哥慢悠悠的离开了二中家属院。一路上,两人又各自想着心事,谁都没有开口说话,骑了一段路以后,他哥突然问道:“你在学校里过的还好吗?”

“行……!还…还行吧!”孔祥林不知道他哥指哪方面,只好含糊其辞回答道。

“嗯…!还行就好好学,我们家现在就剩你还在上学了,我跟你姐都没机会了,你可千万别再半途而废……。别让别人说我们老孔家,传到了这一代竟然连个会读书的都没了。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孔子的后代,干什么什么都不行的时候,至少还要会读书,如果读书再不行,真的就百无一用了…!”他哥说这话的时候,孔祥林没看到他的表情,但感觉他哥似乎是乘着酒兴,又好像有些伤感,在那自怨自怜、喃喃自语一般。

孔祥林有些奇怪,不知道他哥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他隐约觉得他哥去省城学挖掘机不光是为了学门手艺,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只是他哥不愿说,他也不好问,此时只好“嗯…嗯…“几声,算是敷衍过去了。

他哥没理会,又继续说道:“别跟我一样,这么小就出来混社会,混了这几年,才知道社会不好混,还是上大学是正道,不管怎样,你一定要上完高中,然后再考上大学,就算考不上大学考个大专也行,不要胡思乱想,没钱的话问我要就是了。”

孔祥林听到这,突然有些感动起来,虽然俩兄弟平时交流不多,可毕竟是亲兄弟,血浓于水的兄弟,虽然不善于表达感情,可这份兄弟情还是扎扎实实存在的。此时,他也忍不住鼓励他哥道:“你也是,好好的学挖掘机,一定要学会了再回来,千万别半途而废。”

“嗯…!你放心。”他哥颇有些坚定的答应着,顿了顿,他哥突然压低声音喊道:“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听到他哥喊出这么一句广告语,他哥俩都笑了起来,这是一个男装广告的广告语,天天在各大卫视播放,早就到了人人耳熟能详的地步了,他哥学起来倒是像模像样的。

这时,太阳刚落山不久,天边还残留着一些火烧云,这正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

“唉…!要是后座上坐的是个女生就好了!”孔祥林突然这么想到,接着便想起了张晨晨,不知道她现在会不会想起他,不过,他随即便苦笑了一下,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随后便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接着便加速往学校骑去。

当孔祥林骑车经过县城最大的超市东方超市时,他哥对他说道:“停…停下!在这停下吧!我不去你们学校了,在这逛逛超市,也顺便买点东西路上吃,你骑车回去吧!”

“你一会怎么回去呢?”

“就这几步,走的话十来分钟就到了。”

“明天几点的火车,要不要我送你去火车站?”

“不用了,反正四叔家离火车站也不远,我走过去就是了。”

“哦…!”孔祥林一边答应着一边准备上车,这时,他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突然叹了口气,然后便上前两步,从裤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孔祥林,然后嘱咐道:“你看看你穿的这身衣服,还是几年前买的,现在都已经到县城里上学了,也该学着打扮打扮,穿的好点了。过两天拿着这钱去买身衣服去吧!穿成这样,哪会有女孩子喜欢上你!”

他哥说完,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快走吧!要不然要迟到了。”说完,便挥挥手,转身往超市走去。

孔祥林看着他哥进了超市后,还呆呆的站在那,当他看着手里攥着的这一百块钱时,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

同类热门
  • 空空之巢空空之巢深秋阿芒|现实一位十二岁就独自离家学艺的剃头艺人,在繁育出一大群儿女之后,六十多年来仍在坚守着自己的一片理发小店。一件发生在小镇上的学生跳楼事件、一场从县城里惊爆出来的官场大地震、一场兴衰于小镇上的房地产狂潮却让他的儿女卷入其中。小说以小镇六十年来的社会变革为背景,以他家的几次变迁为纵线,重点展示他的几个儿女的家庭婚姻、情感纠葛、人生追求和不同的命运结局,以反映出当今社会中出现的空巢老人问题、留守儿童问题、房地产过度开发之后所出现的房屋空置和民间债务问题等,并试图从人性的角度,探索金钱、权力的诱惑与人们自身的贪婪、欲望之间所形成的魔咒,表达出心灵的空巢,才是最黑暗、最死寂、最可怕的空巢的立意。
  • 爱你两次爱你两次阳元尧青|现实讲述了一个叫尤妮的女孩为了心中的偶像明星,把自己从一个不优秀,不漂亮的女孩变成一个诱人,秀丽的美人。这一路上她忘记了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累,她也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太粉了,但是只要想起他的眼神,好像就能解释一切,她不只是单纯的粉,为了他,什么她都不怕,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爱他两次,但无论尤妮变得多么优秀,那颗一直在闪烁的星星,龚易凡还是对她视而不见。可他的态度没有击垮妮妮。最后只惹得这位少女多了关心他呵护她的黑骑士。并且黑骑士1号是一位地位高,权利高,财力高,的人。而这位黑骑士,哪怕每一次都为妮妮送来关心,可最后还是只能像哥哥一样习惯的为她平路削阻。
  • 介睢介睢卡迅|现实介,从八从人。人各有介。画也。人各守其所分也。睢,仰目也,从目,隹声。——《说文》介睢,即,人,守其本分,亦羡其旁左。我本是乡下人,偶然来到北京上学。遇见了不同的人和事,我也渐渐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我自己了。我要讲述的绝非什么校园青春的故事。不过一切起源于此,那就从这儿开始讲吧。
  • 老杰日记一老杰日记一在下乔大哥|现实乔正杰记录这二十年来,自身生活发生的变化。书中记录了乔正杰生活的感悟,思想的转变。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且看他如何笑对生活。
  • 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容易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容易烛黎幻想梦|现实主要人物:许聪慧 简介:作者第一次写小说没有经验真人真事一个农村妇女在农村一辈子遭遇的故事!!!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感谢大家!
  • 我们这样活着我们这样活着百年一刻.CS|现实毕业五年,在这残酷的社会中,我们就这样活着。
  • 梅林埠子梅林埠子幸福千里|现实一桩始于民国时期的婚姻,一个扑朔迷离的谜底,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梅林埠子,两个大家族之间的斗争,被一场外来的侵略冲淡,在国恨家仇面前最终摒弃前嫌,两个家族潜伏着两个党派的明争暗斗,冲破黎明前的黑暗之后,不过是家家户户灶头燃起的那一缕烟火。
  • 怎么活着怎么活着鹤雪梦隐|现实内容简介:本书是重生文,但不会有横财出现,也没有众多MM伴随。讲述的是一个农村单亲的工程师回到过去,利用自己多了别人几年经验改变了自己的家和村里的一切。重活一生的主角曹鑫一直为了把活着和怎么活着当成一生的目标。本书以趋向真实为蓝本,没有浮华的文字渲染感情,只有字里行间流淌着失去的亲情,友情,爱情。(本文以发展农村为主线,其中穿插着当今社会的现实问题)本书将以第一人称贯穿全文。其中有我的经历。
  • 孟魄孟魄郑宇涵|现实主人公孟魄(谐音梦破)出生在普通的小城市里,父母和社会的丑陋对他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梦想渐渐破灭,走向。。。文章里出现很多谐音,城市,名字都有很深的含义。作品前面会显得有几分无聊,但越往后越精彩,希望你们能够支持,谢谢
  • 一个未成年一个未成年EiJo|现实虽然我还没成年啊,但是好多好多事我都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