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红纤看着她笑也勾起嘴角,想到什么事,又隐了下去。

起身放下杯子:“你家的账本给你放案板上了,你抓紧时间看完。”

“诶你去那啊?”江墨头顶着被褥的一角冲红纤说到。

“睡觉,对了”

想到什么又返回来看着江墨

“现在你回自己的寝室了,干什么都方便,你赶紧都搞清楚。”说完又走了。

她咂咂嘴朝着红纤大喊:“知道了。”

下床,松松骨,朝着案板走去。江墨懵逼的看着快有她胸高的账本,她是想管公主府,不是想死在这啊。

绝望的翻开第一本,拿起笔开始了。

………………

“哥哥哥,父亲怎么说?”寒舟俞围着寒溯追问着。

“还能怎么说,要我去娶江家大小姐。”寒溯揉着头,头痛。

他爹怎么想的,他也是,怎么就忘了有人跟着啊,他爹还是个固执的。

早知道就不把她抱上岸了,怎么多事。

“嘿嘿,爹知道你抱了人家,肯定是会让你负责的。”

寒溯一脚踹在寒舟俞屁股上:“现在你知道了,那当时你怎么不提醒我呢?马后炮。”

寒舟俞委屈的揉了揉屁股小声的说:“明明你就是想抱人家的,当时你还吓唬我。”

“说什么呢”

“没,没说你”

寒舟俞:!!!

寒溯眯着眼:小孩皮痒了是吧

“哥,你轻点!!我是你亲弟弟,亲的!”

“哼,你要不是我亲弟弟,现在坟头草都要有我高了。”

寒溯抄着桌上的点心碟做势要扔过去。

“你们俩啊,都老大不小了,还胡闹呢!”

俩人抬头望去

“母亲”

“母亲”

“嗯”

寒母坐上主座,看向下方的寒溯:“听你父亲说你抱了个姑娘?”

“噗”寒舟俞原本没什么感觉的,现在被他母亲一说,忍不住的想笑。

寒溯把碟子摔到寒舟俞脚下,吓得寒舟俞向后跳了一步。

然后双手抱礼,“回母亲,确有此事。”

“嗯”寒母满意的点点头,“按我们寒家的规矩,溯儿你是知道的吧?”

“回母亲,知,知道”

“如此甚好”说完翩翩而去。

“噗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寒舟俞终于忍不住了:“爹娘怪不得叫你要负责,哈哈哈哈,是怕你找不到娘子啊,哈哈哈哈。”

寒溯原是要打人的,听完最后一句,脸色剧变,神情冰冷:“闭嘴。”

说完快步离开

寒舟俞呆呆的看着他走远,回想着自己说了什么。

“艹”

寒舟俞脸上满满的懊恼,抽着自己的嘴,真想抽死他自己,他什么破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他哥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唉,坏事啊。

“咚”

“嗯~”江墨从桌上把头抬起来,迷迷茫茫的看着周围。

嗯~?现在怎么了?

晃了晃头,看着只看了半本的账本,她一头砸在上面,怎么还有这么多啊!

她从中午开始看,现在她都点灯了,怎么才看到一半啊!

不行了,她要睡觉,她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她要死了!

看你马批早点睡,命要紧!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初次见面承让承让初次见面承让承让七柒777|古言公子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洋溢着世俗温柔 我想我避无可避 我甘之如饴
  • 倾城魅:医步惊人倾城魅:医步惊人醉初心|古言她是21世纪顶级杀手神医,一朝穿越成左相府庶出二小姐,无才无德无貌,女主表示毫无压力,“躲”在偏僻小院数银子。金子庸俗?没钱你能有饭吃么?没钱你能有衣穿么?在我看来,没钱啥事也做不成,所以我就是喜欢钱,恨不得整日抱着一堆金银过日子。若是有一天一觉醒来入眼处都是金子,啧啧,那日子,想想心里都美滋滋的。
  • 嗜血毒妃:邪王夜夜宠嗜血毒妃:邪王夜夜宠镜如雪|古言浴火重生,她要踩扁渣男,掐死白莲花……这一世,想要断情绝爱,岂料遇见了……他
  • 依旧花开依旧花开尢夕酱|古言曼珠沙华有花无叶,花叶永不相见。你对说我过:“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叶相见时,便是你我再见之日。”
  • 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拐角处的爱恋|古言曾经的我以为他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直到死,我才明白他从不爱我。他爱的另有其人,他娶我只是为了得到我的一切。幸得我重生一回,这一次我定要那人血债血偿。可是身后那个腹黑高冷王爷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他拥我入怀,我才明白我重生,只为遇见他。我只好轻叹一声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可我不悔。
  • 重生八零之福气日常重生八零之福气日常颜嘟|古言上辈子识人不清断送自己的性命, 这辈子一定要擦亮眼睛远离这些纷争, 一个蜜罐子里长大的福宝的故事就此开始
  • 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九奏|古言一不小心误入兽世,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想要来个向贝爷学习的活动,安度自己在这个兽世的晚年。没想到暗戳戳的被人盯上,缠着生小兽兽,虽然这里的妹子质量是差了点,可到底也是妹子啊,人兽什么的表示真的接受不了啊!
  • 烽火狼烟如梦初醒烽火狼烟如梦初醒常御卿儿|古言她是一个绝世美女,曾在乱世中身经百战,却也曾被骗到妓院当妓女。上到一世威武大将军,下到一事无成小侍女。她曾经以为自己无所畏惧,不想却被枕边美女半夜惊魂穿越后她命犯桃花,偶尔走在大街上也能被绣球抛中
  • 玉王难追杀手妃玉王难追杀手妃陌然亦漠然|古言穿越到一个重生的人身上,被原主执念绑定被迫撩拨玉王。是她的心不够硬了,还是他的温情太让人沉溺了?跌宕起伏之间,竟是谁沦陷?
  • 来思来思酔玺|古言相识相恋是缘分,相与一生是坚守。 愿是在天比翼鸟,同为地下连理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