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环球体育官网下载

第3994章 黑袍人出手(10)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九日,是北洋军阀直系首领曹锟的六十岁生日。
   在旧中国,逢生日做寿,是一件大事。对于在官场中混事的大小官吏来说,就更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这是为什么呢?说起来简单得很,因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当官的做寿,属下的哪个不想来巴结巴结呢?寿礼自然是少送不了的。所以,有些会弄钱的官儿,一年里总要变着法儿地做几次寿。什么老太爷、老太太、大老婆、小老婆、大少爷、二小姐、姑太太、舅老爷,只要沾上
   点边儿的,就得过一次生日。一年来这么几回,吃的、穿的、用的、花的,就全有了。从另一方面来说,礼送得重,上司自然会另眼相看,升迁的机会也会多上那么几分,吃小亏能占大便宜,这样的机会说什么也是不能错过的。所以,对于过生日和做寿,无论大官小官都是从来不马虎的。
   眼下,曹锟要做寿,而且是六十整寿,那气势当然更是不同凡响。现在的曹锟,和他发迹前走街串巷当布贩子的时候,可是大不相同了。前不久,他手下的大将吴佩孚刚刚战胜了湖南军阀赵恒惕,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也成了他的手下败将。他和吴佩孚的势力已从直、鲁、豫三省伸展到了两湖,就连当时的北京政府也成了他俩的掌中之物。在这样一种情势之下,他的六秩大庆,
   怎能不大做而特做呢?
   早在生日之前,曹锟在保定的府邸就已张灯结彩,装饰一新。门前车水马龙,送礼祝寿的人络绎不绝。十二月九日这天,直、鲁、豫巡阅副使兼两湖巡阅使吴佩孚亲任总招待员,接待四方宾客。为了给曹锟拜寿,当时的北京政府各部出动了七百多名官员,交通部特为开了两次专列。一时,保定城内车来人往,鼓乐、鞭炮……闹得烟尘滚滚,人欢马叫。
   曹锟服饰一新,端坐在太师椅上,俨然一位寿星佬儿的模样。人们一帮又一帮地从他面前走过,行礼,祝寿,阿谀声满屋飞动,奉承声到处飘扬,喜得曹锟笑逐颜开。
   曹锟的眼睛虽说笑成了一条缝儿,但那一件件闪烁着珠光宝气的寿礼,他一样也没有漏过。看来,他的那些下属为送一份寿礼,真个是绞尽了脑汁,用尽了心血。送的东西一件比一件新奇,一件比一件贵重。在送礼的人里面,陆军部次长陆锦又是别出心裁,高人一筹,他把他的爱姬名伶刘喜奎送到了曹府上,表面上说是前来演戏庆寿,实际上暗含着为曹老帅私房承欢之意。曹锟差点笑出了声,不住地在他那没有几根胡须的下巴上摸来摸去。
   忽然,曹锟在礼单上看到了陆军检阅使冯玉祥的名字。
   “唔?冯玉祥也送礼来了?”这可是个新鲜事儿。冯某人的为人,曹锟十分清楚。他这个人和别人都不一样,人称怪物,平日里总是布衣粗食,惯常中的一套他可说是一门不识,很少见他给上司送过什么礼。今天,他也拜在曹府门下来了,当然是一件幸事。曹锟忙不迭地叫把冯检阅使送的寿礼呈上来。
   “老帅,冯大人送的是……”寿堂前的执事抬头看看曹锟,没敢挪步。
   “送的什么?”
   “送的是一个坛子……”
   坛子,这算是什么寿礼呢?曹锟有些迟疑起来。
   “说不定是个金坛吧?冯大人真有新招儿!”不知是谁在旁边插了一句。
   “不,不是……”
   “那么,是玉坛?”
   “也不是。”
   “那是什么坛?”
   “是个瓦坛。”
   啊!这一声回答,寿堂上下的人全呆住了。曹锟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眯缝着的眼睛也睁开了。
   “坛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刚才那位插话的又接了一句。
   “有。”
   “我说是嘛!坛里肯定有好东西放着。曹老帅六秩大庆,冯大人也要尽一点忠心的呀!”
   “说,坛里有什么?”曹馄心里好像有了一点希望,向前探出身子,急切地问。
   “满满一坛清水。”
   一坛清水!这份异乎寻常的寿礼像是一下子浇在了曹锟的头上,他心里立刻凉了半截。送这样的寿礼,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不是存心来一个难堪吗?曹锟恨得直咬牙,闷声不响地靠在了太师椅上。
   寿堂上的喜庆气氛,仿佛都让这坛清水给浇没了。堂上的大小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想不出一句好词儿来安慰他们的曹老帅。
   也算是急中生智吧,曹锟猛地醒悟了过来,六十大寿是人生大事,可不要闹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就是碰上不痛快的事,也要往好处去想啊!曹锟望了望四周面面相觑的部将,眼珠儿一转
   说:
   “依我看,焕章是说我为官清如水吧!”
   “对,对,对,老帅高见!老帅高见!冯检阅使究竟高明,送出的礼都与众不同,意义深重啊!”众人领会了曹馄的用意,一个个凑上前来,七嘴八舌地连声附和着。寿堂上下,重新变得喜气洋洋了。
   事后,有人问冯玉祥先生,他那份寿礼到底是什么意思?冯先生轻蔑地一笑,说:“中国有句老话,‘君子之交淡如水’嘛!”