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雷火官方网站入口

第354章 睡眠好抗衰老 (2)

公公还是与时俱进之人,能唱许多我们都不会唱的流行歌曲,能说出许多新鲜时事故事。他还会不时冒出些经典语言,比如说到炒股,他经常会说四个字:忌贪忌悔。对于锻炼身体,他会说不为长寿只为健寿,活着就要高质量地活着。对于孙子留学,他说应该美洲一个,欧洲一个,不要都去一个国家。真正是一潇洒老人。
   婆婆是有福之人,嫁给公公,诸事不用太操心,但相夫教子之事仍然很努力地做。婆婆爱干净和整洁,家里总是收拾得有条不紊,一丝不苟。婆婆温良恭俭让,对亲戚朋友关怀备至。每逢年节都要备出若干红包礼品分发。但她又十分节俭,每次陪她逛商场只看便宜的衣服,剩菜剩饭准是她吃掉。不熟悉她的人会以为她出身贫苦,除了她特显年轻以及举止文雅外,确实看不出她生于殷实人家。通常家里都会遇到婆媳关系紧张的问题,而我家却没有。婆婆对三个儿媳和两个侄媳疼爱有加,她惦记着大儿媳身体不好,牵挂着小儿媳在异国他乡,呵护着侄媳不要受委屈。住在我家时每天都会把我和先生的水杯洗净泡上开水,把我们的衣服洗好叠好。见我贫血头疼,会给我蒸一碗天麻瘦肉饼让我吃掉。作为儿媳,能遇上如父母般的公公婆婆,乃人生之幸也!
   再过两年,公公婆婆就要携手度过他们的钻石婚庆了。我衷心祝愿二老永远健康,也期盼他们的健康和幸福能在我们晚辈中代代相传。
   2007年5月9日
   恰同学少年
   我和我的先生是大学同班同学。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是我们入学一个星期后。我们班共有40名同学,分成四个学习小组。我同宿舍的一个女同学(比我大12岁,我叫她大姐)与我先生分在一个学习小组。那天晚上大姐在宿舍里谈起他们小组同学的情况,讲到我先生时赞不绝口,说有一男生能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话语不多,很稳重等等。过了几天适逢周末,学校组织我们去参观雷锋公社。我和大姐走在班队伍的后面边走边聊,突然后面赶来一个显然离队想追上队伍的男生。大姐对我说就是他,写一手好钢笔字,从望城县农村来的。我转脸一看,是很沉稳的一年轻小伙子,但其貌不扬,尤其是着装尚带乡土气息。我并未在意。
   以后选班委,先生被选为副班长。由于颇有文采,故我班一应长短公文全由他起草,遇到总结计划之类,还得念给全班同学听。我喜欢他的文章,干练、大气,行云流水般让人舒畅。他在我心目中开始有了印象。
   经过一段同窗共读后,才知他并非乡下人士,而是地地道道的省城长沙人,可见其质朴风范非一般城市青年可比。他虽稳重但好运动,颇有运动天赋。他常年如一日地坚持晨跑,同时喜爱的运动似乎都是团体项目,比如当篮球队的中锋、400米接力的第二棒,其集体主义、团结合作精神可见一斑。但凡有他参赛的项目,我总是拉拉队的成员。
   先生好学,虽不至于头悬梁、锥刺股,但寒窗苦读的劲头在我们班级颇有名气。广大师生至今仍能想起他一手端饭盒,一手捧书本的模样。好读书但不死读书,凡事爱多加琢磨,看问题较如我般的同学富有前瞻性。我们是在恢复高考的初期入学的,当时很少有考生自觉自愿地报考金融专业,如我之所以选择读金融专业是出于母亲的坚持(母亲是做银行工作的)。当时的市场经济还未起步,我们大部分同学并不理解和看好金融专业,除了勉强对付专业功课,仍然把主要兴趣放在其他知识方面。我们在校期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件大事对我们多数学生并未带来多少震动,而对我先生却是平地惊雷般触动了他的灵魂。这件大事就是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了拨乱反正的行动纲领,发出了“改革开放”的动员令,在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学习了会议的文件后,先生激动不已,硬是拉着同宿舍的另外两名同学彻夜长谈,对选择金融专业更加坚定不移,已经看到了大有作为的明天。
   先生追求我的方式是浪漫而果敢的,时而写几首小诗送给我,时而约我看电影、逛公园,还拉我一起学跳交谊舞,这是他很浪漫的一面。他的果敢则表现在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就领我去他家见他父母和哥嫂,过了几天又提出去我家拜见我的父母。在处理我们的感情问题上的确有一股霸气。毕业后,我们双双分配到北京工作,开始了为理想而奋斗的岁月。在以后的日子里,先生一直坚定不移地牵着我的手。后来有了女儿,他就同时牵着我和女儿的手。
   2007年5月10日
   吾家有女
   因为对母亲的依赖,我是回娘家生的孩子。随着产科大夫喊了一声:“任姨,恭喜您得了个外孙女!”我女儿便带着响亮的啼哭声来到了这个世界。人人尊称“任姨”的母亲立即从大夫手上接过女儿,举到我面前,我忘却刚刚生产所经历的痛苦和疲惫,紧紧盯着这个小东西——红扑扑、粉团团、手舞足蹈,这就是我的女儿啊,浓浓的母爱刹那间溢满我的胸间。在她的啼哭声中,我的眼睛也噙满了泪水。
   女儿生下来就有一个先天不足的毛病——脐疝,这是腹肌壁发育不全的病症,要随着年龄长大才能痊愈。也许是不舒服或是疼痛吧,月子里女儿特别爱哭,我和母亲必须轮流抱着她才能入睡,我被她折腾得筋疲力尽。在她出生整两个月的那天,我先生好不容易要从北京出差转道我娘家探望我们母女。先生应该下午到家,早上我照例给女儿做婴儿操,边做边对女儿说:“宝贝,今天你爸回来看你。”令人惊奇的事发生了,她忽然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这种血脉之情未免太奇特了,通常的医学理论应该无法解释吧。
   由于我本人身体较弱,十月怀胎反应强烈,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也因此未能给女儿一个好的身体基础。小时候她总爱感冒,且每次感冒不去医院打点滴决不收兵。一岁时又因脐疝饱受痛苦,后来发展到必须做手术才能治愈。医生手术前让我们在医院的免责单上签字,一看条款我们吓出一身冷汗。详细的记不清了,但有一条却过目不忘,即手术必须全麻,一岁的小孩全麻可能会对日后的智力发育产生不良影响……这可叫我们如何是好,不做手术小命可能不保(因为肠嵌顿可引起肠坏死等恶果),做手术又可能影响智力。我和先生商量,决定以保命为主,先生做深呼吸动作后小心翼翼地签了名。手术时间并不长,一个多小时,但我和先生在手术室外仿佛待了一个世纪,脑子似乎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好在老天保佑,手术很成功,所担心的不良后果也没有发生。
   见女儿身体弱,先生下决心带她锻炼身体。从此女儿加入到“加强体育锻炼,增强人民体质”的行列,跑步、游泳、打网球,身体越来越健康,现已长成一个亭亭玉立之美少女。
   女儿的智力不但未受到一岁时全麻手术的影响,相反她较同龄的孩子要发展得早一些,一岁时就已经会说三个字以上的话。一天我带她到院子里玩耍,一个邻居奶奶逗她玩,我让女儿问“奶奶好”。邻居一笑,摸着我女儿的脸说:“我们还太小,还不会说呢。”没想到女儿稚嫩地喊了一声“奶奶好”,让邻居奶奶吃了一惊。女儿会走路较学说话晚一些,大概是一岁零两个月后才开始蹒跚学步。记得有一天我和先生拉着她在马路边上走路,她突然一脚上到了马路牙子上,就这样学会了上台阶,为此我和先生兴奋了好几天。
   女儿就这样,虽然让我们辛苦但更让我们快乐地走进了我们的人生,让我们拥有了完美而幸福的三个人的生活!
   2007年5月11日
   送女儿留学
   为了培养一个国际型人才,女儿16岁,我们便送她去美国留学。因女儿是我们一手拉扯大的,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因此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生怕她小小年纪在外受苦受罪。之前,我们作了大量准备,光春夏秋冬衣服就装满了两大箱。千叮咛万嘱咐、泪流满面地将女儿送到登机口,直到她的背影隐进机舱然后苦熬十多个小时听到她平安到达目的地的消息,心中一块石头才算落地。女儿一走,家里一下子空落下来,仿佛少了大半边天,思念之情几乎把我和先生吞没。有段时日不敢进女儿房间,睹物思人,度日如年。好在女儿在电话里显得情绪很好,觉得什么都很新鲜,让我们稍稍宽心一些。
   一个月后,有天照例与女儿通话,突然听到电话里孩子失声痛哭,顿时我的心揪得紧紧的。细问原来是学习压力太大,在英语水平不够高的情况下每天要应付大量的阅读和写作任务,还要力争每次考试都得到“A”等成绩,让她喘不过气来。加上新鲜感已消失,特别思念国内的老师和同学,每日在痛苦中度日。我极力劝慰着女儿,但无奈远水解不了近渴,凡事还得靠她自己去解决。大概过了半年,女儿在电话里又恢复了笑声,看来已经成功跨过了留学第一步——攻克语言关,适应环境。
   女儿在美国读高中,学校名叫Cranbrook Kingswood,是一所教会私立学校,离底特律不远。因女儿的叔叔在美国底特律工作,我们挑选了这所学校。学校要求学生很严,以让学生顺利升入大学为目标。果然,女儿通过三年的高中学习,顺利升入耶鲁大学。从女儿陆陆续续的介绍中,我了解到美国的教育制度与国内大不相同。
   第一,教育目的不同。虽然也鼓励孩子上大学,但是否上大学完全由学生根据自身情况而定,没有全国孩子都过高考关的概念。女儿出国前,参加过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的入学考试,适应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教育体制,初去美国很不适应。刚开始老和自己较劲,老去打听自己的考试成绩在班上排第几名,很快发现行不通。美国学校不给学生排名,成绩分为A﹢、A、B﹢、B、C﹢、C、D﹢、D……若干等,你只能从自己得到的成绩等次来判断考试是否成功。还有一种方法也是百分制,若得99分,说明有98%的同学不如你;若得70分,说明有30%的同学比你强。虽不排名,但你对自己的学习情况能够有一个清楚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